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 (06-20)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温君庭喜欢紫玉,喜欢到虎口遇险时他宁愿自己先喂老虎也要把紫玉护在身后,面对老虎他都没有退缩过,可面对自己的母上大人,他几次话到嘴边都在犹豫之后咽了回去。

老虎没有母亲可怕。

昨日李无争过来提亲,如果不是温少行跳进丹沙红的漆桶里他这辈子对紫玉,真的就只剩下祝福了。

有些事当时觉得难过,后来越想越难过,有些话当时说的轻松,后来就只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

温君庭一夜没睡,卯时天亮,他等到父亲上朝之后来到西院主卧,没进屋,他直接跪在院子里。

起初还把李氏吓一跳,直到他说出自己喜欢紫玉的事实,李氏当时就懵了。

李氏反复确认是哪个紫玉,大周朝百万人口,同名同姓不稀奇。

可结果令她失望,就是东院的紫玉。

李氏起初还劝温君庭,说她是过来人,初时心动未必就是喜欢,说温君庭对紫玉所谓喜欢,不过是一时好感。

奈何李氏苦口婆心,吧啦吧啦一大堆就只换来温君庭一句回应。

“君庭此生非紫玉不娶。”

温君庭从决定开口说出第一句话之后,他就预料到最坏结局,而他也很清楚的知道,那个结局他能承受。

“君庭,你简直胡闹!快起来,以后不许再提这件事!”李氏气急败坏,怒声低吼。

温君庭不为所动,“只要母亲答应君庭可以娶紫玉,君庭便起来。”

“不可能!你堂堂御南侯府二公子,娶个丫鬟?就算你纳紫玉为妾在我这儿都过不去!”

“儿子只会娶紫玉为妻,不是妾。”温君庭一直都是沉稳性子,他要么不作决定,要么十头驴都倔不过他。

李氏何尝不知道?

知子莫若母,她明明知道自己刚刚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的那些话温君庭都能听见,诶,他就是不往心里去!

“你想都别想,除非我死!”

李氏气不打一处来,指着温君庭鼻子,“我辛辛苦苦把你养大,为你操碎了心,如今你好不容易入兵部,只要你不走弯路,将来必定成器,你现在与我说你要自毁前程娶个丫鬟为妻,你是不是想活活把我气死!”

温君庭没打算与李氏争辩,他已经说出自己的想法。

是想法,不是诉求。

“来人!把紫玉给我叫过来!我倒要问问她,如何就把我的儿子迷成这样!”李氏双手叉腰,气到抓狂。

下人听了李氏吩咐,正要走却被温君庭呵住,“你们不许去!”

他看向自己的母亲,目光里透出坚定,“不是紫玉喜欢我,不是紫玉要嫁给我,是我喜欢紫玉,我想娶她,她不知道,从头到尾她都不知道!”

“你这话谁信?必是紫玉勾引你!哦-”

李氏恍然想到一件事,“当初你与我说紫玉救过你,是不是那个时候?那个时候她开始勾引你的,那个狐狸……”

“狐狸精这三个字,母亲慎言!”

温君庭挺直背脊,目光里闪出冰冷寒意。

李氏被自己的儿吓到了,从小到大温君庭何时用这种对峙的目光看过她?

刚巧这时,温宛在温少行的陪同下穿过弯月拱门走进来。

李氏看到温宛,原是想责问温宛如何管教自己丫鬟的!

可前段时间发生的事,那些难听的话溢到嘴边,硬是让她憋回去,“宛儿你来的正好,瞧瞧你这个好弟弟,大清早起来就在这儿胡闹!”

温宛走到李氏身边,安抚式握住李氏的手轻拍两下,“婶婶别急,有我。”

李氏听到温宛这样说,略有意外。

她以为温宛会维护紫玉,听话音似乎不像。

“君庭,你说你喜欢紫玉?”温宛明知故问。

温君庭抬头时,分明看到温少行冲他挤眼,藏在袖子里的手指头朝弯月拱门方向指了指。

“是。”温君庭收回视线,肯定回答。

“前日李无争已经来府上提亲,你应该知道李无争是吏部侍郎,他在正厅发誓这辈子只娶紫玉一人为妻,绝不纳妾,周老夫人陪他一同过来,言词间对紫玉十分赞赏,如果紫玉嫁过去,一定会很幸福,我这两夜便在后悔,不该因为自己舍不得就耽误这段大好姻缘,正想去找李无争没想到出了你这档子事,君庭对不起,在这件事上我不会因为你是我弟弟,就偏向你。”

李氏仔细听温宛这段话,虽说怪怪的可具体也找不出什么毛病。

“就是,李侍郎看上紫玉这是多大的福气,你捣什么乱!”李氏幽怨看着自己儿子。

温君庭知道紫玉就在拱门处,他抬起头,认真看向温宛,“长姐,我比李无争更早喜欢紫玉,李无争能给她的幸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小说全文完整版

福,我不敢说都能做到毕竟我没有周老夫人那样不在乎门第的母亲,可但凡我能做到的事,我拼了命也要给她幸福!”

李氏皱眉,“你这话什么意思?”

温宛拉住李氏,“婶婶莫急,叫君庭把话说完咱们再反驳他。”

李氏作罢。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紫玉的?”温宛高声问道。

“六岁那年,在紫玉把我从池塘里拉出来的时候,我眼里就有她,那时小,我心里只道她救过我的命,是我的恩人,那时因为温弦颠倒是非,母亲不相信是她救了我,还骂了很难听的话,我那时小,没本事,我怕她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小说全文完整版

再受到伤害所以不敢直接找她玩,就只能把找兄长跟长姐当借口看看她。”

“六岁懂什么!再说……温弦是你姐姐你怎么可以直接叫名字这么没大没小。”李氏抱怨道。

温宛动了动眸子,没说什么。

“六岁是不懂什么,可我慢慢长大了!”

温君庭跪在那里,“我也曾怀疑过自己对紫玉的感情是不是如母亲所说,只是好感,或许是因为我们天天在一起那种感觉成了习惯,直到我入無逸斋。”

温君庭一字一句,清晰无比,“我不敢说在無逸斋的这些年我每日都会想起紫玉,可我敢说她一直都在我心里。”

“这若是真话,为何你每周课业都不能完成?”

喜欢风华鉴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79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