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7-11)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赵金很谨慎。

当夜拿下了马尧四人后,他先和村正交涉。

得知马尧等人打断了官吏的腿,村正当即缩了。

随后他花钱租了村里的一辆马车,说好了双倍价钱,把车主激动的不行。

“不要露面。”

赵金很谨慎,“咱们兄弟三人,一人三千钱,剩下的一千钱留着一起花销。三千钱能让许多人眼红,所以挣点钱别嘚瑟,人不知鬼不觉最好。”

罗老五和姜火此刻早就佩服的五体投地,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马车进城,随后去了皇城外,赵金去交涉,直至徐小鱼出来。

“何事?”

赵金很谨慎的道:“我有大事求见国公。”

“大事?”

徐小鱼问道:“可是拿到了人?”

赵金谨慎摇头,“还请国公一见。”

徐小鱼随即进去。

晚些贾平安出来了。

赵金拱手,“见过国公。”

他有些紧张,面色微红,“我们兄弟弄到了黄家那四个躲藏的仆役。”

贾平安走到了马车边,“打开帘子!”

姜火赶紧过来,可却不是叫他。徐小鱼打开帘子,里面躺着四个被捆着的大汉。

“拿开布团!”

堵嘴的布团被拿开,四个大汉默然。

“国公,昨夜我们问过话,都不肯说。”

赵金现在就想着那一万钱。

贾平安开口,“我是贾平安!”

一个大汉绝望的道:“竟然惊动了赵国公,完了!我说,我说,是马尧踢断了陈煌的腿!”

贾平安回身,“给他们一万钱!”

赵金等人喜得浑身颤栗。

要财务自由了啊!

姜火嘀咕,“咱们问了一夜都不肯说,国公只是报个名号他们就被吓得屁滚尿流。”

罗老五激动的道:“你懂个屁!知晓国公筑的京观封了多少人吗?”

姜火摇头,罗老五说道:“少说数十万!”

罗老五惊叹,“我的天,数十万啊!”

贾平安吩咐道:“把人送到百骑去,告诉明静,集合些兄弟,晚些我要用。另外,黄元初……老二去,代替我打断他的腿!”

……

“说不说!”

今日是最后一天,明静想到明日会被打屁股,顿时什么矜持都丢掉了,凶狠的拎着鞭子问话,各种威胁。

黄元初没精打采的道:“我冤枉!”

明静气得想吐血,一屁股坐下,把鞭子捏的嘎嘣响。

“明中官,要不……动手吧!”

彭威威看了黄元初一眼,“细皮嫩肉的,正好呢!”

明静打个寒颤,“不能动手!”

“哈哈哈哈!”

黄元初大笑了起来。

耶耶要出去!

“明中官可在?”

王老二来了。

明静起身出门,“何事?”

王老二说道:“郎君吩咐,外面有几个人,让百骑的人去带了来。另外郎君让百骑准备些人手……”

“要动手?”

明静心中一动。

王老二问道:“那个黄元初可在?”

“在。”彭威威问道:“可是要拷打?”

作为一个刑讯好手,看着嫌犯不能拷打太煎熬了!

王老二说道:“郎君令我来打断他的腿。”

明静身体一震,“国公寻到了?”

“当然!”

王老二傲然道:“一万钱悬赏让长安恶少游侠儿为之一空。那四人办不到过所,不能过州穿县,只能在城外。这两日城外的村子被他们一扫而空,那四人就在昨夜被抓获。”

彭威威大喜,“那四人怕是会咬死不说,如此我来用刑拷打

斗罗大陆樱花动漫 王者荣耀hentai

。”

王老二看了他一眼,“那四人被游侠儿折腾了一夜依旧未说,就在先前,我家郎君报了名号,无需拷打,什么都说了。”

彭威威:“……”

明静欢呼道:“国公厉害!”

王老二走进了刑房。

黄元初喊道:“我冤枉!”

王老二说道:“奉我家郎君的命,特来打断你的腿。”

他俯身捡起一根棍子走过去。

黄元初一怔,旋即疯狂喊道:“你家郎君是谁?有人会弹劾他,他是谁?”

