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07-13)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江伯在一旁亲眼目睹,更是体会极深,但是现在,大商和大文两国的文道争锋闹得沸沸扬扬,但是少爷这边始终是风平浪静,他的名字始终没有出现在群英殿的名单上,这并不是什么偶然,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老爷并不想少爷出现在群英殿上。

江伯虽然是陈家的老仆人,但在这件事情上,老爷显然心意已决,江伯也同样无能为力。

陈少君也只能深深一叹,而身后书房中也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气氛越来越紧张,关注这场文道盛事的人也越来越多,王侯将相,大商贵族,就连大商人皇都在关注着这件事情。

而与此同时,皇宫西北,圣庙之中,几道身影负手而立,远远眺望着皇宫的方向,顺着几人的目光望去,那视线的尽头,赫然正是皇宫中的群英殿。

“儒首大人,明天就是群英殿的文道争锋了。”

突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打破了这种寂静。

“名单都已经拟定了吗?”

前方,为首的那名长者开口道。

“都已经拟定了,明天他们就会全部出现在群英殿上,与那廖博雅一争高下。”

身后那名大宗师回道。

“列席的名单还是没有变吗?”

前方的儒首头也没回道。

“没有,依然是大人之前过问过的那份。”

身后,另外一名大宗师道。

前方,儒首大人微微皱起眉头,沉吟不语。

大商朝和大文国两大帝国之间的文道争锋,身为儒首,他又怎么可能不关注,事实上整个圣庙对这件事情的关注度史无前例。

“儒首大人,您觉得这一次的文道争锋,我们大商朝能够胜出吗?”

最先开口的那名大宗师开口道,神情显得有些担忧。

这次的文道争锋,圣庙以及朝廷方面已经竭尽所能,挑选出了各大学派最杰出的弟子,但是即便如此,众人心中依旧有些不安。

这件事情的影响力太大,已经远远超出了学术交流的范围,整个人间界,几乎所有帝国都在关注这件事情,而人皇那边也好几次问起这件事情。

总而言之,大商朝输不起。

“难啊。”

儒首大人负手而立,只说了两个字,但就是这两个字,顿时让在场所有的大宗师心中都揪了起来。

在场所有人,儒首大人的造诣是最高的,最重要的是,儒首大人精擅先天数术,已经达到了一叶落而知秋意的地方,连儒首大人都不太看好这次的文道争锋,那——

众人没有再想下去。

“我大商朝这么多的年轻弟子,这么多的人中龙凤,难道都比不过区区一个廖博雅?”

众人心中五味陈杂,虽然心中已经有所预料,但从儒首大人这里得到这样的答复,众人

变成黑皮辣妹后和朋友做了 忘忧草视频在线播放免费观看

心中依旧倍感复杂。

“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一名大宗师喃喃自语。

若是其他也就罢了,在场这么多大商朝的大宗师,还真未必怕。但偏偏这是一场两国年轻人之间的较量,比拼的是两国的文道底蕴,就算他们的文道造诣再高,也是不可能下场的。

“儒首,诸位大人,其实还有一个办法。”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响起,陡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那个廖博雅虽然天赋出众,但我们大商朝未必没有可以击败他的人。”

此言一出,众人神色皆动,齐齐看了过来,露出了关切的神色。

“陈兄,你的意思是?”

“诸位,你们还记得不久之前城西方向那道冲天而起的惊人文气吗?”

那名陈姓大宗师提醒道。

唰,此言一出,众人皆是身躯微颤,更有几名大宗师眼中迸射出夺目的光芒。

那可是一道鸿儒境的精气,众人怎么可能忘记,不过精气的主人到现在为止还身份存疑,除了儒首大人之外,根本没有人知道当时的那道精气到底是谁?

更加要命的是,不知道为什么,儒首大人虽然用先天数术推算出来,但却一直闭口如瓶,就算对身边的几个大宗师也是只字不提。

没有人知道儒首大人为什么这么保密,但是显然儒首有着自己的考虑。

“我虽然不知道那孩子的身份,但他应该是我们大商朝的士子,这一点不会有错吧,不过我看了一遍群英殿的名单,所有的名字,我和诸位都耳熟能详,至于那孩子可并不在名单之上。”

那名陈姓大宗师道。

话声一落,圣庙中其他诸位大宗师,齐齐扭头望向了前方的儒首。

“虽然我也不能确定那孩子就一定能够胜出,但如果能让他参加群英殿的文道争锋的话,我们大商文道一脉的胜算显然要增加不少。”

那名陈姓大宗师接着道。

几日前

变成黑皮辣妹后和朋友做了 忘忧草视频在线播放免费观看

的那道文气,给他们所有人都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但显然这件事情还需要儒首大人做决定。

“不用说了,那孩子的身份我已经知晓。”

儒首淡淡道,似乎已经知道众人在想什么:

“不过我不将他的名字加入到群英殿的名单之中,自有我的考虑,有些事情现在还不到时机,强求无意。而且现在如果把他强行加入进来,只怕刚而易折,与他的成长无益。”

“啊!”

