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8-09)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仙狐留下的东西依然是水和药物,居然还有二十几个烧饼。

众人都抱拳感谢了仙姑和仙狐,把东西拿走了。

他们把身上的伤处理了,正准备出发时,一个军士喊道,“快看,那是什么?”

顺着那人的手势看去,刚才仙狐站在的沙丘上出现了一人一狐……不对,更确且地说,出现了一“仙”一狐。

璀璨的星光下,仙姑穿着奇异的绿衣裳,衣摆和头巾随风吹起,静静地凝视着他们,似在告别。

谢明承的视力非常好,看出仙姑是狐狸面,戴大玄镜,红唇在星光下犹为醒目。他非常想用望远镜再看仔细一些,又觉得这样对仙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美丽善良的少妇2中文字幕

姑不礼貌,有亵渎之嫌。

看着那副夸张的大玄镜,谢明突然承灵光一闪,是不是这位仙姑把望远镜、祥云丝巾、玄镜撒下人间的?若是,一切就解释得通了。那三样东西都降落在平顶山,平顶山下就有紫虎膏、酒精、治风寒的散剂、包菜、芹菜、烧饼。因为自己拿着远望镜,把她吸引过来,一路护送……

一定是这样!

谢明承喜得单腿跪地,所有的军士跟着一起跪下。

谢明承说道,“谢仙姑仙狐厚爱。若没有你们相帮,活下来的兄弟不会有现在的十之一二,甚至可能全军覆没。若明承能顺利出去,定会为仙姑娘娘和仙狐修建庙宇,奉供金身。”

所有军士齐声道,“谢谢仙姑娘娘,谢谢仙狐。”

韩莞冷哼,古人就会整这些没用的,谢明承也不能免俗。不过,他真的该给原主一跪谢罪,因为谢家治家不严还倒打一耙,原主已经带着屈辱和不甘死了一年了。他一定要脑抽地供奉金身,就算给骡子坡上那具尸骨供奉的吧。

韩莞带着翠翠转身下了沙丘,一起进了空间。

若不出意外,这是韩莞最后一次给他们送东西,她把车里准备的药和水、烧饼都拿了出去。也跟他们来了个告别礼,做了这么多好事总要亮亮相不是,也有仪式感。

韩莞绝对想不到,她的假墨镜让谢明承真相了,把狐仙跟祥云丝巾、望远镜、平顶山联系在了一起。她弄个超大假墨镜,完全是因为酷,向前世那些假面具学的。

韩莞没有回月亮湖取那颗小扣子,希望以后有机会故地重游。怕小扣子被风吹进水里,她已经把小扣子用土埋了起来。

韩莞不知道的是,天刚亮,谢明承走在最高一处沙丘时,用望远镜看到了沙丘以外的大地。谢明承激动难耐,快走出去了,只要接近沙漠边缘,就有人在那里接应他们……

韩莞等到次日早上九点钟,才按下摇控器去找谢明承。不管谢明承出没出沙漠,她都必须回宝香寺。

空间刚停下,就听见谢明承鼓励大家的声音,“再坚持两至三个时辰,就有接应我们的人了……”

韩莞同外面的军士一样欣喜若狂。军士们是因为相信谢明承,韩莞是因为相信谢明承手里的望远镜。

她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谢明承和韩宗录等人终于能平安走出沙漠了。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伤,不可能快行,起码还要再走两至三天,才能到达西边城。

韩莞刚仰天大笑几声,脑海里又浮现出沙漠中令人绝望的那一幕,笑声戛然而止。她叹了一口气,才按下摇控器。

她觉得,她或许是出现心理障碍了。

看到主人不高兴,翠翠又爬上主人的腿以示安慰。

韩莞抱起翠翠亲了它几口,笑道,“翠翠,谢谢你,有了你许多事才好办。因为我们的出手,让他们顺利完成任务,还救了那么多好小伙子。乖乖真能干,回去多给你做新衣,以后只要我做新衣裳,就必须给你做。”眼神又暗淡下来,说道,“可惜我们不是真正的狐仙和仙狐,没能把那些孩子和马都带回家。”

翠翠没完全听懂主人的话,还是叫了两嗓子,表示自己在听,自己跟主人想的一样。

韩莞又畅想着未来的美好,“谢明承能平安回京了,等他娶了媳妇生了娃,谢家人就不会再惦记两只虎了。只要赵畅不去惦记皇位,我就同他开个玻璃工厂,我们的玻璃制品不只卖到大梁的各个角落,还要卖去波斯,卖去大洋彼岸,银子躺着花都花不完……”

只有强迫自己去想美好的事,韩莞才能把时不时硬钻进脑海的那一幕驱走。

快到六个小时了,韩莞给翠翠穿上衣裳,取下自己的面罩脱下衣裳,换上丁香色绣宝相花长褙子,月白色长裙,把麻花辫打开梳了个简单的发髻。

空间一口气走了六个小时停下,已经是下午三点十分,也就是申时一刻。韩莞着急也无法,还是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美丽善良的少妇2中文字幕

要等两个小时。

她听到外面有说话声,好像空间停在了哪家的院子里,她也没敢出去。

谢明承说,还有两至三个时辰就能遇到接应他们的人。现在已经六个小时,若没倒霉悲催的再次遇到沙尘暴,他们已经彻底安全了。

好不容易到了两个小时,空间又开了起来。

三十五分钟后到了宝香寺。屋里静悄悄的,蜜蜡不在。

韩莞出了空间,发现厅屋的桌上又放了一罐腌胡瓜。一定是蜜蜡已经回来,看到主子不在,跑出去找了。

韩莞赶紧出去,怕小丫头没找到她,回京告诉老太太,事情可就闹大了。

她在去寺里的路上正好碰到蜜蜡。蜜蜡哭得小脸都花了,更瘦,走路都有些颤巍巍的。

韩莞明知故问道,“蜜蜡,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哭成这样?”

蜜蜡看到主子,咧开嘴哭出了声,“姑奶奶去了哪里,奴婢看你不在,就跑去寺里找,寺里没找到人,又在附近找,还是没找到人。奴婢想着再回屋里找找,若还是找不到,就得回京向老太太请罪了。唔唔唔,若把姑奶奶弄丢了,奴婢只有一根绳子吊死……”

小妮子吓坏了。

韩莞笑道,“我这么大个人,怎么会丢。我烧完了香,就去寺后转了转,正好跟你错过了。”

喜欢弃妻似锦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479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