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 (07-31)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九天杀童大将驭使天龙、水鬼、水怪这些肉身强悍、但智商比较感人的生灵充当炮灰,不要钱地填了上去。

而他自己,则稳稳地站在一个安全距离之外,高声叫道:“燃灯乃准圣高手,需你我合力,借天河之力震压,还不现身,更待何时?”

九天杀童大将此言一出,浩荡天河水面上,登时又现出几路人马。

东面,玄布缠头、皂衣大袖,左手执金钟,右手执玉锤的高刁北翁神将军,麾下只率一万余众,但都是善用五瘟疫疠之术的神兵。

北面,现出一员大将,人面鸟嘴,头生独角,手执一柄大斧,那手上有鳞片如龙,身后有元蛇毒虫,天河诸般异兽。

正是长颅巨兽大将军。

南面,现出一位神将,同样是青衣大袖弁冠,一手短剑、一手盾牌,麾下皆是善长近战的孔武天兵。

正是威剑神王大将军。

四位神将,四方镇守。

大鹏挣脱飞鹰,逃回燃灯身边,发出一声哀鸣,背上头上血迹淋漓,显然是受了重伤。

燃灯淡然看了一眼,不为所动,只是神色冷峻地仰头看向天空。

空中,天蓬真君率领值月五将军、飞鹰走犬二使者,手执上宝沁金耙,嘿嘿冷笑,缓缓降下云头。

左言和徐伯夷道行不高,却不肯放过这个出风头的机会,执意跟在了他们后边。

倒是鹤羽和太白深谙“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道理,虽然左言口口声声说,以其制定的计划,定可让燃灯有来无回,他们还是陪着天翊和天佑两位真君守天河,不肯跟来冒险。

天蓬冷笑道:“燃灯道人,看来你西方野心勃勃,是决意东进了啊,居然与叛军勾结。”

燃灯见到如此阵仗,也知道不能善了。

他不动声色地调理着内息,宝相庄严,淡淡答道:“天蓬真君此言差矣,那猴儿与我有缘,我佛慈悲,不忍见他落得刀兵之灾,故而出手搭救罢了。”

天蓬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那

东北大炕小说 唐人社唐人社美国导航十次啦

猴将追随玄女,犯上作乱,罪犯天条,你燃灯一句我佛慈悲,便可凌驾于天条之上?”

燃灯笑道:“本座此来,只为救那神猴,事情一了,便想归去。

是元帅你不肯罢手,动用如此阵仗,强要留下本座。

如今你待怎样?”

天蓬道:“自然是拿下你,叫那西天多宝亲自来天庭领人。”

燃灯大笑:“我本想走,你不甘休,既如此,那便打散了你十万天兵再走不迟。”

天蓬嘿嘿冷笑两声,道:“大言不惭!这里可是天河,纵然你是一位混元大罗神仙,也别想来去自由。

动手!”

天蓬一声“动手”,最先动手的却不是困住了四方的神将。

虚空之中,电蛇飞舞,雷霆滚滚,“封”、“禁”、“镇”、“慑”等一个个蕴含着规则之力的斗大金字,不断投射而下。

手持蛇拐的四目老翁雷霆杀伐大将陶元帅及其帐下判官李天泽,雷霆尉赵阳正本就擅长远攻,此时突然现身于远处,已先动了手。

接着,九天杀童大将驭使天龙水鬼,诸般水怪

东北大炕小说 唐人社唐人社美国导航十次啦

自西方杀来。

高刁北翁神将军麾下擅用五瘟疫疠之术的神兵不断进行精准投毒。

长颅巨兽大将军指挥元蛇毒虫,专门刁钻攻击各种空门。

威剑神王大将军率领剑盾手缓缓逼近,缩小包围圈。

燃灯从一开始就没想真正交手,已经得手,他只想走。

可如今被重重围困,想要离开已不可能,除非击溃了他们。

燃灯被逼到那个份儿上时却也不怂,一双慈眉微微一挑,眉宇间已满是戾气杀意。

“我佛慈悲!”

燃灯道人高宣一声,将灵鹫琉璃灯定于头顶,一道道琉璃宝光垂挂下来,既可护住元神,又能驱避诸般毒虫、瘟疫之毒。

大鹏羽翼仙却没那般本领应对这各种可以毒死仙人的奇毒异术,燃灯将黄金玲珑塔向大鹏羽翼仙一晃,先将重伤的羽翼仙收进了玲珑宝塔,托在掌中。

旋又取出乾坤尺掣在手中,淡定地一笑,道:“那就来吧,本座今日,便度化了你天河众生!”

