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6-22)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就在这时,院门外忽然有一个中年男人的喊声传来:“哎!哎!大头!大头你在家吗?我家明天有亲戚来作客,我提前跟你订一条胖头啊!”

“胖头”,指的是胖头鱼,本地人很喜欢吃,但平时却舍不得吃的一种鱼。

因为比较贵。

在农村的养鱼人家,时常会有村民上门买鱼,也时常有人来提前预订。

只是……

此时此刻,这突然传来的喊声,却把正在堂屋大门外偷听大头打电话的白菁菁吓一大跳。

也把屋里正在打电话的大头吓一跳。

两人同时一惊回头望向院门外。

他俩都看见院门外正在大步走进来的中年男人,是他们白湾村的男人。

白菁菁脸色一变之后,下意识抬脚就跑,往院门处匆匆跑去,她怕被屋里的大头发现她,刚刚她躲在堂屋大门旁边,大头一直没发现她,但现在有人来预订明天的鱼,大头八成会出来接话,那就很可能会看见她。

所以,她下意识抬脚就跑。

可……

她忘了,她这一跑,本来还没看见她的大头,立即就看见她的身影。

当时,手里还拿着手机的大头浑身就是一哆嗦,脸色唰一下就白了。

脑袋嗡嗡直响,一片空白。

白菁菁,他认得!

他们村里的姑娘,“和尚”家的女儿,几分钟前,才来过他这里,跟他打听白美凤的消息。

而且,他还早就听说这姑娘现在在那小子的公司里上班。

她刚刚就在我大门外?

那……那她不是听见了我刚才说的话?

一时间,随着脑中各种念头翻涌,大头的脸色变幻不定,一阵青、一阵白,心头纷乱如麻。

……

此时此刻,心头纷乱如麻的又岂止大头一人?

刚刚跑出院子的白菁菁心头也是一样纷乱如麻。

她此时心跳非常快,她自己都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怦怦直跳,心里慌得不行。

越想刚才听大头电话里说的那些话,她心里就越慌。

直觉告诉她——自己好像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大秘密。

——如果刚才跟大头通电话的人,真是白美凤,那……大头跟白美凤的关系好像很不简单。

——如果白美凤被逮住了,他大头为什么会死?

蓦然间,她脑中忽然记起一件几年前的往事——她记得当初白美凤一夜之间失踪之后,在村里到处散播白美凤和小叔子私奔消息的人……好像就是大头。

她记得当初自己学校放假回来的时候,母亲跟自己说起这事的时候,说白美凤和小叔子私奔的那天晚上,正好被晚上看鱼塘的大头看见了。

当年,听说这事的时候,她和村里其他人一样,都没有怀疑这事的真实性。

因为在大家的印象中,大头虽然脾气不好,但也正是因为脾气不好,所以一般都不说假话,不屑说假话。

把可爱的男孩子做到哭腰疼 第二书包网h

在她白菁菁的印象里,大头这个人,平时沉默寡言的,要么不说话,要么语气很冲地说一两句话,不是那种喜欢搬弄是非的性格。

而且,大头这些年一直承包着村里的两个鱼塘,怕人晚上偷他鱼塘里的鱼,天天晚上都是住在塘边的草棚里,半夜也经常沿着塘边巡视。

所以,大头完全有可能在半夜的时候,撞见私奔的白美凤和白美凤的小叔子。

很合理!

但……

刚刚她白菁菁听大头在电话里说的那番话,令她细思极恐。

比如:当年的大头有没有说谎?他真的亲眼看见白美凤和小叔子私奔了吗?

如果和白美凤有私情的不是白美凤的小叔子,而是大头呢?

那……那白美凤的小叔子、徐同道的父亲……是怎么失踪的?徐同道的父亲如果没有跟白美凤私奔,那他到底去了哪儿?

……

白菁菁的脑子确实够聪明。

跑回家的一路上,她就想到了各种可能性,越想她就越觉得当年白美凤私奔的事,很可能另有隐情。

起初,她越想心里越慌,因为她活到这么大,还从来没接触过社会这样的阴暗面,类似的剧情,她以前只在电视剧、电影里看过。

现实生活中,她从没接触过类似的事。

所以,她很慌。

但,她到底是在外面工作几年,也经历过一些事情、见过世面的女人,慌忙跑回家里,端起桌上的茶杯,咕噜咕噜灌下半杯茶水之后,她慌乱的心渐渐就平静下来。

她的眼珠开始转来转去,琢磨这件事对自己是不是能有什么好处?

她现在最想的就是从川省的分厂调回天云市,或者水鸟市工作。

如果这件事上,她能帮到集团总裁徐同道,那……

调回天云市或者水鸟市,还是问题吗?

那还不是徐同道一句话的事?

……

再次接到白菁菁电话的时候,徐同道坐在车后座上,正在去水鸟市的路上,开车的是戏东阳。

昨天他和魏春兰来市里约会一天,傍晚时分就开车把她送回沙洲县。

今天已经是年初五,他准备回公司。

重生至今,在他心里,事业依然是重中之重。

他准备回公司后,亲自带人去各个分公司、分店巡视,主要是亲自嘉奖过年期间,仍然在上班的员工们,算是笼络人心,增加员工们对公司的归属感。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闭目养神。

拿出手机,看见又是白菁菁打来的,他眉头微皱,对这个女人的印象更差了。

都已经被发配到川省的分厂去了,这女人怎么还这么能蹦跶?这么多戏呢?

不甘寂寞?

但,因为昨天她打来的电话,向他汇报了有关白美凤的消息,虽然那个消息不知是真是假,对他来说,也没什么用。

但徐同道想了想,还是又接通她的电话。

心里想着:她难道又有白美凤的消息了?

其实,自从昨天接到白菁菁汇报的有关白美凤的消息,徐同道心里已经有所决定。

——就算真的知道白美凤在哪儿,他也不想去见白美凤。

见面干什么呢?

如果找到白美凤的

把可爱的男孩子做到哭腰疼 第二书包网h

同时,正好也找到徐卫西……他难道要把徐卫西带回来吗?

带回来干什么?

徐卫西那么不负责任,干出令他们全家都蒙羞的龌龊事来,他徐同道难道还要带他回来,给他养老?孝敬他吗?

是!

他以前是想过,如果有一天,能找回徐卫西,他一定要狠狠揍他一顿出气。

但……

昨天接到白菁菁的电话后,徐同道仔细想过,如果自己真的找到徐卫西,他徐同道真能揍得下手吗?

徐卫西……毕竟是他亲身父亲。

儿子揍老子,不管怎么说,都是大逆不道,只会让外人看他们家的笑话。

喜欢返回1998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384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