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8-12)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2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砰!

房门关上的声音里,蒋白棉突然感觉空气变得稀薄。

不,不是稀薄,而是粘稠,粘稠到仿佛凝成了实体,变成了铁板,让人根本没法吸取。

不仅如此,这样的空气还在收缩,如同一双铁手,要遏住蒋白棉的喉咙,如同一层层盖下来的泥土,要将人掩埋。

蒋白棉用力扭过了脑袋,看见龙悦红和白晨的脸色、表情都变得不太正常。

虽然就窒息来说,反应不会这么快,但龙悦红就像真的进入了鬼故事,脖子不知被谁用力掐住,整个人都变得昏昏沉沉。

他竭力挣扎,试图反抗,却因为周围空气的“凝固”,被限制了动作。

而且,他周围根本没有人,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摆脱现在这种困境。

人最无奈的就是,你根本找不到你的敌人。

蒋白棉见状,腰腹猛地发劲,强行移动两步,来到了龙悦红身边。

她探出了左掌,抓住了龙悦红的肩膀。

然后,她一个用力,提起了龙悦红,就像扔铅球一样,直接将这名队友甩向了楼梯口。

以龙悦红的体重,依旧轻飘飘飞了起来。

砰!

他撞到了楼梯一侧的墙上,反弹至阶梯中段,翻滚着往下而去,速度极快。

脸部、背部不断与楼梯碰撞间,龙悦红摔得头晕眼花,无力阻止。

也就是两三秒的时间,他滚到了楼梯拐弯处。

龙悦红惊奇地发现,那种被掐住脖子的感觉弱了不少,自己的呼吸恢复了一些。

这里空气的粘稠程度明显比第七层的要弱很多!

顾不得思考为什么,龙悦红依靠本能、经验和惯性,往连接着第六层的阶梯滚去。

啪啪啪的声音里,他终于回到了第六层。

这一刻,他只觉周围的空气是如此清新,如此美妙,如此令人感动。

龙悦红飞向楼梯口的时候,商见曜一脸遗憾地将目光从他身上收回,投向了白晨。

蹬蹬蹬!

商见曜就仿佛拖着上百斤的事物在奔跑,表情都狰狞了起来。

几步之间,他已来到了白晨侧后。

他抬起了右腿,照着白晨的屁股猛地踹了过去。

这个过程中,他似乎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了出来。

白晨不受控制地“飞”向了楼梯口,化作滚地葫芦,一层层落往下方。

这个时候,蒋白棉和商见曜才各自憋着呼吸,奔向通往第六层的楼梯。

他们用尽了全身力气,仿佛在面对一个无形的、强大的、无处不在的、越来越厉害的敌人拖拽。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蒋白棉和商见曜一前一后抵达了楼梯口。

接着,他们护住头脸,依靠重力的加持,翻滚往下。

一路滚回第七层后,蒋白棉终于感觉空气变得正常。

她一个鲤鱼打挺站起,看了依旧晕乎乎的龙悦红和白晨一眼,沉声说道:

“先回房间!”

刚才他们的反应要是慢上那么一点,全组人都可能会留在第七层,以尸体的形式。

那种窒息感,那种掩埋感,是越来越强的!

空气中,窒息的感觉残存,“旧调小组”四名成员相继返回了“加里波第”所在的那个房间。

至于楼梯上的灰袍僧侣尸体,他们来不及管,也不敢管。

关上房门后,商见曜扫了眼

一手抚大 老胡的春天全文免费阅读

鼻青脸肿的龙悦红,对蒋白棉抱怨了一句:

“你应该扔小白的。”

很显然,他更想踹龙悦红的屁股。

蒋白棉“呵”了一声:

“根据小组战术手册,优先照顾距离更近的那个。”

