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6-03)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严永博豁然睁眼,梦境迷雾轰然破碎。幽暗的舱室包裹了他的视界,晕开的夜灯微光,漫过里面简单的陈设,虽然模糊,却有一份聊可安慰的真实感。

他坐起身来,意念动处,舱室的照明灯光大亮,让真实感进一步凸显出来。

或许正是这种真实感来得太快,使得梦境中发生的一切,都被冲淡,任他如何回忆,一时竟想不起梦中的情景。

只知道,那必然是一个噩梦。

也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家身上出了一层大汗,连头发都打湿了。

严永博完全没有休息后应有的饱满精力,相反,他非常疲惫,大脑浑沌。直到起来到卫生间洗了把脸,才有点儿清醒了。

按着面盆,水珠从额头和鬓角处滴落,如同他对梦境的回忆,点点滴滴……总好过没有。

严永博记起来,梦境中,他好像一直不停地战斗,身处某个混乱战场,周围是模糊又疯狂的敌人。

至于怎么打起来的,他完全不记得了。

他只记得,敌人数量始终没有减少,而且越来越强,直至他寡不敌众,被群殴至死,可又全无逻辑地重活过来,毫无间歇地又开始了下一轮。

苛求梦境的前后逻辑,本身并无意义,可那种漫长的“无尽战斗”模式带来的疲惫感,却是吊诡地一直延续、累积下来,直到层层堆叠,压得他几乎要发疯——或许已经发疯,精神崩溃,触碰到人体的警戒机制,才骤然醒觉。

严永博抬起脸,视线投向墙上的镜面,看镜中映射的本人形象。

此时他确实相当狼狈,未净的水珠在他脸上划出一道道的痕迹,眼球周围血丝密布,再向外是鼓胀抽搐的微小血管网,已开始向周边面颊辐射,便如一张小型蛛网……

某一刻,过分抽搐的血管肌肉,仿佛都拼接出微小的蜘蛛形状,让它从这个“蛛网”上快速爬过。

严永博背脊发冷,打了个寒颤。

他闭上眼睛又睁开,总算没有了那种可怖的幻觉。

然而,为什么会做那样的梦?

严永博定了定神,把便携智脑系统的画面,投射到镜面上。系统显示了他睡觉之前,使用时间和频次最多的应用,主要是直播和内网

穿书 男主你睡错人了无删减全文阅读

通信软件。

“是看太多的缘故?”

严永博怀疑,是不是他睡前又看了一遍罗南直播的回放,对那个实验场的情境记忆过于深刻……还有,通过内网与手下们关于这件事情的讨论,又加强了印象,还增加了种种臆想的缘故。

必须要说,罗南这一个多月里,两次直播的内容,对他们这些燃烧者体系成员来说,如同震撼弹在脚底下炸开。

蒂城海滩的那次,还只能说明罗南对于原型格式、对于燃烧者体系、对于深蓝平台有着超乎想象的理解,并拥有可以进行深入“切分”的利器,由此具备了对整个体系异乎寻常的掌控力。

那样的展示,头痛的是系统平台开发者和现有掌控者,与大部分执行者无关——当然是不与罗南为敌的前提下。

可这次在夏城外海海底,在那艘杂货舱实验场上,罗南所表达的内容,对于他们这帮人,冲击力就太大了。

无改造、无机芯,同样可以点燃格式之火,同样可以操控复杂平台,这代表什么?

如果人体改造没有必要,机芯植入没有必要,他们这些燃烧者,是不是也没有存在的必要呢?

严永博所在的、已经升级到第七代机芯的最精锐燃烧者圈子里面,都有这样的担忧与迷思,有一种还未发挥所学,就要被汹涌而来的时代浪潮淹没的恐惧感。

以至于很多人对罗南生出怨恨,认为这个疑似获得了某种隐秘知识的少年人,是在拆他们的台、刨他们的根,是对这些年辛苦战斗在反攻荒野一线的功臣的背叛!

这种趋势对严永博有利——当然,这里面也绝不缺乏他刻意的诱导和暗示。

事实上,这样做的,也绝不只他一个人。

据他所知,在燃烧者群体中,类似的“引导工作”,已经是有组织地出现,无论是在量子公司、深蓝和天启实验室,又或是在军方体系之内……

可能就是因为讨论得太多了,持续放大了那个少年人带给他的情绪,以至于潜意识中拥堵了太多压力,才导致噩梦的产生……

没错,就是这样。

严永博手撑着面盆,近距离看镜子。

镜面上显示的是地球时间,当初设置时区的时候,他鬼使神差地选择了夏城。如今系统显示,当下是夏城时间7月1日六点十分,正值清晨。

过去几十个小时……事实上是自罗南横空出世以来,他就回避不掉这些东西。

初时是变味的饮料,可以选择喝或不喝;

突然就是满溢出来,化为将一切常识冲得七零八落的洪水;

此时,压力已经积蓄成无底的深海,将他拘在里面,想挣扎着冒头,都分不清上下方向。

这与噩梦也没什么差别了。

严永博注视镜中那张仍然年轻的面孔,依稀竟与十多年前并无差别。他神思有些恍惚,忽又咧嘴,牙齿挫动:

“罗中衡,清文姐……你们的儿子,可真讨厌啊!

