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 (06-30)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钱晨一步迈出门扉,回到地仙界,体内的太极葫芦,本命飞剑,道妙龙珠,业火红莲,玄黄如意顿时崩飞,分列四方,重新散落成那一座五行大阵。

又有乙木神雷牌挂在空中,招引来一道又一道的天雷,劈在钱晨葬下的坟头。

玉台从那九泉之中浮现,钱晨的阳神看的分明,那一堆尸体腐烂后的五色土壤之中出现了些许洁白骨殖的迹象,五脏位置的五颗各色石子,也温润成了玉色。

五方化身也显露出来,大日火师招来业火红莲,笑道:“本尊这一回收获甚大,不枉我苦苦运转五行大阵,为你炼化仙体,竟然将业火红莲炼就了灵宝,以后我再出去,也相当于一尊元神化身了!”

无量海皇召回道妙灵珠,化为太阴巡天,也感叹道:“太极童子和东华剑收获都不小,唯有我这颗灵珠,始终被本体压一头。有道尘珠这般镇教灵宝,我寄身的道妙灵珠,又有何用?业火红莲成就了灵宝,玄黄如意补足了先天,本命飞剑东华剑尊杀伐第一,太极葫芦能炼化道兵,深蕴太极之理,这下倒是轮到我这道妙灵珠,不上不下,沦为最末了!”

化为玉台的玄黄如意微微一震,散发出一丝玄黄之光,显然极是得意。

钱晨环视那神鳌背甲上的大陆,神鳌如今已经深潜归墟,来到了神秘莫测的幻海深处。

他在此布下忘川大阵和先天五行大阵后,两座大阵牵引之下,这数十年来,也有不少沉入归墟的幻境被牵扯而来,融入天元神鳌的背甲之上,故而这片大陆比初见之时大了数十倍,许多地方笼罩着先天、后天的各种阵法,煞气凛然,奇光隐隐,连钱晨都看不透。

他花了数十天略略行走了一遍,摸清了大多数禁制秘境的跟脚……

“这是某个宗门陨落的洞天所化的一片废土,大多数的宗门底蕴已经灰飞烟灭,倒是留下了许多禁制和一切完好的建筑,这似乎是一个魔道宗门,留下的一片祖师葬地都有诡异的尸变,凶厉还要超越生前。”

“还留有一些灵筑和药田,蛊坑、尸坑、血湖、肉林,偶尔残留的东西年头都很足啊!我也要插一手,给后人留一份财富……”

钱晨将自己破碎魔性摩尼珠残留的念头洒落,任由这些邪恶的魔道智慧循着感应的蛊虫、僵尸、血魔、肉芝依附,还将昆仑镜留下的一些禁忌藏入其中,让这个陨落洞天开始自行运转起来,孕育着某些诡异的魔性。,

“这是破碎的聚窟州吗?我居然看到了一株活的反魂树,这株灵根至少有万年了!”

钱晨看到了一株参天灵根,犹如枫树一般,却垂落道道灵光,散发着丝丝玄妙的香气,飘扬数十里,钱晨的阳神浸泡在香气中,居然有了一丝丝增长。

这种返魂树可以炼制,惊精香、震灵丸、反生香、震檀香、人鸟精,却死香等六种香道、丹道神药,乃是昔年聚窟州最有名的特产,纵然是元神真仙,也要去求的至宝!

昔年聚窟州沉入归墟后,地仙界就再无所闻,彻底断了根。

偶尔流传出一两枚香药,正是从归墟中流出,没想到钱晨驱使天元神鳌游荡归墟幻海,居然牵引到了聚窟州破碎的一部分,上面居然还有一株年份火候十足的返魂树。

这等宝贝,就连钱晨也不能无视了!

悬挂在返魂树上的玄阴二五斩魄刀突然一晃,显化出古辰子的阳神来:“钱道友怎么突然有兴致诈尸,阳神出游?”

“这株返魂树是十年前突然落入这里的,整个神鳌背甲大陆众多生灵还为它大打了一回!我技高一筹,暂时占据了这株灵根,借它来修复神魂。道友突然醒来,莫不是也看中了这株灵根?”

钱晨笑道:“要是早有这株返魂树,说不得我尸解之时,便会直接尝试更为凶险的神解了!”

“如今再来,未免稍晚了一些,并无太大用处了!”

