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周前 (07-11)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嬴子婴听着里边越来越小的声音,他奔溃了。

如同万箭穿心一般的疼痛让他生在都有种喘不上气来的感觉。

十数年的陪伴早已经让他俩相濡以沫。

他是一个喜新厌旧的人吗?

绝对是。

要不然也就不会有后来的貂蝉,阿珂,还有现在的薄姬,甚至还和独孤伽罗还有武曌玩儿暧昧。

但他是一个绝情的人吗?

也绝对不是。

他的脑海甚至闪现出如果嬴孙氏度不过这次的劫,那他要不要也就这样跟着去了。

面对痛哭流涕就要背过气去的嬴子婴,所有人都

艳香迷醉小说 网站你懂我意思正能量免费观看

没有劝。像比较感性的马云禄早就开始偷偷的抹眼泪了。

伺候了嬴孙氏好长时间的独孤伽罗现在整个人都像是梦游一般。

她之前想过,嬴子婴之所以不怎么搭理她,很大的可能是因为怕嬴孙氏。

但是现在嬴孙氏快要离开这个世间的时候,她却在期盼着这个时而严厉时而温和,但是做出来的事都是为了别人好的女人可以挺过去。

至于像是李存孝这种平时没少让嬴孙氏骂的人,此刻却在拼命的抓着栏杆上边雕刻的瑞兽。石头在他手里边嘎嘣嘎嘣的响也恍若不顾。

赵云这个平时就跟面瘫男一般的家伙,此时依然保持着一本正经的样子。但是从他微微颤抖的身体就能够看得出来,他同样憋得非常辛苦。

宇文成都则是在远处大声训斥着士卒,只是因为士卒走路的时候瞥了一眼嬴孙氏的寝宫。

时迁蹲在屋脊上一口一口的灌着烈酒。平时这种地方他是不敢上来的,因为嬴子婴跟他说过,那儿容易挨雷劈。

今天他也不管了,他就想在这个地方喝酒。

好久没有出现的武曌此时早已经哭成了泪人,但是却又不敢哭出声,只能拼命的憋着。越憋越难受,抽噎的声音好像猪叫一般。

整个皇宫里边没有了平日的嬉戏,就连大熊猫和奶牛此刻也十分的安静,抬头仰望着天空,仿佛在等待着什么降临。

貂蝉和阿珂没有过来。平日里嬴子婴禁止在宫中祭拜任何神明。

但是这一次,两个人偷偷的躲在貂蝉的寝宫当中,郑重其事的焚香祷告。

她俩还在坐月子,而且这么做非常有可能让嬴子婴重罚。

但是只要嬴孙氏这个大姐姐没有事,即便是从此不再踏出冷宫又如何?

“咚咚咚咚……”

沉闷的暮鼓敲响,昭示着嬴孙氏已经整整生育了四个时辰。

而伴随着暮鼓声落,皇后寝宫当中再也没有一丝声音传出来。

“嘎吱”

寝宫大门发出了轻微的声响,号称整个华夏大地最厉害的稳婆脸色苍白,脚步虚浮的走了出来。

看到她这个样子,所有人的心都不由的向下一沉。

稳婆踉踉跄跄的向前走了两步,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发声,“噗”一声,张嘴吐出一口鲜血,昏倒在地。

太医院的人赶紧将稳婆扶走。嬴子婴挣扎着从地上滑了好几个跟头才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呢喃的说道:“跟她没有关系,好生救治。”

“诺!”

太医院的人应了一声便逃命似得跑了。

宫里边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但凡有点儿脑子的都知道,在嬴子婴脑子还清醒的时候赶紧跑。

尤其是太医院的人。

虽然平时嬴子婴嘻嘻哈哈没个正型,对所有人都不错。

但是也不要忘了,这位也是一位杀伐果断的君主。直接或间接死在他手里的人怎么着也有几十万人了。

脑袋一热下个命令,人头滚滚。即便是后来后悔了又能如何?

脑袋缝上还能活是怎么了?

嬴子婴艰难的推开了那扇不知道进进出出走了多少次的门,向着里屋看去。被纱帘隔开的床上隐隐能够看到一个人影。

那是陪伴他无数个日夜的人啊!在他最艰难的时候不离不弃。在他得意忘形的时候将他骂醒。

而这个时候,这个人,躺在了床上,一动不动,一点儿生息都没有。

床前跪了好几十号人,一个个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

每到这个时候,这些人基本上已经注定了命运。

运气好的,能落个陪葬。

运气不好的,当场人头落地。

嬴子婴在脑海当中也闪过要将这些人都杀了的念头。心口憋屈的感觉让他感觉如果再不发泄的话自己会疯的。

但是最后还是理智战胜了冲动。

除了他,整天陪着嬴孙氏的也就是这些人了。

如果嬴孙氏还健在的话,会同意这个决定吗?

善良的她或许会直接放他们出宫结婚生子吧!

“都先出去吧,忙了这么长时间,也都累了,御膳房已经准备好了吃食,吃点儿东西都休息去吧。”

“哇!”

有一个宫女实在憋不住了,痛哭起来。

嬴子婴对这个丫头有点儿映像,是他入主咸阳宫的那年进宫的。据说是因为吃不起饭没有办法才进来的。

进宫的时候她才十一岁。嬴孙氏看着这个孩子可怜,就将她留在了身边。时间长了,倒是成了贴身宫女。

“陛下,奴婢请求,为皇后娘娘陪葬!”

嬴子婴皱起了眉头,听到陪葬这两个字的时候是如此的刺耳。

有第一个带头的后边就有人影从。为搏个富贵的前途也好,为了讨好嬴子婴也好,还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感情也好,这些现在看来都不重要。

每一个怀着真情或者假意的声音都会让嬴子婴的内心如遭重锤。

“都TM给老子滚!再不滚全部推出咸阳宫斩首!”

“走吧,让陛下和皇后娘娘待会儿吧。”

独孤伽罗推门一条腿迈了进来,低声说了一句,所有人默不作声的走出了寝宫。

“陛下……”

“你也滚!”

独孤伽罗还想说什么,却被嬴子婴无情的打断。

独孤伽罗眼中泪珠打转,听了一会儿,抹了一把眼泪,还是坚持说道:“宇文成都将军让我给您传句话,宫门外有一个自称南山老仙的人求见陛下!”

“让他滚!朕现在谁都不见!”

嬴子婴想也想没就吼道。

独孤伽罗咬着嘴唇,还想再坚持一下,不过看到嬴子婴仿佛一下子就苍老下去的背影,停顿了一下,还是决定让他安静的待会儿吧。

就在寝宫的门就要关上的时候,屋里边却传来了嬴子婴激动的声音:“你说谁?南山老仙?”

喜欢召唤之这个主公有点儿雕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431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