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06-09)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3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屁的疯血发作,这石雕龙柱可是个好宝贝,帮我拆下来搬回去!”

江大力低喝一声,双臂猛地最后一发力。

咔地一下,整个殿顶房梁都微微倾斜。

“呼呼呼——”

重达一吨半的石雕龙柱被他拔出,抱在手中舞动起来,发出恐怖的嗡嗡声响,沉闷的劲风呼啸,在殿内来回激荡,声势骇人。

“江老弟这力气真是太大了。”

聂人王暗暗咂舌吃惊,看得出江大力这是半点儿内力都未曾动用,纯粹仅靠身体力量竟就能舞动数千斤的石雕龙柱,简直非人哉。

隆!!

江大力把石雕龙柱往地面一杵,震得地面隆然巨颤,石砖崩裂,而天青墨玉质地的石柱半点儿石屑都不曾崩裂。

这石柱得了龙气后,似真的内部已开始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江大力突发奇想,若是以后持着这石柱砸人,只怕也称得上是江湖中独一无二的霸道重兵。

“这石雕龙柱重逾三千多斤,我虽是能舞得动,却也不可长久,若是动用内力舞动,也必然消耗甚大,出手速度也会锐减,对付高手倒是没什么用,不过把两根一起扛回去,做成增肌练力的杠铃偶尔抬抬杠,应该也还不错。”

心里思忖着,江大力又走向另一根石雕龙柱。

“铁胆神候朱无视呢?”

聂人王靠近而来,目光又若有所觉看向地面散落四处的鲜血碎肉,低头打量脚下草鞋踩着的一块碎肉,眼皮微颤。

“自杀了。”

江大力平淡又遗憾摇头,“他是宁愿自杀,也不想死在我手里啊。”

说着,江大力想到聂人王的妻子,双手抱住石柱,笑道,“你今天既然出手了,看来是相信我传递给你的消息。”

聂人王面露奇色,看着又开始发力拔出石柱的江大力道,“从一开始我就没想过要听雄霸的对你出手,我还不想沦为雄霸手中的工具,不过你是怎么知道颜盈的位置的?似乎这一切都在你意料之中。”

咔——!

江大力再度拔出一根石雕龙柱,使得殿顶发出不堪重负的巨响,轰然倾斜了大半,喘息道,“你那天突然现身对东方出手后离去,我就知道你应当是受到雄霸的要挟,而雄霸唯一能要挟你的,就只有你妻子颜盈。

所以在那天,我就已经安排人寻找颜盈的位置,尽力帮你救出颜盈,再让神候军中潜伏的异人和你接触,传递消息给你让你心安。”

聂人王更加奇怪,“以雄霸此人多疑且谨慎的程度,即使他不在颜盈身旁,也必然会安排高手守在颜盈身边,你是请了谁出手救出颜盈的?”

江大力抬头看了眼倾斜下来几乎摇摇欲坠的殿顶,道,“是至尊盟盟主官御天,自降服谢威这一支神候叛军后,我便在常州书信一封给了官御天,请他务必出手。至尊盟现在与我黑风寨已是盟友,官御天修炼先天罡气和不死神功,一身实力之强,在元国也是前三之列,他出手当然可以救下你妻子。”

聂人王瞿然动容,“此人的声名我听过,你居然还能差遣得动这等人物?想必这也是一个极大的人情,我现在算是欠你一个人情。”

“不必了。”

江大力摇头看着手

夏珠八胞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中的石雕龙柱,又看向聂人王,伸手在其厚实健硕的肩膀上一拍笑道,“这次若非聂兄你仗义出手,我只怕也根本无法应付击退雄霸,如愿平定明国这一场内乱,帮你救出妻子这等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江老弟高义!”

聂人王肃然郑重抱拳,随后又看向地上散落的血肉叹道,“雄霸突破到归真境后,实力已远超过我,这次如非这铁胆神候在关键时刻倒戈一击,我们只怕也难以幸免,只可惜,这等枭雄......哎!”

江大力颔首,“道不同不相为谋。只不过我也的确承蒙他朱无视最后倒戈之恩,所以我答应他的事情,必然会帮他做到。”

说到这里,江大力突然又感到有些好笑,似乎无论铁胆神候朱无视还是聂人王,都是逃不过美人关,需要他援助之事,都是与女人有关。

纵是上一世的朱无视没有今日这等成就,却也是因最终素心自尽割下了头颅而癫狂走向败亡一途,否则整个明国,谁又能奈何他?

若是这二人都如他一般没有女人,岂非也就没有了受制于人的把柄和弱点?

想到这里,江大力心里不由就冒出了几个女子的身影。

不得不承认,这几个女子算是如今在江湖中与他关系牵扯最深的几个,且各个于他而言都能称得上是助力。

若是有人也向这几个女子发难要挟于他,的确会是个隐患麻烦。

不过如今唯一值得庆幸的,便是这几个女子如今的实力在江湖中都算得非常厉害,即使最弱的王语嫣都已是天人,各种武学信手拈来,唯一欠缺的便是实战经验。

“心中无女人,练功自然神。”

默念了一句,江大力招呼聂人王一声,当即一边一个扛起两根石雕龙柱走出大殿,出现在外面道道震惊错愕的视线中。

“黑风寨主出来了。铁胆神候却没出来,看来......朱无视这是刚杀了皇帝还没坐上皇位,就已经死了。”

“一山难容二虎,既然已经成了敌人,黑风寨主是不会手软的。不过......黑风寨主把这两根石柱子扛出来干什么?这不重吗?”