语罢,燃灯道人便出了手。

雷霆杀伐大将陶元帅及其帐下判官李天泽,雷霆尉赵阳正不断窥得机会,以雷电偷袭。

九天杀童大将、高刁北翁神将军、长颅巨兽大将军、威剑神王大将军,一共五位大罗神仙,两位太乙圆满境金仙,围住了燃灯,走马灯般出手,诸般法宝层出不穷。

燃灯道人兵来将挡,水来土屯,一盏玲珑塔,一根乾坤尺,愈杀愈勇。

被逼急了时,这老阴比倒也不乏血勇。

整个天河之上,神影、龙影、水怪之影、疫瘴之毒混杂在一起,闪电、惊雷穿梭其间,四位大罗、两个太乙近身肉搏,却也只能困住燃灯。

交手之际,长颅巨兽大将军头上独角还被燃灯窥了个空隙偷袭,用他的金钵盂咂了个头破血流。

“快快快,大帅,快快祭出你的天蓬印!“左言看得着急,一时忘形,急急催促起来。

天蓬倒是不以为忤,淡定地点一点头,抬手便将天蓬印祭在空中。

他这一身法宝中,唯有这天蓬印,不仅是一件法宝,更是他官居祖师九天尚父五方都总管北极左垣上将都统大元帅天蓬真君的印信。

这时天蓬印祭在空中,天蓬身后飞鹰走犬二使者与诸多天兵,却是高声颂唱起了“大天蓬咒!”

“天蓬天蓬,九元煞童。

五丁都司,高刁北翁。

七政八灵,太上浩凶。

长颅巨兽,手把帝钟。

素枭三神,严驾夔龙,威剑神王,斩邪灭踪……”随着他们的颂唱,那枚天蓬金印竟渐渐放出无量神光,神印在空中滴溜溜旋转起来。

随着这庄严颂唱声起,整个天河中诸神将、神兵、诸天河生灵,也都一起跟着颂唱起来。

那天蓬印上的无量神光愈发灿烂。

这神光弥天漫地,将所有人都笼罩其中。

诸神将神兵将了这天蓬印的法力加持,愈发神勇,而燃灯却感觉自己的压力陡然加大。

这股压力,不是来自于四下走马灯般冲来的诸神兵神将,而是来自于法则之力的影响。

他感觉自己突然开始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四周的空气变成了胶一般凝滞,使得其举手投足,倍加辛苦。

最重要的是,他吸收、调动四方灵力、元素之力,演化为自己神通本领的能力也受到了压制。

以至于他堂堂准圣高手,竟被这些苍蝇似的天兵天将,以及五位大罗高手,搞得手忙脚乱。

天蓬真君眼见计谋奏效,不禁哈哈大笑:“燃灯道人,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来我天河。

我为天河元帅,手执天蓬神印,天蓬法咒之下,可以调动整个天河的水元之力镇压你,你就算是混元大罗,又如何与我争斗!”

天蓬又转眼看看左言,点一点头,赞许道:“了不起,只问了问我天河有哪些倚仗,便能想到这般调济运用,的确是个人才。

待本帅擒下燃灯,便奏请天帝,封你为我天河军司马一职。”

左言一听,喜出望外,就在云端跪下叩头,叫道:“多谢天蓬大元帅。”

燃灯大怒,阴鸷的目光狠狠盯了一下云端,这个缺了三肢的蠢蛋,不过区区金仙修为,我今困于此处,竟是他的计谋?

左言登时就被燃灯这个睚眦必报的老阴比给恨上了。

可他此时就像一只云雀,一张蛛网自然捕不住他这个猎物。

但是,一千张蛛网、一万张蛛网合并在一起呢?

燃灯不知道天蓬真君竟然还有这么一手,只不过天蓬一用出来,他倒是马上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就如他西天,那灵山就是二圣祭炼的一件镇压新教气运的至宝,而且灵山上诸生灵、灵山左近佛国众生,都能贡献信仰之力。

如果有人打上灵山,哪怕他拥有不逊于多宝圣人的实力,二人交手,也必败无疑。

因为做为地主,多宝有灵山和佛国众生的信仰之力加成。

此刻的天蓬就是这般,若远离天河,他只手就能镇压天蓬。

可是在这里,天蓬真君以天蓬印挟整个天河水元之力镇压他,再加上多位大罗,却已稳稳占了上风。

若能擒得这尊西天老佛,该是何等功劳?

想到这里,天蓬心花怒放,端起上宝沁金耙,大笑一声,朗声道:“今日必擒燃灯老贼,众将官,随我杀!“便把上宝沁金耙一举,向着燃灯那一头的电烫卷儿刨了下去。

PS:求月票!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456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