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7-31)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十多面猎猎作响的血色大旗,定格着周边的风雪。为荣陶陶等人前往龙河畔提供了强力支持。

荣陶陶骑着践踏雪犀,超大型越野车马力十足,“咚咚”行进之间,众人很快便来到了冰河之上。

终于,人们看到了一道雪白的身影。

一道高挑的、曼妙的、却也孤独的身影。

茫茫天地间,仿佛唯有这一人。

雪色的大衣尾摆、漆黑的长发随风舞动着,那一双标志性的凤眸遥遥望来,带着些许温柔、些许慈爱......

关于“风华绝代”这四个字,魂将大人诠释的很完美。

“吁~”荣陶陶坐在践踏雪犀的大脑袋上,双臂双腿环着巨大的犀牛角,他稍稍仰身,向后一拽,尝试着将这吨位十足的大越野停下来。

“哞~”践踏雪犀一声嚎叫,脚下连连踏着,在冰河之上滑了十多米,直至刹车到魂将面前,这才堪堪停稳。

从始至终,徐风华都没有半点惊慌,她只是面带笑意,轻声道:“慢点,慢点。”

“兄弟们,按照计划,建造冰屋!”荣陶陶翻身下了践踏雪犀,急忙开口招呼着众人。

随即,众人收起了雪夜惊,并开始施展寒冰屏障,准备搭建一个临时的休息场所。

“阳阳。”看着忙碌的众人,徐风华口中突然吐出了两个字。

不远处,正在专心施展寒冰屏障的荣阳,不由得动作一停,转身看向了母亲。

“过来。”

荣阳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拽着杨春熙的手,来到了母亲的面前。

在大量雪魂幡的帮助下,附近的霜雪已然定格,大家也都有了些视野,凭借肉眼也能看清楚彼此。

缓缓的,徐风华伸出手掌,按在了荣阳的肩膀上:“淘淘比你更会撒娇,更会耍赖。”

荣阳默默的垂下了头:“嗯......”

“你还在怪我,是么?”徐风华轻声说着,那极具魅力的中年女性嗓音,听得杨春熙好生羡慕。

“没有。”荣阳终于开口了,“妈,我们几个包了饺子,一会儿尝尝吧。

这个是杨春熙,您见过的。

她是松江魂武的教师,也是淘淘的少年班导员,现在是松江魂武派驻雪燃军的一员,和我一起在十二生肖团队。”

徐风华并没有第一时间去看杨春熙,她只是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大儿子的表情。

那按在荣阳肩膀上的手掌稍稍握了握,似乎要察觉到他心中的埋怨,只是并未成功。而后,她才转眼看向了儿子身旁的女友。

察觉到魂将大人的目光注视,杨春熙恭敬说道:“徐女士,您好。”

“可以叫徐姨。”

“啊。”杨春熙磕巴了一下,“徐...徐姨。”

远处,正安排兄弟们建家的荣陶陶,忍不住心中暗暗偷笑。

嫂嫂大人这也没比大薇好到哪去嘛?

修建好了一大两小两座冰屋,众人分了分保温箱,大型冰屋中也只剩下了荣家五口。

嗯,还有一个趴在冰面上的践踏雪犀。

这个大家伙似乎有点无聊,两只耳朵一耸一耸的,自己跟自己玩起来了~

荣陶陶召唤出了荣凌去陪伴雪犀,一会儿吃饭的时候,也准备给这两个魂兽尝尝美味佳肴。

“走你~”荣陶陶小声说着,蹲伏在地,一根冰之柱出现在了众人眼前,但却并没有上升很多,只是到了众人的腰腹部位,便停止了生长。

随即,荣陶陶一手按在冰之柱上,寒冰屏障蔓延开来,很快,一个冰桌子便制造完毕。

而后,荣陶陶也从行囊中拿出了折叠纸笼......

有人在装修、点缀房屋,自然也有人在打开保温箱、端上团圆饭。

徐风华静静的伫立在原地,看着四个孩子忙碌的身影,一时间,她的眼神是那样的柔软。

快二十年了,她似乎早已经与霜雪融为了一体。

无论是她的双眼,亦或者是她的内心,都已经寒冷、僵硬了。

只是,这样的情况在遇到荣陶陶后,便被打破了。

这个世界并不公平,会哭的孩子总会得到更多的关爱。

但是这能怪荣陶陶么?

他不过是展现出了一个孩子可能会有的一面罢了。

不过是因为儿子们的性格不同,所以,荣阳虽然早早便有了足够的实力,可以与母亲团聚,但却一直安安静静、没有打扰魂将大人。

呼~

荣陶陶打开折叠纸笼,也将魂技·莹灯纸笼释放进入其中。

尽管莹灯纸笼因此“纸笼”而得名,但自打荣陶陶学会这项魂技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将弥漫的

琪琪网最新伦费观看2020动漫 粉色app

星星点点灌进纸笼里面。

大红灯笼高高挂!

