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 (06-18)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2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未过多久,在地位颇重的核心嫡传之中,便传布出消息。

归无咎意欲百尺竿头,寻找近道境前更进一步的机缘。

看似增无可增,却依旧要另辟蹊径。

消息散开,人人都是感慨不已。

仿佛逐日,追之愈力,而离之愈远。

但一晃眼又是半载过去,归无咎安坐于半始宗小界之中,似乎并无动静……

青石流泉,情境妙地。

归无咎盘膝而坐。

一个小小“窒碍”,在心头萦绕。

所谓的“寻找机缘”,自然不是盲人摸象,独自在这紫微大世界中撞天缘,任意东西,奔逐流浪。

按理说他既然有了“寻找”的念头,并且明确的知晓所寻之物为何,那么持之,炼之,玩味之,自然就能得出线索——应当何时出发,往何处去。

这是归无咎非凡的道缘感应、剑心明悟所带来的实效。

但事情㛑并不是这样。

归无咎与秦梦霖、魏清绮、荀申等人表明心迹之后,独自持心温养,一连十余日,心中却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

好似前路茫茫,幽深难测。

若并非经历九合宗悟道这一关,也许归无咎还要在这一步逡巡甚久。但是有了经验之后,接下来该如何做,归无咎早已了然。

不拘泥于一念、一事,放开心胸,遍审诸念。

从整体的、间接的角度,寻找那一丝“未谐”。

半载之后,归无咎缓缓睁开双目。

纵身而起,来到小界另半边的一处铜殿中。

约莫数息之后,秦梦霖清影一晃,自其中遁了出来。

最近十载,是秦梦霖之弟秦梦霄闭关深修、转合阴阳道法的关键时节。一旦成功,将来通过阴阳道法成就近道境,便是水到渠成。

秦梦霖自也不吝亲身指点迷津。

无论是九宗英杰,还是隐宗俊彦,亦或者妖族嫡传。能够成就近道者,非是小数。

但是其中绝大多数,总是有着自己的立场。

就算是将来借由归无咎所立新法成道,双方结成因果。但这因果到底有多深,也实在难说。

诸如独孤信陵、秦梦霄、甚至归无咎的新晋坐骑孔凌,将来一例能够成就近道境界,对于支撑起己方的核心力量,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秦梦霖妙目中清光一转,道:“终于寻见了端倪,要出门了?”

不等归无咎出言,秦梦霖自己眸中颜色陡然一沉,已然改口:“不对。不是要出门。你是要寻我,验证一事。”

昌营星中同历千年深修,秦梦霖的推演大道,也已进展至幽深难测的境界。

归无咎哈哈一笑,道:“正是。”

“既已得一,不如反三。贤妻不如猜上一猜,我寻你验证的,会是何事?”

秦梦霖面上似有光华一隐一显,数息之后,缓声道:“你我之间,早已到了浑融无间、无所不知的地步。若是你有持定的念头不散,合在我身上,这许久时日,我必有感应。所以,不是在我。”

“你要找的,是我的师傅。”

归无咎微笑点头。

……

一个时辰之后。

阴阳道四大秘地,归无咎唯一并未亲览的“寒秘地”,如今终于得见风光。

此地乍一看生机盈盈,草木极盛。但是仔细望去,其实阔叶碧草极少,虽然灵植广被,但是远近密布的,不是生满细芽的树干,就是肥厚壮大的仙人掌一类,并且其表明浮裹着一层明亮的光泽。

