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5-30)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平日里永远热火朝天,仿佛一口熔炉熊熊燃烧般的露天大竞技场,此刻却是寒风呼啸,冰封一切。

不但竞技场上恣意流淌的鲜血,统统都被冻结成了红色的冰锥、冰柱和冰簇。

就连竞技台边上,应该高高升起,代表胜利的七彩旌旗上,都挂满了寒霜。

以至于旗帜和装饰用的羽毛,都沉甸甸地垂挂下来,像是坏掉的风铃一样。

应该摇旗呐喊,宣布“角斗结束,胜负已分”的裁决者满脸震惊,久久发不出任何声音。

就像现场数万名观众一样,目瞪口呆,兀自不敢相信,冰风暴战队竟然会以这样摧枯拉朽的方式,取得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

自从上场三十人团战,绝地反击以来。

的确有越来越多的观众看好冰风暴,相信她补齐了自己最大的短板。

但就算最死忠的支持者,也没想到两支百人战队的厮杀,会在一个回合之内分出高下。

毕竟,这次冰风暴的对手,虽然不是“毒刺”那个级数的豪门悍将。

却是比野猪人更加难缠的河马武士。

毫不逊色于小象的体型,以及比狮人和虎人更强悍的咬合力,令河马武士在血蹄大军中,长期扮演着两栖突击队的角色。

就连暴躁的野猪人,在河马武士张开血盆大口打哈欠的时候,都会变成彬彬有礼的绅士。

而冰风暴战队在踏上大竞技台之时,新增加的七十名仆兵虽然没有上次的三十人那么“歪瓜裂枣”。

但其中一些仆兵缺胳膊断腿,即便安装了插满利刃的假肢,走起路来仍旧一瘸一拐。

还有不少人,肩膀上扛着直接从曼陀罗树上砍伐下来的树枝,上面的分叉和树叶都没有清理干净,活像是一把把巨大的扫帚。

这不免令人哭笑不得,怀疑他们究竟是来角斗,还是干他们的老本行——用大扫帚打扫卫生。

然而,战鼓敲响之后,“大扫帚”很快发挥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威力。

曼陀罗树的枝桠,都是非常坚韧的东西。

冰风暴战队扛上来的大树枝,似乎又经过草药和油膏的浸泡。

在富有弹性的同时,将柔韧度提升到了极致。

当体型硕大的河马武士率领他的仆兵发动冲锋时,冰风暴战队就将十几支巨大的树枝横在阵前。

枝桠缠住了对面粗壮的手臂和大腿。

一下子将河马武士最引以为傲的冲击力降至谷底。

而冰风暴战队剩下的成员,则早有准备。

部分仆兵紧握加长加粗的战矛,用尽全力,捅到枝桠里面乱戳。

部分仆兵则高高跃起,抡着战锤、战斧和狼牙棒,跳到了敌人的头顶。

双方在曼陀罗树的枝桠间乱战。

视线、身形和步伐,都受到严重的干扰。

然而,因为冰风暴挑选仆兵的标准是速度和敏捷,身形相对比较瘦小,还早有准备地携带了大量,包括“破甲锥”在内的短兵器。

他们受到的干扰自然更少。

除此之外,冰风暴的仆兵还拥有和身形截然不符的爆发力。

坐在距离大竞技台最近,看得最清楚的贵宾们发现,冰风暴的仆兵似乎掌握了一种全新的发力方法。

发力之前,他们的周身血肉,往往会像波浪一样颤动。

就好像有两股力量,顺着脚掌,涌入小腿肚子,再通过大腿、腰胯、胸腹、肩胛,一路涌入掌心,并且令战斧、战锤、狼牙棒和破甲锥都超高速颤动起来。

最终,貌似瘦小的仆兵,一锤子就能将体型比自己庞大三倍的敌人,抡飞出去十几臂的距离。

而破甲锥在捅进对手坚韧的皮甲时,也没遇到丝毫障碍。

这一点在名叫“叶子”的少年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他持握着一柄和纤细身形极不相符的双手巨剑。

却施展出了一套观众们闻所未闻的凶悍刀法。

双手巨剑拖曳出道道残影,掀起一团毁灭性的风暴。

连续劈飞十几名敌人,连剑尖都被崩掉。

少年脸上依旧看不到太多的疲惫,只是轻轻按住自己的胸口,以一种非常古怪的节奏呼吸着。

很多来自地方上的观众都啧啧称奇。

认为以纤细少年的实力,在很多村镇里,都够得上氏族武士的标准。

以纤细少年为锋矢,三十名老兵为骨干,冰风暴战队只用一轮冲锋,就将对手打得溃不成军。

然而从“溃不成军”到“全军覆没”,还有非常遥远的距离。

图兰勇士绝不是圣光之地那些胆小如鼠的乌合之众,必须依靠严密的阵型、魔法师的保护和圣光的照耀,才能激荡出最强劲的士气。

就算阵型被打崩掉,图兰勇士仍旧能各自为战,战至最后一滴鲜血都燃烧殆尽。

甚至,越是实力强横,豪迈不羁的勇士,就越不喜欢束手束脚的战阵,宁可单枪匹马,跳进敌人密密麻麻的枪林和刀山。

然而,当河马武士麾下这些皮糙肉厚,性情暴躁的仆兵们,气得哇哇大叫,试图回头乱战的时候。

却发现他们的主将,已经像是一颗巨大的肉球那样飞上了半空。

在半空中,还不断被来自地面的冰锥,如炮弹般狠狠击中,在周身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当他终于落地时,等待已久的冰风暴,挥出了令全场陷入死寂的一爪。

