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5-25)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PS:抱歉,昨晚太困了,在椅子上睡着了,凌晨起来码的。』

————以下正文————

元城之争,凉州军暗中得到了数月的军粮,尽管晋天子愈发憎恶,但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凉州军暗中得到了军粮,自然也不好切断给予凉州军的供粮,只是将‘十日一拨付’改为‘五日一拨付’。

事实上,此举除了表明‘朕心不悦’,用以警告杨雄、杨勉兄弟及其麾下凉州军,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实质作用——毕竟一旦凉州军起事,朝廷会立即切断给前者的供粮,多五日军粮或少五日军粮,能有多少差别?

四月上、中旬,就当天下各地正忙于春耕之际,杨雄召其兄弟杨勉、杨暐二人于元城城外临时建造的军营中商议对策,原因是近几日朝中以及那周虎接二连三派人来催促他凉州军继续对泰山贼用兵,早日收复阳平、东武阳。

针对此事,杨暐对两位兄长说道:“元城一事,无论天子还是朝中,亦或是那周虎,对我等愈发警惕,故频频催促我凉州军进剿泰山贼,消耗我军兵力,以便坐收渔利,小弟这几日反复思忖,与其被动,何不与泰山贼暗中联手?”

“与泰山贼暗中联手?”

杨雄、杨勉二人听得大为惊讶。

“正是。”杨暐点点头,正色说道:“不可否认,泰山贼羸弱,无足轻重,无论是周虎,亦或是我凉州军,皆有能力将其剿灭殆尽。可剿灭泰山贼,对我等又有什么好处?因元城一事,天子与朝中必然已有了防备,更何况那周虎,他上回就猜到了咱们的意图,接下来就算我军攻下阳平、东武阳,那三方也不会再允许咱们有得到城中之粮的机会。既然如此,何不与泰山贼暗中联手,许其承诺,叫咱们暗中向我等供粮?”

“……”

杨雄、杨勉二人对视一眼,皱着眉头思忖着弟弟的建议。

的确,经元城一事,如今就算他们攻下阳平、东武阳,天子、朝中、那周虎三方,也不会再容忍他们得到城内的粮食,因此进攻泰山贼夺回阳平、东武阳二城,对于他们其实没有什么实质的好处;但相反,倘若暗中与泰山贼联手,让泰山贼继续占着阳平与东武阳,泰山贼却可以给他们提供粮食。

问题是……

“泰山贼会答应么?”杨勉狐疑说道:“咱们刚占了元城,杀了他数千人手……”

“他们没有选择。”

杨暐正色说道:“倘若他们不答应,就算我等不动手,单周虎也足以将其剿灭。……咱们可以向其许下承诺,许其日后荣华富贵。”

“唔。”杨雄沉思片刻,点点头道:“可以一试。”

于是,杨雄一边以‘需要时日建造新营’作为借口,暂缓立即对泰山贼展开攻势,一边派心腹至阳平,暗中与泰山贼接触。

而此时,张翟、朱武、吕僚、王鹏等人已退至阳平,正紧张在准备迎接凉州军下一波的攻势。

不得不说,元城一战,使这几位天王亲眼见证了他们与凉州军的实力差距,除了张翟以外,朱武、吕僚、王鹏几人都已有了退心,更别说南天王陶绣。

在最近的一次军议会中,这位陶天王喋喋不休,反复说‘早知如此、当时就不该冒险前来’,听得朱武、吕僚、王鹏几人心中烦躁。

王鹏当场就拍案怒道:“吵什么?大不了就打回泰山!”

的确,据他们所知,倘若他们要撤回泰山,途中就只有东郡都尉李洪一股阻力而已——后者驻军在仓亭津,截断了泰山义师撤回大河以南的退路,但说实话,这股阻力并不是很强,李洪那支晋军撑死了也就只有万余兵力而已,只要他泰山义师奋战,未必不能夺回仓亭津。

他们之所以没有立即行动,是因为他们也听说了元城的事。

当日他们不是惊讶于从元城撤退时,凉州军并未派骑兵追击他们么?事后他们打探了一番,这才知道,原来那一日,陈门五虎之一的左将军周虎,与凉州军的统帅杨雄、杨勉兄弟发生了相当严重的冲突。

严重到什么程度?严重到凉州军当日都无暇派骑兵来追击他们——这得严重到什么程度?

