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8-08)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凉炳秋伏法,希望各位引以为戒。

周年庆下个月即将启动,请相关部门加紧筹备,下个月初我会下去巡视,若让我发现问题,直接找负责人谈话,并且扣半年绩效工资。

大家要求涨工资的事情,我让秘书处发起了投票,结果都投的不涨工资的箱子。

既然全票通过,那就不涨工资吧。

这说明带头要求涨工资的是浑水摸鱼闹事,每个部门严查带头者,扣一个月工资以示惩戒。

三天后我会抽查每个部门的进展情况,如果没有落实这件事情就扣该部门主管三个月工资。

散会!”

现场的主管们面面相觑。

各自摇头叹气,回去彻查此事。

沈初念回到办公室,看到凉以谦又躺在沙发上一手抱抱果,一手仁仁果。

“晚上我要去参加江又萍的婚礼,你去不去?”江又萍跟神经病一样,天天来送请帖,真是不胜其烦,她现在这个身份不去参加说不过去。

凉家那个龙潭虎穴她还真有点怵,想拉着挡箭牌一起去。

凉以谦摇头。

老宅,他没兴趣。

“既然你怀疑凉盛朝之死,为什么不行动?”

“我也想行动啊,可是我心情不好!”没有火锅,还被扣菜的日子太憋屈,不去是吧,有本事坚持到底。

说出去的话凉以谦是不会收回的,“上次你和林森打架迁怒与我,未经同意擅自瞬间催眠,我可以不惩罚你。”

沈初念丢给他一个白眼,“我真是感谢你八辈祖宗啊。”

又生气了,凉以谦退了一步,“这个月给你双倍工资?”

沈初念顿时眉开眼笑,列了个单子递给凉以谦,“这些准备好,咱们就去祖坟看看。”

凉以谦看到单子凉炳秋八字,钉耙之类的不觉明厉。

小楼这边,林森洗完澡,蹭到后院除草的金喜身边。

“喜叔,我要结婚了。”

金喜手里哆嗦了一下,一锄头下去把一朵向日葵除掉了。

他气急败坏的丢掉锄头,指着林森的鼻子,“你再说一遍?”

林森退后一步,摸摸鼻子。

“我,我和小慧睡了,我得对她负责,结婚的事情你帮着操办一下。”

“我看你脑壳昏!”金喜抓起锄头,朝林森抡去。

林森撒丫子往外面出后院,躲进小智房间。

金喜丢下锄头,急赤白脸的回去给鸿升打电话。

林森养伤住在鸿升那里,他肯定知道端倪。

电话一通,他就开门见山,“鸿升我问你,林森跟那个凌慧睡了?”

“没有!”

“那他怎么会跟我他和凌慧睡了,还要跟凌慧结婚?”

“不清楚!”

金喜抹了抹额头,“那林森和凌慧是怎么相处的?”

“日夜形影不离!”

好家伙,金喜挂了电话原封不动的汇报给了凉以谦。

凉以谦皱眉转述给沈初念,询问她的意见,“你怎么看?”

沈初念头也不抬,一半签文件一半嘀咕。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凉以谦不同意,“凌慧有问题!”

“结不结婚凌慧都有问题,结婚就听说女人吃亏,没听说过男人吃亏,让林森出去住,将危害降到最低,如果凌慧推诿,就是别有所图。

另外那天我们去吃火锅的那条街有点破,我想申请那条街的改建权经营权建火锅一条街,乐系的,港式的,川式的,以及国外的火锅料理应有尽有。

被按摩的人妻中文字幕 太子宠妾珠儿

按各自的风格装修好对外招商,一来可以报仇,二来可以创收,三来可以弘扬美食文化。”

被按摩的人妻中文字幕 太子宠妾珠儿

可以!”凉以谦综合了沈初念的意见,通知到金喜那里。

金喜立马就去找林森谈。

结果还没出来,沈初念就去参加江又萍的婚礼了。

今天进出公司都没有见到金母。

她让金锌打听了一下才知道金元以谋害罪把金母告上了法庭,现在正在走程序。

圣母终于成了人间清醒,可喜可贺。

刚才她从公司出来之前,让金锌把凉炳秋的教导录音带寄到电视台。

很快就能在电视上看到他大展雄风,骚瞎观众的眼球,它将成为压倒凉炳秋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到凉家老宅附近,收到凉以谦的消息。

你让金锌送出去的东西,被老夫人拦截了。

好气哦!

沈初念收起传呼提起包包下车,带着保镖进了七房,好巧不巧的遇到了大太太陆慧心。

守株待兔多时的陆慧心拦住她,“沈小姐,借一步说话。”

躲是躲不过的,见招拆招吧,沈初念跟着陆慧心离开。

金锌不放心,带着几个兄弟跟在后面。

陆慧心把沈初念带到湖边才停了下来,转身面对沈初念未开口先叹气。

“沈总,为什么总是避而不见?”

沈初念挑挑眉,“我高兴啊!”

以前趾高气扬,现在卑躬屈膝,没有凉以谦给你撑腰,你啥也不是。

陆慧心气结。

沈初念望着湖水想起薛梨儿在这里劝她给凉盛朝做小被她废了武功,然后凉盛朝被她没收了作案工具。

薛桃儿想给江又萍和凉以谦牵线,她反手把江又萍和薛桃儿男人牵在了一起。

今天陆慧心要是敢提出不合理要求,她马上就给她安排。

陆慧心稳定情绪后再次开口,“沈总,听说你最近见过阿谦,他在哪里?”

“那必须不能啊,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这么大年纪还信套听途说那一套真是要不得,没事儿我先走了,我还得去随礼呢。”

陆慧心,你惹到了凉以谦,娘家绝对保不住,婆家也保不住。

《九薇》里陆家下场很惨,你的下场也很惨,被离婚,踢出凉家,孤独终老,好好受着吧,你这个表里不一,佛口蛇心的老不死的,沈初念转身就走。

她听到身后重物落地的声音,拐上了一条岔道,很快就遇到了韦达。

我勒个去,她跟韦达的孽缘不浅啊,走到哪里都能遇到。

韦达面对金银等人虎视眈眈丝毫不怵,优哉游哉的晃悠到沈初念面前,“沈小姐,好巧啊,咱们又见面了。”

一切巧合都是处心积虑,沈初念调头就走,“韦总,你到底看上我啥了,我改行吗?”

喜欢我在年代文里躺赢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476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