“怎么会没用?返魂树的香气,修复神魂乃是独有的神妙,亦是天底下最罕见的不死药之一,着实万分珍贵,不过我是借地潜修,实在不好与道友相争,待到借此树修复了神魂,便还予道友了!”古辰子感叹道。

钱晨却微微摇头:“不死神药岂是寻常?昔年太古巫教灵山十巫看守着一株,巫山帝药八斋是一株,西昆仑瑶池之下的三丹树算是一株,东海建木、汤谷扶桑算数一株,这般神药,自身便是先天灵根之流,所产的灵实丹水才能称得上不死药。这返魂树昔年在聚窟州并不罕见,只能算得上是不死药配方的君药之一,还要收集其他种种珍惜灵药,才能开炉炼就不死!“

“不过就连昔年的葛洪都没有炼成,就算有完整的一份材料在手,这地仙界也应该无人能炼成了!”

“这株灵根落在这里,便是机缘,我岂会视为禁脔?便放它在此,有缘人自可取之,只要不损伤灵根根本就好!”钱晨态度豁达,只是牵引了一丝香气,萦绕在自己的坟头,滋养仙骸。

古辰子笑呵呵的,重新化为飞刀挂在树上,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钱晨在树下埋了一队石俑,身上沾着禁忌的血,又把数种太古时期的毒虫、异种生灵放养在树上,口中说着——恢复太古时期生态,却让古辰子背后发凉。

“乖乖!这钱道友嘴上说的好,有缘人自取,但这种种布置下来,靠近这株返魂树能活着就不错了!不知有几人称得上有缘!”

“端是嘴善心黑的紧!”

钱晨阳神招摇,从一处处禁地中走过,除了少数几个他也看不出深浅的禁地,其他地方都被他逛了个遍,这神鳌背甲之上,牵引了空间都是陨落归墟数十万年的残骸,上面可以说遍地都是天材地宝,灵药珍馐,但也有无数禁忌的存在,在加上钱晨一路埋下无数从昆仑镜那里得来的诡异诡异,都是让人头皮发麻的东西——

有神魔的遗骸,某些大能修士陪葬的禁物,连时光都难以磨灭的不详,这其中不乏生命神能,天地元气汇聚的神物,但这样的神物,大多都伴随着某种诅咒和禁忌,都是神性魔性混杂的存在,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但钱晨将它们陪葬在墓中,一方面用它们的神性滋养自己,另一方面,也是汲取这片葬地的种种妖异,不详诅咒自己的尸体,让自己死的更彻底,尸体更为诡异!这样经历了种种不详的磨练,重生之后的仙体才会更加强大。

“有好多诡异的尸体,给我陪葬!”

“我楼观道的望气之术,举世无双,用来勘察风水更是无往不利。我布下了一个惊人的风水阵,非常邪气,仅仅凭此,我的望气风水之术就称得上是楼观前三!“

“这个风水阵不仅仅是惊人了!它已经惊天……好在是在归墟之内,若是在外界出世,必不容于天道!”

“我觉得我快要遭天谴了!不知道天谴能不能磨灭我的轮回……多半是不可以,毕竟我的真灵烙印在道尘珠中,无人能伤,尸体磨灭的再彻底,也会有太阴炼形大成的一天!若是遭受天谴,我重生必然成仙!”

“终于圆了自己前世修墓的梦想,这份活儿,果然很阴间!我的坟不但接地气,而且接地府……我立起来的供奉龙族,修炼神道金身的神庙莫名其妙多了很多残破的神像,或许是沉寂在归墟的某些存在被我招了出来,我决定今晚用魔性之身去和他们聊一聊……”

“神庙中有一半的神像破碎了,断首残骸流出了金血……剩下的神像也不敢再和我抢主殿,唉!我只是沐浴九幽,动用了一丝微不足道的魔性。不过我和祝融聊得很来,我把祝融之刃供奉在了一个古老的祭台,答应为它招魂,和祭台的原主发生了一点小小的冲突。我把它送进了九幽!”

“我给自己扎的纸人成精了,化为一群生灵建立了一个国度,许多我无意招来的恐怖存在都依附在纸人身上,藏在国度里!“

“今天去看了许多沉寂的法宝,甚至还有灵宝的残骸,它们都不敢和我聊天!”

“这片大陆还是太死寂了!所以我又招来了一百六十多种域外天魔,放养在这里,希望能增添一丝生气!”

“它们老是想逃,不得不教育了它们一下……嗯!域外天魔只剩下八十六种了!”

