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8-02)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好了,现在跟我好好解释一下吧,妖道。”

金碧辉煌的大殿内,青年双手抱胸,难掩桀骜。

云霓狼狈不堪的倒地不起,嘴里面还神神叨叨地念叨着:“你们不懂,你们根本什么都不懂。”她突然奋起,想要朝沐朗扑去。

九绝的剑柄毫不犹豫地抽在云霓的脊骨上,活生生要了云霓半条命。

“化神很了不起?就敢欺负我女儿了。呵。”

最后那个“呵”字实在是太过于讽刺,激得云霓满脸通红。

“废话那么多作甚?”宁不悔走上前,如玉竹般的手抚上了云霓的发顶,随后听见青年风轻云淡的说:“直接搜魂不就好了?”

蓬莱有一门搜魂外显的功夫,宁不悔也不藏私,掏出了一面镜子为载体用来共享云霓的记忆。

人一生实在太长,宁不悔只挑了几个有用的片段。

一开场就是三个朦朦胧胧的身影,忽略那些移山倒海的功法叠加,只能看见一袭明黄龙袍加身的女帝和卧地不起的辞镜。

“原来你也想杀我啊。”

女帝眼底飞红,划过一丝不舍,扭头对着一旁的道姑说:“你说过不会伤他的。”

见锁妖索紧紧地捆在辞镜身上,道姑点点头,开口道:“只要他不再是妖,你们自然就能在一起。”

“这么扯的鬼话居然也有人信?”

宁不悔赞同的看了一眼傅晓宁,道:“反正是骗过了绝大多数傻子。”

傅晓宁:“沐瑾说她是夺舍之人,这,是真是假?”

“真的。”

宁不悔的神识扫过,将其中一个画面摘了出来:

冰冷的山洞里,清丽的道姑盘膝而坐,周身气息温和,似是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

宁不悔眼里流过一丝怀念,“这才是真正的云霓。”

紧接着,画面里的道姑像是受到了什么反噬,倏

小东西这才2根而已视频 猪猪影视

地睁开眼,竟活生生呕出一口血。

“谁!”

唯一的亮光是洞口,此刻逆光走来一人。

来人是个年纪不大的少女,眉眼间倒是和道姑有五成相似。穿着鲜丽华贵,举手投足一股子皇家气度。

道姑凌厉的气息缓了缓,拭去嘴边的鲜血,才缓缓开口:“是燕国的小辈?”

“是。”

看着少女的眉眼,道姑面色缓了缓,放缓语气说:“可是燕国出了什么事?”

“不是啊。”

少女眨眨眼,俏皮地说:“是我,是我想求尊者一件事。”

道姑只想快些打发少女走,好快快疗伤,略一颔首说:“说来听听。”

“我希望,尊者快点去死呢。”

甫一说完,道姑脸色一变,厉声喝道:“你放肆!”

漫天的威压却伤不得少女半分,少女娇俏的面容在自身散发出的黑烟里变得诡异。山洞里还能响彻簌簌簌地笑声。

画面再一变化,山洞里的少女已经被剥皮抽筋,血肉模糊。白衣道姑站起来,不知道对着谁炫耀说:“你看,这不是成功了吗。”

大殿内,刚刚开口的佛修有些不确定的开口说:“这是贪魇?”

“贪魇向来法力微弱,云霓道长不已经是化神修为了吗?”

“是妖母。”沐朗皱起了眉头,对着宁不悔说:“应该是那只。”

傅晓宁还是一头雾水,可身旁的大能纷纷反应过来,道了一声“不妙。”

“不妙?不,妙得很。”

宁不悔瞧这沐朗的脸色,笑眯眯地说:“你追了好些年,今日可算追到了。”

一同与沐朗赶来凡人界的除了刚刚那位

小东西这才2根而已视频 猪猪影视

佛修还有一位符修,他掏出一沓黄纸递给傅晓宁说:“既然是它的话,只怕城中的子魔已经到了近金丹的修为,你便与清扬尊者留在此地。”

傅晓宁便是个金丹,自然知道符修这话的深浅,毕竟光是一两个漏网之鱼就够他喝一壶的了。

“九绝,干活了。”

天青色的剑光划破沐朗的手指,带着鲜血疾驰而去,与城中心停下,以势不可挡的气势一剑定音。随后沐朗以手为笔,不消片刻便画出一道大阵。

此刻傅晓宁才看到整个西陵早已黑雾缭绕比没破阵之前更甚。

原本平静的青年此刻如同利剑出鞘,锋芒毕露。青年缓缓的露出一丝微笑,“逮到你了。”

傅晓宁望去之间九绝剑下钉着一团黑影。

“那不是之前传送阵那只?”

原来之前传送阵那只在沐朗的束缚下竟然片刻烟消云散,不过当时沐朗找女心急便没在意,不成想居然就是那只妖母。

见三人疾驰而去,黑衣青年不慌不忙地向前走,随后一把按住傅晓宁的肩头,把玩着扇子,“小子,交给你一个任务。用你傅家独门的珠音算把小丫头找出来。”

“不然,”宁不悔打了一个哈欠,有些贱地说道:“等会沐朗杀疯了,谁管得住啊。”

摊开那把扇子,几个呼吸间宁不悔就追上了三人。

“怎么玩?”

沐朗负手而立,单手执剑,对着一旁的佛修说:“辛苦了。”

佛修长得很是和蔼,摆摆手坐在了阵中央。

须臾,庄重的佛语四溢,余下三人甚至能听见周遭的惨叫声。

“宁岛主。”

玄衣青年粲然一笑,道:“随我一道斩了这合体玩意?”

宁不悔:“好。”

一行四人在漫天黑雾里如同灼灼日光,破开久久不绝的黑暗。

这边,舒景取出万年灵玉髓**养护魂团,颇为好心的提醒道:“你若找不到人,小心你的算盘。”

看着少年双手起势,空中的算盘逐渐解体,舒景低头道:“放心吧。”魂团闪了两下,像是在回应他。

“咚—”

凌厉的剑气波及到殿内,舒景手中银丝尽出,将傅晓宁护到身后。

“这,连沐尊者都不行吗?”

舒景的银丝自指尖滑出,牢牢的缠着宫殿,将宫殿裹成了一只蚕蛹。

“那贪魇是魔尊手下大将,合体修为。你说沐朗行不行。”

舒景掩去指尖的鲜血,面色里透露出一丝凝重。

傅晓宁像是被雷劈了一般,那是什么?合体期!现如今整个修仙界炼虚都屈指可数,更遑论合体?

他是生活在虚弱但和平的修仙时代,对于史书上记载的人妖魔的鸠日之战也只是当作历史云烟,现如今事实摆在眼前。

魔并没有死,他们永远存活。只要人心中恶念不休,他们早晚有一天会冲破封印,带来腥风血雨,遍地哀号。

“那魔尊?”

“大乘。”

舒景手中的魂团闪烁,他看了一眼魂团,眼神里带着妥协。“据我所知,修仙界最高修为不过昆仑剑祖的渡劫。”

傅晓宁沉默了,缓缓开口:“他们都会像今天这样复活?”

“嗯。”

“所以,未来在你们手上。”

傅晓宁抬起头,诧异地看着养护魂团的青年。

他想过无数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结局,在这一刻那些阴暗的,难平的,全部哄散。一个带着鲜血的更为恢弘的新世界,在他眼底浮现。暗影浮光,江山如画。

就像苏姐姐的心愿是破而后立,而他似乎终于明白了自己到底该做什么。

喜欢穿书后我成了女配的金大腿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466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