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5-22)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高手往往都有高手的怪脾气。

高手往往也有着高手的骄傲和胸怀。

从前觉得黑风寨主心眼小的玩家们,现在才突然觉得,原来寨主的胸怀其实并不小。

或许这胸怀是与其骄傲相关,所以才落落大方的给任千行充足的恢复时间。

这同样也证明,黑风寨主对战胜任千行,充满着绝对的自信。

即使刚刚剑尊已然败了,若非最后爆发天人5境的实力,可能都要被任千行重创,黑风寨主却依旧认为一切尽在掌控中。

这固然是一件正常的事情,毕竟黑风寨主出道江湖至今经历大大小小不知多少战斗,罕逢败迹,自然也不会在任千行这里栽跟头,但这也是一件令人无比期待的事情。

等待的时间总会是令人感到无聊的。

但这个时候,却无人说话制造出声响。

沉默,有时比任何语言都值得珍惜。寂静,有时

强行进入后为什么不挣扎了全文在线阅读

也比任何声音都可怕。

便在这寂静的氛围中。

一盏茶过去。

任千行唰地睁开双眼,精神完足双目盯着主台上端坐的江大力,无所畏惧道,“黑风寨主,我已准备好!你可准备好了?”

这一喝,充满剑者凌厉气势,声音中就好像也要迸发出剑气,但凡感受到的人无不明白其决心和积蓄的力量,均是心惊。

官御天心里道了一声好,知道任千行这是彻底进入了巅峰状态,将会发挥出比先前对战剑尊时还要可怕的实力。

正坐在客座的王语嫣以及慕容青青也均是察觉,但王语嫣很快神色坚定小声道,“这任千行的确不愧是元国最出色的天才,现在的精气神和状态比先前还要强,不过如果他还是用一剑隔世对付寨主的话,肯定要败。”

慕容青青不语颔首,面纱下的嘴角逸出微笑。

江大力悠悠睁开双眼,自老虎打盹儿的状态醒来,起身一手脱掉身上披风,露出内里一身被强健肌肉撑得鼓凸的黑衣劲装,淡淡笑道,“我这一身衣物,裁制之人也是不易,未免稍后战斗破损,便脱下披风。

至于这一身衣物是否会破损,那就要看任千行你能让本寨主使出几分力了。”

“呀!”

王语嫣没料到自家寨主今儿个竟还能在战斗前心系到她裁制的衣物,不由又是惊喜又是为任千行叹气。

显然寨主这是认为战斗不会太尽兴,否则压根都不会考虑这茬事。

因为一旦尽兴,无论怎样防范,都是免不了要毁去身上衣物的。

任千行等人俱是不知,还道战斗前脱下披风,这是黑风寨主的习惯。

江大力起身一踏步,黑色战靴踩在地面,魁梧身躯“嗖”地一下离地升起,如桩子落地般钉在下方擂台之上。

任千行登时神色凝重,手掌按在手中宝剑之上,平静道,“黑风寨主,听闻你横练神功几乎是神兵难伤,我却奉劝你,莫要太相信你的横练神功。”

江大力双手环胸,平淡一笑道,“本寨主之所以愿意出手,也只是对一剑隔世的剑法很感兴趣,这是继谢晓峰使出的夺命十五剑之外能引起本寨主兴趣的剑法,任千行,希望你的剑法能像你的嘴巴一样厉害。”

“好!”

任千行眼中神光暴现,手中长剑陡然出鞘,幻化成满天剑影,迸发出道道银光,如同银练一般,激起了一片雪白光芒,闪电般朝江大力袭杀过去。

这显然只是初步试探的招法,任千行在出剑刹那,双目更是凝注着江大力的双肩。

因为一个人无论动作如何灵巧变化,双肩总是能在第一时间简单清楚地露出端倪,他便可立时作出最正确的反击。

岂料江大力一直到道道惊人的剑气袭至身前三尺仍纹丝不动,只是环在胸前的双臂肌肉骤然隆起,一股霸道凶悍的金黄气劲霎时自其体外爆涌而出。

铛——

一圈圆弧构成的金钟气罩登时出现。

万千道剑芒如暴雨敲钟般悉数落在金钟气罩之上,打出一连片的密集爆响。

然而任凭剑光如何凶猛,江大力体外的金钟气罩都只是微微激荡出涟漪摇晃,根本没有在眨眼间破开的迹象。

大成金钟不坏的防御之强已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纵然还未彻底施展出,仅仅只是一层金钟气罩,却也令任千行这诸多剑气袭击根本无济于事。

擂台外观战诸多人群中,顿时发出阵阵惊呼声。

纵然是官御天、剑尊等霸主,亦被擂台上那浑身笼罩金色气罩宛如怒目金刚般的魁伟人影惊住。

“寨主这实力,又变强了很多啊!”

拜火教教主拜霆神色惊诧暗道,心里倒抽冷气。

“怎么可能?!”

