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6-03)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轰隆隆~

天阴沉沉的,让人就很难受。

若是平时,这个声音配合着这天上的乌云,会给人一种要打雷下雨的感觉。

但是,老陈知道这根本不需要担心收衣服。

这是他妈打炮呢!

躲着点儿,必须躲着点儿。

“不行了,我忍不住了,咱们得出去找点儿吃的。”

“你想死啊?不想活了?”

“不,那也不行了,这样藏着会饿死的呀。”

“我告诉你,饿死也比被日本人抓住了给弄死强!”

“呸!老子现在觉得,被一枪毙了更爽!实在不行了,就干脆回去找上峰。”

“你能找到上峰?先他妈被砍了才是真的!”

“你……”

“别说了,有声音……”

能看到乌云其实已经不错,这个地方根本就是一片废墟。

哗啦啦的,是履带碾过瓦砾的声音。

不行了,完全不行了!

老陈十分的清楚,这个地方待不了了,藏不住了。

自己跟着几个兄弟,本来是坚守的,可其他的点应该都被拔了。

这么想着……

老陈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其实,老陈根本不老,至少看他面容,大概不像超过30岁的样子。

要知道,这年头的人普遍都长的比较老气。

看一个人老不老,看皮肤最简单,黑了吧唧的那种就比较显得老,若是白白的,便是实际年纪大,也会给人很年轻的样子。

老陈看了看周围的这帮兄弟,大家脸上都黑的厉害。

曾经听过一句话。

人的脸越是黑,就越是衰,无论是气运还是别的,没准是快要死了。

老陈不知道这话有没有道理,但是,他已经下了一个决定。

这年头兵荒马乱的,只有自己活下来才是真的。

天色越来越暗,不多久,下起雨来。

哗啦啦的声音,跟那履带碾压瓦砾的可不一样。

但也可能是因为下雨,所以,那履带的声音听不见了。

老陈觉得这是个机会。

在光线越来越暗,几乎看不见旁人的时候,他慢慢的,慢慢的……

“龟儿子!”

“大家别待了,赶紧跑吧!”

“啊啊……我不想死!”

“不想死就小点儿声!”

一时之间,好多穿着国军军装的,做了鸟兽散。

虽然眼下是黑夜,但这并没有给他们太多的掩护。

啪的一声,一道强光就打了过来。

跟着就是叽哩哇啦的一阵日语,显然,他们是被发现了。

哒哒哒……

碧口!~

枪声大作,这一小撮溃兵在四散逃窜。

整个废墟里,他们像耗子一样,到处东躲西藏。

……

呼哧,呼哧~

老陈知道自己做的不地道,要是在平时,他绝对干不出来这种事情。

可眼下,他就只有一个念头:

“老子要活!”

又找了一个掩体,老陈藏着。

他很幸运的躲过了日军的搜索。

淞沪会战打到现在,整个全都乱了。

中央军,地方军,日军,打成一团。

互相之间都有渗透,但很明显,国军是要败了。

老陈对此有清醒的认识,现在的问题是……

妈的!

突然间,有声响传来。

“混蛋!你们跑什么?”

“长官!我们没有跑啊,我们是找不到上峰了呀。”

“什么找不到上峰?我看你们就是逃兵!”

“长官!我们真的不是要跑啊。”

“少他妈跟他们废话!”

“对!都拉出去!毙了!”

“长官!我们真的不是逃…

简单又大气的敬酒话完整版在线阅读

…”

砰砰!

老陈亲眼看到了几个‘逃兵’被自己人给枪毙了。

这些‘逃兵’里,还有跟他之前在一起的战友。

“……”老陈嘴巴狠狠一咧,好似非常的难受。

就好像被枪决的是他自己一般。

事实上,他口中默念道:“叫你们这帮人不长眼睛,说了自己人也不安全,一群啥玩意。”

虽然是这么说的,可是他的脸上出现了极为复杂的模样。

没错,只能用模样来形容了,好像是要哭,但又没有哭,更多的还是无奈跟难受。

这是一种,人被逼到绝境的时候才会出现的神情。

是呀,在阵地上顶住,那要面对的就是日军的坦克跟枪炮以及刺刀。

可若是退下来,那也要面对自己人的枪口。

怎么办?

没办法!

