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8-01)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虽然,现在为时已晚,就算找到了那人的藏匿之处,恐怕也找不到什么证据.

但万一呢?

万一他不经意的留下了什么痕迹,说不定他们就能离真相更进一步。

村长没有多问,只是按照沈未白的吩咐,带着她去一户一户的看。

排除了各种不可能的条件后,其实剩下的选项不多。

连看了三户后,村长把他们带到了村尾一处破败小院门口。

“这是村里一个老光棍的房子,一生未娶,也无儿无女。在五年前,还是六年前,倒是有一个远房侄儿前来投奔,这才有人照料。老汉去年过世了,他侄儿便继承了他这几间房,几亩地。封村之前,杨克这孩子说要出一趟院门,回家乡拜祭父母。”村长向二人介绍。

沈未白和风青暝在村长介绍时,都在打量四周环境。

这里离村子里最近的一户人家,都隔了两道田埂,没有什么左邻右舍。

院门外,还有一棵百年老槐。

一般来说,不会有人在自家门口种槐树,因为‘槐’字的写法,让人觉得不吉利。

这百年老槐,如同当初雒栖院那棵梧桐树一样,枝叶繁茂,树冠极大,遮挡了院中三分之二的房屋,无论是青天白日,还是夜晚,都给人一种鬼气森森的感觉。

“老汉性子孤僻,不爱与人来往。住的地方又阴气重得很,所以村子里的人也都绕着他走路,不会靠近这里。也只有他那个侄儿杨克来了之后,才有点人气。”村子感叹的道。

院门上了锁,当着村子的面,沈未白和风青暝都没有动作。

只是站在院门外,聊着这屋主的事。

“村子可否多说些关于这杨克的事?”沈未白问。

村子点点头,没有丝毫隐瞒。

在他口中,杨克虽然性子与老汉一样都比较孤僻,但是脾气却没有老汉那么怪。

和村里的人关系也尚可,偶尔还会帮帮村里的忙。

但大多数时候,他都是在家中照顾老汉。

老汉身体不好,家里又穷,他就学着认识了一些老汉常用的草药,然后经常上山采药。

总之,在村民心中,杨克是极孝顺的。

“这个杨克是何种模样?可有什么面相特征?”沈未白又问。

村子仔细想了想,摇头道:“就是普通的庄稼人,没有什么特征。若非要说,那就是他的指甲比常人黑。不过,都是在地里刨食的人,又要照顾脾气古怪的老头,家中又没有女人,难免也就邋遢了点,这也没什么。”

说完,村子也反应过来,“医仙子为何对这杨克如此感兴趣?”

沈未白还未说话,风青暝就皱眉道:“只是寻常问问而已。”他阿姐怎会对别的男人感兴趣?

村子不再多问。

沈未白见从他口中也问不出其他东西后,便请他先回去。

“不看下一户了?”村子诧异的道。

沈未白摇头浅笑,“不必了。”她基本上已经能确定,自己找到了要找的。

村子觉得奇怪,却也没有多言。

朝两人拱拱手告辞。

等老村长走远后,风青暝才沉声道:“三四十岁的年纪,却不娶妻不生子,独自照顾远房叔伯?若是真心要在此落地生根,身体又无异状,怎么会孑然一身?”

“是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经常上山采药,指甲黑,独来独往,却有一个极好的掩饰,远离人群,却有能藏匿其中。”沈未白说着,转眸看向身后阴气沉沉的院子,“住在这么一座旁人不远靠近的院子里,做什么又有谁知道?”

