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5-29)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许问抬头的时候,秦天连正在看着他,眼眸中带着深思。

不怎么见惊讶,或者之前就已经有过了,现在他仿佛遇到了什么未解的事情,正在思考。

“不错。”对上许问的目光,他点了点头,道,“基本功很扎实,完成得不错。”

这仅仅只是基本功扎实,不错的水平吗!

陆立海觉得自己刚刚才享受完一场盛宴,正在心满意足状态中,一听秦天连这话,简直要跳起来了,马上就想帮许问鸣不平。

但他看看许问,又看看秦天连,最后还是闭上了嘴。

他感觉自己有点插不进去。

“既然如此,你为何会奇怪这个黄杨巧的来历?这不是已经说明了,黄杨巧并未失传,你能学到,其他人也能。譬如你师父把它教给了其他人,他做了一个,放在了七劫塔,也不是没可能的事。”秦天连道。

“那不可能。”许问断然摇头。

“为什么?”

“我学到它的情况……有点特殊。而且我能确定,我师父没把它教给其他人。”

“也就是说,你这一支仍然是孤技单传?”

“是这样。”

“所以你看见这黄杨巧,会觉得奇怪,因为想找到同门?”

“差不多。”

秦天连一轮连问,许问一一回答。

说到这里,他心里突然觉得有点奇怪,忍不住又多看了秦天连一眼。

他隐瞒了一些细节,但大致情况确实是这样,但秦天连呢?

他为什么这么着紧这个黄杨巧?他对它有什么猜测?

“你现在能修些什么?”秦天连沉吟片刻,突然换了个话题。

“木石砖瓷四项最熟悉,其他略微有些涉及,还在学习中。”许问老老实实地说。

“石砖瓷,能有木的水平吗?”

“差不多。”

“嗯,到时候试一下。”

许问抬眼看了看秦天连。这意思是还要修别的了。

老实说他最近非常忙,时间相当有限,但他什么也没说,毫无拒绝的意思。

“其他的项目,你要学吗?”秦天连突然又问。

许问心里一跳。

即使是在班门世界,他跟着连天青的时间也不算太长,系统完整地学习了的,只有木雕一项。

石砖瓷三项,都是他离开江南之后,通过各种方式,自己一点一点学会的。

说起来这其中不少机缘也是连天青帮他找到他,他直到后来才知道他跟秦连楹认识,秦连楹那本手札,本身就是连天青托付的结果。

他现在想要成为天工,达到天工无惑的水平,了解班门世界的秘密。

但现在他就

蜜汁满满(h)小说全文

卡在天工二境的瓶颈里,一点儿方向也没有,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进境。

他能想到的唯一的进步方法就是去涉猎别的门类,等到所有门类全部学习掌握到,会不会有一些新的想法?

没想到现在,秦天连竟然给了他同样的提议,还主动要教他?

连天青教许问很正常,那是正经拜了师的,师父教徒弟,理所应当。

但秦天连呢?

他们甚至才刚认识。

联系之前发生的事情,许问只能想到一个可能,那就是因为他会十八巧。

秦天连也很关注这个黄杨巧,除了别的原因,他自己会吗?

二十五年前,他就能教陆立海桐木巧。

当然,这是班门少有的保留下来了的十八巧之一,以秦天连的惯性,从班门偷师也不奇怪。

但真的就是这么简单吗?

这些念头在许问脑海中只是一闪而逝,过得很快。

其实他完全没有犹豫什么。

“我要!”他果断答应。

就算不考虑到秦天连跟连天青可能有的关系,得到这样一位大师的教导也是非常难得的事情,许问当然不可能拒绝。

“好。”秦天连轻描淡写地点了点头,完全没解释原因,也没让许问拜师,比连天青本人表现得还干脆。

“走吧。”他转过身,对许问说道。

他来班门就是为了查七劫塔的出入库纪录,虽然什么也没查到,但这里的事对他来说已经做完了,他没打算再继续留下去。

即使这个时候,他也没忘记收起那个黄杨巧,把它带回到身上。

秦天连正准备离开,一转身,十五师傅不知道什么时候挪动了位置,默不吭声地拦在了他

蜜汁满满(h)小说全文

面前,盯着他看。

“什么?”秦天连扬眉。

十五师傅一言不发,指了指桌上的那个大箱子。

就是他刚才搬出来的箱子,里面都是烧得半毁的木雕木构件,需要修复的。

“这些也要我来修?”秦天连往那边瞥了一眼,道,“这些修复起来太简单了,也就够给学生当个练习而已。”

