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8-15)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思忖再三,我终于按下了大门的密码。

将门打开后我对闵诺兰说道:“进来吧。”

带着闵诺兰来到办公室后,我并没有对她多客气,连起码的一杯水也没给她倒。

坐在办公大厅里,我向她问道:“说吧,U盘里到底什么秘密。”

“在给你看之前,我想先和你聊聊。”

“聊,聊什么?有什么好聊的。”我语气并不友善道。

“这么久以来,我还真没和你好好聊过。”

我笑道:“不是,我跟你到底有什么好聊的呢?”

她并不理会我的不耐烦,继续问道:“你和安澜在一起多久了?”

“不想回答你这些,我叫你进来是让你跟我说U盘的事,如果不想说,那就请你出去。”

“看见你这么保护安澜,我心里挺欣慰的,安澜她没有看错人。”

“这都跟你没关系,麻烦你说正事。”我加重了语气说道。

“这就是正事。”

我一声冷笑道:“逗我玩啊?那就给我滚出去!”

即便她是安澜的亲生母亲,可她没有做到母亲该做的,也别怪我对她不客气了。

她并没有生气,依然面色平静的对我说道:“我不管你信与不信,总之时间真的不能再等了,否则你再也见不到安澜了。”

“你这是威胁我啊!信不信我报警?”

她仍然不慌不忙,终于将那U盘拿了出来,说道:“你给我找个电脑吧,我让你看U盘里的内容。”

员工电脑我是不能用,害怕留下病毒啥的,这女人不简单,我得防着他。

我让她等等,然后回了自己办公室,将我那台专门用来做程序的高配置笔记本电脑抱了出来。

她随即便将U盘插进了电脑里,然后点击我的电脑里的移动设备,里面出现两个文件夹。

闵诺兰突然对我说道:“我先给你看一段视频。”

说着,她点开了第二个文件夹,里面有一个视频。

点开播放后,视频便开始播放起来。

这是一段用高清摄像头拍摄下来的,视频的质量很高,可以看清楚每一个细节。

画面中的背景是在一个装修很奢华的房间里,画面中的其中一个人正是闵文斌。

另一个人只有一个侧面,但明显我不认识。

看上去上了些年纪,大概五十来岁。

他们的对话全被录了下来,先是闵文斌开口道:“安总,事情我已经办到了,股权你该给我准备好了吧?”

“我这边还没有得到消息。”

闵文斌笑着摇摇头说:“她不可能活的,老天爷都在帮我,那种极端的天气状况下,掉进大海里,你觉得她还能活吗?”

“你别急,答应给你的股权,一分都不会少你的。”

说到这儿,那中年男人终于转过身来,终于看清了面容,不过我确定不认识。

“不过,我要确定她已经死了,只要我这边收到消息了,你要的股份立刻到你头上。”

中年人点上一根烟,接着说道:“还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不管什么时候你都不要把我暴露出来,否则你知道我的手段。”

闵文斌在这个中年人面前完全没有了平日里那嚣张的气焰,他点了点头,说道:“那安总三亚的事怎么解决,现在警方都立案了,万一……”

中年人抬手打断了闵文斌,说道:“没有万一,你大可放心,这件事过两天就沉下去了。”

闵文斌沉默了片刻,又问道:“那要是闵诺兰那边追查起来,怎么办?”

中年人很自信似的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

艳母在线 上瘾by四缺一

,她对国内的事情不熟悉,即使查也查不出什么来……对了,你把知道这件事的人,嘴给封严实了。”

“这些没问题,我现在担心的就是国内警察那边和闵诺兰这边,既然安总你能解决好,那我就放心了。”

闵文斌说着,阴险的笑了起来。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看上去并没有被掐头去尾,是一段完整的影像。

只是我看懵了,视频中的那个中年人是谁?

视频播放完之后,我一脸疑惑的向闵诺兰问道:“这个中年人是谁?”

“安东森。”

听到这个名字时,我的脑袋顿时“嗡”的一声响。

这、这怎么可能呢?

我高度怀疑这视频是合成的,可是完全没有合成的痕迹。

木纳了好半晌,我才反应过来,不可思议的说道:“怎么可能?安东森是安澜的叔叔,她跟她叔叔关系这么好,她叔叔怎么会害她呢?”

“我会骗你,但视频有假吗?”

“你是怎么拍到这段视频的?还这么高清,是4k吧?”我抬眼看向闵诺兰,一脸怀疑的看着她。

“这段视频是我知道安澜遇害之后拍下的,我收买了安东森家里的保安,让他帮我安装在安东森房间里的。”

“你这么说我就信了吗?”

“我说了,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必须相信这段视频的真实。”

我稍稍沉默后,说道:“好,就算是真的,那你为什么不直接给安澜看?”

“她现在根本不见我,我也没机会给她看。”

“那你就不知道找人把这段视频转给她吗?”

“所以我来找你了,她身边的任何人我都不相信,唯独你。”

我又沉默了下来。

如果仅凭闵诺兰的说辞我是不相信她的,可这段视频真的骗不了人。

在这时,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立马说道:“对了,我记得安澜装死的那段时间里,她就和她叔叔一直保持着联系,为什么又会有这么一段视频呢?”

“安澜找安东森是之后的事,视频是她出事后不久的事,安东森也是后来才知道安澜没有死。”

我冷笑道:“这牛头不对马尾了,他既然这么想让安澜死,那安澜联系他后,他自然就知道安澜在什么地方了,为什么之后就没有动静了呢?”

“这个事我不知道,也许安澜没有告诉安东森她在什么地方,包括我那段时间也一直以为安澜没了。”

“你心虚了吧?说吧,这段视频怎么合成的?你为了骗取我的信任,可真是不择手段啊!”

闵诺兰一直平静的脸上终于起了一丝波澜,她说道:“视频是不是合成的,你可以找专业的机构鉴定,如果鉴定出是合成

艳母在线 上瘾by四缺一

的,你完全可以去警察局举报我。”

如此信誓旦旦,我没有理由不相信了。

可这变数太大了,大得我有点接受不了。

明明闵诺兰才是那个最恶毒的女人,从我见她的第一面开始,她就没给我留下好印象。

安澜也一直告诉我是她害死了她父亲,包括三亚的事情,也是她在背后操作。

可是现在,一切的一切却告诉我,闵诺兰是个好人,她一直在保护着安澜。

而最坏的那个人是安澜最信任的叔叔!

乱了乱了,全都乱了……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05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