任千行心中大骇。

就在这时,江大力身体一步踏出,肩膀好似也跟着微妙地动了几下,体外的金钟气罩骤然一缩。

在寻常人看去,这只不过是不经意的轻微动作。

然而在任千行眼中,这些轻微动作反复恰好就封制着他的每一个可以出手的角度,简直不可思议。

“不出绝招,你可就败了!

江大力环在胸前的一只右手突然分了开来,骤然握拳,拳头霎时散发出无坚不摧般的金属光芒和沛然气劲,一拳便向着任千行击去。

没有任何言语可形容江大力这突然出拳的威力和速度。

毫无花哨的一拳,连天地之力都不曾动用,偏已是显尽了力量所有的真谛!

轰!!——

任千行只觉身前劲风撕裂,空气挤压爆炸,好像是周遭空气都被压缩,四面八方所处的空间似都要塌陷一般,他刺出的道道剑气霎时被轰爆。

一拳!

就给他前所未有的压力。

生死胜败,已决于刹那之间,任千行完全没料到这么快他竟就被逼到绝境。

“啊啊!!——”

他发出宛若拼命般的一声长啸后撤,同时竭尽全力提聚功力,双目顿时猩红一片。

两丈天地之力霎时化作潮汐,不住由他的毛孔吸入体内,转化作真元之气,精神更是瞬间强化凝聚。

夺天地造化,摄自然大道。

“一剑隔世!!”

任千行头发飞扬,猩红双目爆闪锐芒,手中长剑也霎时化作一道猩红长虹,冲天而起,接天连地。

嗤——

地面擂台直接被凌厉无匹的猩红剑气切割开一道深沟。

周遭所有事物都似乎倏地静止,地面被震起的灰尘有如忽然凝固了。

所有眼前能动的,仅有一道犹若分割空间的红线!

那红线在江大力眼前越来越近。

他却只觉心灵、真气、思维都在刹那间有如被切断。

但有所防备且处于半金钟不坏身的状态,这种停顿感须臾便恢复。

红色极光若脱弦之箭,急窜而来,切割在他刚猛的拳头上。

拳剑相交,却没有丝毫声音。

一股毁灭性的真气陡然从江大力肌肉隆起的金色铁拳上爆发。

周遭雄沛激荡的气劲,倏而聚拢到拳剑交接的那一点上。

接着,气劲又以电光石火般的惊人速度被击散,急劲狂旋,眨眼消逸得无迹无形!

猩红剑光敛去,现出江大力那渊亭岳峙的雄伟虎躯,余势不减的拳头狠狠击在任千行无力的长剑之上,溯胸而入。

“啪喇!”一声爆响,乍合倏分。

锋锐的长剑剑锋离开了江大力铁一般的拳头。

任千行惨叫一声喷出一蓬鲜血,在道道震惊的目光之下直接飞了出去,重重摔在擂台边缘,后腿一软,往后倒下跌落下擂台,鲜血都由眼耳口鼻直喷而出,蓦地扑倒在地上抽搐咳嗽。

“千行!”官御天神色一变面露心疼,几乎忍不住就要冲过去,却又碍于身份和威严没有迈步。

“一拳就破了一剑隔世......而且丝毫没有动用天人境的力量。”剑尊面沉如水,心里却有些发冷,生起无比忌惮。

嗒——

江大力一双黑色战靴踩在实地,一双铁拳平淡垂下,整个人被烈日的阳光笼罩着,被强健鼓凸的肌肉撑得隆起的黑色劲装,并未如往日般撑爆开。

一阵风吹来,略带燥热,不知多少人都已被这短暂却惊人激烈的一战看得额头冒汗,口舌发干,惊悸看着地上吐血的任天行。

“可惜了,这么好的剑法,你却用不活它。其实,你更不配用这剑法。”

一声轻叹,从擂台上的江大力口中发出,他的面容变得冷酷而失望,淡淡扫了眼任千行,摇头转身离去。

“站......站住!”

任千行咬牙,口吐血沫,凄惨而颤抖从地面爬起,仰头死死盯着江大力,“你说什么......你说......你说,我没有用活这门剑法?”

江大力脚步未停,平淡道,“这是当然,你对付剑尊也是用的这招,对付我还是这同样一招,丝毫变化都没有。

这证明,是剑法成就了你,而不是你成就了剑法,因为你无法赋予它新的意义!有的人纵有绝世剑法在手,也成不了剑神,你明白吗?”

“新的意义......成不了剑神?”

任千行双目凝结,脑海宛如雷亟电打,轰鸣不休,大受打击,不由又是喷出一口鲜血,当场栽倒昏迷过去。

这一刻官御天再也坐不住,豁然起身立即冲过去抱起任千行。

江大力嘴角咧出一丝轻笑弧度、

这任千行,比之丁鹏以及谢晓峰等人,资质还是差了一些,可能唯独强的就是在练气以及境界突破上的天赋,至于创造与神意方面的天赋,却很是平庸......

喜欢金刚不坏大寨主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17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