于是张翟便拿这件事劝说诸位天王:“晋将周虎、杨雄二人不和,我泰山义师或能占到什么便宜。”

这……能占到什么便宜?

朱武、吕僚、王鹏、陶绣几人皆将信将疑,但不得不说,就这么让他们白白让出阳平、东武阳,仓皇逃回大河以南,他们想想也有些不甘。

而就在他们犹豫不决之际,杨雄派出的使者来到了阳平,暗中接触了张翟几人。

凉州军居然希望与他泰山义师暗中联手?

不得不说,当从来使口中得知了杨氏兄弟的意思后,张翟、朱武、吕僚、王鹏、陶绣几人皆感到十分震惊,恍然有种太阳打西边出来的荒唐感。

要知道就在前几日,他泰山义师还在元城与凉州军恶战了一番,双方皆损失了许多兵力,然而才过几日,凉州军居然派人与他们接触,洽谈暗中联手一事,这……

莫非有什么诡计?

但转念一想,朱武、吕僚等人便纷纷否决了这个猜测,原因很简单,因为凉州军有足够的实力击溃他们,根本不必借助什么诡计——另一方的周虎亦是如此。

在一番合计后,朱武、吕僚、王鹏等人商议决定,姑且先跟杨氏兄弟接触看看,看看是否有利可图。

张翟亦支持此事,不过他私下立即派心腹石续前往邺城,向某位周将军禀报此事,并请示后者。

隔日,杨暐代替其两位兄长出面,来到了阳平城外。

张翟等人得知后,遂出城与杨暐相见,双方于城外一片树林中见面。

待一番寒暄客套之后,张翟问杨暐道:“五公子,前几日贵方派使者前来,叙说贵我双方罢战言和之事,不知是真是假?”

杨暐笑着回道:“在下既亲自前来,张军师觉得此事是真是假?”

一同前往的朱武、吕僚、王鹏几人相视一眼,心下微微点头。

鉴于凉州军有足够的实力击溃他们,确实没必要派杨暐来行什么诈计。

出于谨慎,朱武正色问道:“朱某不明白,明明贵我双方前几日还在厮杀,何以公子今日却希望我等两方罢战?”

杨暐笑着说道:“请诸位相信,事实上,我凉州军对诸位义士并无恶感,先前之所以率军攻打,只因奉朝廷之命……”

“那为何又突然变卦?”吕僚忽然问道。

听到这话,杨暐摇头说道:“非是我等变卦,实是朝廷待我凉州军不公,我军上下皆不愿为其卖命罢了……”

“所谓‘不公’是?”张翟问道。

杨暐想了想,便将当日发生在元城的事改头换面、添油加醋地说了一边,总之就是将全部的过错推在某个姓周的家伙身上,听得朱武、王鹏、吕僚几人大感惊诧。

要知道,作为那周虎的手下败将,泰山义师上上下下可从未放松对于那周虎的关注,然而他们从未听说过那周虎有抢夺他们功劳的事。

更别说了解那位周将军的张翟。

他笑着说道:“恐怕并非那周虎抢功,而是他在防范贵军吧?”

听到这话,朱武几人顿时恍然大悟。

毕竟他们也知道,凉州军的杨雄、杨勉,包括眼前这个杨暐,皆是三皇子李虔的娘舅,毫无疑问是支持三皇子李虔的,因此晋国朝廷、包括那周虎时刻警惕着西凉军,这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

见被张翟拆穿,杨暐也不在意,毕竟这股泰山贼在魏郡的时日也不算短了,难保也听说了他们凉州杨氏与三皇子李虔的关系。

他思忖了一番,笑着说道:“正所谓举贤不避亲,三殿下虽是我兄弟几人的外甥,但不可否认,三殿下要比太子李禥更具治国的才能,诸位皆是心怀天下的豪杰,何不投效三殿下呢?杨暐可以做出保证,只要诸位愿意投奔三殿下,日后三殿下定不会亏待诸位。”

听到这一番招揽,朱武、吕僚、王鹏几人面面相觑,谅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明明前几日还在打打杀杀,今日对方却提出了招揽之意。

思忖再三,张翟带着几分恭敬说道:“请容我等考虑一下。”

杨暐点点头道:“当然。……不过,希望几位尽快做出决定。”

与杨暐告别后,张翟、朱武、吕僚、王鹏几人回到阳平,立刻商议此事。

他们几人都不傻,哪怕只听那杨暐只言片语,却也听出凉州军有‘相助三殿下争位’的意思,问题在于,他们是否要站在凉州军那边?

