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5-28)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一听到要上阵,完颜阇母居然不自觉的皱了下眉。

虽然瓠河镇那边多半是没有高俅,也没有赵不破的。但是......这俩货毕竟是存在的!

哪怕刘彦宗的反间计能奏效,那昏君赵楷要自毁长城也得有段时间不是吗?

而且他们的水军现在多半也还在五丈河上......这些水军既可以回开封府,也可以顺着五丈河再入梁山泊!

另外,梁山泊里面这两天又冒出一韩太尉,也阴险的很!

分明是骑兵,却不愿意打堂堂正正的陆战,偏偏喜欢打水陆混战,仗着几十条大战船拉着战马依着水泊河道同大金天兵周旋,连着打掉了好几个只有少量金兵把守的城池市镇。

而大金天兵一到,他就往水里钻......

如果高太尉、赵殿帅和那个韩太尉在梁山泊里面联手会师,趁着大金天兵西进瓠河镇的机会再夺郓城怎么办?

郓城这边还有万把病号呢!这帮人还在发烧咳嗽,手软脚软的,哪有力气对抗高俅、赵不破和韩太尉?

他们要都给杀了......那金兵打赢瓠河之战也是个亏啊!

“斡离不,”完颜阇母皱起眉头,说出自己的担心,“现在营中伤病太多,而且郓城大营距离梁山泊太近,容易遭到高俅、赵不破等人的偷袭,万一被打破,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不如召回挞懒、马五,让他们守着郓城大营,然后咱们再出兵瓠河镇。”

“不行,不行。”完颜宗望连连摇头,“召回挞懒、马五至少要两三天。到时候不仅高俅、赵不破有可能抵达瓠河镇,而且瓠河镇的南军还有可能把大营扎结实了,到时候咱们更难打!”

“可是咱们也不能不顾郓城的病号啊!”

完颜宗望道:“带上他们就是了......就让兀术负责照顾他们。你我两个万户,再加上刘彦宗、韩常的两个汉儿军万户,现在能拉出的正兵就不下两万人,还怕打不赢吗?”

他倒是给金兀术派了个好差......当护士长照顾病人!

可是金兀术他不乐意啊,马上就提出抗议道:“二哥儿,你怎么给我派了这么个差事?我哪里会照顾病人啊!”

“兀术,”完颜阇母也挺赞成宗望的安排,于是插话道,“你不是把阿鲁照顾的挺好?他的烧都退了,再也几日就又能生龙活虎了。而且那些打郓城时冻坏了的病号,大多都是你的人,你不负责照顾,谁负责照顾?”

完颜宗望也道:“十一叔说的没错......兀术,你的万户损失不小,士气也低落得紧,得好好缓缓了。”

这下完颜兀术也没话说了,他的万户兵人最多,而且在合蔡口之战中的损失也极大......阿鲁补带着他的亲兵全军覆没!死人的数目虽然只有几百,但这几百人都是精锐骨干啊!

损失了那么多骨干,还有那么多人在发烧生病,完颜兀术的万户已经残了,根本打不了仗。

看见兀术不讲话了,完颜阇母又皱着眉头道:“那南人使臣声称的三十万南兵多半是个虚数,但是十万到十五万人应该还是有的。而咱们的三个万户现在可以拉出两万正兵,加上阿里喜和辅兵,总数也就在六万左右......好像少了一点啊!”

如果在郓城、合蔡口战前,完颜阇母是绝对不会说这话的。

但是现在......用六万金兵打十五万宋兵,怎么看都有点不保险啊!

完颜宗望点点头,“兵力虽然少了一点,但是咱

升迁之征石更小说完整全文

们还可以打南人一个措手不及!”

阇母看着宗望,“斡离不,你想怎么打?”

完颜宗望道:“咱们可以佯许宋使之请以麻痹赵楷、李纲之流......然后选精兵两万为先锋,悄悄的跟随在宋使身后,突袭瓠河镇的南军大营!”

“好!”完颜阇母一拍大腿,“就这样......咱们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

瓠河镇是一座位于梁山泊、五丈河、黄河故道、三山浮桥之间的市镇。一条小小的瓠河穿镇而过,往东注入梁山泊。在瓠河镇的周围,还有濮州首县鄄城和濮州所属的临濮县城、雷泽县城,以及兴仁府所属的南华县城、乘氏县城等五座县城。

