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8-08)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裴行俭策马在薛仁贵的一旁低声说道:“仁贵哥,我们要听命哪个将领。”

薛仁贵低声说道:“我们是泾阳护卫队的队伍,派我们来的人是长安令,也是现在龙武军上将军,本意为上我们和其他卫府的队伍一样首先要听命于自己卫府的上将军,但眼下长安令还在泾阳,带队的是我,现在我们的队伍只有我指挥,你们不用看其他卫府兵马的眼色。”

“等到了玉门关之后,我们还要听这次的征西大将军李大亮是吗?”裴行俭低声说道。

薛仁贵点了点头,看向骑在马背上的裴行俭,一直以来裴行俭就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

虽说他没有大牛那样的天赋。

也没有晋王李治那样的身份。

裴行俭也是泾阳书院的第一批孩子。

这些孩子中有的已经有了自己谋生的本领。

这些年裴行俭的变化,薛仁贵一直都看在眼里。

裴行俭很聪明,也很努力,一直以来都很低调,平时不表现出来。

而且裴行俭结题的速度非常快,甚至不用图纸就可以独自做出指南针,这些本事都是裴行俭没有表现出来的,或许就连李正都不知道裴行俭的天赋。

队伍走到陇右地界的时候,就开始扎营休息了。

没怎么骑马过的泾阳学子,策马赶路大半日,对这些孩子来说是一种折磨。

薛仁贵对裴行俭说道:“习惯了就好了。”

裴行俭拿出一个水囊说道:“这里面是解暑的汤药。”

薛仁贵拿过水囊喝了一口,有些甜,喝下去就有一股清凉的感觉,暑意消去了不少。

西域

大牛和王玄策带着一队人马来到西州城外。

看着眼前的这座城,王玄策心底里有些发怵,当初来到西州的时候就觉得这座城邪门得很。

“松赞干布怎么都想不到,我们从雪山绕道来了西域,这家伙还在带着人满雪山地找我们呢。”大牛瞧着西州城说道。

王玄策低声说道:“你真的要动西州城那被诅咒的宝藏?”

大牛捧起一些沙子观察着说道:“老师来的书信,朝中已经决定派军进入西域了,等朝中的大军到了西域之后,西州城的宝藏就藏不住了,我们要赶在朝中的大军到之前把这些宝藏拿到手。”

说完大牛拿出一张地图,地图上画着的是西州城一条条河流的流向。

这些河道很细小,更准确地说是一条条的小溪。

大牛低声说道:“西州是西域少有的一片绿洲,会有这片绿洲也是因为地下水系的缘故,这两日就是西洲的雨季,一年之中也就难得这一两天,过了这个雨季想要再得到宝藏就很难了。”

天色逐渐入夜,王玄策看大牛正在用一些绳索组装着什么。

等到夜深的时候,整个西洲城静悄悄的。

在西洲城等了三天,终于等到了雨天。

大牛看着埋在沙子下的标尺,目光盯着标尺的刻度。

王玄策好奇问道:“终于下雨了,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大牛淋着雨依旧盯着刻度尺。

王玄策也盯着刻度尺看了许久,不太清楚大牛盯着这个标尺是什么意思。

长叹一口气,境界这种东西一旦相差太远,就会让人无法理解。

现在的王玄策就已经到了无法理解大牛的所作所为的地步。

大牛的很多举动已经到了寻常人不能理解的程度。

就像是大牛的包裹中有一瓶东西,那瓶东西中的水涂在刀上,一晚上之后,刀就会变得和一根木材一样,一折就断。

真要是两军对垒,在对方的所有兵器上涂上那种诡异的水,对方的兵器就会变得非常脆。

一碰就碎,就连铁块也会变得奇脆无比。

大牛盯着标尺看到标尺上的刻度,上升了一刻当即说道:“王大哥,可以了。”

王玄策这才回过神,“什么可以了。”

大牛收起标尺说道:“刻度上升了一个,说明沙子已经开始上浮了,别看这小小一个刻度的上浮,我们脚下的沙子正在上浮,整个西州城的沙子都会上浮一到两寸,那些消失的金子也该浮出来了。”

王玄策深吸一口,“抱歉,没听懂。”

“没关系。”大牛招呼了几个人手开始安排事宜。

王玄策将人手布置出去,提防四周有人盯着,再派出小队拿下西州城北面城墙的守军。

经过上次一战,西州城的防守很薄弱,很轻松就拿下了一面城墙。

大牛带着人把装好的钩锁挂在西州城的城墙上,一个个篮子悄无声息地顺着钩锁进入西州城,大牛带着小队进入西州城的地窟,打开地窟的门,入眼虽然是空荡荡,不过沙子中的金子正在不断地浮上来。

“赶紧把这些金子装到篮子上,我们的时间不多,只有几个时辰。”大牛说道。

人手立刻开始搬金子。

十多篮的金子搬完,还有金子不断地从沙子中浮出来。

眼前的一幕很神奇,这些金子就像是从地里长出来的一般。

大牛站在地窟外,看着静谧的西州城。

深夜时分,整个西州城像是空城一般的安静。

大牛皱眉看着四周,西州城太安静了。

王玄策抬头看了看夜色,雨水还在下。

一条从沙子中爬出来的毒蛇朝着王玄策吐了吐舌头,便在沙子上滑动着身体离开。

荷包网辣文 被几个男的同时做好爽

几个时辰过去,天已经快亮了。

王玄策算着时辰,“怎么大牛还不出来,再不出来天就要亮了。”

几车黄金都已经满满当当装满了,不知道为什么王玄策心里总觉得不踏实,一种莫名的不安。

再看身后一车车准备拉走的黄金,王玄策对身边的士兵说道:“四周多派点人手,凡是有靠近这里的都赶走,赶不走就给我当场拿下。”

“喏。”士兵说完就去办事。

王玄策焦急地等在眼看天就要亮了,大雨也停了。

天边出现了鱼肚白,王玄策心中越加忐忑。

好一会儿,大牛这才带着人从西州城出来。

看着最后搬出来的几篮子黄金,王玄策低声说道:“都好了?”

大牛点头道:“都办好了,我们快点离开这里。”

队伍迅速收整之后便迅速离开这一带。

等到西州城的居民都从睡梦中醒来,一声突如其来的炸响,整个地窟轰然塌了。

喜欢人在大唐已被退学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478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