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 (06-14)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永乐十四年,官场大地震。

大朝会上,朱棣根本不再听朱高煦和黄昏彼此斗嘴,也不听两人的辩白,快到斩乱麻,直接宣布处罚的圣意裁决。

汉王朱高煦,贬为郡王,剥其一切官职,留京察看。

黄昏,夺其一切官职,贬为庶人,留京察看。

关西七卫的两万神机营,从河西走廊,经陇西走道迅速调回西安府,任命火真火速前往西安府,统帅这两万人日夜操练,并允许请假探亲。

但务必在上元节前返回军营。

大朝会散会。

已经是庶人是黄昏在宣布处罚后,就被“请”出了奉天殿——你都不是官了,自然没有资格参加全国最高处的会议。

不过当他出了奉天殿,刚走出广场,就见旁边站了个小内侍,这个内侍他见过,是狗儿去中南半岛,康宁顶狗儿的缺后,跟在康宁身后负责具体事宜的内侍。

看起来很弱鸡。

实际上在内侍中也是高官,康宁下一步要是成为军中督军,这个叫马鎏的内侍就很可能是朱棣的贴身内侍。

如今马鎏在御用监任职。

太监。

此太监非彼太监,此太监是一个官职,相当于郑和曾经担任的内官监太监一职,嗯,当然不可同日而语。

内官监是太监是内侍之首。

而御用监太监是御用监的内侍之首而已,相当于司礼监的掌印太监。

马鎏一脸随和笑意,“黄大官人,陛下有旨,请您从奉天殿出来后,去乾清殿等候陛下的召见,他还有事和你商谈。”

黄昏笑道:“有劳大监带路。”

现在没官了,可不敢直接去乾清殿,得有人引,要不然分分钟被砍了脑袋。

马鎏立即作了个请的手势。

是个聪明人。

当然,不聪明也当不了康宁的替补,就像康宁不聪明也当不了狗儿的替补一样,马鎏作为聪明人,知道黄昏的贬官其实无关紧要。

这个即将而立之年的奇人,依然是大明妖臣。

黄昏也不谦虚。

他算是看出来了,在大朝会之前,朱棣就已经想好了如何解决赤斤蒙古卫的事情,所以自己被贬官不过是给天下一个交待而已。

这是好消息。

同样,朱棣也会重新将朱高煦封为汉王。

或者换个角度想,朱棣这一番操作,其实也在保他这个二儿子——一碗水得端平,如果只处罚自己而不处罚朱高煦,那么就会失了军心。

如果只处罚朱高煦而不处罚自己,那么就会失了皇家威信。

所以只能都处罚。

然后再找机会,重新封朱高煦,启用自己。

端的是如意算盘。

但这个事情对于太子党和漫长文臣而言,是个天大的喜讯:被贬为郡王的朱高煦,在他没有被重新封王之前,是不可能去争夺皇位了。

除非太子犯下弥天大错。

然而老子如此老重持成,怎么可能犯下弥天大错。

所以朱高煦已经完了。

一想到这事,黄昏就有些高兴,自己选择自爆和朱高煦兑子,几乎确定了大明仁宣之治的到来,历史和后人会感谢大明妖臣的。

看见黄昏有些雀跃兴奋,马鎏咳嗽一声,示意身后的护卫和宫女、小太监放慢脚步,他则紧紧跟在黄昏身后,压低声音道:“昨儿个听康大监说,陛下的意思,来年西征亦力把里,会任用二殿下为主帅。”

黄昏倏然顿足,侧首看向马鎏,“真的?”

马鎏点头。

黄昏刚浮起的喜悦瞬间烟消云散,狗日的朱棣,果然还是逃脱不了亲情的桎梏。

直到现在,他都还没放弃朱高煦。

依然希望有朝一日,朱高煦能做点什么事情证明他自己比太子朱高炽更适合当天子,所以朱棣还在给朱高煦铺路。

西征亦力把里,几乎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朱高煦到时候就能因功重新封王。

又有了争夺皇位的基础。

不对!

黄昏猛然想到一个事情:如果朱棣还没有放弃朱高煦,那么朱棣为何这么早就开始培养朱瞻基,不仅为朱瞻基铺路,还给他培养势力。

这不是自相矛盾么。

给朱高煦留后路,那就是在给朱瞻基树敌,培养朱瞻基,就不可能让朱高煦壮大起来——朱棣就是靖难登基的,所以他绝对不会让朱高煦有靖难的机会。

而如果朱高煦登基,那么永远不可能把皇位传给朱瞻基。

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小说完整全文

这是个矛盾的地方。

朱棣到底在想什么?

黄昏有些茫然了。

果然,圣意难测啊。

到了乾清殿外,朱棣还在奉天殿开大朝会,黄昏现在也不敢进殿里去等了,只能老老实实在殿外站着,马鎏还算不错,知道给黄昏搬了椅子端了茶水——不在乾清殿,朱棣也没在,坐一下喝点茶水,这事不违反原则。

马鎏陪伴在侧。

忽然压低声音笑说:“大官人,时代商行那边的香皂、沐浴露生产工坊,近来在沈熙礼的操持下,好像要改制了。”

又道:“您这时代商行,

我在车上故意睡着被陌生人摸小说完整全文

现在成了大明商行的标杆,大家都纷纷效仿。”

黄昏哦了一声,“改制这事,会影响到你们股东的利益吗?”

不用猜,马鎏在这个时候说起这事,肯定是投钱到沐浴露和香皂分行中去了,也还有点眼光,毕竟这个属于生活消耗品,而且哪怕是到了现在,利润也很高。

马鎏笑道:“倒是不影响股东利益,只不过经此改制后,日常的经营和生产等方向,股东也了有参与讨决的权力,如此可带动更多的人参与投资经营,是好事。”

黄昏哈哈一笑,“这是去黄化改制,免得时代商行成了我黄昏的一言堂。”

其实玩了个心机。

无论股东如何有参与讨决的权力,真正的决策权在最大的股东手上。

也就是黄昏手上。

所以说是去黄化,实际上只是表面功夫而已,不过在这个时代,能看透这个本质的人不多——沈熙礼算一个,不过沈熙礼是既得利益者,他不会戳破。

又问道:“其他商行怎么效仿时代商行?”

马鎏笑道:“时代商行现在的制度,完全不同于以往的商行了,从总部称为总公司,其他分行都有各自的商行名称——嗯,不对,叫公司名称,且有各自独立完善的体制,在这些方面,时代商行标新立异,但又确实行之有效,让整个商行的运作非常有序,且分工明确效率更高,乃至于各种称呼,都很明确清晰,所以其他商行纷纷效仿,现在京畿商行的掌柜,都喜欢别人称其为老总了。”

黄昏愕然,旋即哈哈大笑。

关于这个改制,时代商行早就实施了,只不过如今更加现代化了而已。

比如沈熙礼,现在是时代集团的执行董事,比如钟山老李,便是时代商行玻璃公司的总经理……等等。

确实分工明确层次更清晰。

喜欢大明王冠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59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