这五座县城当然比小小的瓠河镇更加坚固,而且瓠河也不是什么大江大河,哪怕连日春雨之后涨了不少水,也是一条可以涉渡的小河,根本谈不上险要。

另外,瓠河镇周围的地形也极为平坦,几乎是一马平川,毫无阻碍,可以任由骑兵纵横奔驰。

可是李纲和他的行军参议官,名将折可适之子折彦质,还有行军都部署范讷,以及前军统制姚平仲等人在行军途中反复讨论之后,却将大营摆在了根本无险可守的瓠河镇及其周边。

10万大军,就以瓠河镇为中心,沿着又窄又浅的瓠河河道扎下了占地面积很大,但是又松松垮垮的连营。

这处瓠河镇大营和之前梁方平在大伾山下扎下的大营有的一比,壕沟都挖得又窄又浅,栅栏和营墙都修得极为马虎,根本不堪一击。栅栏和营墙之内的帐篷又扎得很散......非常方便敌我双方进出。

不过辅佐李纲的折彦质和姚平仲二人的军事素质比梁方平那是强多了,他们帮李纲扎下的大营虽然马虎,但是对大营周遭的警戒却是丝毫没有放松。拿出了压箱底的姚家军千余精骑,由姚家将的接班人姚平仲和姚家军的头号虎将王德分领,轮流出营警戒。

而在二月初九傍晚,当秦桧带来了金贼同意移营黄河故道以北并且开始议和的好消息时,李纲也丝毫不敢懈怠。

他立即命人将正在营中休息的姚平仲叫到跟前,叮嘱他道:“金贼莫须有诈,务必小心提防,你辛苦一下,带所部出营警戒,若遇金贼前锋,并力挫之,但绝对不可恋战冒进,胜之速还!”

姚平仲可是西北姚家将的第一猛男......长得魁梧雄壮,年纪不大,但是一脸胡须却非常浓密,看着就是个雄性荷尔蒙过剩的糙汉子。

他的脾气也跟长相一样暴躁,谁都敢怼,谁都不怕(现在还不怕,以后不好说),在西北和西贼(西夏)打仗时那可是每战必争先,砍人头第一个!

虽然有点有勇无谋,不过这年头看着有点勇的宋军将领就很难得了......所以他和王德带着1000姚家军铁骑跟着种师道跑到开封府来勤王后,立即就得到了李纲的重用,现在正是牛皮哄哄的时候,哪里肯“胜之速还”?

所以他马上就扯着特别洪亮的嗓门对李纲道:“元枢,末将和王德若能胜了金贼的前锋,理应全军乘胜出击,也许大破金贼,怎可以速还?”

李纲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刚想板起面孔教一教姚平仲怎么打仗,边上的秦桧也开口给姚平仲帮腔了。

“枢密相公,下官在出使金营时见金贼士气低落,兵将在夜间都收拾好行李,似乎随时准备逃跑......而且金人的刘彦宗还问起了高俅高太尉和一个赵殿帅的事情,言语之中颇有些恐惧。会不会是高太尉带着东南的勤王军到了梁山泊,和官家合兵一处,打败了金贼?”

“有诈!有诈!”李纲多犟啊,当然听不见秦桧的话,而且他也看不上这个小小的殿中侍御史,板起面孔,用教训人的口吻道:“高俅何等人物?副端(指殿中侍御史)难道还不知吗?他能打败金贼?况且金贼若真的败了,又怎敢背信偷袭与我?他们如果派人来偷袭,那就一定没有兵败!”

这话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高俅那怂货要能打败金贼,太上皇还用得着退位跑路?金贼要拿别人出来忽悠也就罢了,拿高俅当个幌子来骗人,李纲那么精明怎么可能会上当?

秦桧也被李纲给说服了......高俅怎么可能有那本事?看来是自己太老实,被奸诈的金贼给骗了!看来以后还是要多读一点圣贤书啊!

“元枢所言极是,”秦桧一拱手道,“下官一时糊涂,险些中了金贼的诡计。”他想了想,又问,“既然金贼使诈蒙蔽下官,看来多半会来偷袭,不知元枢有何良策?”

良策当然是有的!

李纲眯眯笑着,拈着胡须,得意地说:“若金贼赶来偷袭,本官当应之以诈败!”

“诈败?”

“元枢的意思是......”

姚平仲和秦桧都被这个出人意料的计策给惊到了。诈败对偷袭?这路数能打赢吗?

李纲摸着胡子,一脸高明地说:“本官这次出

升迁之征石更小说完整全文

兵的目的,本就是为了助天子脱困......这就需要把金贼从梁山泊引开。这诈败之计,就是用来引走金贼的!

姚统制,本官的诈败之计能否成功,就看你和王德能不能先挫敌,然后速还了。只要你们能败敌速还,本官就能带着瓠河镇的10万大军诈败回开封府了!”

这些秦桧和姚平仲总算明白李纲的如意算盘了。

他那叫诈败回开封府吗?

他分明就想不战而逃回开封府啊......

喜欢大宋有种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25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