“赵国公。”

呯!

“嗷……”

……

宫中,太子正在看奏疏。

监国的日子并不好过,首先原来的生活节奏全被打乱了,从早饭后开始,他就坐在这里没动过。

戴至德等人在轻声讨论着。

哪些政务能给太子处置,哪些政务要送到九成宫去,这事儿是由戴至德他们来决定。

若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被送去,帝后大怒,但还好。若是大事被太子处置了,皇帝大概率会没反应……

不是没反应,而是反应会慢一些,比如说半年后。

帝王的威权不可挑衅!

难啊!

一个官员进来,行礼后说道:“殿下,今日不少奏疏去了九成宫那边。”

戴至德抬头,面色有些难看,“殿下,他们开始动手了。”

张文瑾捂额,“他们能说什么?殿下做事优柔寡断?”

戴至德点头,“还会说我等辅佐不利,一件小事竟然拖了三日。”

这不是大事,但这事儿却能撬动局势。

李弘沉声道:“孤会向陛下请罪。”

这才是真正的主辱臣死!

戴至德的脸都扭曲了,巨大的羞辱感让他浑身颤栗着。

“殿下!臣无能!”

戴至德起身请罪。

“臣无能!”

东宫辅臣们羞愧难当。

“殿下!”

外面有人求见。

“何事?”

太子神色平静。

第一次监国就请罪,这不是一个好兆头。说明他压不住那些人,镇不住局势。

这大概就是那些人想要的目的吧,至于黄元初不过是棋子而已,死活压根就没放在他们的心上。

瞬间李弘就领悟了许多。

“殿下,赵国公求见。”

贾平安走了进来,看看那些辅臣,笑道:“怎地垂头丧气的?”

此刻他们都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张文瑾苦笑,“那些人为了此事上了奏疏,送去了九成宫。我等无能之极!”

太子说道:“吃一堑长一智,无需沮丧。”

大外甥够坚韧!

贾平安说道:“我来此是想请示,此事幕后之人可是交给我处置?”

“此事幕后人……”

太子猛地一惊,接着狂喜,“舅舅,你找到了证据?”

戴至德哆嗦着,“赵国公,赵国公,果真找到了?”

张文瑾失态的起身,“还请快说。”

贾平安说道:“已经抓到了逃窜的豪奴,尽皆招供。不过来而不往非礼也,还请殿下示下。”

李弘神采飞扬,“全由舅舅做主。”

贾平安颔首,随即告退。

戴至德压下激动的情绪,“去问问。”

这事儿已经在宫中炸开了,曾相林去了随即回来。

“就在昨夜,有游侠儿在豪奴的老家抓到了他们,随即送到了皇城外,赵国公只是露了个面,那些豪奴就纷纷招供。”

张文瑾叹道:“这便是赵国公杀出来的赫赫威名。”

戴至德说道:“我等在此焦头烂额,他却悠哉悠哉的,连兵部都不去,老夫还说赵国公这是懒散惯了,可他这分明就是胸有成竹。”

张文瑾放低了声音,“此次监国,我等忙碌不堪,他却游刃有余,我等要努力了。”

……

贾平安到了百骑。

断腿的黄元初躺在那里惨叫,见到他后喊道:“贾平安,你敢下毒手,且等着弹劾……且等着报应吧。”

贾平安问了明静,“人手呢?”

明静拍拍手。

数十百骑出来。

明静问道:“可有殿下授命?”

贾平安点头。

明静问,“殿下的手书呢?最少也得要殿下身边的人来说说。”

“没有!”贾平安有些冷漠。

“没有?”明静要炸了,“回头……百骑贷。”

“小心还不上。”

明静得意的道:“还不上再说。”

贾平安问道:“那四人何在?”

明静心情大好,“带出来!”

四个豪奴被带出来,黄元初见到后面色剧变,趴在地上喊道:“国公饶命,求国公饶了我这条狗命……”

贾平安说道:“我对你这条狗命没兴趣。”

“多谢国公,多谢国公!”

