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06-04)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韩谦在村里的辈分很高,四五十岁的人见了他都要叫声小叔,当然这里面是两家关系不错的那种,例如那个打酒的小伙子,当初老妈住院的时候,人家老爷子把自己准备娶老伴儿的钱都拿了出来,这个人情欠下了,也还不清了。

因为老伴跟别人跑了。

回来的路上有人热情的打招呼,也有人言语讥讽,尖酸刻薄,那几个整天没事儿坐在的村口塑料棚子里面扯老婆舌的老娘们阴阳怪气说什么回家不用充颜面,都是看着韩谦长大的,几斤几两她们知道。

可她们又怎么会知道温暖手腕的那个不起眼的小手镯就要八万多,韩谦带的那块表要二十几万。

就算和她们说了,她们也不信。

在她们的认知里,谁会花二十多万买一块表啊,二十多万都能去市里买一个楼房了。

见识短,她们也想象不到那么多。

回到家温暖气呼呼冲进房间,拖鞋上炕坐在婆婆的身边,谦儿妈看着儿媳妇的这模样,抬起手就要收拾韩谦,这时候温暖开口了。

“妈,要不你和爸搬到城里去住吧,这都什么人啊,我算是明白什么叫做穷山恶水出刁民,教育要从娃娃抓起,这两句话了。”

在温暖发着牢骚的时候,老头儿把小炕桌放好,皱眉道。

“外面那几个臭老娘们?我去抽她们。”

说话间老头儿拿起鸡毛掸子就往门外走,他早就想抽这几个臭娘们了,一点活儿不干,一天天就知道扯闲话。

谦儿妈瞪了一眼老头儿,皱眉道。

“你搭理她们做什么?准备你的早饭就是了,关门过日子,她们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她们就是嫉妒我有一个漂亮懂事的儿媳妇,让她们眼红去吧,韩谦你也拿碗筷去。”

“哦。”

韩谦刚想下地就被老头儿推了回来,幽怨的看着谦儿妈皱眉开口。

“孩子刚在外面回来,还没暖和过来呢,使唤他干啥?我去拿就行了。”

如果仔细观察韩谦的家庭,会发现惯着韩谦的是老头儿这个爹,而不是谦儿妈这个妈,喜欢动手的是老头儿,呵斥的也是老头儿,不让韩谦劈柴,大冷天儿买猪血灌血肠,早上准备洗脸水,都是老头儿。

可就是这倔强的脾气让韩谦感受不到来自老爹的娇惯。

油煎豆包儿,两碟酱菜,一碗白菜炖冻豆腐五花肉,一份蒜泥蒸肉,一盘焖子。

韩谦说的一点都没错,只要不是绿色的菜,温暖就不挑,而且她很喜欢吃黏黏的,软软的食物,谦儿妈夹了一个豆包儿递给温暖,柔声道。

“我记得你不喜欢吃甜豆的对吧?”

温暖用力的点头,这时韩谦小声开口提醒。

“端起碗去接,这是礼数。”

话音落,谦儿妈的筷子抽在了韩谦的脑门上,皱眉呵斥。

“用你说?”

韩谦捂着脑门不说话,也不拿筷子,老头儿疑惑的看着韩谦,皱眉道。

“不饿?”

韩谦抬起头幽怨的看着老头儿,埋怨道。

“我从小就不喜欢吃豆包!”

谦儿妈微微一愣,小声道。

“妈给你忘了。”

一顿早饭让韩谦怀疑他不是亲生的,能记得温暖不吃甜的,就记不住自己不吃粘的,饭后下地帮老头儿收拾碗筷,走进厨房的时候小声问老头儿自己是不是亲生的,老头儿踹了韩谦一脚,呵斥了一句没大没小。

饭后磨蹭了一会,温暖赖在热乎乎的炕头不愿起来,撒娇不讲理的说晚点出去就行了,到县里开车也就一个小时,来得及,温暖的性格总是慢悠悠的,韩谦则是那种不把眼前事儿办完了睡不着那种。

每二十分钟催促温暖一次,次数多了,温暖也被催促的烦了,起身怒道。

“催催催,催命啊,不知道你急什么。”

终于换衣服了,出了门温暖轰着油门疾驰出了村子。

温暖气呼呼的样子落在了那些老娘们的眼里,她们今天又有话题了。

韩谦想着早点出门去县里买点衣服,顺便让温暖把钱存在卡里,这小三十万不能一直扔在行李箱里面吧,到了县里温暖就不听韩谦的了,吃吃喝喝,玩玩乐乐。

在给韩谦买衣服的时候小声问他的发小都谁结婚了,韩谦摇了摇头,眼神迷茫。

“我就知道小贺结婚了,我想去的,你不让我去。”

温暖顿时有些不自在,推开韩谦拿出手机联系可欣,定饭店去了,下午三点,温暖开车去接可欣了,看着胖乎乎的可欣下楼,温暖在韩谦耳边小声嘀咕。

“可欣的胸好像比我大。”

“噗。”

