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周前 (07-13)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那些半大野猪,比较好弄,找根木头棒子,往拴着蹄子的绳子里一穿,直接抬走。

唯独那头大公猪,分量实在太重,只怕得四个人才能抬得动。

因为体重大,这么抬的话,野猪肯定就得受伤。

最后没法子,只能回木刻楞那边,拉来一个木头爬犁,把野猪给放到上面。

一路上尽量挑选有雪的地方拉着,好歹算是运回木刻楞。

这次围猎还是比较成功的,捕获了一头大野猪,一只母猪,六只半大野猪。

海大贵也十分满意,到时候再弄上二三十只养猪场的猪二代,估计一年之后,就能繁育出上百头。

用不上两年,就能达到五百头。

如果可劲生的话,三年就能超千,没错,野猪的繁殖能力,就是这么恐怖。

这是在人工饲养的情况下,要是在大自然界,受到食物和天敌等等因素的限制,大多数野猪的命运,其实都跟被二愣子给吃掉的那只差不多。

“要不要宰一头半大野猪烤上?”

张大帅手里的杀猪刀,又有点蠢蠢欲动。

张杆子还是比较仗义的:“敢动俺那些弟兄,信不信俺跟你拼命?”

张大帅用手抹抹大光头,他就是瞧着那头大公野猪不顺眼,悄悄把张杆子拽到一边:

“要不把这家伙给劁了吧,估计都得有五六年啦,嘿嘿,那玩意肯定很补的,到时候咱们哥俩都有份儿。”

谁知张杆子油盐不进:“你咋不把自己劁了呢?”

在大伙的哄笑声中,直接把野猪全都弄下山,人数太多,木刻楞这边也没那么多吃喝。

再说了,家家的年嚼瓜还没吃完呢。

进村的时候,已经是将近下午三点,娃子们正好放学,全都围上来看稀奇。

“哇,这野猪可真大啊!”

瞧着小山一般的大公猪,娃子们齐声赞叹。

二牤子还有点气儿不顺,就想发表点独特的看法:“这野猪真真真野啊!”

野猪直接运到猪场那边,由张杆子照顾着,喂食啥的,这帮吃货竟然躺在那也吭哧吭哧照样造,丝毫没有绝食对抗的想法。

海大贵心里有谱了,就急着要回去。

这次肯定得用大卡车把这些野猪帮着拉回去,而今天已经是正月十四,明天就是元宵节,总不能在路上过节吧。

飘雪在线手机高清观看视频 美妇小说

在正月十四的上午,夹皮沟又迎来了一伙客人,一共三辆大马车,拢共拉着十多个人,几乎前后脚进村儿。

看到守林村的老刘支书,张队长也显得格外亲热:“他亲家爷,你说你急啥,等过了正月十五,俺就叫大头把文静送回家。”

当地有正月把没过门的媳妇,接回家里过年的习俗,张队长还以为人家是来接孙女的呢。

老刘支书的脸色,却有点难看,瞟了张队长一眼,然后张口说道:

“看在咱们两个屯子都不少亲戚的份儿上,我先给你们透个底,你们夹皮沟这次,做得也太不仗义啦!”

啥情况?

张队长和老支书都被搞得有点发蒙。

老刘支书叼着小烟袋,吧嗒两下:“一会儿啊,丁家沟和大林子这两个村的代表,估计也快到了。”

“还不是你们把这片儿的山林都承包了,那俺们这几个守着林子的大队,不是被逼得没有活路啦?”

靠山吃山,这几个村子祖祖辈辈都习惯了这种生活,包括日常的烧柴,都是来出于山里。

尤其是打去年开始,各种山货也一下子变得值钱起来,成为村民创收的主要来源。

偏偏好日子刚开头,就一下子断了,山林被夹皮沟承包,变成人家的了,那剩下几个村子还怎么活?

冬天大雪封山,没想起来这个茬儿,可是一开春,大伙才反应过来,于是这几个村子就集合起来,准备到夹皮沟讨个说法。

说话间,又

飘雪在线手机高清观看视频 美妇小说

有两辆马车来了,正是丁家沟和大林子的。

等到刘青山被老支书找来队部的时候,看到了不少熟人,包括老刘支书,还有丁家沟的村支书丁老汉,领着一撮毛和丁老黑。

还有大林子的李队长,领着一个黑脸一个白脸的,就是上次跟县里的大光哥在林子里下铁夹子捕猎的那两个人,黑脸的叫李虎,白脸的叫李河。

刘青山一瞧就明白了:这是要三堂会审的架势啊。

于是他笑着打招呼,李虎和李河有点尴尬,他们在刘青山他们手底下吃过亏,至今还流传着“黑虎掏心”的传说,搞得不少大林子的人都不敢上山了。

一撮毛叫丁小毛,这货笑嘻嘻地跟刘青山叽咕两下眼睛,而丁老黑则比较耿直,说话也是胡同赶猪,直来直去的:

“青山大兄弟,你们夹皮沟有钱,也得给俺们一条活路啊!”

