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周前 (07-05)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抛开仁厚之主的声名不提,刘备本身便是乱世中公认的名将。

他是幽燕边地出身,性格剽悍勇猛。从最底层的募兵首领做起,数十年间其战斗足迹遍及幽、青、徐、豫、荆、益、凉七州,举凡骑战、步战、水战无不通晓,正攻、侧击、奇袭、诈败无不精熟,天下英雄如曹操、袁绍、袁术、吕布、公孙瓒、刘表、孙权莫不敬惮之。

当年他势穷投奔曹操,麾下将不过关张,兵不满千,而曹操立即表之为左将军,礼之愈重,出则同舆,坐则同席。这难道仅仅为了刘备善待百姓的名声?非也。曹操本人是用兵的大行家,他很清楚,刘备的军事才能出众,远超群雄而几乎能与他本人相媲美!

与乱世前就拥有声名和班底的曹操不同,刘备起自卑微,屡败屡战,麾下的力量更是屡次离散。故而,他常常身至一线,与士卒们并肩参与战阵厮杀。他喜欢亲自执行最危险最关键的任务,敢于承担风险,大胆用兵。曹操麾下的将领,许多都在刘备手上吃过大亏。

哪怕老兵刘备已经成了统辖千万军民的汉中王,关键时刻他依旧亲自上阵!

此时刘备军上下莫不胆气倍增。想到汉中王日常的厚待,能与汉中王一起并肩杀敌,简直令将士欢呼雀跃,满身疲惫都像消失了一样。有许多本不在此次反击序列的将士,也都蜂拥向前。

他们犹如一把利刃,撕开重重叠叠的曹军阵列,直抵曹操所在的中军。在这个过程中,刘备军固然如巨浪翻涌,势不可挡!

曹军也渐渐反应了过来,从四面聚拢过来阻击。

老师我好爽再深一点 杨家后宅(全)冬儿+小说

双方都已经有了不胜则死的觉悟,喊

老师我好爽再深一点 杨家后宅(全)冬儿+小说

杀声音响彻夜空。双方抵在最前方的勇士,手持的刀枪全都被染成了鲜红色,连带着他们踏过的地面,也因为太多鲜血浸润而变得湿滑泥泞。

在这种惨烈到超乎想象的死斗中,除了某些得到精锐扈从掩护,能够适时进退的将校以外,每一名抵在前方的将士都片刻既死。而他们倒伏的尸体成为后方同伴踏足的支撑,甚至有刘备军的将士推着战死同袍的尸体为掩护,不顾一切地向前。

刘备皱了皱眉。

不知哪里有一支流矢飞来,左右一齐大喊:“小心!”

刘备反应很快。他拔剑斜劈,“铛”地一响,便将之挥开了。

虽然战线继续在往前推,但他注意到,阻截的曹军愈来愈多,其队形也从无到有,进而严整,还有后继兵马向曹操麾盖所在的位置不断支援汇拢。

就在他的视线范围内,数十名曹军传令兵高举旗帜,沿途高声大喊:“后退者斩!弃阵者斩!怯战者斩!逡巡不前者斩!”

酷烈军法威逼之下,曹军鼓勇鏖战。他们已经稳住了阵脚,只不过因为前方败兵连连后退,一时还没办法扭转劣势。

他也感觉到了,将士们因为汉中王亲自出击而鼓起的余勇,正在迅速消耗中。

毕竟将士们的疲惫都到了极限,哪怕是魏延所部,他们早上经历恶战,然后奔走撤离再全速回返战场,完全没有得到休息。魏延在连续冲突几次敌阵之后,也有些后力不继。当将士们的血气之勇消散时,己方的攻势必然无法维持。

还差一点!可惜,就只差一点!

刘备凝视着矗立在前方岿然不动的魏公麾盖,面容肃然,眼里却几乎要放出灼热的光。他与曹操对抗了数十年,真正战场上面对面的厮杀,其实只发生过三次。徐州两次,汝南一次。

这三次,都是刘备输了。虽然每一次失败,都有每一次失败的原因,但输就是输,每一次都输得干脆利落,毫无抵抗之力。

这一次,刘备想要赢!

他喃喃地道:“孟德毕竟是英雄,他竟然不退。看他的样子,竟然还能稳得住。”

赵云道:“曹公麾盖若动,只怕全军瞬间就要崩溃。大王,我估计他坚持在此,既是为了等待天黑,也是为了等待后方的援军。”

这是必然之理,刘备微微颔首。曹军的兵力远远超过刘备所部,自潼关以西沿着渭水,他们至少设立了九个超过五千人驻扎的军寨,并在新丰周边至少屯兵三万。两军今日这一场昏天黑地的大战,后方曹军若不赶紧增援,难道等着魏公勃然大怒,一个个砍头吗?

