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5-31)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还未待洛言多想,吕不韦便是继续说道:

“正淳,你年纪也不小了,却尚未婚配,不知可有婚约?若是没有,老夫倒有一小女,尚待嫁闺中。”

吕不韦轻抚胡须,一脸和善的看着洛言。

我~尼玛……

洛言是万万没想到吕不韦会来这么一手,他知道自己很优秀,身材很棒,说话也好听,为人处世圆滑……优点无数,但吕不韦这话还是惊到他了。

吕不韦这是想当自己的岳父啊~

话说都没见过吕不韦的女儿,这事岂能轻易答应?

洛言可不是那种随便的人,为了区区权势便出卖自己的身体和灵魂。

虽然他知道自己答应下来以后好处多多,甚至极有可能被吕不韦选中成为财产的继承人。

可一旦如此,那自己与吕不韦之间的关系就太过亲密了。

身上也会被贴上吕不韦的标签。

这事可不见得有多好。

洛言可不想未来被吕不韦束缚住,心中思绪飞转,脸上却是挂着笑意,委婉的拒绝道:“相国说笑了,我暂时还没有成婚的想法。”

这话说得真心实意,他才十八岁,这年龄对于现代人而言,才是步入大学的黄金年龄。

这个年龄段岂能轻易将自己交代出去,深陷婚姻的坟墓。

何况。

就算真的要结婚,他可选对象也太多了……

“哦?那心中可又喜欢的女子。”

吕不韦抚摸胡须的手掌顿了顿,看着洛言,追问道。

什么意思?

若是没有就要强赛?!

洛言心中嘀咕了一声,不敢赌吕不韦的想法,有些事情吕不韦要是真说出来,那就不好拒绝了,顿时忏愧的笑了笑,点头应道:“有一个,想必相国也听说过了,阴阳家的东君。”

以吕不韦对罗网情报网的掌控,这些消息,他相信吕不韦有所耳闻。

“正淳倒是年少风流,处处留情啊~”

吕不韦轻笑了一声,意有所指的说道。

洛言这是喜欢吗?

这压根就是馋焱妃的身子,吕不韦虽然年纪大了,但思路很清醒。

洛言是什么人,他看的恨透。

洛言这厮绝对不是那种会为了一个女人要死要活的人。

所谓的长相厮守更是笑话。

男人岂能被女子束缚手脚,若洛言真是这样的人,吕不韦反而会看不起,更看不上。

这老东西调查了我多少东西……

洛言总感觉自己屁股光溜溜的站在对方面前。

吕不韦却不给洛言说话的机会,继续说道:“年少风流很正常,但凡事有个度,正淳,你未来一片光明,切不可被女子所耽误了~”

顿了顿,似感慨一般:

“这人啊,只有选对路,才能有更好的未来,而一旦选错路,前面就有可能是万丈悬崖,再也无路可走。”

这是敲打吗?

这绝逼是敲打,甚至逼迫。

古代人逼婚就是有水平,不像我现代的老爸……

洛言心中忍不住感慨了一声,随后当做没听懂:“相国所言有理,我日后定当注意。”

“老夫今日话有点多了,你也无需多虑,回去好好思量思量,改日老夫介绍娘蓉给你认识认识,年轻人,多见见也是好的。”

吕不韦轻抚胡须,不谈婚姻的事情,颇为迂回的说道。

“好!”

话说到这份上,在不答应就有点得罪人了,洛言唯有拱手应道。

这一刻,洛言心中也是忍不住感慨了一声:一入官场深似海,从此不是自由人啊。

现在连自己的身子都被人盯上了。

……

洛言走了。

吕不韦没有相送,跪坐在桌案上,喝着茶水,看着洛言送来的水泥制作之法,沉思不语。

“老爷,人已经送走了。”

吕管家走入了书房,脚步无声,静悄悄的出现在吕不韦的身旁,声音苍老平和,没有多少波澜,淡淡的说道。

吕不韦对于突然出声的吕老并不意外,脑袋都没有动一下,继续盯着这洛言交给他的水泥之法,许久,才缓缓的说道:“老夫还是低估了此子的价值,本以为那些便是他的全部,看来,老夫也看走眼了。”

眼前这水泥之法,虽然工艺繁琐了一些,但它的实用价值却是一眼能看出来。

无论是建筑还是战略意义,都不容小觑。

“那小姐那边?”

吕老听懂了吕不韦话语之中的隐含意思,低声的询问道。

“由不得她任性,派人去接她回咸阳。”

吕不韦缓缓抬头,目光闪烁,平静的说道。

“是!”

吕老垂首应道。

。。。。。。。。。。。。

老狐狸!

刚走出相国府的洛言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尚未和吕不韦聊昌平君那边的事情,他被吕不韦想要联姻的想法给惊到了。

现在冷静下来之后,他便是发现吕不韦这手联姻玩的高啊。

若是洛言真娶了吕不韦的女儿,那嬴政那边会怎么看?

昌平君那边的态度还重要吗?