丁老汉和李队长以及老刘支书,也都七嘴八舌地开炮。

大林子的李队长今年才三十多岁,新上来不几年,态度也最横,而且不像丁老汉和老刘支书,跟夹皮沟都有些情面。

他们大林子,以前跟夹皮沟发生过械斗,本来都火火的,哪里还会客气。

“这事你们夹皮沟做的不地道,都守着大山讨生活,咋就你们霸下啦,今天俺把话撂到这,要是俺们大林子的人没活路了,也不叫你们好过,杀人不敢,放火的事儿,可谁也保不准!”

夹皮沟的张队长也不是好脾气的,立刻就拍起桌子:

“还反了你,敢在林子里放火,信不信俺们全都跑你们大林子村里去点火!”

会谈一开始,就火药味十足,火气更足。

老刘支书为了本村的村民着想,这时候也顾不得亲戚不亲戚了,向老支书说道:

“老张啊,咱们多少年的老关系了,你也知道,要是把老百姓给逼急了,那可啥事都能干出来。”

丁家沟的丁老汉,也不慌不忙地插话进来:

“反正俺们祖祖辈辈生活在山里头,就靠着大山养活,这回好了,要是吃不上饭,就全都搬你们夹皮沟来。”

这位别看不急不火的,更厉害,这是准备赖上了。

搞得老支书也疲于应付,急不得恼不得的。

那三个村子,都守着大山,真要有人犯浑,给你放把火的话,你哭都找不到地方。

就算不放火,也架不住人家偷摸祸祸,半夜起来撒泡尿的工夫,人家就能用大锯给你放倒几棵大树。

那么大的山林,五千多亩地,你看得过来吗?

这事还真是头疼啊,解决不好,就会留下隐患,以后糟心的事肯定少不了。

最后老支书也没招了,频频把目光投向刘青山,处理这种问题,还是看小山子吧。

张队长也是一样的心思,别看他刚才把桌子拍得山响,可是心里也有数,自己那就是拍桌子吓唬耗子,根本就没个卵用。

渐渐的,外村那几位,也都发现了老支书和张队长的异常,他们的目光也渐渐转移到刘青山身上,心里都啧啧称奇:

原来这个年轻人,才是夹皮沟真正的话事人。

刘青山除了进门跟熟人打招呼之外,剩下的就一直在倾听。

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过来,他这才笑着开口:“其实这个问题,公社的孙书记,已经找我谈过。”

“孙书记怎么说?”李队长急火火地问道。

刘青山眨了眨眼:“孙书记的意思,是把临近豆包山的村子,全都迁走。”

什么,迁走?

那三个村子的人,唰的一下,全都站起来,一个个都面色大变。

故土难离,是华夏人的情结。

“走,现在咱们就找孙书记去,凭啥把俺们几个村迁走!”李队长气得脸都青了,拿起桌上的帽子,就要往外走。

只听刘青山的慢悠悠的声音,又传进耳朵:“不过呢,俺没同意。”

呼,那些人都长出一口气,李队长又气呼呼地坐下。

刘青山继续说道:“其实豆包山这么大,光靠俺们夹皮沟,也照看不过来。”

丁老汉一听,面露喜色:“青山,你的意思是说,俺们以后还可以照样在林子里采野菜捡蘑菇?”

刘青山未置可否地笑笑:“不要只盯着那点山货,我们的目光,要放得越长远,村子才能越有发展。”

这话说得丁老汉的老脸有些微微发热,心里抱怨道:要是有别的法子,俺们不是早就干了,你以为哪个村子,都像你们夹皮沟这么牛呢?

“本来过了正月十五,俺们夹皮沟还准备邀请各位,共商大计呢,相请不如偶遇,正好今天凑齐了,咱们就一起商量商量。”

“不知道,你们三个村子,愿不愿意并入俺们夹皮沟合作社呢?”

啥,那三个村子的代表,顿时都被惊呆了。

夹皮沟合作社多赚钱,他们当然知道,去年就已经成了万元村。

“如果俺们加入的话,是不是也能跟着分钱?”

李河这个小白脸子,净想好事呢。

连丁家沟的丁老黑都有点听不下去:“小子,你做梦娶媳妇呢?”

其他人也都扑哧一下笑了,小的李河好不尴尬,脸皮也更白了。

“大家先听我说。”

刘青山笑着引领话题,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向他望去。

刘青山这才说道:“各村现有别的产业都不包括在内,俺的想法是,咱们四个村子联合起来,共同开发山林。”

“采山货只是最基本的,以后还要种植珍惜树种,种植药材,搞特种养殖,搞旅游,把山林变成真正的宝藏。”

“到时候别说万元村,就是十万元村,百万元村,也不是梦!”

所有人的呼吸都不由得急促起来,内心更是翻江倒海一般,主要是刘青山帮他们画的这张饼,实在有点太大,大到吓人。

刘青山看到这些人的表情,又乐呵呵地说道:“不过咱们先小人后君子,丑话说到前头,所有收益,俺们夹皮沟占股七成,你们占三成。”

李队长刚才还满心震惊,这下立刻转成震怒:“啥玩意,你们夹皮沟拿大头儿,凭啥呀?”

老支书这回终于心里有底,不慌不忙吧嗒了一下小烟袋,一脸傲气地说道:

“就凭这豆包山都是俺们夹皮沟的!”

喜欢你好,1983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437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