“世界上应该有很多人和我的感受一模一样,可为什么不能合力碾死他呢?”

自言自语的设问,没有了下半截。

或者说,模糊的答案在心里:

大约是害怕,会被那家伙反过来碾死吧!

镜面上突然跳跃光芒,那是通讯接入的提醒。乍看到来电人的姓名,严永博就有拒接的想法。

可最终,他还是选择接通。

袁无畏的声音传出来:“五分钟后到我实验室,不,只能称为禁闭室,它在禁锢我的灵感!我宁愿跳到太空里去,至少那里正发生着很奇妙的变化,我需要搞懂它……”

那你去啊。

严永博心里吐槽,嘴上则冷淡表示:“五分钟我到不了。”

袁无畏也不在乎:“那就尽快,我需要向你了解一些情况。”

严永博皱眉:“我对你的领域毫无研究。”

袁无畏呵呵两声:“没指望你这个,但是要想搞清楚地球周边奇奇怪怪的作用关系,我要对‘新位面’这种东西有更进一步的了解。”

严永博忽有不祥的预感

就听袁无畏继续说话:“现在号称拥有新位面的那个人,叫罗南的,是你的冤家对头吧?不是都说‘最了解你的是你的敌人’?那你就过来发挥一下‘敌人’的价值吧。”

“……我没什么可说的。”

“你的意思是,相对于他,你连敌人的资格都不具备喽?”

“嗡”地一声响!

严永博如同被子弹击穿脑壳,大脑神经发出了绝望的警报声。

也许有那么几秒钟,严永博的意识一片空白。

等到理智恢复后,他发现,不知何时已经挂断通讯。而他面前的镜子正中央,则遭到重击,蛛网般的裂痕在镜面上实现了全覆盖,随时可能彻底崩溃。

破碎的镜面映着他的面孔,破碎重叠的影像,让他眼角的血管网持续扭曲扩张,恍惚间又有一只斑斓而阴森的蜘蛛,无声穿行,消失在镜面之后。

“笃笃,笃笃。”

“进。”

房门打开,保镖队长走进行政套房的客厅,毫不意外地看到,文慧兰披着轻薄宽松的睡袍,坐在沙发上,一手拈着玻璃杯,一手轻轻揉动眉心,身前矮几上,是零落摆放的酒瓶,起码有七八个的样子。

“又失眠了?”

“躲避噩梦而已。”

已经有两天晚上没合眼的文慧兰,除了眼神略有黯淡,唇角自嘲的笑纹更显深刻,其他一切倒还好,皮肤依旧白晰有光泽,暴露在睡袍外的胸廓、长腿,更是有着让墨镜也遮挡不住的诱惑力。

保镖队长的眼神偏了偏,语言组织能力瞬间掉档,只能做最简单的事实陈述:

“直播又开始了。”

“收到提醒了……不敢看。”

保镖队长几乎以为这女人在冲他撒娇,这次他说话的间隔又长了些:“好像回归‘正题’,没有罗南……有未经确认的情报,说是哈城那边已经在做接待他的准备。”

说出口就有些后悔,这种情报,文慧兰只会比他更清楚。

不过文慧兰这回倒表现得像是刚知道一般:

“是吗?”

说话间,客厅彩光亮起,投影区打开,稍做调整,便有直播画面切入。

保镖注意到,那是ZM的直播间。

文慧兰依旧自嘲而笑:“这样压力会小一点。”

直播画面中,龙七驾驶着他的挎斗摩托,到已经全面进入假期的知行学院中,与瑞雯会合。

在墨水的“迎接”下,他披挂内甲,貌似威武,实则紧绷地进入下行电梯,前往北岸齿轮的地下实验室,仍不忘再与那边的瑞雯确认:

“罗老板真不在?”

“嗯,他去了哈城。”

“哈米吉多顿……很好!我是说,那里正需要他去拯救。”

龙七长出口气,以至于耳畔“旗手”人工智能式的问候语都变得悦耳动听起来。

喜欢星辰之主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36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