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 (07-30)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伴随着申成罡的自爆,整个大雷寺化为虚无,大片宏辉佛殿坍塌。

佛主和漫天高僧,也在这恐怖的高温下,彻底化为虚无。

与此同时,很多西洲的百姓,他们原本木然的双眸,顿时恢复了神彩。

他们茫然的望向四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但每一个人都隐隐觉得,有一种束缚自己思维,让自己生不如死的神秘力量,仿佛在一瞬间消失了。

与此同时,很多西洲各地的僧人,他们眼中赤红消散,再度恢复了清明。

他们回首往事,惊讶发现,自己这些年来,居然忤逆了佛祖普渡苍生的初衷,做了很多缺德事。

他们不禁目带羞愧,豁然惊醒。

他们开始改邪归正,尽力去弥补百姓,真正的开始普渡苍生。

西洲的风气为之一新,百姓们也不再木然,开始又了自己的思维。

同样的情况,出现在东洲,北州,以及南州。

天下四大洲的百姓,仿佛在同一瞬间,都恢复了神智。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天下人都知道,一定有大事情发生了。

很快的,一则消息从东洲大唐流传出来,唐王的御弟,昔日太子的儿子江流,为了佛法而前往西洲,求取真经,却被佛主算计。

佛主拒绝江流公开真经,强行将江流扣在大雷寺,并让江流翻译真经。

而这本真经的内容,佛主并不先外传,而是打算自己修炼。

江流不同意,他决定将真经传遍天下,让所有人都知道什么是真理。

为此,江流不惜自爆,选择了和佛主同归于尽,以身殉道,彻底覆灭了大雷寺。

对于这个消息,很多人都半信半疑,不知道是否为真。

但很快的,唐王召集各地高僧,汇聚在王城。

当日,唐僧请众高僧合力,催动佛法,将自己脑海中“看”到的记忆碎片,重现在虚空中。

申成罡最后一战的场景,以及他说的那些话,顿时在天下人的面前出现。

那一日,大唐举国之内,万民痛哭,纷纷为江流而悲伤。

“江流不仅是朕的御弟,而是朕大伯的儿子,如果不是大伯被大雷寺庙所害,如今这王位应该属于江流贤弟!”

“是朕害死了贤弟,朕晚死难辞其咎,但贤弟陨灭之前,将真经通过血脉传给朕,那朕就要替贤弟将真经传遍天下!”

是日,唐王说完这些话之后,宣布退位,将王位传给太子。

而后,唐王削发为僧,在王城白马寺内修行,潜心研究真经。

不是唐王不想传真经,而是他不懂真经,无法传给别人。

不过江流陨灭前,将自己对真经的间接,以及如何修行,都传给了唐王。

凭借着这些珍贵记忆,唐王修佛数年,终于悟透佛法,成为了佛陀。

那一日,四大洲僧人汇聚大唐,听老唐王传法。

无数的僧人当场顿悟,成千上万的百姓豁然开朗,都知道了什么是真理。

无数的气运汇聚成洪流,在虚空中汇聚,却并没有汇聚在老唐王的身上,而是汇聚到了白马寺的上空,没入一个佛像的身上。

这佛像,就是若干年前,老唐王为申成罡铸造的佛像。

其实不但是老唐王,在天下各郡个县中,到处都是申成罡的庙宇。

申成罡是为天下人而死,天下人自然感恩,纷纷自发的纪念。

庞大的气运汇聚,无数功德反腾空,每一天每一刻,都有无数人在对申成罡顶礼膜拜。

老唐王传法百年,一天天的衰老,最终含笑圆寂在白马寺。

“贤弟,朕其实不想当和尚,朕还是喜欢当个凡人。”

“如今贤弟你的真经已经传遍天下,你也香火成佛。”

“朕的心愿已了,可以安全的逝去了。”

