1个月前 (05-21)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春眠回到星际的时候,应小溪还没有离开,看着春眠走了进来,她朝着春眠深深的鞠了一躬,抿着唇,眉眼含泪的说道:“谢谢,谢谢,虽然我知道那不是我做的,但是我还是很感动,很感激。”

看着自己的名字,被写在后世的史书里,看着自己的名字,从应小溪变成了人人口中的应神,应小溪是真的很感动。

哪怕她理智的知道,那不是她自己做到的,但是她的心里还是情绪翻涌,而且当初做出这个选择的时候,她已然知道是怎么样的结果,所以如今她也没矫情些没用的。

对春眠表示了感谢之后,应小溪这才打开门,消失在茫茫小世界里。

目送着应小溪离开之后,春眠坐在地上开始看自己的结算。

220000。

距离自己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春眠对这个数值还算是满意,点了点头之后,示意门之灵可以开始了!

难得看到春眠如此积极的开门,门之灵开心的门板晃动,有了愿力值之后,它的门板修复的已经很好了,如今泛着银闪闪的光,瞧着还像个正经门。

门之灵:?

你不能因为我破,就觉得我不正经啊喂!

【凌寒从懂事起就是一个沿街乞讨的小乞儿,不管是酷暑,还是寒冬,他都没个可以遮风挡雨的瓦片,饥一顿饱一顿都是常态,没办法,赶上民国的时候,全世界都在动荡中,更何况他所在的凤州城呢?】

【可是凌寒并不想当一个小乞丐,他虽然大字不识一个,甚至连个讨口饱饭的本事也没有,但是他心怀大志,他想着战乱出英雄,他也想当一个英雄。】

【他想当英雄,并不是因为他想成为那种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他只是想尽可能快的结束这一番战乱,让更多流离失所的百姓,能过上安定的日子,不求温饱,但求不再远走他乡,居无定所。】

【凌寒想了很多,他心怀远大抱负,奈何自己只是一个小乞丐,可是小乞丐怎么了?小乞丐也有梦想啊!】

【为了实现梦想,凌寒冒着被打死的风险,去听书,去书坊附近悄悄的听着那些学生读书,他想通过这个方式,多认识几个字,他没钱没势也没人可以依靠,他能做的就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慢慢来!】

……

【时光和命运总是不会辜负有心人,凌寒通过自己的努力,从一个年少乞丐,长成了凤州城出了名的战斗英雄,年轻少帅,由他驻守的凤州城,敌人休想踏进一步,也别想着破坏城中安定的生活,他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凤州城的百姓在战乱中也得到了一份安定,而他的目标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凤州城!】

……

中间大断的文字,都是在写凌寒是怎么样进步的,又经历过怎么样的艰难,像是三九天因为偷听学子们读书,被书坊老板拿棍子追了三条街,最后还被狗追了两条街,然后掉进了冰窟窿里。

像是三伏天,为了多听一段戏,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他怕被酒楼老板追打,所以猫在厕所里,整个人贴到了墙面上去听,被蚊子咬,被苍蝇盯也不在乎。

比如……

太多太多,凌寒经历过很多事情,经历越是悲惨,他越是珍惜之后安定的生活,也就把凤州城守得越紧,之后甚至还把凤州城附近几城都守得很好。

只是那个时候全国都打乱了套了

浊白从腿心缓缓流下无删减全文阅读

,不是他一个草根少帅可以决定天下局势,所以最后他死于暗杀。

后史书评价,曾经最有可能改变天下格局的人,就这样被那些心怀恶意之人给暗杀了。

当然,凌寒能不能改变最后的天下格局尚未可知,但是暗杀他的人,显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有过保护哥哥经验的春眠,看着这大片的剧情,心里猜测着,难不成这个位面,自己还要保护凌寒不成?

可是中间大段的文字,包括提到的凌寒身边的这些人物里,也没看到女性角色啊!

凌寒穷苦出身,自己的事情差不多都不需要别人插手,最多就是副官帮忙,所以他家里除了一个管事的管家,两个厨师,再没有其它人,更别说是贴身伺候的婢女,丫环之类的。

凌寒成长过程中,只偶尔的出现几个女性角色,还都是一闪而过,比如说是追打过他的酒楼老板娘,再比如说是,他逃跑的时候,经过烟花巷时,正在卖笑的青楼女子,再比如说是护城河边匆匆路过的女子,连脸都没看到。

没有一个角色有姓名,当然最为重要的还是,这些人真的就是匆匆一闪,根本不可能对凌寒有什么想法。

难不成,自己这次的任务跟凌寒没有关系?

春眠在心里猜测着各种可能,然后把门打开了。

打开门之后,春眠一个三连退,等了好一会儿,门后才走进来一个穿着墨绿色印花旗袍的妇人。

妇人长着一张小巧的瓜子脸,看起来像是小鹿般纯净般的杏眼,鼻梁精致挺翘,唇形美且薄,虽然眼角眉梢都透着岁月的痕迹,但是岁月总是善待美人,哪怕是带了些岁月的痕迹,可是妇人看着还是温柔雅致,举手投足之间也充满了那个年代说不清的韵味儿。

看到春眠之后,妇人冲着春眠点了点头,连点头的姿势都充满了美感。

不需要春眠开口提醒,妇人已经将手指伸了出来,两个人手指相碰之后,大段不属于春眠的记忆来袭。

妇人并没有像是其它人那样倚着门之灵的小板板,而是优雅的站

浊白从腿心缓缓流下无删减全文阅读

在那里,轻声说道:“我再也不想在路边随便捡孩子了,那种养不熟的白眼狼也许只是偶然,可是我不喜欢这种偶然,如果可以,我想好好守着病弱的弟弟,如果守不住也没关系,就努力的去做一个对时代有用的人吧。”

说到最后,妇人自嘲一笑,神情带着浓浓的无奈与无力:“这乱世我改变不了,但是微薄的力量,我还是有的。”

最后一句话说完,女人不再多言,冲着春眠点点头,示意她说完了。

喜欢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15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