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个月前 (06-03)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23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南天门巍峨高大,天威在此矗立,让踏入者心怀敬畏臣服,然而就在那一瞬,却见一道震碎九霄的雷光,径自飞过南天门!

“轰!!!”

雷龙撕天裂地,更有无尽无穷的狂暴之浩然,一枪所过,竟见秦逸尘周遭的黑暗消失了,他依旧立于天河,只不过追杀出去很远。

南天门消散不见,南天门之后那巍峨天宫,那淼淼神霞也消散无踪,宛若这一击,将天帝从九霄之上打的坠入天河,睥睨傲天!

“有种你把老子的脊梁捏碎啊!!!”

秦逸尘背后那道雷龙已出,可元天帝紧握着自己肩膀那贯穿肩骨的龙枪,这一击,竟然和当年的荒陨神王一模一样!

元天帝的脸色同样狰狞,战至此刻,苍天泣血,连天帝都难以保持淡定,他紧握着雷光,恨不得将之碾为齑粉。

但是这贼刀,已经将这尊雷龙炼化为了自己的脊梁骨,把这贼刀的脊梁捏碎,直让元天帝感到后脊发凉,好似被雷霆轰碎为骨渣!

元天帝难以像荒陨神王将刺在肩膀的枪头直接掰断,唯有咬牙欲碎间将其猛然拔出,又想那被他视作眼中钉的身影猛然扔去!

然而令元天帝嘴角抽搐的是,自己奉还回去的报复,这贼刀竟然躲都不躲,甚至还运转道躯,以心口要害来迎接这一击!

“小杂碎,没有天道庇佑,你敢与朕如此放肆!?”

元天帝咬牙更狠,指尖掐诀,电光化作漫天光斓炸裂,秦逸尘的脸色却依旧阴沉如墨。

“元天小儿,没有你师尊,你的位置能坐到现在?!”

那一刻,两人傲立天河,遥遥对视,麾下大军不断后撤,一艘艘战舰还拖着战火,向天河两边休战撤去。

秦逸尘和元天帝遥遥对视许久,似乎正因为对方还能活着喘气,所以他们谁都没有力气,喊出那句赢家属于自己。

这是一场没有对错的帝争,这是一场令天河赤血千万里,更令苍天泣血的血战。

这一战,甚至没有人敢自诩自己赢了,更不会允许对方说自己赢了。

秦逸尘就那般静静矗立于天河,他面容冷厉,就如站在人族丹殿的元神一般。

他望着那泣血的苍天,不禁心颤,究竟要用多少英豪的血,才能让这世间再现朗朗乾坤?

风九蛮是最先回到问天关的,他们这一路也折损了数万风燧城的兄弟们,回来的时候,只有不到二十万。

他们恨暗部的那些老鼠,风九蛮不止一次想停下飞遁,从黑暗中将那些老鼠揪出来狠狠踩死。

可这一路,哪怕是被偷袭,他都只能咬牙向前,谨遵军令,以最快的速度,赶回问天关。

然而横跨天河之下,当他赶回来时,问天关已经无需他守护了,很明显,他回来的太迟了。

问天关破破烂烂,那些以帝阙族底蕴一点点打造凝聚的杀阵禁制,那些蕴藏神妙的秘境道宫,无不是支离破碎。

问天殿,大将军殿,天璇殿,玉衡殿……甚至,连白先生的观星殿,穹顶都被焚灭,梁柱砸在了大殿内。

而眼前的一切,足以令风九蛮怔在原地。

小玉,孔武,小乖,雷丘,无不是倒在血泊中,那是只需要一位天兵来补刀,就能取他们性命的重伤!

风九蛮很疑惑,为什么,问天关会被染成红色,就像……他们骨子里的血颜色一样。

白浩然和白芊芊都倒在血泊中,这两位白泽之子的师兄妹,同样是被荒陨神王屈指一弹,就落得道骨尽碎,道威崩灭。

而姜不庸的血,已经近乎流干了,他甚至已经飞不起来,只能站在一处较高的废墟上。

他还保持着挽弓射箭的姿势,或者说他神力枯萎,力气僵硬,已经动弹不得。

他的身形不只是佝偻,而是瘦弱的犹如枯木,他的血都流干了,他的白发白须都变为了枯暗色泽,那是寿元将尽的表现,连须发都无法保持光彩。

陨日弓上,已经再无法凝聚一道血箭。

突然间,又有犹如蝗虫般的人族飞遁而来,可偌大的问天关,早已找不到荒陨神王的神王。

只有那裂痕斑斑的麒麟蛋,被留在了原地,裂痕之中散发出道道祥瑞光耀,赐福着每一个人,让倒在血泊中的每一道身影,不至于断了呼吸。

风九蛮从来没有见过这一幕,说实话,他以前不是没有想过,这些人族,和他们不是同类,明显是拖了他们后腿,明显是给人族丢了脸。

但是此刻……

“噗通!”

风九蛮颤颤跪在了地上,明明他这一战还没出多少力气,手中的开山刀也握的很紧,可不知为何,这漫天的血泊,让他不禁跪在了地上。

风九蛮张大着嘴,他想要说什么骂什么,想要怒吼哀嚎,可嗓子之中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就如此刻除却赤红一片,便沉浸于死寂中的问天关一样。

风九蛮抓着自己的头发,血泊渐渐蔓延,留在了他的膝盖前,还带着几分滚烫。

“嗖!

天堂mv手机在线mv观看全文在线阅读

!!”

似是被烫到了,风九蛮又拎起开山刀猛地起身,他冲天而起,他形如修罗。

“去哪了!那杂碎去哪了!”

“爷爷风九蛮在此!荒陨神王,你们的力量不是毁天灭地么!不是笼罩寰宇么!”

“爷爷回来了!出来和爷爷打啊!你爷爷我是风燧城的勇士!”

一位位同族飞遁而起,四五个人却都拽不住风九蛮。

太特么欺负人了!

这一战,人族损失的英杰,比被万族欺压这么多年还要多!

“嗖……”

一道神光冲天

天堂mv手机在线mv观看全文在线阅读

而来,正是曦霞娘娘,她望着化作血海的问天关,嘴唇咬的发白,似乎不敢看,更不敢与华靖楠对视。

“对不起……”

直到荒陨神王走了,她才敢过来。

华靖楠没有说什么,只是挥袖扫开传送阵的废墟,以她的力量,片刻之间就令阵纹重聚。

传送阵的光耀闪过,秦逸尘一众疯了一般的从中拥挤出来。

当白观星从中走出时,小乖满嘴血牙,她是真的生气了:“这也是你的计划么?!”

喜欢丹道宗师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37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