其实韩谦是一个笑点很高的人,除非忍不住,不然绝对不会笑,但是现在他忍不住了,就穿了一件夹克和背心的可欣的胸围的确要比温暖胸围那么一点,主要跑的时候他是能颤动的。

突然想起了功夫里面的林子聪。

上了车后,韩谦被撵到了后座,他现在没驾照,在市里没什么麻烦,在这县里没人认识她温暖,也没人认识寒风狗。

听着姐俩晚上商量吃什么,韩谦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是遇到知音了啊。

最终两人的决定让韩谦炸毛了,坐在后座怒吼道。

“你们两个能不能考虑考虑我?能不能?我还是个人呢,我活着呢!吃你妹的海鲜大咖啊?啊?啊?啊?我不吃海鲜!”

可欣转过头看了一眼韩谦,随后若无其事的继续道。

“嫂子,他们家海鲜还算不错,是那种成套的,就是贵了点,咱们七八个人得一千多。“

温暖拍了拍胸口,豪爽道。

“钱钱钱,嫂子有钱,除了钱嫂子啥也没有。”

韩谦十分认同的点头。

“你还没有脑子。”

“呵~”

温暖发出一声冷笑,眯眼笑道。

“可欣啊,会开车么?”

可欣懵懂的点了点头。

“会,嫂子你累了我来开。”

“开什么开,嫂子带你买车去,你大哥的钱在我这儿呢,走!”

“嫂子你真会开玩笑。”

温暖不在开口,打开道航直奔县里的长安4S店。

在可欣懵懂的目光,以及蹲在门口捂着脑袋无奈的韩谦的注视下,温暖拎着包昂首挺胸的走在4S店里面,昂首挺胸,完全不顾销售顾问的介绍。

交钱,签字,提车,交强险,挂临牌,开车走人。

一共用了四十六分钟,车子挂在了畅享集团的名下,保险都是走公司的。

七万。

当可欣拿着车钥匙的时候还是懵的,温暖看着蹲在门口的韩谦,轻声道。

“还用考虑你么?”

韩谦闭着眼叹了口气站起身,拍了拍可欣宽广的肩膀,叹气道。

ACG里番本子库无翼乌全文完整版

“我的钱,放心开车就行了,走吧走吧。”

在韩谦准备上可欣的车时被温暖揪着耳朵拎走了,上了车后,温暖轻声道。

“你说这个钱是还给我的,那我怎么支配是我自己的事情,而且咱们俩离婚了,你没权利干涉我的事情。”

“那我去可欣的车里,他肯定会紧张。”

“紧张紧张就习惯了,现在闭嘴,我给诗词打个电话,让她来的时候开公司那辆皮卡,那辆皮卡是进口的,挂在公司名下,爸拿着去开,拉点东西也方便,咱

ACG里番本子库无翼乌全文完整版

妈万一身体不舒服也能直接开车送去医院,嗯···你下车吧,可欣开的太慢了。”

韩谦被温暖撵下车,站在车下韩谦被气的哆嗦,要不是舍不得,老子说啥把你按车里揍一顿。

哪有这么花钱的啊。

买了几套衣服花了四千多,韩谦能接受,买了三个皮包两万,是给几个弟妹的,韩谦还能接受,你这突然给可欣买个车?

七万啊!

如果这个车是韩谦花钱买,他一点都不心疼,可这钱还给温暖啊,然后她这么一会花了十万个韩谦的兄弟姐妹?这钱算还么?

其实温暖真的没想这么多,韩谦眼里的七万在她的眼中和七百块没太大的区别。

到了饭店,可欣还处于一个迷茫的状态,温暖说话他点头,很听话。

韩谦看的心烦,准备起身的时候包厢门被推开,三年没见的发小兄弟来了。

烟花头,罗圈腿,大鼻头。

“猴子锅锅哦,我还以为你把我们忘了呢。”

韩谦咧嘴笑了,内心很是开心,三年多一个电话都没打过,现在见了面,却是一点生疏的感觉都没有,韩谦轻轻抱了抱这个兄弟,转身看向温暖介绍道。

“大龙,原名张启新,我弟弟,我们排行老二,小二十年的感情。”

这一次温暖没有冷漠,站起身笑道。

“我叫温暖,我就是禁锢了你们大哥三年的女人,可以叫我温姐,也可以我大嫂。”

大龙推开韩谦,晃晃悠悠的走到温暖身边落座,小声笑道。

“大嫂你命苦啊,怎么就遇到我大哥了呢,这个家伙脑子有问题啊,有严重的洁癖啊,这三年苦了你了,他要敢招你,你就和我说,别的能耐没有,揍他我还是可以的,我打不过还有可欣呢。”

温暖笑着点了点头,轻声道。

“大龙买车了么?”

此话一出,韩谦感觉头皮发麻,转过头怒视温暖,大龙嘿嘿笑道。

“买了,06款的宝来,知道今天会喝酒,没开车。”

“哦。”

温暖微微有些失望。

韩谦松了一口气。

喜欢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38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