在一番商议后,王鹏率先舔舔嘴唇说道:“我觉得,与凉州军联手也不失是条出路,一来借凉州军趁机报复那周虎,二来……倘若三皇子李虔成事,那咱们可就是平步青云了。”

功利心的他,立刻就看到了这件事的利益。

然而吕僚却反驳道:“此乃杨暐一面之词罢了,谁能保证事成之后,那杨暐会信守承诺?更何况,凉州军未必能成事……那周虎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人么?”

王鹏闻言哂笑一声,也不在意吕僚的反对,毕竟他很清楚,吕僚的心中就只有江东义师,只有赵伯虎,但凡是对江东义师不利的,这吕僚都会反对。

因此,王鹏根本没想过说服吕僚,他只要说服朱武与张义——陶绣就不必说服了,那家伙保准会答应的。

面对王鹏的询问,朱武与张翟皆思忖不语,半晌后,朱武问张翟道:“军师怎么看?”

张翟想了想说道:“若拒绝此事,周虎与杨氏兄弟,皆是我泰山义师的敌

原莎央莉完整版在线阅读

人;但倘若答应,杨氏兄弟及其麾下凉州军,便是我等的盟友……考虑到眼下情况,张某倾向于答应那杨暐。但就像吕天王所言,那周虎绝非善与之辈,纵使杨氏兄弟也未必能成功,因此我认为,咱们不如答应一半,先答应与杨氏兄弟联手,至于相助那位三皇子,到时候看凉州军能否击败周虎……”

这个建议,十分稳妥,王鹏、朱武皆点头认可,对此吕僚也无可奈何。

次日,张翟等人便再次出城与杨暐相见,答应私下与凉州军联合。

对于这几位天王的回覆,杨暐丝毫不感觉意外——毕竟就像他所说的,泰山贼没有选择。

当日,杨暐返回元城一带,将泰山义师的答复告诉了兄长杨雄与杨勉。

杨勉虽然高兴弟弟出面说服了泰山贼,但看得出来,他并不是很看得起泰山贼,闻言冷哼道:“虽说这帮人还算识相,但他们未必能帮上什么。”

杨暐笑着说道:“泰山贼能作为锦上添花的助力就不错了,三哥何必再苛求?”

在旁,杨雄亦是微微点头。

毕竟他们最需要的,其实只是让泰山贼为他们秘密提供军粮罢了,从未指望过这伙泰山贼能助他们击败周虎的军队——当然,倘若泰山贼能帮上忙,那就更好了。

兄弟三人万万也不会想到,他们正在密谋的事,当日傍晚就传到了那周虎的耳中。

四月十二日傍晚,张翟的心腹石续从阳平秘密潜至邺城一带。

顺便一提,石续几人在前往邺城的途中,前后被漳水一带的晋军与旅狼堵上盘问,然而石续自称是周将军身边的黑虎众,别说漳水一带的晋国军卒不敢冒犯,就连心存怀疑的旅狼们也不敢擅做主张,最终,一队旅狼将这几个疑似奸细的家伙带到了邺城,带到了何顺面前。

何顺当然认得石续,一句‘他确实是我手下’就证明了石续的身份。

待那队旅狼离开之后,石续立即向何顺这位周首领身边的心腹表明来意:“张大哥派我来,有要事禀告周首领。”

何顺压了压手,立即将石续带到了赵虞面前,于是赵虞便知道了杨氏兄弟正在密谋的事。

不得不说,对于杨氏兄弟‘暗联’泰山义师的举动,赵虞心中亦是称赞了一番。

就像杨暐对杨雄、杨勉所列举的,赵虞亦立刻就想到了凉州军暗中联合泰山贼的好处。

他笑着问石续道:“是那个杨暐的主意么?”