“姜还是老的辣……”

洛言忍不住扫了一眼相国府,对于这位在秦国权倾朝野十数载的吕不韦还是有些佩服的。

现在问题落在洛言这边了。

娶还是不娶。

娶了吕不韦的女儿,那代表吕不韦之后会全力帮助洛言,将洛言扶持上去,可以完美的继承吕不韦的一切。

不娶,那吕不韦之后态度难料。

“不过娶了也不见得有多好,别被吕不韦玩成傀儡……”

洛言目光闪烁了一下,嘀咕了一声。

这诱饵虽然美味,但吃下去,不见得能全部消化了。

还是以不变应万变比较好。

不主动,不拒绝,不接受……

没有继续想下去。

以他的身份,若是不愿,吕不韦可逼不了他,终究还是看他的意愿。

洛言上了马车,靠在大司命的怀中,准备去一趟商会,看看李斯,顺便让李斯帮个小忙……

。。。。。。。。。。。

咸阳城,一间偏僻的小院之中。

一名气质略显洒脱不羁的男子正随意的坐在在地上,懒洋洋的依靠在墙壁,手中拿着一壶酒,一旁还放着一小碟花生米,一脸悠哉的模样,似乎很享受这一刻的宁静。

偷得浮生半日闲说的便是他这种人。

能坐着绝对不站着,怎么舒服怎么来,备懒无比。

“老大,我们来这里等谁啊?都等了这么久了,那人不会不来了吧?”

一旁站立着的一名属下似乎有些不耐了,忍不住抱怨道。

“对呀,老大,谁面子那么大,让你亲自跑这一趟。”

“一个个急个啥,我都不急,你们急个屁,等人来了你们就知道了。”

刘季没好气白了一眼两个不成器的小弟,带着酒气说道。

要不是这两家伙赌运都不错,他这一次说什么都不带他们出门,一个个的连点耐心都没有~

“老大,你喝着酒自然不急,小弟我看着嘴馋啊。”

一名小弟带着谄媚的笑容,讨好的说道。

“老大,您看,好得也给我们喝一口不是。”

“没多少了,想喝等会结束了带你们去喝,这咸阳城的酒确实不错。”

刘季看了两人一眼,极为爽快的许诺道。

“呼~”

与此同时,一阵冰冷的狂风席卷而过,一道高大的身影推开了房门,大步的走了进来。

黝黑高大的身形也有如一头蛮熊,单单目视就感觉有一种不能力敌的感觉,野兽般的气息,冰冷嗜血凶戾,恐怖的眼神似乎来自于地狱,令人望而生畏。

“什么人!”

刘季身前的两名手下反应并不慢,迅速的拔出剑,紧张的说道,不过当看清楚来人之后,两人都是哆嗦了一下,显然没想到来人竟然是自己人,而是还是农家最凶残的那一位。

顿时吓得双腿微微颤了颤。

“瞧你们这怂样,还不行礼?没见过堂主?”

刘季起身,没好气的踹了两人一脚,然后一脸微笑的对着陈胜拱手说道:“神农堂刘季见过魁隗堂堂主。”

“你就是刘季?!”

陈胜极具倾略性的扫过刘季的面容,至于其身旁的两名小弟直接被其无视了,声音阴沉冰冷的说道。

“没错,小弟刘季,这是您要的东西,老大的意思,你欠他一个人情。”

刘季从怀中拿出一张字条,递给了陈胜,同时笑容不减,似乎对陈胜这恐怖的模样一点也不在意,轻笑道。

“告诉他,这人情我记下了。”

陈胜话不多,接过字条,冷冷的说了一句,便是直接转身离去,没有和刘季过多交流的意思。

刘季目送着对方离去,微笑不减。

待得陈胜走远,院子内的气氛才稍微回转。

“瞧你们两怂样。”

刘季看着一眼自己两小弟,没好气的说道,被一个人气势压的这幅怂样,当真丢人,不过这魁隗堂堂主确实恐怖,他也被吓得心慌慌的,但他撑住了。

难怪农家里面有传言,这陈胜有可能是下一任侠魁继承人。

确实有点猛。

也不枉自己老大冒险帮他一把。

这人情要的值。

白洁传小说小说完整全文

不过让刘季有些好奇的是,这陈胜要这消息做什么,难不成他对那个女人也有意思?

不过这陈胜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懂得女人的家伙。

亦或者是吴旷?

“有意思。”

刘季摸了摸下巴,戏虐的嘀咕道。

惦记那个骚娘们的人似乎有点多啊~

只是不知道陈胜和吴旷接下来会怎么做,那骚娘们可是侠魁老大安排的,他们总不能违背侠魁的命令吧?

当然,这些事情和他没什么关系了。

何况接下来他也会离开咸阳城,农家堂口之中也需要人去管理。

“可惜了咸阳城的酒和女人,滋味真不错~”

刘季暗道可惜。

不知下一次再来会是什么时候……

PS:求波月票,月底啦,对我真的很重要啊,我继续码字了,最后两天低保过万。

话说左眼不断跳是什么意思,莫非昨天用眼过度……

喜欢秦时罗网人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30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