说完,老唐王笑着望向江流的佛像,缓缓闭上了眼睛。

老唐王虽咋多年前成佛,但百年高强度的传法,早就耗尽了他的佛力。

而且老唐王天赋有限,又不愿将属于申成罡的气运功德拿走。

他等于是在帮申成罡传法,而不是自己传法。

至于大唐的国运,因为已经退位,所以老唐王也无缘享受。

但老唐王并不后悔,他走的很安详。

而在老唐王陨落的瞬间,一声悠长的叹息,忽然从佛殿中响起。

而后,一道模糊的虚影,从佛像中缓缓腾空,虚影逐渐变得清晰,化为一个少年的样子。

“大哥为我传法百年,天下百姓对我顶礼膜拜,终于一缕残魂重新凝聚,再世为人。”

“若是可以选择,我宁愿一死,也不愿香火成神。”

少年一声长叹,眼中满是落寞。

这少年自然是申成罡,他此刻已经长出了头发,容貌也恢复了道门天宗大师兄的原本样子。

严格来说,这就是申成罡本尊,少年时代的样子,并没任何区别。

甚至因为三世为人,申成罡修为精湛,将佛法和道法都完美融合到了一起。

申成罡也不知道,此刻自己究竟是什么修为。

因为他非道非佛,佛道之中又融合了儒法,境界非常的奇怪。

而且到了这个境界,申成罡已经明白,其实他这六百年历经的一切,其实都是——一场梦境!没错,这一切都是梦!其实早在几十年前,当申成罡香火成神,诞生第一缕意识的时候。

申成罡就已经明白了真相。

那时候的申成罡,其实就可以选择离开,但他却没有这样做。

因为在这个梦中,有他六百年的回忆,还有一个让他牵挂的大哥。

申成罡不是不想帮老唐王延年续命,而是他不能这样做。

因为申成罡已经明白,这一切都是梦,梦中的一切人都是虚幻的。

一个本就不存在的人,如何帮他续命?

这一切的一切,终究不过是一场梦,梦终究会有苏醒第一天。

而当老唐王坐化,含笑逝去的这一刻,申成罡终于明白,自己这一场持续了六百多年的梦,终于到了苏醒的时刻。

因为在这个佛法的世界中,再也没有了值得自己牵挂的人。

历经老唐王的百年传道,这天下百姓幸福,各国明君贤臣不断出现。

换句话说,申成罡留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丝意义,已经荡然无存。

真经早就传遍天下,人人心中礼佛,人心都是善良的,这天下已经不再疾苦,申成罡为何还要留下?

“我不知道究竟是何人如此神通,竟然创造了一个梦境世界,让我这道门天宗大师兄,沦为一个坚定的佛门修行者。”

“虽然严格来说,我现在已经不是僧人,也不是道士,而是一个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是什么的存在。”

“但不得不说,你引导我如梦,让我抛弃道门信仰,一心普度众生的想法,你——赢了!”

“我申成罡再也回不去了,我是我,我不是我,我依旧是我,但我依旧不是我。”

这一刻,申成罡走出佛殿,望着白马寺大院中璀璨的目光,说出了这句蕴含哲理的话来。

“咦,这小哥哥好生俊俏,怎么那么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

“丫头,这那里又什么小哥哥,你想男人想疯了吧?”

“可是刚才这里,明明有个帅气的小哥哥啊,而且他的样子我想起来了,和佛殿中的佛像一个样子!”

“丫头你醒醒吧,那可是江流圣僧的佛像,怎么可能有人和他一个样子?”

一个大家闺秀和大哥在白马寺拜佛,他们小声的议论着。

而此刻,申成罡却早已经走远,他一个缩地成寸,身影来到了大唐的王宫中。

望着那和大哥容貌几乎如出一辙的当代唐王,眼见他非常贤明,申成罡忍不住目带欣慰。

他心中一个念头,将一本真经稍微修改,增加了注解,然后让真经从书架上跌落,“恰好”落在唐王的面前。

唐王一脸疑惑,翻了翻真经,看了注解之后,顿时变得激动起来。

申成罡的字迹独树一格,是这个世界没有的字体,老唐王非常喜欢,一直在模仿。

深受父亲影响,唐王也在练这种书法,却一直练不出精髓。

可如今,这种书法的精髓出现了,唐王岂能不激动?