本来也是怀着抗日救国的心,老陈他们在自己的阵地上拼死顶了好多天。

不见上峰给撤退的命令。

简单又大气的敬酒话完整版在线阅读

们周围全是日军。

可这一回来……

咬咬牙,老陈正准备换个地方躲,反正能多活一个时辰就是一个时辰了。

却不想,他看到了日军。

立马,心生一计。

“小日本鬼子!艹你吗!”

他这一声吼,自然的给刚刚杀了‘逃兵’的督战队报了信。

可也让日军发现了这边有敌人。

于是乎,又是一阵叽哩哇啦的日剧。

而那边的国军呢?

“兄弟们!跟我上!”

“长官,咱们人数不够啊。”

“他妈的!你小子也想跑?”

“长官,这个……”

“你是想跟刚刚那几个一起作伴?”

“不想不想。”

还真别说,这帮杀了自己人的一拨队伍,还真就拉上去了,结果不多时。。。

“撤!”

“妈的!顶不住!”

这种情况,就算了吧。

老陈根本就不关心那帮督战队的情况,他老早就趁机跑掉了。

没有方向!

完全没有方向。

呼哧呼哧的喘气,这天气不算多冷,可也不热乎,但就好像空气里也带着火药,吸到肺子里之后,有爆炸的感觉。

老陈的眼神都要迷离了,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安全。

也不知道跑了有多久,他跑到了一个地方。

“什么人?”

“国民革命军第……上等兵!陈树生!”

突然间,探照灯照在了他的身上,老陈只好报出了自己的番号以及名字。

眼前一片光亮,刺的眼睛睁不开。

还好,对方很快把灯关了,而只用一般灯光。

如此,老陈才看清楚了这个地方。

原来,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跑到了一个地方,这个地方,他所看到的者面墙上,竟然有一个大红的图案。

上面还写着几个洋字母,但还好,有汉字。

可口可乐。

这……

“我们也是撤下来的兵!”

“长官!我们不是逃兵!”

“长官……”

刚刚的灯光竟然又引来了好多跟老陈差不多的人,大家仿佛看到了希望,如同飞蛾一般的扑了过来。

那探照灯后面有人大喊。

“慢慢过来,把手都举起来,有人敢有异动,格杀勿论!”

就好像收俘虏一般的,把这帮人给收了。

而接着灯光,老陈看到了几个字。

写的是,四行仓库。

这里好像是88师的师部呀,那自己不是得救了吗?

正想着,已经走进了这个四行仓库里面。

却发现,好一顿的乱,而且……

“卡!这段戏可以……”

王誉胡子拉碴的,更是带着艺术范儿的,正导戏呢。

……

没错,《八佰》正在拍摄中,刚刚的是好多的镜头。

但王誉基本上是以老陈这个角色的视角为主。

这个角色叫陈树生,算是做一些改编吧。

不过,整个的剧情走的还行,而且,段毅宏这个家伙……

对了,他不是想演个溃兵嘛,那就是他了。

至于另外还有那个保强,王誉也做了安排。

这么说吧,段毅宏的演技还真行,就这么一段过来,演员的要求就是内心有变化,还要极其复杂。

这货一看就知道是学院派的演技,给的相当可以。

当然了,王誉也没少NG。

演的不好吗?

不是。

反正,王誉就是觉得还差那么一点儿。

他是导演,唉,咱就是玩。

好吧,其实王誉还是讲了许多道理的。

还行,之前整个拍摄算是不错,而且,就许多的地方……去看看外面就会知道,基本上,这个片场全都被绿色的幕布给围上了。

这本身就是大手笔了,这绿幕就是为了做后期。

很明白的,这次绝对是大片,要上海量的后期特效。

只是眼前……

“接下来咱们拍大夜!都精神点儿!”

“别别,不用特别精神,那就显得假,你们得显得疲劳一些,懂了吗?”

“这个……”

演员们有些发懵,毕竟到底是听谁呢?

对喽,姜汶那货出来了,还不自觉的发号施令。

但这次嘛。。。

“都听导演!给老子疲劳!懂了吗?”

穿着军装,虽然演的是谢晋元,本是个岭南人,可依旧摆脱不了姜汶自己的那股子气质。

王誉看了他两眼,略无奈,但也没什么了,应该会挺好玩的。

“各就各位……”

“艾尔巴蒂斯蛋白!”

“小湖北呢?”

“来喽!”

《八佰》,这拍的还挺有意思。。。

喜欢从武侠剧开始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36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