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 (07-13)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叶枫决心反抗,又不想牵连穆志飞,他

花开美利坚 斗罗大陆之涅荡的朱竹清

深吸一口气,踏入天河那诡秘的凝重墨色当中,一进入仙域,仿佛整个世界置身黑暗,无数呼啸的灵气飞驰而过。“魔帝,对上飞蓬,你究竟有几成把握?”叶枫问。

转眼,他便来到天河水牢的下层,从一层穿过,这里关押无数的囚犯,最上层的囚犯是对神庭威胁最轻的,也是最闹腾的。

见叶枫独自一人下来,整个囚室闹翻了天,无数的囚徒朝外伸出手,拼了命地去够叶枫。

“让开!”叶枫只一声,便让这些人安静下来,他的气势十分强悍,光是气场,就足够屏退这帮杂鱼。

“老子没时间瞎耽误。”

叶枫在这深渊一般的硕大水牢里穿梭,但很快受到水师的注意。

毕竟叶枫此时的存在感实在不一般,虽然穿着水师装备,但是他的行为举止和气场,根本让人无法忽视,当时便围了过来,把叶枫团团围住。

“你是哪个班的?把头盔卸了我们瞧瞧!”水师当中一个指着叶枫叫道。

叶枫无奈:“我劝你们最好别看,真没什么好看的。”

“这小子有问题!”

几人十分警惕,取出武器,架在叶枫的脖子上。

叶枫叹了口气,取下头盔。

“是他!是这小子!”一人指着叶枫大喊。

叶枫无奈,脚步一踏,一道扭曲的空间宛如裂开的地面,纵深的沟壑顿时朝四野扩散,轰隆一声,这一层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剧烈震荡,这几位水师的身体裂成无数细块。

“说了别看,就是不听。”叶枫叹着气,快步离开。

身旁,一团殷红色的血痕钻出,趴在叶枫耳边,道:

“哟,怎么,改主意了?”

是魔帝,他趴伏在叶枫的耳朵边,意兴阑珊地发问。

叶枫瞪了他一眼:“我问你,对上飞蓬,你究竟几成把握?”

那团血污扭来扭去,最终化成一只手掌,并且比了一个“七”。

“七成?”叶枫有些诧异,老实说,没想到有这么高。

谁知道,魔帝一笑,道:“我说的可不是七成能赢,我说的是,七成是要败的。飞蓬是天界镇魔大将军,我与他斗,败多胜少。”

叶枫没有停下脚步,反而愈走愈快。

甚至有些兴奋。

飞蓬——你等着!

……

地下水牢深逾千里,规模十分恢弘,是整个天河间最庞大威武的建筑,也是神庭自鸣得意的代表性建筑。

解决一路来巡逻的水师,叶枫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已经潜入最下层。

一到这一层水牢,叶枫惊呆了。

与前面八层都不一样,第九层是一个异度空间,十分广阔,像是天河边另一番小天地,甚至一眼望不到尽头。

“这……是坐牢?”叶枫开始怀疑人生。

倒是魔帝表情古怪,他打一进十九层,整个人好像改了性子,突然之间从叶枫的身体里窜出去不见影子,也没有留下什么话,几乎是转眼就不见了。

叶枫甚至一度认为自己被坑了。

魔帝没了踪影,叶枫只好按下身影,从半空降落。

细看,这里俨然就是一座繁华的小镇,街头巷尾嬉笑怒骂,叫卖的唱曲儿的络绎不绝,这番奇景,无论如何不该出现在天河水牢这样的地方。

照例,叶枫来到一家酒馆,选个角落入座,这里一样人声鼎沸,吆五喝六划拳喝酒的,简直不要太热闹。

“客官,来点儿什么?”百忙之中抽出空闲的小二儿提着一款白布来了,叶枫甩了甩杯子,把那小二儿拽到一边。

叶枫问小二:“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小二眨眨眼,点头哈腰,满脸堆笑,抬头看了眼店内匾额:“鼎香楼啊。”

“我呸。”叶枫翻了翻白眼:“神特么鼎香楼,我能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天河水牢!”

话音刚落,四周人的嘈杂声了了痕迹,顿时安静下来,并一个个看向叶枫,眼里充满了奇怪和怨恨。

又过一会儿,这帮人做鸟兽散。

连小二也要走。

叶枫赶紧扯住他:“你们什么毛病?不做生意了?”

谁知道那小二竟翻了脸,拿脚一跺,朝地上啐一口,给叶枫一个极难看的眼色:“妈的,老子不做了,你爱干嘛干嘛去吧!”

