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06-09)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5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中宫这边,谢玧回来时夜幕降沉,顾瑶等他用膳。

顾瑶会同他讲起,近来婚事筹备得如何,以及现在八公主那边已经非常愿意配合了。

一些筹备细节,顾瑶觉得有意思的,都与谢玧分享。

顾瑶发现,他基本上是安静地听,便有些踟蹰道:“皇上,我与你讲这些琐事,可会让你觉得无趣?要是很烦你的话,我便不说了。”

谢玧抬起头来,看她道:“为何这么说?”

顾瑶眨眨眼,望着他道:“我见你都不说话。”

谢玧笑了笑道:“我在听。”

为了让顾瑶相信他确实在听,他还将顾瑶讲过的内容都无所遗漏地重述了一遍。

顾瑶听得赞叹道:“皇上居然全记下来了。”

谢玧道:“虽是琐事,但听来也可解闷。”

然后顾瑶又兴致勃勃地跟他讲,接下来要准备些什么,还道:“等这次有了经验,回头其他公主出嫁的时候,我也就能办得顺手了。”

谢玧温声道:“眼下我光听着也觉不轻松,往后其他公主出嫁,交给内务府办即可,无需你事事亲自上手。”随之又补充一句,“当然,你若喜欢办除外。”

顾瑶喜滋滋道:“反正眼下我觉得挺有趣的,看着那些成婚用的东西,心情就好。”

谢玧道:“怎的心情就好?”

顾瑶答道:“因为我就想起我和皇上成婚的时候啊。”

谢玧拿着调羹的顿了顿,继而失笑,嗓音里带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柔意,道:“可在嫁给我之前,明明那么难过,哪还能心情好。”

顾瑶道:“反正与皇上成婚,是在踏进宫门,皇上牵过我的手唤我‘阿瑶’的那一刻开始的,后来的婚礼我也觉得极好。

“都说女子一生只有一次隆重的婚礼,要不留下任何遗憾才行,皇上就是给了我那样的婚礼啊。”

谢玧侧眸看着她。

灯火下她眼神清亮真挚,自顾自又道:“唔,不对,还是有一点点小遗憾,就是那天哭得有点多,不够美。”

谢玧移开眼,方才道:“我觉得很美。”

顾瑶抬起头看,便见他若无其事地喝汤。便是他随口一说,她也会非常高兴,她脸颊微红,明眸皓齿地笑道:“真的吗?我也觉得那天的皇上好看极了。”

一时气氛有丝丝些许的不同,谢玧执筷给她布菜,低低道:“先吃饭。”

晚膳后,谢玧没有剩下的政务要处理,但也会坐在桌前看书。

顾瑶照例坐在他身边,不打扰他,自己做自己的事。

谢玧便看见她还是在翻那本黄历书册,就问她:“定国侯与八公主的婚期吉日不是已经定下了么,为何还要翻黄历?”

顾瑶眼神有些飘忽不定,哼唧道:“我就随便看看。”

“随便看看?”谢玧挑了挑眉,“看什么?”

顾瑶揣着小心思不肯说。

谢玧见她模样,轻唤道:“阿瑶?”

顾瑶眼珠子乱瞟,方才小声忐忑道:“我在查看哪些日子宜增进感情。”

谢玧怔了怔,随之才反应了过来。

是因为上次宜增进感情的时候,他说让她试着抱一抱他么。

顾瑶鼓起勇气又道:“今日就宜增进感情哦。”

谢玧看着她片刻,不说话,她就十分心虚,但又壮着胆子把黄历册子往他那边挪了挪试图证明自己,指着上面道:“我没有乱说,皇上你自己看,这上面就是这样写的。”

却听他忽低低道:“还想抱我?”

顾瑶呆呆地抬头来望着他,想也不想就脱口道:“想。”

话音儿一落,他冷不防倾身而来,手臂揽过她腰际,将她拥入怀里,轻轻抱住。

那道兰香夹杂着若有若无的墨香袭来,顾瑶感觉那一瞬间,仿佛心跳都快要停止了,紧接着又完全不受控制地狂跳。

她头枕在他手臂上,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然后试着将双手也环在了他的腰上。

忍不住想抱紧他,可是又害怕唐突他,那种欢喜又惴惴的心情充斥心间,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一时情难自禁地埋头在他衣怀里,呼吸间都是他的气息,不由悄然熏红了眼角。

真好啊。

谢玧一手轻轻扶着她的后脑靠着自己,在她耳边道:“往后这件事不用看黄历。”

他的声音冷不防钻进耳朵里,顾瑶觉得耳朵好痒,不由往他怀里缩了缩,有些茫然地轻细道:“皇上的意思是,我可以常常抱到你吗?”

谢玧低低挑唇笑道:“只要你没有觉得不适、抱一次就得请太医来看看。”

实际上,在他这么说之前,辗转她心头的那股悸热缓缓涌出,悄然袭遍全身,已经渐渐爬上颈边、耳根子,她感觉有些上头,整个脸都微微发烫。

又是那种晕晕乎乎之感,像吸进了迷香,又像喝醉了酒。

顾瑶含糊地应道:“唔,那抱的次数多了,我总是会慢慢适应的嘛。总不能因为一开始怕请太医,我就不抱了啊。那,那我岂不是亏了。”

谢玧只是笑。

他低眸间,正正看见她丝丝绕绕的鬓发下,那红透了的耳根子。

她本就细白的肤色映衬下,那嫣然绯彻的颜色,像初春的第一抹花蕊一般娇艳柔嫩。

谢玧眼里神色莫名,试着缓缓低了低头,下巴轻轻蹭了蹭她的鬓发,亦若有若无地碰到了她的耳朵尖子。

他并非是为了迁就她而委屈自己,这一刻,他也只是顺从自己的内心,是真的想要亲近她。

显然,怀中的人很紧张,他能感觉到,她抓着他臂弯里的衣裳,紧了又紧。

他依稀能听到她微微有些发颤的呼吸声。

谢玧便及时打住。

她太稚嫩了,娇花儿一样的,平日里与他有说有笑又拉他手亲近他的时候她都一派天真明艳且自然而然;可是真当与他像男女之间相处的时候,她一旦动情了,却是青涩至极。

谢玧温声低语地问她:“可

江瑟瑟靳封臣全文免费阅读笔趣阁全文在线阅读

是我让你不舒服了?”

顾瑶摇头,片刻才应道:“我……没有不舒服,就是……说不上来,但心里很喜欢。”

谢玧顿了顿,听她又重复道:“我心里很喜欢。”

谢玧神色温柔,道:“我知道了。”

喜欢我的夫君权倾朝野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50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