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8-14)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最快更新万古神帝 !

张若尘让四位太虚古神对这枚太真通天神丹的丹力进行评估,逐渐有了大致了解。

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继而笑了起来。

第二炉太真通天神丹,因为被七彩丹雾蕴养过,哪怕是相同的五彩残次品,也比小黑、白卿儿、池瑶服用的丹力更强。

先前,自己陷入误区。

以为炼化六彩太真通天神丹只提升了半成无量的修为,是因为通天神丹丹力不够强。

其实是因为,他自己的肉身,已经达到某个极限。能提升半成,已经非常了不得。

换做是别的那些魂停、心停境界的太虚大神,绝对承受不住六彩太真通天神丹。

蚩刑天当年服用的通天神丹,或许丹力很强,但应该依旧是五彩。

问天君或许可以炼制出七彩的无量通天神丹,但没有接近太上的炼丹水平,不太可能炼制出六彩的变异太真通天神丹。

张若尘有些担心血绝战神了!

那可是一枚完美无瑕的六彩太真通天神丹,外公承受得住吗?

虽然写信提醒了,但以外公如今迫切想要提升修为战力的心情,估计自信得很,会立即吞服。

……

张若尘服下第二枚残次六彩太真通天神丹,这一次,肉身提升连半成都不到,效果大减。

此后,将仅剩的一枚完美六彩太真通天神丹服下。

丹力极强,胜过残次品数倍。

哪怕再强,张若尘已经站在无量之下的绝对巅峰,一枚太真通天神丹自然是扛得住。

这一次,他的肉身强度,成功达到十成无量。

以大神修为,拥有了神王之躯。

他皮肤呈淡淡的六彩色,丹力没有完全消化,身上不输神王的庞大气势无形间外散,呼吸声如雷鸣,血流声如天河流动。

战法神殿外,诸神齐齐侧目。

“他这是达到无量境了?”葬金白虎道。

池瑶站在神王战阵所在的神山之巅,脚下是一条条神王血液溪流,道:“是肉身力量达到了神王层次!那些有着传奇色彩的始祖,在大神时,也未必能走到这一步。”

“你可以试试!”葬金白虎道。

池瑶道:“很难!除非我在大神境界,凝聚出十七层天宇。”

葬金白虎道:“你想追上张若尘,哪怕再难,都得去走这条路。须弥圣僧传你《明王经》,张若尘将自己一身修为传给你,包括他在时间长河上悟出的映照宇宙各个时代的万古归一道域,不就是希望你勇往直前,迎难而上,走大尊的路,超越大尊。”

“要超越大尊,在大神境界必须修炼第十七层天宇。以大神境界,掌握无量之力。”

“你有大尊帮你整理出了完善的修炼法,有一位佛祖为你铺路,有张若尘为你传功,也有我族的葬金之道辅助,集各家之长,加上你自己心性千锤百炼,悟性惊人,没有到底不能超越前人。”

池瑶眼神由深邃,转而变得锋锐和坚定。

是啊,哪怕再难,这条路也要走下去。

她决定了,在剑神殿闭关结束,不去剑界,回昆仑,去星空防线,去战场。与张若尘待在一起,锐气会被磨灭,承受了他太多馈赠,心中反而负担很重。

自己的心,始终牵挂在他身上,见不得他身边有任何别的女子。

这些种种杂念,是修行上的羁绊。

斩之不去,便在修行上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他日道法大成,在星空异地中相遇,各持一剑,一起举剑向天,何尝不比相濡以沫更值得追求。

……

张若尘将逆神碑取出,天旗就被镇压在碑下。

旗杆已经崩碎,只剩旗面。

哪怕有逆神碑镇压,张若尘依旧设置了十三重封印,相当谨慎。

“解开封印吧,不用担心,一切有本神在呢!”修辰天神道。

这三年,她炼化了所有神魂神丹,神魂强度再次大涨,在十成无量的基础上,提升了两三成。

这样的神魂强度,修炼几万年的乾坤无量初期神王神尊,都能达到。

但,已经够修辰天神膨胀一大截了!

正在修辰天神,用她的神魂杀戮秘法,对付四阳天君的神魂念头时,空间剧烈震荡,战法神殿摇晃。

是一截天梯,劈在了上空的阵法光幕上。

纪梵心手掌悬浮在天旗上方,掌心落下五颜六色的花瓣,以精神力压制四阳天君的神念。

她和修辰天神都有一些分心,天旗突然燃烧起来。

四轮烈日在旗面上浮现,释放出恐怖绝伦的神焰。

张若尘眉头一紧。

四轮烈日这要是冲出去,阵法中的所有神灵,都要遭劫。

幸好,她们稳住了,将四阳天君的神念压了回去。

“你们莫要分心,外面交给我。”

张若尘走出战法神殿。

外面,所有神灵全部站在阵法中,严阵以待。

时间大阵、阴阳十八局、剑阵,还有十多座神阵,都已开启。

天梯一阶阶悬浮在虚空,气势磅礴,下最后通牒,道:“神树就要离开,你们也该离开剑神殿了!今日不走,便决战吧!”