“这个不知。”石续摇摇头,如实说道:“张大哥派我来时,杨氏兄弟仅派去了一名使者。”

“应该是杨暐了……”赵虞轻笑着点点头。

毕竟这段时间,他与杨雄、杨勉、杨暐兄弟三人也算是打过了几次交道。

几次接触下来,他发现杨雄并不像薛敖所说的那样只是个狂妄自大的家伙,相反,赵虞认为那杨雄很有城府,虽然狂妄,但并非不知进退,不愧是凉侯杨秋的长子。

反倒是老三杨勉更为鲁莽冲动。

当日元城之事,赵虞事后才知道,那杨勉当时居然已经做好了与他所率晋军大打出手的准备,简直就是个十足的莽夫。

相比之下,老五杨暐言行得体,进退有度,表现地比起三兄杨勉出色多了,只不过因为年纪轻,城府不如杨雄,以至于当日听赵虞说‘我要清点县仓’,那杨暐便立刻色变,使赵虞变相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当然即便如此,赵虞也认为这杨暐比杨雄、杨勉更具潜力,不愧是曾受到陈太师赞许的杨氏子弟。

在一番思忖后,赵虞低声对石续道:“你回去告诉你张大哥,无论杨氏兄弟想做什么,他都可以答应,给予其助力。”

石续听得很是惊讶,遂问道:“若杨氏兄弟要求义师一起对付将军呢?”

赵虞笑着说道:“也可以答应。”

石续满脸惊愕,不明白眼前这位周首领的用意。

两日后,石续回到阳平,将那位周将军的话如实告知张翟。

『周将军……莫非也希望凉州军能成事?』

张翟心下暗暗惊疑。

问题是,倘若凉州军达成了目的,那位周将军在邯郸的处境不是会变得很不利么?

张翟对此有些想不通。

不过鉴于那位周将军有如此自信,张翟倒也不再犹豫,遵照那位周将军所言,决定与凉州军联合,为凉州军提供助力。

于是他立刻又召开会议,商议此事,甚至这次还从东武阳请来了陶绣。

正如当日王鹏所想的那样,陶绣亦主张与凉州军暗中联合,甚至于投效那位三皇子李虔,除了吕僚仍有些抵触,其余人在这件事上态度一致。

为了表示诚意,张翟于次日主动来到了凉州军于元城城外的营寨,求见了杨雄、杨勉、杨暐,让兄弟三人很是惊讶。

惊讶之余,杨勉笑着说道:“看来五弟说得对,泰山贼没有选择,他们若不暗中投靠我等,只有死路一条。”

说罢,他对杨雄献计道:“大哥,既然泰山贼已倒向了咱们,咱们何不设个圈套,先除掉那周虎?”

杨雄皱眉道:“怎么做?”

杨勉便说道:“咱们可以佯攻阳平,介时那周虎必来观战,我等佯装攻城不利,入夜后叫泰山贼突袭周虎……当然,泰山贼自然不足以击破周虎的军队,但咱们可以派人假装泰山贼……只要周虎一死,余下皆不足虑!”

“唔……”

杨雄

原莎央莉完整版在线阅读

捋着胡须沉思了一番,皱眉说道:“周虎狡诈多疑,恐难令其中计。”

说着,他转头看向杨暐,问道:“五弟,你怎么看?”

杨暐想了想,说道:“三哥的建议,小弟也认为可以一试,谅那周虎再狡猾多疑,也想不到泰山贼竟会与我等联合,介时我等骤然发难,或有可能击杀周虎。但为周全期间,我等要做好被那周虎走脱的准备……一旦我等对那周虎动手失败,那周虎必定会立刻醒悟,立即逃回邯郸,到时候邯郸皆知我等所图……因此我认为,倘若无法保证除掉那周虎,那咱们就得先考虑如何迅速夺取邯郸,只要能迅速夺取邯郸,就算图谋周虎失败,被那周虎走脱,也不影响大局。”

“唔……”

杨雄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喜欢赵氏虎子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18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