和战刀劈砍相比,爪击的优点是更灵活和隐秘。

缺点却是威力相对不足。

就算“秘银撕裂者”激活了“锋利,加速,冰冻”等等特性,提升了破甲效果。

光靠爪子挠人,也是很难一锤定音的。

但这都是过去。

对冰风暴了若指掌的死忠支持者们,又惊又喜地发现,短短十天时间,在他们的偶像身上,似乎发生了狂飙突进甚至脱胎换骨的变化。

通过独特的肌肉波纹和颤动,非但速度大幅提升。

就连爪击的威力,和过去也判若两人。

就好像冰风暴将自己的爪子,全面升级成了五把重型战刀。

五把重型战刀,同时狠狠劈砍在河马武士的头顶、面门和胸口。

即便河马武士和冰风暴一样,都殖装着全封闭的图腾战甲。

仍旧被劈得血肉横飞,骨骼爆裂,飞跌而出。

然而,冰风暴的速度却比他更快。

河马武士还没落地,冰风暴已经像是一团雪夜妖灵那样,身形鬼魅地出现在了他的落点。

并且,通过一连串华丽至极的连续终结技,将河马武士的图腾战甲打得片片龟裂,甚至争先恐后脱离主人的身体。

当河马武士稀烂如泥的庞大身躯终于砸落在支离破碎的竞技台上时。

他的整片胸甲,加上缠绕右臂的臂铠和护腕,都被冰风暴撕扯下来。

这才是令河马武士的仆兵们肝胆俱裂,斗志全消,并且令全场观众的心脏都被暂时冻结的最大原因。

要知道,随着荣耀纪元的到来,特别是五族争锋即将开始,彼此之间没有新仇旧恨的角斗士,很少在竞技台上以死相搏。

大家的目的,无非是当着数万名观众的面,炫耀武力,以期被豪门大族看重,或者得到他人的敬畏,更多的仆兵,并且为家族谋取更大的利益,如此而已。

特别是团战。

足够宽敞的大竞技场,给了双方主将极大的回旋余地。

以往很少出现仆兵还没消耗殆尽,双方主将就展开盘肠大战的事情。

而夺取他人图腾战甲残片的行径,更是非常疯狂和鲁莽,极有可能遭来对方家族,不死不休的纠缠。

十天前,冰风暴刚刚夺取了“百万蒸汽之锤”的一块胸甲,深深刺激了强横霸道的铁皮家族。

现在,“百万蒸汽之锤”都不知道有没有消化吸收掉的她,竟然又在裁决者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快若闪电地夺取了一枚新的图腾战甲残片。

虽然这是

逃跑女主被找到做到哭在线全文

规则允许,理论上甚至是规则鼓励的行为。

但她难道就不怕河马武士的万丈怒火吗?

“她,她疯了吗?”

“同时招惹野猪人和河马人,她怎么敢!”

“短短十天,连续抢夺两枚图腾战甲残片?就算都抢到手,她也不敢把两枚残片都融入‘秘银撕裂者’里去的吧,否则,不同的特性和狂暴的杀意互相冲突,绝对会反噬主人,把她变成一名‘起源武士’的!”

“如果冰风暴变成‘源灵’,一定是数百年来最强大的源灵!”

“就算不变源灵,她都足够强大了,难道你们没有看到,她那不可思议的刀法吗?”

“对,那好像不是冰风暴一直在使用的爪击之术,而是一种全新的,凶悍绝伦的刀法!”

“我从没见过这么古怪的刀法,乍一看,就是简简单单,劈头盖脑的一刀,但仔细回忆,冰风暴在挥刀时,好像动用了周身上下的每一块骨骼、每一束筋腱和每一团血肉,就连她的脚趾都在发力,在竞技台上抓出了一条深深的沟壑,所以,才能将五把重型战刀,不,五根爪子的破坏力,发挥到极致了!”

“不止是冰风暴,还有她的仆兵,他们究竟是从哪里学到了这么霸道的战技啊!”

压在观众心头的冰层终于皲裂。

观众们深吸一口气,艰难地吞咽了好几口冰碴般的唾沫,才能从皲裂的冰缝中,发出越来越亢奋的议论声。

喜欢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29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