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月前 (07-31)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第八十九章外门弟子

问心路显然不是那么好过的,哪怕一众天才少年们所走的其实只是五关中最简单的三关而已,可这么一场考核也足足持续到了第二天日上三竿之际,且,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靠自身的能力闯过来的——有三十五人是被长老们有若拖死狗般从石台处提溜出来的,醒来后,一个个都是面色煞白如纸,就宛若大病了一场似的。

“咚、咚!”

没等熬过了这场艰难考验的少年们缓过气来,就见一名身穿青袍的长老白突然从雾中飞出,将两名兀自还处在昏迷状态中的少年丢在了众人的面前。

“哎呀。”

“疼死我了。”

……

青袍长老下手不轻,两名少年在重重地撞在地上后,很快便都苏醒了过来。

“李彦武,赵方刚,你二人好大的胆子,身为玄冥教弟子,竟敢妄想混入我重玄门中,嘿,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不等两名少年搞明白是怎么回事,青袍长老已面色冷厉地断喝了一嗓子。

“冤枉,冤枉啊,长老,我、我不知道您在说些什么,我……”

“卫长老,您搞错了吧?我们河内郡赵家四百年来始终忠于重玄门,弟子更是以进重玄门为荣,怎可能会是玄冥教弟子。”

……

青袍长老这么个指控一出,那两名少年顿时便全都慌了神。

“嘿,问心路上问心迹,你二人到了此时还想抵赖,简直是不知所谓,都给本座去死吧!”

两名少年的叫屈声不可谓不令人侧目,然则青袍长老却根本不为所动,但听其一声冷笑之余,抬手便是一掌拍了下去,霎那间,便见一只巨大的光掌从天而降,只一下,便将两名少年全都拍成了肉糜。

“嘶……”

“啊……”

……

在场的天才少年们中,有一大半都没见过血,此时一见那两名少年死得如此之恐怖,顿时便有不少人惊呼了起来。

“闭嘴,都给本座瞪大眼睛看好了,这就是背叛宗门的下场,不止他们自己要死,他们的家族也都将被夷灭!”

青袍长老可没打算惯着这群新进弟子,声线冷厉地便喝止住了众少年们的瞎嚷嚷。

玄冥教?

徐扬手下的人命早就已超过了十条,所以,哪怕那两名少年死得极为凄惨,他除了稍有的反胃之外,倒也没什么太大的不适,只是心里头对那个所谓的玄冥教难免起了些好奇之心。

“玄冥教,前朝余孽所创,行事最是鬼祟卑劣不过,五百年来,屠戮无辜百姓之事可没少干,凡遇到,自当杀无赦。”

见得徐扬面带疑惑之色,站在他身旁的白袍少年上官晓诚立马很是善解人意地出言解释了一番。

“受教了。”

这一

公共场合高HNP 百帐欢

听事涉前朝,徐扬的眼神一凛之余,心弦当即便是一紧。

“凌天行、上官晓诚、林烟……陈珉震,你六人即刻上飞舟,本座领你们去内门报到,其余人在此等候,自有当值执事会带尔等去外院安置。”

青袍长老在喝止了众少年之后,并未多迁延,紧着便连点了六名具有特殊体质的天才少年之名。

“你竟然没有特殊体质?妈蛋,小爷我居然会输给你这么个普通人,嘿,好,很好,小爷我在内门等你!”

青袍长老点名一毕,原本就站在离徐扬不远处的凌天行顿时变了脸,只见其几个大步便抢到了徐扬面前,气急不已地便放出了句狠话。

“傻缺。”

特殊体质又如何,但凡同境界相争,徐扬无惧任何对手,这么个信心,他向来不缺。

“哼,咱们走着瞧!”

凌天行气恼归气恼,只是这当口上,他也不敢随意放肆,在怒视了徐扬一眼之后,这便悻悻然地纵身蹿上了飞舟。

“徐老弟,那咱们就内门再见了。”

上官晓诚对徐扬不是特殊体质同样感到惊诧不已,不过他倒是没像凌天行那般自傲,而是先客气地行了个礼,而后方才跃上了飞舟。

“嗡……”

内外门的待遇自然是差距极大的,哪怕徐扬身为一郡魁首,可以享受内门弟子的同等待遇,可时限也就只一年而已,若是不能尽早进入内门,很快便会被凌天行等人拉开差距,一旦如此,他极有可能会遭到凌天行的针对,这一点,在场的众少年们显然都看出来了,一时间乱议之声便即就此大作了起来,惋惜者有之,幸灾乐祸者也有之。

“小扬……”

见得情况不妙,谢英明自不免对好友的处境感到担心。

在先前与众少年们的闲聊中,徐扬已经知晓外院弟子晋入内院的相关考核要求了——具有特殊体质的天才一入门就是内门弟子,除此外,普通外门弟子首先得是后天六重圆满,其次,修炼的功法不能低于地级上品,其三,还必须得在每年的外院大比中名列前十,最后一条是必须得通过问心路的考验,这才有机会得到煞气洗练真气的机会,若能凭此晋升后天七重,方才能真正进入内门修行。

“嘿,没事,不就是内门么,看我怎么后来居上好了。”

毫无疑问,这么些要求每一条都不是那么容易能办到的,然则徐扬却并不

公共场合高HNP 百帐欢

以为意,概因他压根儿就不觉得外院中会有谁能挡了他的路。

“所有人都听好了,本座是外院执事李玉山,奉命前来带你们去外院报到,现在列队,一个紧跟一个,后头的人务必看清楚前面之人的脚步,一旦行差踏错,护山大阵会教你们怎么做人的,到时候莫怪本座言之不预。”

载着凌天行等人的飞舟方才刚离去不久,就见白雾一阵乱颤中,一名身穿灰色长袍的中年人已满脸不耐之色地出现在了众少年们的身前。

“别挤,妈蛋,说你呢。”

“挤啥,挤啥,后面站着去。”

“滚开,再乱挤,小爷扁你了啊。”

……

这一听去外院报到居然还有被阵法攻击之危险,众少年们顿时便乱作了一团,谁都想挤到更靠近李玉山的位置上,结果么,引发的纷争当真不在少数,然则李玉山却压根儿就没去理睬那么许多,一直是笑嘻嘻地看着众人在那儿你争我抢,浑然就是一看猴戏之做派……

喜欢武破九天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459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