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5-26)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农机销售的生意蒸蒸日上,李少安和杨伟也因此赚了个盆满钵满。

前不久李少安又让杨伟去了一趟省城,和省农机厂再次谈成合作,拉了30台插秧机回来。

这30台插秧机依旧按照原来的流程,摆在了百货大楼的展厅进行销售,有了耕田机的火爆在前,插秧机更是异常畅销,不出十天就销售一空。

对于种地的农民们来说,插秧机带来的好处更是要比耕田机还要多得多,有了插秧机之后,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弯腰弓背在水田里一干就是一整天,那家伙简直能把人腰给累断。

有了插秧机之后就不一样了,别说一两亩地了,就是二十亩地,不过也就是一天的功夫罢了。

……

铁山湾,孔家的田地里。

一台插秧机正在田里来回穿梭,所过之处,一道崭新的秧苗就已经插进了水田里,效率之高让那些还在用人工插秧的望尘莫及。

驾驶着插秧机的正是孔建军和他儿子孔学兵。

孔建军全神贯注地摆弄着机器,而孔学兵就乖乖地在一旁边看边学,父子两之间似乎有一种默契。

有不少铁山湾的乡亲们从孔家田地经过的时候,纷纷停下来忍不住要和孔建军搭上几句话。

“建军,你以前不是最讨厌这些玩意儿的吗,怎么现在自己倒用起来了?”

这是大多数人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听上去调侃意味很重,甚至有几分奚落的意思。

不过这也怪不得别人,在此之前,孔建军一直都是村里的顽固派,以他为首的那些老家伙们对这些新机器向来都是嗤之以鼻。

孔建军还经常为此和王长贵、李少安作对,但到了现在,孔建军自己也开始用上了插秧机,这无疑是对他此前的所作所为的一种颠覆。

“建军,这插秧机好用吗?”有些人还要进一步戏弄一下孔建军,故意专挑让孔建军最尴尬地问题来说事儿。

这个时候孔建军就会老脸一红,憋着声

就去草全文在线阅读

音说道:“不好用,要不是我这几天腰不太好使,还是自个插秧来得舒服。”

孔建军是那种死要面子嘴硬的人,即便被人嘲笑到了脸上,他也断然不会承认,不然这不就成了自己打自己脸么。

只是他的这份顽固和倔强在村民们

就去草全文在线阅读

的眼里不过是徒增了一些笑料罢了。

“你这个人还是死鸭子嘴硬。”

“关你屁事,你家的田插完了?闲得没事做跑我这儿来打屁!”孔建军涨红着脸,面子上实在挂不住。

“早插完了,我家就两亩田,托李少安的插秧机随便跑了几个来回就插完了。”那人沾沾自喜地说道。

终于逮着一个算是可以反击的机会,孔建军骂道:“瞧你那点出息!有能耐就不要麻烦人家李少安,瞧把你能的。”

“人家愿意,怎么了?”

“你知道人家愿意?那还不是拿你们这些人脸皮太厚没有办法,还真是猪鼻子里插大葱,给我这儿装什么象呢!”

孔建军的一番话显然是戳中了这人的痛处,像是踩着猫尾巴一样,立马将这人激得跳起来。

“你,你这人,算了,毛屎坑里的石头,简直又臭又硬!懒得和你说!”

“老子还不想和你在这儿扯淡呢,快些滚,别挨着我插秧!”

“你……你给我记着。”

看着那人走掉的背影,孔学兵气得咬牙切齿,骂道:“爹,这王八蛋敢笑话你,我替你去教训他。”

“就你?给老子好好坐下!看清楚这机器是怎么操作的!”

孔建军瞪了一眼儿子,立马让他老老实实地坐下。

见孔学兵这小子一脸不忿,孔建军意味深长地说道:“都是一个村里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打打嘴仗也就算了,真要和人计较该轮到别人说咱们孔家人没气量了。”

孔学兵委屈道:“爹,我就是看这个人嘲笑你实在来气。”

“有啥好来气的?他说的也没错啊,以前爹不就是那个样子吗?”

“爹,你……你好像变了。”

孔学兵意外地看着自己父亲,今天父亲的表现简直和以前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要知道孔建军以前在村里可是出了名的拗,哪怕是在儿子面前也从来不肯在嘴上服输,这一次居然破天荒的承认了自己以前的荒唐。

“我变你个锤子,老子抽口烟,换你来开!”

孔建军在孔学兵脑门上敲了一下,然后从驾驶室下来,坐到一旁,掏出系在腰间袋子里的烟叶,卷了一支旱烟抽起来。

一口烟下去,孔建军心情不错,说道:“还别说,有了这玩意儿还真是舒服,咱家这十几亩地,以前每年插秧的时候都能把你爹给累到尿血,现在有了这插秧机,确确实实是轻松了太多。”

和铁山湾一样,周围的黄石村、红岩村……大到杨桥镇、远水镇、宝山镇、武湖镇……这些乡镇村子开始使用农机的人越来越多。

作为省农机厂在桃湖县唯一的一家代理经销商,李少安和杨伟也借着这一次机遇赚到了一笔惊人的财富。

当李少安和杨伟每天都在数钱数得开心的时候,有一帮人却不开心了,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难受,这帮人就是市农机厂的领导。

厂长办公室里,姓阙的副厂长正在向樊宏志递交这个季度的销售报告。

看到那份报告,樊宏志的眉头皱得都快拧巴到一块儿去了。

“老阙,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今年第一季度咱们厂的销售额同比去年跌了将近五成?整个第一季度一共就卖出去28台机器,到底是怎么回事!”

面对樊宏志的一番严厉责问,阙副厂长如临大敌,满头大汗地辩解道:“樊厂长,今年咱们和去年一样,生产销售一切照旧,我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你是负责人,出了问题你和我说不知道?”樊宏志拍着桌子不满道。

“这,这事是专管销售业务的小周负责的。”阙厂长说道。

樊宏志怒道:“那你把小周给我叫来,我要问问他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喜欢最强小农民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21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