“今天研究巫教的古老咒法和葬式,叫上了道友们一起去唤魔,用了数十种古老的葬仪,招来了很多有趣的东西……破碎的魔尼珠有很多很有意思的想法,挑几个试试吧!”

“这几天探索夏商周古老神朝残留的一些东西,巫,可能是最古老的修行者!还在魔道之前,巫道沟通天人,可能是神道和仙道之间的过度。今天接引来了一片天商神朝时期的古战场,有很多蕴含凶煞的青铜兵器,我融了几个,试着打造了一些东西。”

“我今天察觉到了一丝罗天仙界的动静,神鳌可能可能已经接近那尊埋藏在归墟的金人!”

“我试着炼制了一种神煞之气,种下了很多异种罡煞元气的种子!”

“今天探索鬼仙道,这是一条只走了一半的道路,大多数鬼仙最后还是转到了神道,鬼神一体。这条路如果继续走下去,会是怎么样?我很好奇!有几种魔道炼制厉鬼神魔的手法,挺有趣的,就是没有材料,我准备在归墟招魂试试,看看能招来什么材料?”

“有点玩砸了……”

“这些天总算把修炼《彻尽万法根源智经》残余的魔道智慧甩干净了!之前被影响太深,不过鬼知道我把这些智慧都用在了哪里?我看了自己之前写的日记,重新标注了一百来个极度危险的地方,这片葬土对归墟某些禁地的吸引了越来越强了!许多地方连我都不敢深入……嗯!至少没有魔性的时候不敢!”

“又有几个世界残骸融入了这片大陆,我有点担心天元神鳌背不背的动了!

暗黑系暖婚 上别人丰满人妻

不过背着这些东西,我想应该没有人再敢动它了吧!”

“我今天发现了几尊仙人的尸体,都被埋在陪葬坑里,我什么时候埋下去的?”

“昆仑镜弄来了很多前古禁忌,甚至还有来自未来的某些失控的武器……它把我这里当什么了?这是我的坟,不是垃圾场!”

“真有趣,我全力发动了一次忘川大阵,请了很多存在一起论道,大家开开心心的开了一个法会,古辰子听了一半就跑了,真是胆小……嘻嘻!”

“这坟修得有点厉害啊!我的阳神快顶不住了!可能会化为恶鬼,是我研究鬼仙道出的问题?还是我招来太古巫教祭祀的存在阴魂不散?亦或牵引九幽降临,和回荡其中的魔神残念叙旧时出了麻烦?“

或者是布置的风水大阵太邪?

神庙供奉的神道化身和那群旧神交流太深被感染了?

给自己的尸骨沾染各种太古遗留下来的诅咒

暗黑系暖婚 上别人丰满人妻

弄出了麻烦?

“算了,阳神也该死一死了!”

“我发现修为越高,受到道尘珠中道反魔性的影响越深,所以如果没有修为,凡人一个,或许就能修炼《彻尽万法根源智经》了!神游一个凡人化身,不影响修炼智慧,这是少数只修道行,不修法力的道路,似乎可以一试……”

“算一算,还有五十年太阴炼形就将完成!天元神鳌感应到我气机复苏,也将浮出归墟幻海,回到东海乱星洋!届时蓬莱定然能算出时日,这场我设计的劫数也将要开始……”

“不过,我留下的坑有点多,自己都记不清楚了!昆仑镜那边送来的轮回者和海外仙门,蓬莱三岛可能填不完啊!希望来几个元神硬茬子,不然你们可能都见不到我的主墓室!”

钱晨的阳神脸色惨白,犹如一缕阴魂一般飘荡在自己陵墓的上空,他身上缠绕着无数诡异、诅咒、不详和禁忌,纯阳的神魂之质都被消磨一空。

他看着下方已经凝聚成一副枯骨的尸骸,突然间神魂向下一沉,魂魄飞散,彻底的魂飞魄散了!

道尘珠蕴藏着他的真灵,悬浮在冥冥的虚空之上,暗中运转忘川大阵,犹如转世投胎一般将神魂重新一丝丝的凝聚回尸骸之上。

钱晨的太阴炼形,终于修炼到了神解的那一步,借助了无数残余的诡异、诅咒,消磨了魂魄,准备重新炼化而出。就在钱晨的生机陷入彻底的沉寂之际,一点灵光遁出了神鳌背甲,恍若无物一般,飞出归墟,落在了海外!

喜欢明尊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405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