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05-30)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前方又零零散散的冲过来几个异类,仍然是娄小乙负责解决,在这个过程中,他不仅需要学习如何控制体力,也要学习分辨哪些是可以补充营养的东西。

也不仅是地爬虫,也有妖物,傀儡,精神体,僵尸,虫族,以及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但有一点,虫族最多,其次是僵尸,因为它们能繁殖!

在半仙修士中,养虫的可能并不多,但就是这些不多的存在,在连接通道这样的地方却可以安心的繁殖群体,相对来说,像是傀儡类的,精神体类的,宝物类的,却是死一个就少一个。

地爬虫多娄小乙能理解,但僵尸也多他就不太理解了,这东西也能繁殖?

这个问题负魖也不太明白,只知道个大概,“僵尸的种类很多,但能繁殖的还没听说过!但有一种情况你可能疏忽了,有的养僵人是把僵尸养在类似某个古战场的空间中,如果这样的空间也进入了连接通道中,僵尸就会源源不断,因为主持的老僵没有人类修士的自律性,他们不会考虑僵尸出的多了会影响到什么,也不追求品质,就只知道越多越好!

但我们从来也没有找到过这样的空间,以前没有,现在人手少了,当然就更不可能!”

五人一路狂奔,前面的异类开始越来越多,他们的推进也不能再保持最初的速度;一个难点在于,在正常的通道宽度上,数十丈宽他们五人很难完全阻挡得住,就需要小心翼翼,先派出二,三个人前面扫荡,后面再留两个猎杀漏网之鱼!

这是个精细活,漏掉一个都会对锦绣天地造成危害,就是失职!

唯一的好消息是,虽然也称之为潮,但这些异类的浪潮最多一次也不过才三,四十头,勉强也能维持得住。

这就是他们必须第一时间往前冲的原因,因为要抢时间,在异类真正形成浪潮之前占住最窄的那个关口。

在这种比较关键的

分身在体内慢慢醒来小说完整版

时刻,前冲扫荡的就是三个老手,负魖,入魇,提魕;娄小乙和另一个道人在后面捡漏!

他没什么不满的,不至于小心眼到抱怨没有被委以重任!几个息昭剑修一出手,他就能看出他们在近身上无与伦比的能力,不愧是西昭将军的弟子,论起近身,他除了手上的七蚁能占大便宜外,近身剑技是不如的!

背傀没乱说!他也不是输不起的人,毕竟近身并不代表全部!这老几位现在都是半人半剑灵的存在,就是吃近身剑技这碗饭吃了数万年的存在,不如他们不丢人!

其实和娄小乙熟悉的近身剑技并无二致,简洁,狠辣,判断,洞察,毫不拖泥带水,从不故弄玄虚,仿佛在死亡的刀尖上跳舞,却永远能全身而退,这就是剑道的极致,看的他叹为观止!

修行剑道一,二千年,终于在某个方面见到了和自己在同一层次,甚至还略高一筹的同道,让他深感此行不虚!

真正的剑道大家,杀戮就像是门艺术,让人赏心悦目!

五个艺术家,就在这样的前突中互相配合,递次前突!

除了剑光外,也有大声的吆喝,就像凡世中的殴斗,这种感觉很新奇,也很温暖,毕竟,很长时间没有这么痛痛快快,简简单单的沉浸在简单杀戮中了!

“左前十丈三个傀儡,我可能会漏一个过去,小乙接住!”

“右侧成堆了,放慢速度,入魇过来帮忙!”

“小乙,那条蚱猛的两条后腿肉质鲜美,别忘了割下来!”

“还有舌头,烤了佐酒最是美味不过!”

“小乙,那肉瘤子别碰,里面都是脓水!”

没有意外,五人一路上抢,在两百里处寻到了那个只有数丈宽的窄口,就是他们固定的防御阵地!

“这样的窄口前面还有好几个,但我们不能前冲了,也没意义!因为前面空阔处的异类我们无法荡清,说来说去还是人少,也是没办法的事!”

“怎么没办法?调来百十名真君对主世界修真界很难么?一路横推过去,清一遍就能消停上千年,不过是有人不想让你们西昭闲着罢了!”

这话有些沉重,因为这样的打压到现在还没看到尽头,曙光在哪里谁也不知道,而西昭却只剩下了五个人,还有一个跑路的。

“你们说这里还有剑灵,怎么没见到?”

负魖叹气,“你很希望见到么?这里的每一个剑灵,都是我们剑脉的半仙老祖!西昭是肯定没有了,但你们轩辕的却是有可能的!

我们见过一次剑灵,道统不明,还是在数万年前刚来这里时,不是我们两家的道统,很孤独的存在!我们都舍不得动它,它也没向我们攻击,后来就没见了踪影,也不知道这么些年下来,还在不在?

我听说不是每个剑灵都会来连接通道这里,有的随主而消,有的不知所踪,有的湮于天道……但具体什么样的剑灵才会来这里,这其中可能也是有偶然因素的吧?”

这话题更沉重!剑灵,他们想见到,又不想见到,很复杂的心理!

异类的汇聚开始对他们产生了压力,好在因为种类太多,和它们

分身在体内慢慢醒来小说完整版

当初的主人一样,也是谁也不服谁,所以也组织不起来,这是五人能轻松应对的最主要的原因。

娄小乙在这个过程中,开始系统的接触那些半仙前辈们身死道消后留下的各种无主的法物形态;他不知道在内外景天为什么没有半仙收留它们?是不愿意?还是没机会?

理论上来说,层次到了半仙级别,是不可能看上其他人的法物生灵的,他们更喜欢自己凝练,更合心意,而且还不用担心在使用中出现什么问题。

修真界中的秘密太多,多到你永远也了解不过来,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碰到某些棘手的还不敢看。

但娄小乙的思维就总是跳跃性质的,“内外景天那一头是什么样的呢?理论上,如果这些东西可以从这条通道去往锦绣,那好像我们也可以从这里去往内外景天?”

喜欢剑卒过河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29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