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8-12)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胖子也是个性情中人,想到哪儿就做到哪儿,这大早上,就拉着几个人跑到馆子里。

胖子是这里的常客,小馆子里从上到下跟他都很熟,忙不迭的张罗。

等到坐下之后,乞丐也不管那么多,拿起酒就喝,粉苏嘴里嘀嘀咕咕的,和王换说个不停。

粉苏那张嘴皮子,又快又利,他一说起来,胖子在旁边就插不上话了。粉苏一口气嘀咕了一刻时间,这才稍稍喘了口气,胖子趁着这个机会,笑着问道:“粉苏,我问你,那个那个......花媚姐,是不是还没起呢?”

“花媚姐?你想知道,自己去看看不就得了。你啊,每天嘴巴嘚吧嘚吧的,说的云天雾地,要到了真正该露面的时候,又不知道钻哪儿去了。”粉苏说着说着,就拍了拍王换,说道:“花媚姐也住在这儿,她要知道你来了,指不定得多开心呢。”

“跟花媚姐也认识?那再好不过了。”胖子乐呵呵的对粉苏说道:“粉苏,你们的老朋友到了,你这个,是不是该把花媚姐也喊来,大家一起喝一杯。”

“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胖子嬉皮笑脸,四十来岁的人了,老顽童似的,缠着粉苏说好话。粉苏纠缠不过,最后只能起身,到住处去喊花媚姐来。

粉苏一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飘雪在线观看视频

走,胖子赶紧到后厨去洗脸,又把身上的衣服拾掇的整整齐齐。

王换觉得,胖子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但是,他心里还是担忧。如果这边的消息传到了西头城,老板真的过来,凭胖子这个小小的分驻所的头儿,真是不够看的。

王换小声的提醒了胖子,但胖子此时已经完全沉浸在将要见到花媚姐的喜悦中,丝毫都没把王换的话放在心上。

“别管他天塌地陷,谁爱来谁来。”胖子摸了摸油光发亮的脑袋,说道:“咱们就在这儿喝酒。”

胖子颇有几分刚正不阿的样子,可是,仔细想想,却又不是。王换觉得,自己一提粉苏的名字,就因为胖子跟粉苏认识,当时就把自己给放了。

不多久,花媚姐来了,看到王换的一瞬间,花媚姐脸上不由自主浮现出百感交集的表情。

从前的很多事,王换都没有忘记,他还记得,花媚姐从西头城离开之前,和自己的最后一面。

尽管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而且花媚姐现在的样子看起来还很不错,但想起从前,王换仍旧有些心酸。

“阿弟。”花媚姐脸上的表情很快就收敛了,她笑着说道:“你来了。”

王换还没来得及答话,胖子就殷勤的不得了,忙前忙后,给花媚姐倒水倒酒。等坐下来之后,花媚姐一口气喝了三杯,王换也赔了三杯。

“你也喝一杯吧,路上粉苏把今天的事情同我讲过了,这是我的阿弟,谢谢你关照他。”花媚姐又倒了杯酒,递到了胖子面前,胖子受宠若惊,两只手在衣襟上擦了擦,这才接过酒杯。

这场酒越喝越是开心,从清晨喝到了中午,依然没有结束,胖子把自己的公事丢的干干净净,在这里乐不思蜀。

又喝到了半下午的时候,众人都有了浓浓的醉意,实在是喝不下去了,胖子这才叫店老板来结账。

结过账,几个人前后走到小馆子门口,还没等迈出门槛,他们就被人给堵了回去。

小馆子的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个穿着长衫的中年人。

这个中年人四四方方的国字脸,头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飘雪在线观看视频

发很短,脸上有两道刀疤,左耳朵似乎是受过伤,掉了半个,安上了假耳朵。他站在馆子门外,像一棵笔直的树,眼神中带着一丝蔑视,望着胖子。

这是个王换从来没有见过的人,但是,看见对方的假耳朵,王换一下子想起了这人是谁。

卫八跟老板合作了几年,知道老板的一些事情,当初跟着老板一起打天下的那几个老兄弟,是老板比较信任的人。大宅子原来的管家是,眼前这个假耳朵也是。

假耳朵姓林,人们叫他阿林,这是个狠角色,非常能干,早先也帮过老板很多忙。

但阿林有个毛病,就是比较张扬,所以,老板才没有选他当自己的管家。只是因为老管家办事出了岔子,被打发到外地去了,阿林才暂时接替了老管家的位置。

看到阿林来了,王换知道今天这个事情可能不好收尾,阿林是那种没理还要强三分的人。

阿林带了不少人,胖子已经喝的有醉意了,却还是原来的老样子,好像把什么都不放在眼里。

“不要挡路,让开。”

“人家说,松江镇的巡警,徇私枉法,我来看一看,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阿林背着手,在原地微微仰起头,说道:“若是我记得不错,今年年初的时候,江苏卢督军还下过令,巡警,水警,关税这些地方的人,要清廉自守。这是卢督军的令,还有人敢违抗?”

“不要拿卢督军来吓我,卢督军是下了这样的令。”胖子打了个嗝,接着说道:“可本人一向奉公守法,你在这里聚众滋事,安的什么......什么心?”

“一个案子抓起来的人,有的放了,有的扣着,这不是徇私枉法?收了多少好处?”

“拿证据出来。”胖子一伸手,说道:“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徇私枉法了?”

“一个小小的分驻所的头儿,芝麻绿豆一样的官儿,官威倒是不小。”阿林轻轻的弹了弹自己的衣袖,说道:“你说松江镇不归西头城管,总是要归临州管吧?你不用急,临州巡警署的张大河不多久就会到,等他到了,好好说说你的事。”

“他来归他来,你现在先让路,有什么事,他到了再说。”

“我真的搞不懂,谁给你的胆子?张大河不是你的顶头上司么?”

阿林的表情,还有言语,一直都是咄咄逼人,胖子的确职务低微,但是,终究还是巡警,再加上花媚姐他们都在,一来二去,胖子就觉得面子上挂不住。

脾气再好的人,也总有几分血性,加上喝了酒,胖子一把就拔出了腰里的枪,在阿林面前晃了晃。

“拿枪来吓唬人么?”阿林呵呵一笑,抓着胖子的手,把枪对准自己的胸口:“你有胆,现在就开枪,来,开枪。”

“拿开你的手,我告诉你,我身上穿着这身衣裳,手里拿着枪,你还想夺我的枪?”

“夺了你的枪又如何?你拿枪出来做什么,不是要打我?你来。”阿林松开手,朝后退了退,说道:“现在就开枪。”

喜欢诡骨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489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