“伯父是您吗?

您回来了吗?”

唐王激动的站起来,四处张望,却看不到申成罡身影。

申成罡一个念头,就明白唐王自幼崇拜自己,是听着自己故事长大的。

而且老唐王还告诉唐王,如果有一天自己归来,就将王位归还。

因为这个王位,本就属于江流。

申成罡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没和唐王见面,而是转身离开。

既然这只是一个梦境,那申成罡不希望在这个世界,自己还留下牵挂。

这六百年来,自己对真经的领悟,可谓是独步天下,无人能及。

这些领悟,申成罡已经写在书里,唐王能领悟多少,那就看他的造化了。

只要唐王能参透些许真经,那他肯定能前途无量,未来有希望一统四大洲,成为天下共主。

做完这一切后,申成罡脚踏罡步,很快来到东宫。

东宫是父亲的宫殿,这里一直空着,每日有人打扫,这里依旧属于江流。

申成罡进入东宫,在这里住了‘一’夜,阅读了很多父亲生前的事迹,然后去父亲坟前上了一炷香,然后离开。

等申成罡再次出现的时候,人已经到了西洲。

大雷寺本就在一个小世界中,因为所有人都陨灭,锁在位置已经无人知晓。

但申成罡却知道,而且因为参悟了震惊,所以阵法并不排斥申成罡。

申成罡进入大雷寺,发现这里到处都是断壁残垣,非常破败。

佛主虽然湮灭,但因为修为很高,所以还有白骨留下。

但这白骨保持着跪地姿势,眼中满是后悔,仿佛临死前顿悟。

至于当年参加围剿申成罡那一战的高僧,但凡有白骨留下的人,都是一脸后悔,目带羞愧。

当申成罡降临的时候,这些白骨仿佛有灵性一般,一个个跪地忏悔。

申成罡一声轻叹,将所有白骨收敛,并建了一座舍利塔,将他们都埋葬起来。

“往事如烟云,一切既然已经逝去,那一切就逝去吧。”

“若是你们有来生,希望你们好好做人。”

申成罡以无上佛法,为这些僧人念诵望往生咒,然后又呆了‘一’夜,这才悄然离去。

这‘一’夜,申成罡是在昔日母亲的房间中休息,他这是追忆母亲。

第三日,申成罡再次出现的时候,人已经回到了傲国。

傲国的那个小山峰,如今已经建立了一座恢弘的寺庙,上书“小雷寺”三个大字。

这三个字是老唐王亲笔所写,而如今的小雷寺,也成了天下佛门圣地。

这里是大唐的皇家寺庙!一百年前,四大洲高僧汇聚大唐,听完老唐王传法之后,很多高僧并没离去,而是凑在一起,重建了小雷寺。

他们尊申成罡为“师尊”,自发的提申成罡传播真经,弘扬佛法。

这时间一长,此地自然佛法鼎盛,取代昔日的大雷寺,成为了佛门圣地。

不过这一切,落在申成罡的眼中,却非常的陌生。

甚至……如今的小雷寺,让申成罡感觉很生疏,再也没了昔日的熟悉感觉。

这里虽然繁华,但对申成罡而言,却已经再无“家”的感觉。

唯一让申成罡欣慰的是,他脑海中的小雷寺,其实还在。

这昔日的破败寺庙,早被人重新修复,并用阵法隔绝起来。

因为天下僧人都觉得,或许有一天,他们的“师尊”会复活,重新归来。

哪怕时隔了百年,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一如往昔,没有任何变化。

当年那些小和尚的尸骨,百年前被申成罡埋葬,如今坟头草已经有三米高。

而当年那个密室中,老和尚依旧盘腿而坐,目带微笑,仿佛万古不朽。

这个密室无人发现,申成罡走入其中,然后恭敬跪地磕头。

“虽然这是一个梦,但在这个梦中,是太师傅您给了我父亲和爷爷的感觉,也是您传授了我做人的道理。”

“太师傅,我不叫江流,我是儒界申成罡,但无论我是谁,我依旧是您的弟子。”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453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