是啊是啊,我才不想被直接踹飞……龙悦红本想这么说,可却发现白晨脸部的青肿之处并不多,她似乎在被踹飞的过程中,反应了过来,提前护住了头部。

相比较而言,第一个滚楼梯的他,虽然还没到肿成猪头的地步,但也处处淤青。

他不敢埋怨组长扔得太用力,让自己来不及反应,只能无奈地自嘲运气不太好。

这时,白晨强行将话题拉回了正轨。

她沉声说道:

“我感觉七楼的人不止一位。”

有人在试图迷惑“旧调小组”,让他们进那个房间;有人在阻止房门的打开;有人努力地传出信息;有人杀人灭口……这些行为之中的部分彼此矛盾,根本不像是一个人能做出来的。

“从刚才的情况看,至少有两个人在互相对抗,我们只是其中一种道具。”蒋白棉点了点头。

她随即望了商见曜一眼:

“但也不排除那位和喂类似,人格出现了分裂,而且在现实中都会互相牵制,长期对抗。”

“我就说嘛!”商见曜一脸我早有预见的表情。

他之前就在假设“佛之应身”有九九八十一个“人格”。

龙悦红回忆着说道:

“我记得开门和关门是同时存在的,出现了明显的拉锯。

“如果真是人格分裂,还能直接左右互搏?”

这约等于一名觉醒者不依靠道具就能同时使用两种能力。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蒋白棉侧头望向了商见曜。

商见曜略显遗憾地做出了回答:

“现在还不行,等进了‘心灵走廊’也许可以。”

“所以,‘人格分裂说’还不能完全证实,‘被镇压的恶魔说’也有一定的可能。”蒋白棉思索着说道,“不过嘛,这不是问题的重点,毕竟我们已经逃回来了,之后牢记不管怎么样都不要去第七层就行了。现在的重点是,房间内那位竭力传出的‘霍姆’是什么意思?”

“法赫大区霍姆生殖医疗中心?”龙悦红首先就想到了这个。

白晨跟着点头:

“我觉得就是指这个,房间内那位希望我们去五大圣地之一,废土13号遗迹的霍姆生殖医疗中心,那里或许藏着什么他想我们发现的秘密。”

“嗯。”蒋白棉轻轻颔首。

显然,她也是这么想的。

纯粹就单词而言,霍姆是低地、小岛的意思,没特别的指向,至少“旧调小组”目前想不到有什么符合条件的地方。

“我现在有点倾向恶魔说了。”商见曜突然插嘴。

其实我也是……龙悦红在心里小声应了一句。

废土13号遗迹某个地方可是封印着恐怖“恶魔”吴蒙的,现在,悉卡罗寺第七层三号房间内那位又想让“旧调小组”去废土13号遗迹的霍姆生殖医疗中心。

结合“佛之应身”镇压着一名恶魔的传闻,很难不让人产生类似的联想。

可这样一来,就会得出“佛之应身”杀灰袍僧侣灭口的诡异结论。

蒋白棉还未回应,商见曜已兴致勃勃地询问:

“要去吗?”

“再说吧。”蒋白棉敷衍道,“即使霍姆生殖医疗中心不等于那个秘密实验室,危险也不会少,我们还是向公司汇报,看能得到什么提示吧。”

说完,她若有所思地环顾了一圈:

“每当我们讨论类似的事情,禅那伽大师就似乎没有‘参与’。

“难道,他的‘他心通’被干扰了?”

说话间,蒋白棉抬头望了眼天花板。

“也许。”白晨有所明悟地点了点头。

“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商见曜一脸的向往。

这时,被绑在床

一手抚大 老胡的春天全文免费阅读

上的“加里波第”一头雾水地询问起他们:

“你们究竟在说什么?”

商见曜指了指龙悦红,拉长了语调:

“我们遇到鬼了……”

靠坐着的朱塞佩循着商见曜的手指,望向了龙悦红,看见他的脖子一片红,却又没有指印凸显。

朱塞佩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还真有鬼啊?

短暂的沉寂间,过道内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从当前的时间点来看,这应该是之前那年轻和尚来送早餐了。

喜欢长夜余火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490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