这是拒绝了。

他绕过十五师傅,继续要走,结果对方也一个转身,再次拦在了他面前。

“我不修。”秦天连有点不耐烦了,“这些你真要修的话,随便找个人就可以了。不想修,扔在那里当堆破烂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不是什么东西都值得保存下来的。”

许问听见这话,心中微微一动。

十五师傅不动了,皱着眉,仿佛在思考秦天连说的话。

但许问临走的时候,看见他还是搬起了那个大箱子,慢慢地走了回去。

他个子非常矮小,站才起那么大的箱子,背影看上去有点伶仃。

但他走得却很稳,透着一股执拗。

秦天连有秦天连的想法,但他,也有他的处事道理。

陆立海派了车,把他们送回了许宅。

秦天连对住的地方不是很讲究,他本来想随意找个民宿住的,听说许问有安排,就跟着他一起回来了。

现在许宅还在修复中,当然不能住人,但文物局在附近包了两幢民宿,安置不时前来的专家,现在那里还有空房,正好可以留给秦天连。

秦天连之前就知道许问在修复一幢古宅,对此并没有放在心上。

万园市市如其名,城里城外园林数不胜数,一幢古宅根本不算什么。

许问这个年纪,虽然水平超出了他的预料,但按理来说不可能负责什么大型的项目,理论上来应当不是什么名宅。

坐在车上的时候,他问道:“你想要学修渠建河?”

“是。”许问知道这是要给他的奖励了,直起身子,回答道。

“你虽然年轻,但人生有限,涉猎太多,只可能一事无成。”秦天连道。

“我有原因。”许问简短回答。

“嗯。”秦天连没有多问,也没有继续劝诫,转而谈起了正事,“现代挖掘运河的方法,我是不知道的。我只知古法,以人力为主,物力畜力为辅。效率远不如今法。”

“我要学的就是这个。”许问郑重地道。

这种大型工程,古代条件相当有限,现在留下的只有一些遗迹,让人感叹古代人民的聪明才智。

至于具体修筑手法,老实说具有参考价值的都不多,更别提学习了。

许问这个要求提得确实很奇怪,秦天连也微微有些诧异,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可以,回头我们来选一个比较合适的河段,我来教你怎么规划……”

话音未落,许问已经拿出自己的平板电脑,打开文档,把它递到了秦天连的面前。

秦天连意外地接过,俯头去看上面的资料。

这当然就是许问之前整理出来的,以逢春城为中心,西漠上下周边一带的地质水文情况,以及近十天内雨量的变化。

这条件太具体了,秦天连更加惊讶,翻了几页,皱眉道:“这里哪里,我怎么不知道?”

许问留意到他,他使用平板翻动页面的手势并不算陌生,不像是从不用手机的样子。

他脑海中突然闪过之前秦天连说过的一句话“最近我也有了一些变化”。

不过用不用手机只是秦天连的个人习惯,许问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先回答了秦天连的问题。

“是一个虚拟的地点,万物归宗游戏里的。”

真实情况当然不方便跟秦天连说,面对秦天连,他也说不出师父布置作业这种借口,此时灵机一动,有了一个全新的解释。

他给秦天连介绍了一下这款游戏,道,“里面有这样一个地点,预先规划的地质地形就是这样的,现在连续下雨,将要成灾,想修一条运河疏通水势,减缓灾难。”

“有点意思,现在的游戏做得这么细致吗?”

秦天连翻看资料,他看上去对电子游戏什么的并没有偏见,反而觉得挺有意思的。

“这样也挺好,我看你这里都是基础资料,我知道的是古代挖河建渠的方法,到时候可以试着让那边模拟一下,应该可以推演整个建河的过程……”

许问听得眼睛有点发直,过了一会儿,他叫了出来,道:“对啊,确实可以!”

喜欢匠心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27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