黄元初谄笑着,竟然忘记了断腿处的剧痛。

贾平安说道:“说说,谁在背后撺掇你负隅顽抗?”

黄元初一怔,“并无!”

那些人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啊!

贾平安伸手,“棍子!”

王老二把棍子递过来,贾平安接过后走了过去。

“许多人不见棺材不掉泪,我最欣赏这等人的坚韧……”

黄元初尖叫道:“国公,是赵兴添,是赵兴添?”

尖叫声刺耳,黄元初闭上眼睛不断叫喊。

呯!

他睁开眼睛,就看到贾平安回身往外走。

数十百骑按着刀柄跟在后面。

杀气腾腾!

一行人走在皇城中,那些官吏见了不禁心惊。

李敬业正好百般无聊出来转悠,见状问道:“兄长去哪里?”

“打人!”

“一起一起!”

贾平安带着一群百骑出宫了,说是去打人。

太子得了消息后微笑道:“果然是舅舅,不动手则以,一动手就是雷霆万钧。”

……

大清早就喝酒好像是不少人的标配,赵兴添就是如此。

早上喝一顿酒,眼珠子都是红的,随即精神抖索一阵子,但中午就蔫了。

他放下酒杯,对同伴们说道:“奏疏已经快马送去了,明日就能追上陛下,此次能成功,多亏了诸位的襄助,这才给了黄元初咬死不说的胆量,来,干了此杯。”

众人举杯。

呯!

外面传来了声音。

“有人踢门!”

外面有人在喊。

已经醺醺然的赵兴添说道:“打出去!”

一群豪奴拎着棍子冲到了大门后,为首管事狞笑道:“竟然敢踢门,郎君发话了,打出去,狠狠的打!开门!”

两个豪奴打开大门,管事挥手,“上!”

门外站着一人,身后是数十大汉。

“人多势众。”

门外那人微笑着。

豪奴们止步,有人惊呼,“是贾平安!”

管事拱手,“敢问赵国公此来何事?”

贾平安问道:“赵兴添可在?”

管事心中涌起了一股不祥之感,“敢问国公寻郎君何事?”

“你也配问我家兄长?”

李敬业进来,“丢弃棍子,跪地!”

一个豪奴手一松,棍子落地,旋即跪地。

呯呯呯!

贾平安缓缓走了进去,那些豪奴纷纷避开一条道,随即丢弃棍子,跪在两边。

管事颤抖着,“国公……”

“带路!”

贾平安没带刀,微笑的很和气。

管事转身带路。

不远处就是正堂,能听到里面推杯换盏的声音。

“国公……”

管事浑身颤栗。

贾平安迈步走上台阶,“我一直在等着你通风报信,可惜没有。”

管事腿一软,竟然瘫坐在地上。

方才他确实是有这个念头,但内心几度挣扎后还是放弃了。

此刻他觉得自己死里逃生,但郎君……

五人坐在里面正在饮酒。

室内全是酒肉气息。

一个男子醉眼朦胧的看到了门口的贾平安,喝道:“哪来的蠢货,滚出去!”

贾平安问道:“谁是赵兴添?”

坐在上首的赵兴添骂道:“贱狗奴,谁放进来的?”

他喝的眼珠子都红了,说着竟然想举杯砸人。

贾平安走了过去。

“一万钱的代价,看看你可值当。”

赵兴添面色惨白,他揉揉眼睛,“你是……”

长安很大。

贾平安也不是整日在外面抛头露面的人,所以赵兴添不认识。

贾平安走过去,劈手抓住了赵兴添的衣领,一拖就把他拖了下来。

他就这么拖着赵兴添往外走,那几个男子马上叫喊。

“来人呐!拿了贼人!来人呐!”

没人!

一个男子拿起大碗就准备砸。

一支箭矢闪电般的从外面穿了进来,穿透了他的右手臂。

“啊!”

男子惨叫起来,众人起身。

门开站着的是包东。

他再度张弓搭箭,喝道:“跪下!”