真的是很有气氛了......

徐风华也察觉到,孩子们不仅要跟她一起吃这个团圆饭,更是用心准备了一番。

虽然条件简陋,但在能力范畴内,他们尽量在做了。

环顾着挂在冰屋四处的红灯笼,徐风华的心中深深的叹了口气。

多少年没见到灯笼了?

这倒还是其次,关键是,多少年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气氛了......

“你能坐下么?”荣陶陶的声音突然传来。

徐风华从沉思中惊醒,转过头,也看到了一脸好奇的小儿子。

她摇头笑了笑:“算了吧。”

“双脚又不离地。”荣陶陶撇了撇嘴,顺势跺了跺脚,示意着脚下的冰河,“这家伙没那么多事儿吧?”

这就是荣陶陶与荣阳阳的区别!

他会主动争取,再三争取。

徐风华迟疑了一下,轻轻点头:“好。”

那就坐着吃吧,自己不坐,孩子们都会站着吧。

荣陶陶再次施展了一根冰之柱,凳子面没再用寒冰屏障,而是用了冰玻璃。

他半跪在母亲身侧,仔仔细细的调整着凳子与桌面的高度,也施展着雪爆球,打磨了一下方方正正的冰玻璃,将其磨成了圆形,仰头道:“坐下试试?”

徐风华缓缓坐了下来,位置刚刚好。

“坐得舒服吗?凳子是不是太硬了?诶?”荣陶陶歪头观瞧着,却是被一只手按在了脑袋上。

徐风华满脸的温柔,望着膝下专心致志、仔细调整凳子的孩子,第一次感受到了被悉心照顾的感觉。

她心中稍稍悸动,揉了揉荣陶陶那一脑袋天然卷儿:“我没那么娇贵。”

那必须的啊!

你不仅不娇贵,你怕是这个世界上最坚韧、最“皮实”的女人了!

但是娇贵与否是一码事,孩子的心意又是另一码事。

“你起来一下。”荣陶陶向上顶了顶脑袋。

徐风华迟疑了一下,那本就揉着他头发的手掌,当即微微用力,撑着身体向上站起。

而当徐风华稍稍起身的时候,荣陶陶竟从手里拎出一朵云朵阳灯?

像是棉花糖、又像是抱枕的柔软云朵阳灯,终于还是被荣陶陶开发出了新的用途:当坐垫!

随着徐风华捋过雪制大衣,再次坐下来,荣陶陶笑嘻嘻的说道:“呀~完美~唔......”

本就半跪在凳子边的荣陶陶,脑袋突然被她揽入怀中,那怀抱并没有像之前那样温柔,反而那一双手掌稍稍有些用力。

在几人的眼神注视下,魂将大人并未隐藏内心的情绪,她抚着荣陶陶那布满了霜雪的天然卷儿,低下头来,在他的头发上轻轻印了印。

这一刻,冰屋安静了下来,气氛却并不压抑,只有淡淡的温馨。

关于感受的缺失,永远是双向的。

在荣陶陶过去18年的成长过程中,并未享受过母爱。

同样,对于这个十数年如一日、伫立在狂风暴雪中的徐风华而言,她也没有享受过家庭的温暖与温馨。

在过去的几天时间里,她已经足够期待这一次除夕了,但此时此刻,膝下的孩子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他远比想象中的更爱她,更在乎她的感受。

看到这一幕,其余几人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哥。”

突然间,一道虚幻的身影出现在了荣阳身侧,可是把荣阳吓了一跳!

“怎么?”荣阳在脑海中询问道。

“你去我身体里感受一下啊?”虚幻身影的荣陶陶抬起手肘,装模作样的拄在了荣阳的肩膀上。

荣阳:“啊?”

“切~”荣陶陶撇了撇嘴,“我知道你岁数大了,自己的身体不愿意过去,抹不开面子嘛~

去吧去吧,对了,你猜妈妈能不能分辨出来儿子换人了?”

说着说着,荣陶陶竟然有点期待,连连催促着:“快去快去,快去试试。”

弟弟的提议,荣阳很是心动,而在荣陶陶如此催促之下,荣阳也有了台阶,兄弟俩立刻互换了身体。

荣阳(荣陶陶)掉头走向践踏雪犀,继续从驮鞍里面拿菜肴,返回冰桌之时,荣阳动作稍稍卡顿了一丝,但也仅仅是一瞬即逝,脚步未停,继续拿着菜肴上桌。

显然,短短的几秒钟之后,兄弟俩就把身体换回来了。

徐风华揉顺着怀中孩子的头发,抬起眼帘,看向了正在上菜的荣阳。

随即,她那一双眼眸中带着些许的笑意,隐隐还有些欣慰。

荣阳面色一僵,换回身体时都没这么“卡顿”,反倒是被这一眼给看“卡”了!

