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8-13)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像她这种自私自利,凡事利己主义的人,跟她有什么好说的。干脆回去请示下领导直接来强制征用算了!”三角眼鄙夷的怒斥道。

转身想要坐下,才发现椅子已经被他踹碎了,只好又从一边拖了一把椅子过来。

小胡子劝道:“你也别这样说,不管怎样说这鱼妖也是令狐副部长抓获的,给予一定的好处也不算过分。”

劝完了三角眼,又转回头对令狐夭夭语重心长的说道:“他就是为研究着急,为死于异界凶兽的人痛心。若是有强大的武器早日面世,那就算是普通人面对裂缝危机也有了一定的抵抗能力。

所以,令狐副部长你别跟他一般见识啊。”

“没关系。”令狐夭夭微笑,“我要是计较就直接打死了。”

小胡子和三角眼:……吓唬谁呢!

“好了,如果你们来找我就这一件事的话可以回了,鱼妖已经成了我的灵兽给不了你们,你们再去想别的方法吧。”

令狐夭夭说完起身点了点头,向外走去。

砰!

“站住!”

身后一声大喝。

咔咔——

金属卡动的声音。

“今天你必须把鱼妖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三角眼手里拿着一把形状奇怪的小型手弩对准了令狐夭夭。

令狐夭夭嘴角噙着一丝冷笑,转过身。

三角眼手里的手弩箭尖忽然染上了一层白色,还不等他脑中弩箭长毛了的念头闪过。

那层白色飞速的扩散开来,顺着手弩漫延,转眼就爬上了他的手臂。

顿时一整条手臂都失去了知觉,他也终于看清了手臂上那层洁白的冰霜。

有那么一瞬间他忽然感觉这白色好漂亮啊。

他愣住了,旁边的小胡子却没有愣,见状不好,急忙在白霜还没有漫延到三角眼肩头的时候,剑指隔空一划斩断了他的手臂。

阻止了冰霜继续漫延。

三角眼甚至都没有感觉到自己没了一条手臂,等到那砍掉的手臂落到地上哗啦一下碎成了冰碴的时候才惊醒过来,惊惧的后退。

小胡子也有些慌,戒备的看着令狐夭夭,厉声道:“令狐夭夭,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无故袭击同僚,不怕接受总部的审判吗?”

这个白泽区里都是什么人啊。

两个副部长,一个用威压恐吓,一个直接就动上手了。

小胡子毫不怀疑刚才他要是慢上一步,三角眼恐怕真就死定了。

外出执行任务这么多次,这种可怕的情况他们还是第一次遇见。

以往哪次不是被各区的人好生招待,酒肉水菜管够,特色服务管上。

谁敢跟他们横,不想要技科院的东西了吧。

然而这次,他们终于遇到了比他们横多了的人。

“令狐夭夭,我劝你不要冲动。若是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没人能救得了你!”小胡子不敢放松,一边防备着,一边试图用语言沟通。

令狐夭夭嘲讽的扯了下嘴角,道:“所以,在别人给你们脸的时候,一定要双手接着。掉在了地上,会伤身的。

……你们就在这房间里反省吧。”

也不知技科院的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派这么两个玩愣出来,这么长时间没被人打死,算他们命长。

令狐夭夭转身出了房间,身后的门自动关上。

门上连带墙壁浮现出复杂的纹路,微微闪了闪后隐下不见。

令狐夭夭没有在小楼里多待,直接回了家。

会议室里的两个人在经过一阵的紧张防备后,想要开门离开。

留在这里反省?

呵呵,等他们回了技科院,就会让这个欺辱他们的女人知道得罪技科院的下场是怎样的凄惨。

然而,两人发现门打不开了。

无论如何用尽全力也拽不开一扇薄薄的门,这怎么可能!

一定是令狐夭夭搞的鬼。

小胡子招出灵剑,灌入灵力猛地劈下。

轰!

小胡子倒飞出去,砸在对面墙壁上又被反弹回来摔到了会议桌上。

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脸色瞬间就惨白起来。

显然是受了非常重的内伤。

“门上有反弹阵法……”小胡子再次吐出一口血,艰难的说道。

三角眼连忙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一颗疗伤的丹药给他服下。

小胡子就在会议桌上盘腿打坐,运行功法炼化药性。

有他这个教训在,三角眼也不敢再去尝试。

但让

玉女情挑 picacg

他这样忍下这口气,也是绝不可能的。

他打开通讯器发了一条消息出去。

心中冷笑,真想看看那女人最后的下场。

令狐夭夭离开了,技科院的两人却没有出来。

得到消息的吴本丘又回来了。

那两人该不会已经被令狐夭夭给杀了吧。

要是这样的话,那他作为白泽区的负责人怎么也得以大义为重,亲自扭送令狐夭夭去认罪。

想到这儿,吴本丘嘴角已经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

吴本丘伸手扭了扭门把手,脸上的笑容有些僵,他发现这门打不开了。

后退一步,神识探进去。

技科院的两个人老老实实的坐在房间内。

居然还活着。

吴本丘有一瞬间的失望。

继而想到这两人是被令狐夭夭给关起来了,这种不友好的行为他不允许。

整个会议室都被阵法覆盖,也不知道那令狐夭夭是用的阵盘还是直接布下的阵法。

他儿子吴柯是阵法师,如果他在这肯定能看出来这套阵法的实情。

吴柯的师父可是首府区的常风,整个联邦没有人在阵法一途上比得上常风了。

吴本丘不懂阵法,但他不信这阵法有多厉害。

随手发出一团灵气团试探性的打在门上,两者刚一接触到一起,灵气团便反弹了回来。

吴本丘挥手将其打散。

拥有阻挡和反弹的功能,这个阵法相对简单,他来破解的话会直接暴力破除,只要力量值超出了阵法的上限也就反弹不过来了。

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会拆了小楼不说,那两人的价值也不值得他做到那种地步。

人是令狐夭夭关起来的,他要是放出来岂不是打同事的脸。

又没有生命危险。

还是再见吧。

吴本丘转身就走了。

喜欢今天她睡着了吗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494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