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8-13)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天地之极,虚空之外,无尽纬度之巅。

无穷无尽的黑暗深处,一座亘古长存的巨大神殿矗立其中,伟岸而又神秘,似屹立千万年的岁月,独立于时光,命运,因果之外。

英灵殿。

传说很久很久的岁月之前,这里曾是某个古老神邸建立的亡者天堂,用以让那些英雄,勇士……的灵魂归宿之所。

不朽的神邸已然陨落,而英灵殿亘古长存,从不同的时间,纬度,虚空,世界接引着意志不灭,不朽的英灵。

曾经伊芙蕾雅便是从这里诞生被召唤,漫长的岁月流逝,英灵殿自主的运转着某中规则与权限,始终接引着不同的英灵。

而这些英灵会在某些世界,古老存在的召唤下,去征战邪魔,对抗异类,伴随着御主一直到生命消散的那一瞬。

御主陨落,英灵也消逝。

战斗至死,才是英灵的最终宿命。

神殿中央,巨大的黄金英灵王座之巅,一道黑发少女的身影端坐其中,眸光早已经紧闭,似陷入了永恒的沉眠,一缕缕秀发散落的之下的则是一张倾世之颜,一袭紫罗兰色晚礼服,衬托纤细完美身资,裸露的两条长腿光洁如玉,足上一双湛蓝色的恨天高,似一尊亘古长存的神邸,又是一尊不朽的英灵。

“蹬!”

“蹬!”

“蹬!”

英灵殿的虚空之上,一道笔直无比虚空裂缝呈现,就见一道手执战矛,漆黑战裙,无比冷艳的女子身影踏足。

空旷,寂静的大殿中,传出了沉重无比的脚步声,每踏足一步,似蕴涵着古老伟岸的力量,几乎要将英灵殿震碎。

“以吾云溪之名,沟通亘古永恒的盟约,召唤沉眠的英灵,从遥远的彼岸归来!”

“复苏吧!”

“吾之英灵,祈!”

黑色战裙女子不是别人,赫然就是刚刚无眠之域复苏的云溪,而这亘古长存的,极尽不朽的英灵殿王座上的女子,便是云溪曾经未成道之时的英灵。

英灵王座之上,黑发少女的眉心浮现出了一抹七芒星印,就见她修长睫毛轻颤,当眼眸睁开的一瞬间,那一对犹如紫罗兰般深邃,迷人的瞳孔,折射出了茫然,迷惘,空洞,似乎没有一丝一毫的情感。

“云溪,我的挚爱,你终于回来了!”

“太久了,真的太久了,久到我已经忘却了我自己。”

“幻象也好,梦境也罢,我愿永远沉浸其中,只求你不要走好吗?”

祈的瞳孔逐渐有了神采,当看见面前矗立的身影,不自觉两行清泪流转,不知道是喜悦的哭泣,还是绝望的悲鸣。

“祈!我回来了!”

云溪冷艳而又没有感情的眸光,也不禁是为之动容,真的过去太久了……

“真……真的是你吗?”

“云溪,我的挚爱,你终于回来了。”

“我就知道任岁月变迁,时光流转,你不会丢下我不管的。”

这一刻,祈从王座中走了下来,一步步的走到了云溪的面前,轻轻抱住了她,只愿化作永恒,从此常伴相依。

“祈!以后我不会在离开你了。”

云溪内心一阵叹息,似有歉疚,又似有缅怀,此一生杀戮无数,征战永恒之外,不负天下人,可却负了她。

鸿蒙一战,彻底身陨。

将祈送入英灵殿长眠,只愿她能够在未来某一天复苏。

但低估祈对自己的感情,哪怕是永恒沉眠,依旧没有遗忘。

可我若是个男人到也罢了,可偏偏我是一个女人。

我云溪又不是六道之主那个离经叛道,三观不正的渣女。

“真的吗?”

祈看着云溪漆黑如墨,近乎没有一丝情感的眼睛,发出了灵魂般的拷问。

“真……的……”

云溪似乎不敢直视祈的眸光,而是尽力的躲避了起来,内心陷入了巨大的挣扎之中。

“那你还记得承诺吗?”

祈的声音似乎了孤独与彷徨,紫罗兰般深邃,迷人的瞳孔折射出了神秘的光晕,似能让众生万物,无尽轮回沉迷。

“承诺……”

“祈……你对我用了灵魂序列之力……”

“不要……祈……不要这样……”

云溪立时感觉到了头晕目眩,灵魂似乎陷入了无尽的空白,哪怕她已经是掌握数种序列之力的超脱者,但在面对祈的力量根本抵挡不住,她不知道祈为何变成了这样,竟然能够让她心神失控……

“云溪,吾的挚爱,不要在压抑你的情感了,我能感受冰冷外表下潜藏的火热情感,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

“超脱者,若连情感都丢失,那么就一具冷冰冰的躯体,就算得到最强的力量……又有什么用。”

“我为了追上你的脚步,在这漫长无尽的沉眠中,我曾苏醒过好几次,你看这里除了我以外,不在有任何一个英灵。”

“因为她们全部被我吃光了,我就是为了等你回来,我的挚爱。”

“来吧!我已经感受到了你的情感……”

祈张开了双臂,身上的晚礼服也自动的褪下,瞬间吻上了云溪……

“晤!”

“祈……不要……不要……”

“不行……不可以……不能……”

云溪漆黑的眸光怒睁,可是她却没有半分的力气,根本抗拒不了祈,径直被其推到在地,身上的衣服也被祈撕碎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或许一瞬,也或许是永恒。

古老的英灵殿中传出了一阵缠绵声,彻底打破了沉寂……

“祈,你怎么可以这样。”

“云溪,我的挚爱,你现在是我的人了。”

“……”

“云溪,吾的挚爱,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当年你召唤的英灵其实不是我,那个英灵被我吃掉了,我看你的第一眼就对你见色起意……一见钟情。”

“祈,你……你……你别说了……我不要面子吗?”

“嘻嘻!你刚才不也挺激烈的吗?”

“呸!你下贱,就是馋我身子。”

“……”

当云溪话音一落,祈又是不怀好意的看着她,再次陷入了新一轮的暴风雨中,伴随就是久违的来自压抑的情感爆发……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493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