“你等是谁?”

有人喝问,“白日朗朗,你等竟敢行凶!”

“百骑!”

男子一个哆嗦。

“那他是谁?”

百骑又如何?

“赵国公!”

几个男子面色惨白。

“来人,救我!”

赵兴添喊道:“贾平安,你私自动手,不得好死!”

“陛下才将走你就跋扈如斯,这是权臣啊!”

贾平安拖着他出了大堂,“里面的全数拿下。”

里面的四个男子正在叫嚣,一队百骑冲了进去,二人一组把他们尽数拿下。

“救命!”

“杀人了!”

贾平安拖着赵兴添到了大门外。

外面两队百骑列阵等候,坊正带着坊卒们在另一侧,胆战心惊的看着这一幕。

“赵国公出来了。”

那些坊民早就聚在了一起,正在等着看热闹。

“是赵兴添?”

“这是犯事了?”

“赵国公这是要作甚?”

贾平安拎着棍子,随手把赵兴添丢在地上。

“救命!”

赵兴添想跑,他四肢用力,在地上狼狈的爬行着。

贾平安说道:“黄元初纵奴行凶重伤了万年县小吏,本是一件案子,可你等却想借此案来打击太子殿下,于是便撺掇黄元初咬死不认,随即你等唆使同伙不断上疏弹劾。好大的狗胆!”

坊正嘟囔道:“竟然是这等事?”

那些围观的百姓也愣住了。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都说殿下优柔寡断,原来是为了这个?”

“可不是,说太子行事不妥当,毫无主见,辅臣无能,说什么就是什么,太子竟然不能约束……”

“原来是他们弄的!”

“这些人想作甚?”

贾平安说道:“关陇敢改朝换代,你等差些意思,但也敢冲着太子下黑手,今日贾某在此,便用几条腿来告诫那些小人,有些事做不得!”

呯!

斗罗大陆樱花动漫 王者荣耀hentai

……

“殿下,赵国公寻到了那些人,亲自拎着棍子打断了那五人的腿骨,双腿都断了。”

李弘赞道:“打得好!”

戴至德拍案,“打得好!解气!”

张文瑾也颇为兴奋,“不过后患无穷。”

“他们会上弹劾赵国公。”

太子拿起手中的文书,“孤刚写了此事的经过,若是有错,孤一力承当,把文书快马送给陛下!”

太子目光炯炯,格外的坚定。

这是一次毒打!

但他熬过来了!

……

“告诉殿下,此事无需担心。”

贾平安已经回家了。

“是。”

内侍走后,狄仁杰说道:“打断一条腿就罢了,两条,还是五人,这事他们不会善罢甘休。”

贾平安说道:“他们先挖坑想埋了太子,陛下得知会如何?”

“震怒。”狄仁杰说道:“可打断人的腿却过了,那些人会借此做文章。”

贾平安微笑,“我从不畏惧这些!”

……

以为人太多,所以皇帝此行速度慢的惊人。

天气热了,帝后的马车里有冰盆,日子还不错。

“太平,叫阿娘。”

武媚抱着太平在哄。

“哎哎哎!”

太平叫嚷着。

皇帝靠在对面看奏疏。

长安每日都有奏疏和文书送来,这也是他远离长安依旧能掌控朝政的保证。

“也不知五郎在长安如何。”

武媚在念叨。

李治抬头,“这是五郎第一次监国,是难了些,可当年朕监国时也不大,先帝后来说了,监国便是磨砺的好时机。五郎也不小了,该磨砺一番,就算是吃些亏也是好的。”

“陛下!”

外面有人。

“何事?”

“陛下,长安送来了奏疏。”

李治问道:“今日的奏疏不是已经送来了吗?”

武媚放下孩子,“怕是有事。”

马车很大,有宫女掀开车帘,随即一个官员送了几份奏疏进来。

“陛下,是长安的奏疏,说太子殿下优柔果断,任由辅臣摆布……”

帝后同时皱眉。

……

求月票!

喜欢大唐扫把星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431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