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8-02)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我们往深处走,到后来发现不止是纸人张家,苗家和阎家人的尸体了,其实每个家族的人都有各自家族的标记。

尤其是服饰,地上的尸体穿着的都是藏青色的长袍,其实我并不懂,但是苏邪和白泽看到时候脸色就变了。

“他也来了?”苏邪低声的说了句。

我当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但白泽也么有解释,继续往里面走,地上躺着的尸体都已经容不下脚了,不知道在这之前这里发生过多么惨烈的争斗。

我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切。

宽敞的山洞很深,我们一直警惕的往里走,后来尸体渐渐地稀疏了,但是苏邪和白泽都像是在寻找什么。

苏邪发现了地上有一长串的血迹,而且是流向黑暗的甬道里的,我不知道他们俩到底在干嘛,但是看到他们跟着血迹走,我只能跟了上去。

就这样一直随着血迹甬道走到了一处地下暗河旁,这地下的河水应该是雪峰上的积雪融化,顺着冰裂缝流进山体的。

在满地的石子上,我们的手电照到了河岸旁的一具尸体,苏邪和白泽过去把他翻过来的时候,我蓦然的颤了一下。

“米阳!?”

我竟然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米阳。

很显然他是一路从深渊爬到这里来的,还没有死,只是神色已经暗淡,面色苍白,嘴角还带着鲜血。

当白泽把他放在膝盖的时候,他蓦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在其喷出的鲜血里,存在了无数密密麻麻黑色的小虫,那些小虫蠕动中相互疯狂的吞噬,看起来触目惊心。

在他的心口处有一道可见骨的伤口,右腿处更是被一一支黑色的匕首穿透,从箭上散发出阵阵黑气,化作一个个鬼影的样子,依稀似有狞笑回荡。

大概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白泽,米阳黯然的神色明显呆滞了一下,但随即无力的笑了笑,满嘴都是血液。

白泽抬手想要把那黑色的匕首抽出来,被米阳一把抓住了,血淋淋的手抓的很紧。

“没用的。”米阳制止了白泽已经多余的举动,他的内脏已经被掏空了,如今已经只有一丝生机。

白泽神色阴沉的可怕,其右眼煞气云涌,当他阴沉愤怒的时候,阴神就会压制不住,黑色隐藏在皮肤下的咒纹肉眼可见的小路出来。

有风吹来,可却吹不散丝毫他身体内散出的煞气。

“谁干的!?”

冰冰冷冷的三个字,透露出白泽已经隐藏不住的杀机,其实我知道白泽对米阳内心存在愧疚,可能在他心里,米阳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不多

消防队xl上司 男人的好看视频

的亲人。

“我看到小北了。”米阳双目溃散的说道。

一句话,却让我们闭口不言,他从洞穴深处爬出来,只是因为在临死前看到了自己执念幻想出来的那个人。

因为她看到了苏小北。

“师兄……”米阳身子颤抖,他的生机,赫然只剩下了一丝,这一丝,显然也在飞快的消散。

“如果找到师傅…………就跟他说……我……不回去了。”

“我找到小北后,也会跟他说……你过的很好。她应该会很高兴的。”

“我会……我……”米阳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的嘴里不停地的冒出黑色的毒血,只是嘴还在无声的一张一合。

他承受巨大痛苦,在最终我知道他在对白泽说出了对不起三个字。

我们都没有再说话,沉默许久。我忽然看到在我们前面水里有东西动了一下,仔细去看,看到绿光照出的黑暗,在水里,站着一个人。

这个人的头没有露出水来,我以为是刚才的那具尸体,但是仔细看发现不是,那个人浑身是黑的。

消防队xl上司 男人的好看视频

“那是什么东西?”我对苏邪和白泽提醒道。

我的表情有异立即被看了出来,苏邪扫视了一圈,问:“什么玩意?你看到什么了?”

“水下有个影子。”我仔细去看,但是不敢靠近,苏邪顺着我的方向,眯了半天:“哪有影子?”

我指了指水下那个方向,“你们看不到?”

苏邪直接淌水过去,我赶紧把他拉住,怕他碰到那东西。那东西形态佝偻,看着像具漂尸一样,不像善茬。

“仔细看。”白泽和我说道。

我仔细去看,看着我发现,不止一具这样的黑影漂在水里,在这具影子的前方,还有一个影子,从形态,它是悬浮在水里的。而且都完全发黑。

如果是漂尸,腐烂到发黑的地步,肯定已经巨人观了,不管你多瘦的人,肯定都是胖子的体态。但是这个黑色的东西,没有任何腐烂发胀的特征。

“是黑的。浑身发黑。不止一个。在水里排着队呢。”

“黑人?”苏邪问我:“汉代有黑人么?”

“什么时候了,还贫!”我怒道。

白泽说,“我们现在要靠你了。现在只有你能看到关键的东西。”

“为什么?”我一头雾水。

“因为,这座巫神殿是为了你修建的,巫神殿的正殿,只有你才能走进去。”

虽然还是不明白,看到他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我毛骨悚然。

苏邪在边道:“你们在说什么呢?”

白泽看了米阳一眼,深吸一口气,然后放下站起身,说道:“走!”

我还没反应过来,白泽已经跳入水道,喝道:“下来,还有最后一段路,我要看看。所谓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我们跟着你,它们面朝哪儿,我们往哪个方向走。”

我点头,两个人跟着我,我小心翼翼绕过那具黑色的东西,我问这到底是什么?

白泽没有回答我,大概是因为还没有完全从米阳事情里解脱出来。

入水的时候很冷,我心里非常害怕。

每隔一段距离,但是距离并不固定,都有一个黑色的影子,我此时手脚已经全部发麻,知道我的本我已经恐惧到了连情绪都无法直接表现的地步了,每次我想停下来仔细看看,白泽都让我继续走。

我们继续用在水最快的速度往前,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水下的地势变高,水位从我的脖子降到了心口,我一下看到了,在这样的水位下,前面有一个黑色的影子,露出了水面一个脑袋。

喜欢阴美人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466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