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5-25)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高雷氏可不理她,还道:“你就哭吧,总有一天你会感激老身。”

说完是优哉游哉的吃饭,还跟顾锦里、匡氏、韩氏她们有说有笑的。

纪贞娘见大家伙都在说笑吃饭,只有韩氏让毓姐儿过来安慰她,又哭了一会儿,也就哭不下去了,气哼哼的开始吃席。

吃着吃着,自己先憋不住,去跟顾锦里她们搭话,没一会儿又咯咯笑起来。

谢成他们在另外一桌吃饭,见她哭了没有过来劝,却时不时的注意着这边,见她笑了,也就安心了。

“谢百户啊,瞧你……”金百户看得好笑,想打趣谢成两句,可刚开口又闭嘴了,生怕自己不合时宜的调侃会得罪高雷氏。

今晚这顿雷家别院的告别饭,高雷氏可没有喊他,是他自己凑过来的,可得规矩点。

“什么?”谢成转头问道。

金百户打着哈哈:“没啥,就是瞧你前面那酒不怎么喝,觉得可惜,想问你喝不喝,不喝就给我,我好这一口。”

西北缺粮,官府管控粮食酒的酿造,因此粮食酒很难买到,雷家商队弄到一批,也是不舍得喝的,今天拿了一坛出来,一群男人也就一人分到一碗。

谢成听罢,自然是把酒给了他,但没有全给,只是倒给他小半。

金百户高兴的接过,心里暗叹,谢成这小子跟了秦三郎后,也开始心黑了,要搁以前,谢成定会把一碗酒全给他,如今是知道给自己留大半了。

这看着不是什么大事,可以小窥大,金百户明白了,谢成是想告诉同桌的所有百户,他不傻,别想动不动占他便宜。

不过金百户如今只想跟谢成他们处好关系,自然没想着去害、或者去占谢成的便宜。

这餐送行宴是中午吃的,吃了大半个时辰后,高雷氏就道:“吃好了就散了吧,老身要歇午觉了。”

又交代顾锦里她们:“回去后再细细想想,

龙飞凤舞江一龙在线全文

有什么遗漏的,趁着还没启程赶紧给办好。”

“是,我们知道了。”顾锦里应着,却是没有走。

等人都走完了,高雷氏瞅着她问:“你还杵在这里做什么?”

还有私房话说不成?

顾锦里过来挽着她的手,笑道:“陪您老睡个午觉,怀念一下城池被围困时咱们一起睡的日子。”

高雷氏嘴角抽搐,万没想到她是因着这个留下的。

不过心里还是暖的,默许顾锦里留下来了。

说是一起睡午觉,可大家就要分别,高雷氏也睡不着,问她:“你不太喜欢阿霁?”

顾锦里一愣,道:“我确实不喜欢他,可这是谁跟您说的?”

高雷氏:“这还用人说?自打老身认识你以来,你问过几次大弟、阿川等人的情况,唯独没有问过阿霁。他可是跟着大弟去你家买过香料的,是认识几年的熟人了,你都不问他,不是讨厌他是什么?他到底怎么你了?”

顾锦里感慨:“雷姑婆,您老真是个通透人,这都能猜到。”

高雷氏哼道:“你们有什么过节就实话实说吧……老身也不跟你装,我是把你当孙辈看待的,你待老身也不错,老身有心偏着你。”

这话是告诉她,即使她跟阿霁有过节也可以放心大胆的说,她不会偏帮阿霁。

顾锦里把她跟阿霁的过节说了,又道:“他其实也没有真正害过我,我就是觉得他表里不一,以后要害我。”

这话说的,顾锦里都觉得有点过分,加一句:“可能是我太小心眼了。”

高雷氏听罢,沉默一会儿,道:“就是觉得他看不起你,当着其他人的面与你相处得宜,可到了人后却找你,对你说些贬低你的话……行,老身知道了,他要是问起你的事儿,老身不会多说。”

顾锦里很感激,又问道:“雷姑婆,您老突然问起我跟阿霁的关系,可是他送了信来,或者是要来西北?”

高雷氏点头:“是送了一封信来,原本是想赶过来的,可被东庆那边的事儿给耽误了,没赶上。”

果然是要过来了,顾锦里心里有点不爽了,很不想跟阿霁有接触。

不过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她是问了一些阿霁在东北、东庆的事儿。

高雷氏跟她说了一遍。

顾锦里听到阿霁在东北改良火炕的时候,心下一惊:“是那种跟灶膛连接的、烧个水炕就会热起来的、不会被烟熏的、可以让屋子在冬天暖和起来的火炕?”

大楚是有火炕的,可这个火炕跟现代的不同,就是砌个炕后,在炕里面加火炭或者柴火,跟他们赶路的时候,挖坑用火堆余温烘烤马车取暖差不多,很是粗糙的土炕,烟熏火燎的,人睡这种火炕,虽然不会冻死,但很难受,会被熏出肺病。

高雷氏惊讶:“你竟然知道。”

顾锦里更惊讶,阿霁是怎么做出这种火炕来的?这种现代火炕看着简单,可其中涉及的烟道的问题,这就得会点工程学了,不然砌出来的火炕排不了烟。

难道阿霁真是穿的?

顾锦里心里再次生出这个疑问,她问了高雷氏:“雷姑婆,他是怎么会做这种东西的?”

高雷氏道:“他家以军械起家,很是养着一群了不得的大匠人,他说是去了东北后,见当地百姓苦寒,就跟大匠人一起研究老土炕,之后就研制出了这种新火炕。”

“新火炕很是好用,省柴火、暖屋子、能活人,东北的百姓很是感激他,他如今在那边名声很好。”

顾锦里听得眉头紧皱,问道:“雷姑婆,阿霁有摔伤过脑袋或者生过什么大病,之后性情大变的经历吗?”

是穿吗?

高雷氏听罢,看着她的眼神是一言难尽:“老身知道你不待见阿霁,可你也不能盼着他受难啊。”

说完又道:“他出身伯府,又是幼子,从小到大是有一大群奴仆伺候着,没听说他有什么

龙飞凤舞江一龙在线全文

大灾病。”

这就奇怪了。

难道真是她想多了,阿霁不是穿的,就是个土著,他知道往豆油里添加香料增香、知道改良火炕,全是因为自己聪明琢磨出来的?

顾锦里是不敢小看古人的,工部那些大匠人是个顶个的厉害,或许新火炕真是阿霁跟大匠人们研制出来的也不一定。

喜欢重生农门小福妻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19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