己方能有援军,曹操更会有援军,而且一到,必定就是上万人的大数量,足以立刻逼停己方的攻势。

他轻声笑了笑:“孟德不愧是孟德。”

赞叹一声以后,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而对赵云道:“对了,我忘记了子龙没见过曹操。”

他持着长剑指点着道:“你看麾盖下方,许褚身前,那个持槊立马、长须红袍、肚腹甚是肥硕之人,便是曹操!”

赵云确实没有见过曹操。

刘备在徐州两次与曹军作战的时候,赵云还在公孙瓒麾下效力;后来刘备在汝南抵敌曹军时,赵云负责翼护刘备本营先退。

但在万军纵横的战场上,身处诸多甲胄鲜明的虎士簇拥之下,身后还有许褚这等天下罕有的猛将护持,哪怕赵云没见过,也能猜到这必定就是曹操,其实刘备没必要特意指出的。

于是赵云明白了刘备的意思。

这个想法让他跃跃欲试,浑身的血液都像要沸腾起来。他虽然生性稳重,可身为武人,怎会拒绝在万众瞩目的战场上斩将搴旗,为主君夺取足以赢得天下的胜利呢?

他徐徐道:“战场局势瞬息万变,机会一过就不会再来了。”

刘备赞同道:“白毦兵还有百人在此,全数由你带去!”

“不必。”赵云道:“叔至要领兵,大王身边不能没有护持的人。让阳群领五十人留下,我带五十人去,够了。”

刘备稍稍犹豫,便下定决定:“好!”

他凝视着赵云,忽然伸手过去,用力地抓住赵云的臂膀:“子龙只管放手厮杀,我这里必会及时接应。”

赵云微笑着点头:“敢请大王允我一事。”

刘备沉声道:“只管说来!”

“翼德还在后头歇着,若事后晓得我独取大功却不叫他,必定勃然大怒,十有八九会登我家门厮打报复。到时候,还请大王为我斡旋。”

刘备哈哈大笑。

在他的笑声中,赵云抬手示意,身后的白毦兵分出五十骑紧随。这五十骑再加上赵云,便是数万人搏杀的战场上,刘备能动用的最后一支突击力量了。

下个瞬间,赵云叱咤一声,策马疾驰!

刘备军这次进攻,是以少量兵力直线突进,正对着曹操麾盖所在。因为动用兵力不是很多,为了保证梯次进攻的配置,突击队伍最前端的横向宽幅,不过三五十步。

赵云和五十名精骑,在战场上划过一道向右的弧线,便绕过两军猛烈搏杀的小块区域,自人丛缝隙间切入。此方向有一队曹军刀盾手赶来遮护,他们陆续竖立盾牌,意图从侧面压制刘备军的活动范围。

还没站稳,赵云纵马杀到。

他的马速快到极致,穿行于盾阵之间,几乎没有停留。敢于上前迎敌的刀盾手们只见他掌中枪嗡地一声绽成一团银光,然后化作片片银芒挥洒。这等枪法已经技近乎道,曹军士卒们哪里能够抵挡。只听惨嚎声接连响起,瞬间便被赵云刺落十数人,透阵而过。

盾阵之后,是一支正在整队的骑兵。他们发现前侧刀盾手的队列忽然大乱,连忙催马过来探看。骑兵队列最前方一将,双手平端一把长柄大斧,吼声如雷,威势甚盛。

赵云哪有心思与他缠斗?他纵马前冲,距离还有数十步时,忽然放下长枪,挽弓连射。弓弦急响处,多支箭矢在空中前后相继,宛如连成银线,尽皆命中,这曹将的面庞中箭,倒栽下马,身边的从骑更是哗啦啦倒下一片。

战马奔驰不停,眨眼便透过曹军骑队,越过一片狭窄空地,紧接着又撞入一队铿锵而来的甲士阵中。

步卒、骑队、步卒交错列阵,这是防守方充分发挥兵力优势,层层叠叠削弱攻方锐气的做法,很显然,随着玄德公这次陷阵的突然性被削减,曹军的阵线正在迅速重组。

赵云招法急展,枪若游龙,锋刃尖处的一点银芒翕忽来去,漫天飞舞,将敢于站在前方的敌人一一刺倒。

再度纵马的时候,他开始急促地喘气。

这种锐不可当的突击,靠的是将体能和技巧瞬间爆发到极限。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无不是曾以个人勇力扭转战局的万人敌,算上当年的飞将吕布,整个天下也不过寥寥数人而已。

然而,这样的爆发对人的消耗也是剧烈之极,赵云毕竟鏖战整日了,这时候难免后力不继。但他更清楚,时机稍纵即逝,数以千百计的敌军只要有两三成反应过来,便是用脚踩,都足够把己方的五十骑踩成肉泥。

好在,他要突破的距离已过大半,魏公麾盖就在眼前!

喜欢汉鼎余烟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418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