众人面面相觑,都说不出话来。

没有人怀疑儒首大人的话,可是现在都还不让那孩子加入进来,又有谁能够制衡的了那个廖博雅,难道坐视整个大商朝的儒道一脉折戟沉沙吗?

而前方,一身青衣的儒首长叹一声。

事情的轻重缓急他又岂会不明白,但是这件事情……至少得他同意吧。

而且有一件事情他并没有说,那次天机推演,他还推算出了另外一些东西。

那孩子的命脉之中,危机暗浮,而且是那种难以想象的危险,过于高调,是祸非福,只怕会令那孩子半途夭折,涉及到圣人篇章,以及文道一脉,更久远更重要的那些隐秘,他也不得不慎重,眼下也是万般无奈的下策。

且不说圣庙那边儒首等人的反应,与此同时,户部衙门。

尽管是白昼,但户部衙门内却同时点着几十盏灯火,将这里照的一片通透,而灯火之中,可以看到户部衙门内堆积如山的奏折。

朝廷六部之中,户部涉及到的公文最多,最繁琐,然而关系到百姓民生,事无巨细,皆为首要,户部上上下下所有官吏无人敢大意。

青天白日,也同时亮着几十盏灯火,就是为了明察秋毫,不出现任何的纰漏。

只是此时此刻,户部衙门内,几名文道官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无心批改公文,片刻之后,几人的目光纷纷落到了户部衙门上方,那道正襟危坐,如同山峦般的身影。

“怎么了?”

陈宗羲洪亮的声音在大堂内响起:

“你们二人这是在做什么,为何心神不属,难道忘了户部的规矩吗——户部政务,不可分心!”

朝廷的宴会结束,已经用不着他去接待大文国的使者,陈宗羲终于难得的迎来了一段空闲的时间,可以安心批改户部累积如山的公文。

“陈兄,你真能静得下心吗?”

“孔圣诞辰将至,明天就是群英殿文道争锋的时候,整个朝廷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在关注这件事情,也只有你能这么安安心心,不动如山的批改公文,你真的一点都不在意吗?”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终于忍不住道。

陈宗羲为人刚正不阿,用他的话叫正道直行,但在其他人眼中,却是不近人情,而且子莒学派树敌极多,七大流派内不待见陈宗羲的大有人在。

但这并不意味着陈宗羲在朝野内外就没有朋友,没有知己了。

文道修为达到一定程度,其实并不太在意学派之别,更不用说两人认识陈宗羲已有几十年的时间,当年还未中举之时,就在京师相识,以同窗相称。

如今进了户部,既是同僚,也是朋友。

听到两人的话,陈宗羲原本挥动的笔杆骤然一顿,整个人定在那里,微微皱了眉头。

“你们想说什么?”

陈宗羲将手中的毛笔放回笔架,终于扭头望向了两人。

两人沉吟片刻,齐齐走了过去。

“宗羲,你听说了吗,就在今日,那个大文国的年轻人廖博雅主动找上了孙氏之儒的弟子张旭,最后的结果你应该已经猜到,张旭输了,而且输的彻底,整个人失魂落魄,宛如大病一场。”

“张旭的才华你应该也知道,曾经我们还将他的文章递给你看过,你还赞叹他有诗才,孙氏学派那边对他也极为重视,几位孙氏学派的大宗师很久以前就说过,他未来能够成就宗师之才。”

“这样的人才竟然都输给了那个廖博雅,实在是令人忧心啊!”

两人的担忧溢于言表。

“这件事情我早已知晓,但这已经超出了你我的能力范畴,也是无可奈何之事,不管再怎么忧心,你我也一样无能为力。”

陈宗羲平静道。

这是年轻一辈的较量,任何宗师,大宗师都是无法介入其中的,即便是他也一样。

“陈兄——”

两人欲言又止。

“你们到底想说什么?”

陈宗羲抬起头来,望着两人,眉头皱的更深了。

和两人认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他们这么吞吞吐吐的。

喜欢朝仙道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436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