“阿姐,我们进去看看。”风青暝道。

沈未白颔首同意。

两人并不需要破坏门上的锁,这矮矮的院墙根本拦不住他们。

瞬息间,两人就站在了院子里的空地上,看着三间年久失修的土房。

房中无人,自是很安静。

两人互看一眼后,分别行动,各自选了一间房进去。

风青暝去的那一间应该是放置杂物的房间,一目了然,没有任何可疑之处。

但,他依然没有大意,仔细检查了每一寸地板,连墙面和屋顶都没有放过。

沈未白去的那间算是正屋,里面也没什么东西,只有神龛和几把椅子,一张方桌。

这家里的灶房,被安置在院中,用碗口粗的树干,斜斜的搭起了一个顶棚,防止下雨的时候,无法生火做饭。

两人几乎是同时从检查的房屋走出,对视一眼就知道一无所获。

如今,仅剩下一间卧房还未查探。

两人一起来到卧房门前,上面挂着铜锁,风青暝用手一握,铜锁直接被捏碎。

将门推开之际,一股难闻的气息扑面而来,是一种许久没有通风而导致的霉味。

然而,在这股气息出现时,沈未白却敏锐的抓住风青暝的手腕,拉着他向后飘了好几步。

“有毒!”风青暝落地后,眸光一沉。

他是从沈未白的动作中反应过来的。

若今日,他没有与沈未白同来,恐怕又会中招。

下毒之人心思阴险,手段诡异,实在是令人可恨!

“果然是睚眦必报。”沈未白却勾唇笑了。

她正愁找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因为她知道做出这些事的人,能如此从容的离开,就不会在这里留下什么痕迹。

他会在离开前,把所有有关于他的痕迹都抹除,就算有人破解了山中龙须枯的秘密,也怀疑不到他身上。

但,这个杨克却还是忍不住,自己留下了线索。

沈未白说他睚眦必报,是因为他不愿让追查到这里的人好过。

明明知道线索到这就断了,什么都没有,就无法追查到他。却偏偏忍不住想要报复查到这的人。

当然,他的布置也十分巧妙,利用卧房封闭的空间布下毒药。

在一开门,房中气息流动之时,让人不动声色的吸入有毒气体,不知不觉中中毒。

而这毒又是慢性毒药,不会当场毙命。

等毒发的时候,已经过去两三天了,莫名其妙死去,谁又知道是在什么地方中的毒?

这手段可谓毒辣。

可惜,这位用毒高手,碰上了医毒双修的医仙子。

“虽然没有吸入毒气,但还是吃颗药预防一下。”沈未白拿出一粒药丸,直接塞入了风青暝口中。

指尖的轻碰,让风青暝身上的锋锐气息一收,又变成了无害的模样。

风青暝默默注视着身边的人,舌尖含住药丸吞下,有些恋恋不舍刚才那瞬间的旖旎。

可惜,沈未白还在想着用毒高手的事,并未注意到他那一闪而过的异常。

“江湖上有什么用毒高手么?”沈未白不着急进卧房,站在原地思考起来。

无极阁里的情报很多,要买任何情报都可以。

但,沈未白却不可能去记下每一个情报,否则她大脑会直接爆炸。

所以,现在要想找到那个用毒高手,就只能传信给无极阁,让人去查,

学长们(NPH)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

江湖上是否有这么一号人存在。

“用毒向来都被江湖正道所不齿,所以研究毒药的人,一般都如过街老鼠般,不敢轻易示人。江湖上叫得出名号的几人,也都神神秘秘,但看着手段都不像他们。”风青暝道。

学长们(NPH)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

“哦?”沈未白没想到风青暝对这方面还有了解。

风青暝:“凡是有本事的人,内心都桀骜,尤其是用毒的人更是乖张古怪。他们就算要藏匿在村中研究毒药,也不会伺候一个老人,还在村中留下一个不错的印象。”

说得没错!

这种心思的缜密程度,不像是那些一心专研毒的人。

分明,他在出现在村子里的那一刻,就一直在伪装,隐藏自己真正的身份。

“江湖上,还有一个无相门,门中弟子大多精通用毒,擅长毒功,阴险狡诈。或许,这个杨克就来自无相门?”风青暝看向沈未白。

沈未白轻笑起来,“走吧,我们先回去。”

风青暝转眸看了那卧房一眼,点了点头,跟着沈未白一同离开。

他们都不蠢,要证实的已经被杨克亲自送上来了,卧房之中也不会再有什么新的线索,所以也不必再进去那矮**仄的房屋。

……

离开破败小院,沈未白和风青暝返回焚野宫的独立小院。

沈未白去研究解药时,突然问了风青暝一句,“阿炎,你认为这个杨克就是下棋人吗?”

不等风青暝回答,沈未白就进了屋。

风青暝站在屋檐下,回想阿姐留下的话,突然无声而笑,低声呢喃,“自然不是。”

杨克并非下棋人,也只是这一盘庞大棋局里的一枚棋子罢了。

“真是越来越有趣了。”风青暝笑容加深,眸底却冰冷一片。

喜欢医妃她是满级大佬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464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