中央空地,立着一方深邃不知其味的铜殿。

正是阴阳道主的行宫坐在。

此殿非拘于一地,而是随时变化,流动于阴阳道洞天、密界、四大秘地之间。此时此刻,位居“寒秘地”之中,正为相宜。

铜殿之中。

阴阳道主,与归无咎相对而坐。气象之中,并不复见从前的威严峻拒,反倒是显得有些平易近人。

二人面前,各有一杯大碗茶。瓷碗之中绿叶两瓣,除此之外大大小小的几枚异物,像是橄榄,又像是杏仁,只是略显得小些。泡发开来,令这一碗热茶,成就下红上青两层颜色。

纵然是阴阳道主也不得不承认,与归无咎相遇之后,秦梦霖的道术轨迹,陡然又有一重飞跃,胜过独自在阴阳道秘地之中深修。

看来双修取势,搅动一界,这一步是走对了。

阴阳道主问明来意。

归无咎自认为无隐瞒的必要,坦然道:“如今我之修为到了近道境前的极致,但是距离破境机缘,尚有二百余载。船到桥头,又或者旁观鉴证。心中生出一念。这剩余的二百余载,尤有进益可能。只是不落在道术上,不落在神通上,而是落于前所未见的微妙领域。”

阴阳道主微微一笑,道:“如此道中幽玄,你九宗道境大能,个个底蕴见识非凡。为何不去问他们,反来问我?”

归无咎坦然道:“遍搜心念之纯,一线未谐,应在道主这里。”

阴阳道主平静道:“你且说说看。”

归无咎道:“我曾经孔雀一族田猎之会,面见该族上界圣祖。此事,在得见道主之前。”

“但是后来阴阳洞天之战后,与道主相见。当时却令我心中生出一念——似乎阴阳道主气象之异,法力之妙,尚胜过飞升妖祖一筹。”

“直至数年之前,几方妖祖分别降世。其攻伐东南之役,其展露时空之序、倍称之力的种种手段。经由门中道境大能讲演,对于飞升妖祖功行境界,也算有了一个大致把握。”

“冒昧而言,似乎

僧侣走肾不走心小说全文完整版

道主功行,并未臻至与飞升妖祖等同的境界。”

阴阳道主神色不变。

不要看四大妖祖一齐攻伐九宗,最终铩羽而归,便对其有所小觑。别的不说,其预先凝练、带回下界的种种手段,并非四位驻世天尊挡下,依旧是借助了九宗前贤遗泽。

更不用说赤魅圣祖先下界一步,由是先下手为强。一举强化了隐宗妖族友盟一方的气运根基,令晚出一步者,无计可施。

阴阳道主虽然道行深不可测,但是似乎并未达到轻易炼化如此上玄妙法,一步更易大势的地步。

十余息之后,阴阳道主缓缓道:“天时、界域所限。无论是应界玄法,还是合力手段,的确非某所能及。”

归无咎态度忽然郑重:“但是归无咎当时心中那一念,直到此时此刻,却并未瓦解。这便是不谐之处。”

如果事实验证了,阴阳道主虽然高明,但是较之飞升妖祖,依旧略逊。

归无咎从前的念头,只是其功行不足、层次太浅所导致的“妄念”。

那么时机一到,“真相”确立,道心流动,曾今错误的念头,自然就会被化去。

但是事实是,并没有。

这就说明一件事——

在阴阳道主这里,似乎深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阴阳道主端起茶碗,饮了一口,这才起身,悠悠道:“想不到近道之前,竟有人能够感应到这一步……你真的确信,这件事,与二百年之后你与九宗那位对手,轩辕怀之间的竞争,大有关联?”

归无咎缓缓点头。

僧侣走肾不走心小说全文完整版

阴阳道主抬头望天,约莫足足一刻钟之后,才突然发问道:“你是否知晓,紫微大世界,是什么形状?”

这个问题,可谓十分刁钻古怪。

若是换作一位功行再高的嫡传,只怕此时也难免瞠目结舌。

但是归无咎却偏偏摸到一些边际。

却见归无咎伸手一点,当空虚画,划出一片似方似圆的形状。

当年孔雀圣祖为归无咎演示星汉分流之象,虽然并未将大世界的轮廓具体描绘出来,但只说“大体”,却也八九不离十了。

阴阳道主却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归无咎沉吟道:“非是此形?”

阴阳道主自袖中一摸,掏出一块玉珏。

归无咎定睛一望,此玉珏之形状,和他所绘画的,似乎也大同小异。

阴阳道主微一摇头,旋即指尖一点清光溢出,往那玉珏之上,钻了一个米粒大小的小孔。

喜欢万法无咎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72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