也不知道触怒了谁的逆鳞,这帮人竟然散的干干净净,俨然把这“鼎香楼”当成了什么禁忌之地一般,无人肯靠近。

叶枫越发觉得奇怪。

再后来,他每过一处,这些人仿佛暗中有了计较,都不肯靠近他了。

如此,叶枫走在街上,左右前后竟然空出一个数十丈方圆的隔绝带,所有人都拿古怪的目光紧盯他,看不多时,又交头接耳,窸窸窣窣便走开了。

这地方古里古怪,叶枫更觉得不对劲。

当他发现街上人越来越少的时候,叶枫才意识不对劲。

偌大一个镇子,一个人也没有了。

难道说……叶枫想起魔帝之前交代自己的计划:整个天河水牢的最底层,有一处薄弱环节,这是唯一沟通天河的暗渠,只要破坏了这里,便能让整个水牢付之一炬,也能让这灾害波及上界,直接对神庭构成危险。

更重要的是,这帮穷凶极恶的重刑犯,自然也会被放出来。

可是……

叶枫怎么看,这帮和睦胆小的镇民,也不像是什么穷凶极恶的“重刑犯”,他一边泛着嘀咕,一边来到魔帝所说的“薄弱处”。

那条暗渠,竟然就是小镇正中央的一条小河,河水潺潺,隔着很远,叶枫就注意到了。他之所以一眼认出来,倒不是这条河本身有什么问题,而是实在太过显眼,小镇的所有居民,几乎这时候都聚集在河边,朝叶枫看来。

那眼色,虎视眈眈。

这是……什么情况?

叶枫

花开美利坚 斗罗大陆之涅荡的朱竹清

一靠近,所有人齐刷刷瞪了过来,那个点头哈腰的小二挤眉弄眼,一对银色的眼珠一扭,抖了抖手,手肘上搭一块白布,见叶枫来了,大喝:

“站住!”

他眉头跟着嘴巴一抽动。

叶枫愣了愣,莞尔一笑,道:“怎么?客栈不开了,到这儿来伺候客人?”

叶枫继续往前走。

“我叫你站住!”

随着这小二一声令下,哗啦一声,叶枫左右围满了人,这小镇无数住民一个个脸色古怪,紧盯叶枫,这时候竟然有一股腾腾杀气,缓缓流淌。

叶枫歪了歪脖子。

他的光影瞳微微闪动,这帮人很是古怪,几乎一个个都是没有什么功法修为的废人,这帮人突然之间把自己围住,究竟想干什么?

见他们气势汹汹,叶枫很是淡定,甚至有点想笑。

“喂喂喂,你们这是干嘛?有话好好说啊。”叶枫一边笑一边说道。

他还想问清楚这些人的身份,以及他们为什么会待在这“天河水牢底层”呢,毕竟以这帮人粗浅修为,连构成威胁都不大可能。

小二却气势汹汹,指着叶枫道:“就是这小子,他想毁了我们水源。”

水源?

叶枫斜眼看去。

这条歪歪斜斜扭曲的河道,看样子就是这帮镇民赖以生计的“水源”,甚至可能是唯一水源,只是……

“我没有啊。”叶枫挠挠头:“我找的是天河,这……怎么看也不像啊!”

“给我打!”小二却根本不容叶枫解释,一帮刁民冲了上来,围着叶枫就要打。

叶枫耸耸肩:“打吧打吧,等你们发泄完,我再好好问。”

他原本是这打算,但是很快发觉不对劲。

这些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废人,一个个展露出十分狰狞的脸色,已然不对劲,接着,他们忽然之间披了一身白羽鳞甲,原本掩藏的气息疯狂爆发而出,按住叶枫。

“卧槽?”叶枫吓了一跳。“你们是什么人?”

那小二脸色一变,道:“拿下,捆住,交给天蓬元帅!”

天蓬?

怎么又冒出一个天蓬?叶枫满头雾水,身旁这帮“囚犯”绝非一般人,个个身负绝技不说,训练有素,完全不像是没有组织没有纪律的狂徒。

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叶枫有心打探这帮人的底细,便也不再反抗,跟着这小二,一路被按着,沿河而上,来到一座小小的山峰边。

山峰之上,坐着一位威风凛凛的将军,手执九齿钉耙,身上漆光闪烁,背对叶枫。

“哎……”那将军按着额头叹了口气:“就知道……你肯定会这么做。”

“你是……?”叶枫觉得这声音颇显耳熟。

那将军扭过头,白羽金盔,如水波流转,一杆九齿钉耙闪着辉光,眉宇一挑。

“天蓬”,竟是穆志飞?

他一扬手,手底下众人,囊括小二在内,给叶枫松了绑。

“大腿,你果然还是来了!”穆志飞嬉皮笑脸,很是无奈地叹气。

叶枫一肚子疑惑。

“你玩儿我呢?你特么就是天蓬?”叶枫细细打量穆志飞。

穆志飞伸手,紧紧握住九齿钉耙,语气一改往日的吊儿郎当,变得十分凝重:“这是天蓬元帅在神识消散之前,留给我的天河白羽甲和九齿钉耙,是我,继承了天蓬的衣钵。”

话音刚落,身后,连同那小二在内,一排“住民”顿时重振精神,个个单膝下跪,双手抱拳:

“谨遵元帅号令!”

声如擂鼓。

穆志飞威风凛凛起身,道:“弟兄们都是天蓬的亲卫率众,当日一战,只有他们凭着顽强意志存活下来,却被飞蓬暗害,只好藏身与此。我们躲躲藏藏了很久,到今天,终于忍不了了!”

穆志飞从腰间取出那篆刻“水”字的令牌:“天河令在此,众将听令,谋逆飞蓬罪该当诛,奉我穆志飞的口令,让兄弟们备齐装备,咱们从这里杀上去!”

“杀上去!杀上去!”

一众水师山呼齐喝,声势浩大。

原来,穆志飞早已经预谋好了这一切。

喜欢万界仙王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437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