真的假的啊?

她是怎么发现的?

“对了,我爸说晚点过来。”闷闷的声音从怀中传来。

“嗯。”徐风华轻声应和着,松开了双手。

“咱们先吃吧。”荣陶陶站起身来,随手召唤出了十多个云朵阳灯,“用坐垫自己拿啊,不用就让它们飘着,当照明了。”

众人还没动,荣凌却是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了,他高高跃起,抱住了一个漂浮在半空中的柔软棉花糖。

他那一双烛眸忽闪忽闪的,左看看、右看看,好奇的研究着怀里的棉花糖。

如此画面,让人很担心荣凌会咬上一口。

而几秒钟之后,荣凌还真就咬了一口......

“嗡!”他没撕扯下来云朵,荣凌不满的震了震霜雪,毕竟那云朵阳灯是一体的。

杨春熙笑看着那憨萌可爱的鬼将军,与他那威风凛凛的形象反差实在是有点大。

“吃饭吃饭,这个地界儿,怕是开盒就凉,饺子一盒一盒的开吧!”荣陶陶急匆匆的拿起了筷子。

徐风华双手中浮现出了点点霜雪,反复抹了抹、洗了洗手,活动了一下彻骨冰寒的手指,接过了杨春熙递来的筷子。

让她没有预料到的是,当她的筷子夹起一只饺子之后,四个孩子都停下了动作。

甚至那饿鬼荣陶陶也停了下来,满脸期待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徐风华默默的低垂下眼帘,也不知道这个饺子是谁包的,晶莹剔透,犹如白色的小船。

透过那薄薄的皮儿,隐隐能看到其中的大馅儿。

她将那还算温热的饺子放进口中,美味在味蕾中荡漾开来。

这应该是猪肉白菜馅儿的,香嫩可口、唇齿留香。

冰制饭桌上很安静,孩子们似乎都在等待母亲的开口评价,而徐风华却是良久没有开口说话。

相比于细细体验滋味而言,她更多的,是在平复心中的情绪。

无论是作为母亲,还是作为魂将,似乎都不愿意在晚辈面前失态。

良久,当她再次抬起眼帘的时候,眼中也只剩下了温柔与赞赏,将那被触动的心思埋进了心底。

“很好吃,你们亲手包的。”徐风华笑着询问道,虽然是疑问句,但却用了陈述语气。

孩子们如此期待,那一定是他们亲手做的。更何况,荣陶陶前几天曾说过,高凌薇要学包饺子。

荣陶陶:“啊,我和大薇只管包,嫂嫂擀得面皮、煮的饺子,我哥和的馅儿。

味道好的话,那大部分都得是和馅儿的功劳。”

徐风华转头看向了荣阳:“看来以后春熙有福气了。”

杨春熙的笑容有些腼腆、也很甜,她低着头,没有说话。

真·小媳妇儿!

荣阳也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徐风华很享受这样的氛围,似乎也在逐渐适应着母亲的角色,话语中竟破天荒的有了一丝调侃:“有什么秘诀么?”

还有一句话,徐风华在心中补上了:学会之后,如果有幸能回去,我给你们包饺子吃。

荣阳面色稍稍有些尴尬:“秘诀......”

哪有秘诀啊?边和馅儿边尝咸淡?

“唔。”荣陶陶也将一只饺子扔进嘴里,大口咀嚼着,那叫一个浑身舒坦!

徐风华愈发的进入角色了,闲聊打趣着:“怎么,不愿意跟我分享么?”

荣阳磕巴了一下:“秘诀的话,倒是没什么特殊秘......”

话音未落,荣陶陶就凑到荣阳的耳边,小声道:“爱。”

荣阳:“......”

徐风华:“......”

“呵呵~”杨春熙忍俊不禁,高凌薇也是笑着低下了头。

荣阳一脸的幽怨:“你可以在脑海里跟我说的。”

荣陶陶往嘴里塞着饺子,含含糊糊的回应着:“我故意说给她听的。”

这一次,徐风华也是笑了。

看着性格各异、却同样温暖的两个孩子,她再次夹起了一只饺子,放进了口中。

依旧是一只温热的饺子。

暖口,烫心。

...

最后一天了,求月票!

喜欢九星之主请大家收藏:

琪琪网最新伦费观看2020动漫 粉色app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460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