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5-30)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你连我也考不过!还总参呢?”突然,桌子后面传来一个清亮软糯的声音。

赵咸余伸头一看,是苏寻,正冲他挤眉弄眼地使坏。

“你个小东西!凑什么热闹,一边玩去!”赵咸余瞪他。

苏寻冲他做了个鬼脸。

“小家伙,你几岁了?”宗扬问。

苏寻:“六岁!”

“哦……恒王殿下,我们几个不才,好歹也算是金榜题名过!你这……连个六岁幼童也考不过,你还想居于我们之上,做总参?”

赵咸余大言不惭地说:“不是说,三人行必有我师吗?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长处呢!”

李禛问他:“你有什么长处?”

赵咸余:“……”

他想说,他会斗鸡来着。

但是没说出口。

“其实我觉得,恒王殿下所言有理。”却是苏寻在一旁说:“恒王殿下有一项,是我们所有人都不及的。”

适合人的母狗无删减全文阅读

什么呀?”几人都看着他。

苏寻:“谜之自信,无人能及。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脸皮厚!”

大家都哈哈大笑。

赵咸余过去要打苏寻,他一溜烟跑了。

宗扬瞅着苏寻:“瞧这机灵劲儿!长得还可爱!渍渍!他们家父母怎么舍得把这小不点送到这么远的地方来?”

一直躺在李禛脚下半眯着眼睛晒太阳的小不点,突然冲宗扬摇了两下尾巴:“汪汪!”

“嗯?什么情况?”宗扬瞅着那狗。

李禛:“它的名字叫小不点儿,它刚刚以为你在说它。”

宗扬:“……”

其他人:“……”

“虽然它有点傻,但是嗅觉极好。”李禛揉揉它的脑袋,“不管死的活的都能找到,以后你们家里有什么事情,又不方便出动军犬的,就来找它。”

“这么厉害?”宗扬问。

李禛点头。

……

诗会开始,四位高参一人出了一道题目,让众女以此为题作诗。

李禛的题目是:柳

周式的题目:梨花

秦韶的题目:冬去春来

宗扬的题目:春草

“姑娘们!”温黄站在众女面前,笑眯眯地说:“我先说一下诗社的事情。

今天来的,但凡年龄在十三周岁以上,又参与了今日斗诗的,都可以入社。

入社以后,会将你们分为四组,每组,会选出三位组长,由一位参知带着。

至于如何分组,我们采取自愿与调派相结合的方式。”

温黄指着一旁四张桌子上摆的四个牌子:“这是四位参知给今日的诗会出的题目,每一个题目,只做一首诗。

最终,交到我这四个女使手里,她们会将你们的诗腾抄下来,匿名交到各位参知手里。

他们会从中选出自己题目下的前三,被选中的,就是本组的组长!大家听明白了吗?”

大家都表示听明白了。

“成为组长以后,以后有饷银可以拿哦!而且还不少!大家努力哦!”温黄又笑道。

大多把这句话当笑话听,处境没那么好的姑娘,也有真为此心动的。

总之,这次

适合人的母狗无删减全文阅读

跟上次的诗会不同,有种卯足了劲儿的气氛。

温黄看到宗敏坐在那里写,特地走过去看了一眼。

她正好写的是秦韶的主题。

能看出来,她用词华丽,很有点模仿秦韶风格的感觉。

喜欢权臣总想骗我跟他私奔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30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