“轰隆隆!”

血色的泥土,呈百丈高的浪花形态,涌到阵外,连绵数百里。

在泥土浪花的顶端,血雾茫茫,规则密集。

原味内内 偷拍色图

雾中心,凝聚出一道人影,俯看张若尘,有威临天下之感,道:“人类,我们没有恶意,只是希望你们能够离开。剑神殿中的事,不是你们现在的修为可以掺和。”

张若尘道:“两位可是剑神殿的主人?”

“剑神殿无主。”血泥人道。

张若尘道:“既然如此,二位有什么资格,让我们离开?”

“就凭我们的实力,远在你们之上。”天梯的一根根石阶飞了起来,发出剑啸声,极为刺耳。

张若尘取出天尊字卷,道:“要战,我们必然奉陪到底。”

太清祖师和玉清祖师迟迟没有赶回来,很有可能是因为修炼到了关键时刻,这让张若尘很担忧。

万一天梯和血泥人发现了他们的位置,直接向他们出手,后果不堪设想。

张若尘决定主动出击,以阵法,将天梯和血泥人牵制住。

蓦地,剑源神树的光华,明显暗淡了一些。

剑神殿中,刮起一阵阴风,冰寒刺骨,伴随有一缕缕黑雾长桥。

三个月时间就要到了,神殿中正在发生某种微妙的变化,黑暗吞噬光明,剑源光雨在消退。

神殿中,剑魂凼所在的方位,一道黑色流光急速飞出。

黑色流光中,包裹有一杆尖锐的战器,上面闪烁奇异的纹路,似能穿透空间和时间,精准锁定了太清祖师和玉清祖师。

剑魂凼中的邪异早就蠢蠢欲动,此刻恰逢剑源神树光芒退散,张若尘等人被天梯和血泥人牵制,它们终于出手。

张若尘第一时间,打出神器天枢针。

天枢针拦截住黑色流光,两者对碰。

“嘭!”

那杆战器威能强横,竟将天枢针撞飞出去。不过,它的轨迹也改变,击在了距离太清祖师百丈之外的地方。

坚硬如神玉般的大地,被砸出一个大坑。

战器再次飞起,刺了出去。

战器旁边,隐隐出现一道披头散发的暗影,像虚幻的存在,可是又有惊人的爆发力。

原味内内 偷拍色图

“轰隆!”

一只山丘大小的血色泥手印,从天而降,将那道暗影击碎,将他手中的那杆黑色战器镇压。

血泥人看向张若尘,道:“看到了吧,神树才刚刚开始熄灭,它们已经迫不及待出手。你们无法应付!”

张若尘眼中多了一丝不解,道:“为什么出手相救?”

“我们无怨无仇,若能因此结个善缘,或许你们就会听从善意的劝告,自愿退走。至于你们和天梯的恩怨,与我无关。”血泥人很坦然的说道。

若一开始,没有与天梯的过节,或许张若尘真会与血泥人合作,一起对付剑魂凼。

血泥人应该是真的没有恶意。

刚才血泥人出手,张若尘看出了它的修为高低,很可怕,比天梯高得不是一星半点,他们布置的阵法未必挡得住。

再说血泥人若要出手,此前那些年,两位祖师进入剑神殿修炼的时候,有的是机会,不会等到现在。

张若尘见对方主动示好,语气柔和了许多,道:“阁下诞生在剑神殿,但对人情世故却颇有心得。不知,能否为在下解惑?”

血泥人没有开口,目光望向剑源神树的方向。

看不见他此刻是什么样的神情,张若尘顺着他目光望去,真理光华在瞳中浮现。也不知是不是剑源神树光芒变暗的原因,张若尘发现自己居然能够看见剑源神树的树干了!

在树下,盘坐着一道手持法杖的苍老身影。

风吹来,卷起一片光雨,吞没了树干和那道苍老身影。

消失不见了!

刚才那一幕,像是幻象一般。

不是幻象。

张若尘手中的黑水神杖在猛烈闪烁,神杖中的器灵道:“我感应到了青山神杖的气息,是大长老,大长老在神殿中。”

逆神族大长老?

张若尘心中情绪难以平复,难道自己刚才看到的苍老身影,竟是那位遍走各界亲手组建了天庭的传奇人物?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01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