“看起来挺轻的,这玩意儿就算来十个放我肩上,我也扛得起来,除了扛起来第一下我会叫一声,之后绝对不会再叫第二声。”

“喂,现在是聊这些的时候吗?现在我们明国的两个内战的主子都挂了,我们不是应该讨论一下究竟谁继承皇位吗?”

“我觉得我就挺合适做皇帝的,如果黑风寨主没意见的话。”

“曾经黑风寨主还只是让一些门派的掌门失踪,让一些门派的玩家成为孤儿,现在好了,直接让咱们明国的皇帝都没了,咱们都成亡国奴了。”

一群禁军士兵中,玩家们没心没肺的议论着,眼看着黑风寨主走向盘膝坐在地上的东方不败,俱是没人敢在这个时候靠近过去。

江大力看着面色苍白无血显是受了重伤的东方不败。

对方头顶的血条此时显示仅剩下一半左右,还在缓缓波动。

“你伤得不轻啊。”

江大力放下肩上两根石柱,深吸一口气,催动大力火麟刀刀柄上的破境珠,调出其中吸收的部分被净化后的属于雄霸的元神力量,一指点出打入东方不败的眉心祖窍内,为对方恢复精神上遭受的重创。

夏珠八胞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此一些精纯元神力量的补充,东方不败面色转佳,波动的血条渐渐趋于稳定。

祂显是对江大力极为信任,以微弱平静语气道,“我非但是精神受创,雄霸的真元也侵入体内经脉震伤了我,你带我先去安静地方,我教你以针法为我施针疗伤。”

江大力本想说何须如此麻烦,欲从嘴里拿出最后一颗药珠喂给东方不败疗伤。

不过想到眼下诸事已落定摆平,还需等待雎鸠山那边的消息,左右也是无事,便试试东方不败的施针疗伤法也好。

千年黄参汁所制成的药珠如今算上魔鹰背上的空中保险柜内藏着的,也就仅有十来颗,能节约一颗算是一颗。

当即,他将情况告知聂人王,又想到先前重创了雄霸的神兵天怒。

转而看向满目疮痍遍地狼藉废墟的战场,哪里还有神兵天怒的踪影?

“嗯?”

江大力心中奇怪,回想先前一战,雄霸明明是抽出了扎入体内的天怒才对。

那难道最后雄霸退走时,也顺手带走了天怒?

奇怪之余,江大力嘱托聂人王留在战场,帮忙在废墟中寻找天怒。

而后带着东方不败来到另一个封闭的安静偏殿内,搀扶东方不败坐下。

如东方不败所言,将把二指搭在其腕脉上,分别送出两注真气,啥时间沿着正反两脉游走全身。

登时发觉东方不败非但气虚血弱,且经脉内淤血不畅,还残存有雄霸那霸道的真元力量。

“真元不愧是归元境才能修炼出的神奇力量,委实难缠。不过你若是与我一样学了吸功,要化解这些真元也并不难,最不济,回头动用和氏璧内的力量为你拓宽了经脉,你现在的情况也会好很多。”

江大力神色凝重说着,转而来到东方不败身后,扯下东方不败上身的红袍,露出一个光洁而滑顺的背部以及圆润的双肩。

东方不败身躯微颤,凌厉威仪的眉梢在这一刻也微微下垂,轻哼冷道,“战斗中哪有那么多的侥幸?我可没有你这等天资,只能专注于一项,江湖中博而不精者不知凡几,最终可有几个能如你这般出挑的?”

江大力嘿然一笑,“能叫你东方不败这等孤傲的人也能夸老子出挑,看来老子也的确算是天资惊人,十万里挑一。

不过这次专门悄悄叫你假装离去后又回返作为伏兵,似乎也并没有发挥太大作用,雄霸此人的实力委实惊人。”

东方不败轻吸口气,平淡道,“他也已为我毒针所伤,必然身中了有八岐剧毒,这次你还算谨慎,否则江湖中只怕就要少了你这个祸害。”

江大力轻笑道,“由己推人,我若是雄霸,我一定会亲自出手解决隐患,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中,所以我早就猜到雄霸一定会来,提前就做好了准备。只是可惜,我错估了雄霸的实力。”

东方不败蹙眉,“好了,你到底还治疗不治疗?”

“忍着点儿!”

江大力一笑,探掌一下按在东方不败光滑的背心处。

东方不败顿时咬牙,只觉一股强沛吸力自背心爆发,将体内经脉中残存的真元悉数都吸了出去。

不过片刻,祂便已是微微泌出汗珠,只觉四肢百骸浑身舒坦放松,背后那只粗厚大掌踏实而安稳。

这时,对方又以真气输入祂的体内,为祂继续疗伤。

东方不败手掌自袖中探出,弹出一摊锦囊包裹的金针。

十八枝金针一排并列,有头大末锐的,又有针锋如卵状,均是疗伤神物。

在东方不败指点下,江大力依次取针,以阴阳二气借金针施出真气,扎入前胸后背等等诸多不同深浅的穴窍位置,霎时东方不败已被插满了半身金针,面色酡红吐纳呼吸疗伤......

...

...

(求月票!晚上还有更新!求月票哇!)

喜欢金刚不坏大寨主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50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