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8-16)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最快更新我真不是大魔王 !

中二!

太特马的中二了!

李云逸望着光幕里发生的这一切,只感觉自己的尴尬癌都要犯了。

邬羁这家伙……怎么能想出来这样的馊主意?!

当然,他理解邬羁为何会这么做。

一如他之前的安排。

邬羁这次以黑龙特使的身份加入张天千等人的队伍,除了作为他的眼线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

降服!

从现在看来,邬羁做的相当不错,不仅成功帮邱影融入了整个队伍,自己在队伍里的地位一直处在领导者的层面,和他之前的计划一样。

但。

邬羁显然不只是打算如此。

他并不想要这队伍的指挥权,而是要把它交给自己。因为只有这样,张天千等人以后才能更好的为南楚服务。

所以。

才有了称颂洗脑这一出。

而如果此时整个宣政殿只有自己,看到这一幕的只有自己,李云逸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但现在……

自己的师尊南蛮巫神还在啊!

自己当着他的面,承认邬羁口中的业果之主是自己?

这也太尴尬了吧?

所以,以李云逸的心性,此时都忍不住老脸泛红,面对南蛮巫神的询问,简直羞耻开口。

“这……”

“这家伙随便说的,师尊您千万别介意!”

“您老稍等,我先去给他们解个围。”

解围?

呼。

说完这些,李云逸立刻朝王座掠去,却浑然没有意识到,就在他这句话说出来的瞬间,南蛮巫神分灵眼底精芒一闪,闪过一抹惊诧。

怎么解围?

邬羁等人如今身处南蛮山脉遗迹之中……对于其他人来说,南蛮山脉遗迹,洞天神念不可探入,这是传说。但他知道,这确实是真的,它们自成一界,似乎莫名力量笼罩,别说是普通洞天,连他这个无敌洞天的神念也无法破入其中。

之前关于盛夏的感应,也只是朦胧捕捉。

并且现在,李云逸还在南楚,并没有在铜骨遗迹旁,又如何能为邬羁等人解围?

哪怕南蛮巫神知道邬羁和李云逸关系匪浅,肯定不会这般任由邬羁死去,但他还是觉得有些惊讶。

直到。

呼。

李云逸坐定在王座之上的一瞬间,突然……

消失了!

不是他整个人消失,而是他的气息,他身上的灵魂波动,消失了!

嗡!

南蛮巫神一怔,隐隐感觉虚空震荡,却绝非自己经常穿越的虚空乱流,一股无形的力量极速掠去。他的视线立刻一转,猛地落在邬羁身上。

表面看去,邬羁和之前并无不同,但他却能隐约感应到,一股对他来说相当陌生的力量,正在邬羁身旁汇聚!

“信仰之力?!”

李云逸不仅能借助信仰之力,借助邬羁等人的视角看到遗迹中发生的一切,甚至还能借此遁行,穿越千万里,直接分灵抵达?!

这一刻,南蛮巫神震惊了。

虽然他对信仰一道不算太熟悉,但也知道,想要做到这一点,神魂得强大到何等层次。

不。

不是神魂,

而是……

“元神!”

“他已经掌握了元神?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黑雾中,南蛮巫神愕然惊讶。这世界上,能让他惊讶的东西已经不多了,但是元神和魂道……绝对算一个!

那是连他都无法掌握精髓的领域,而现在……李云逸竟然在他不知不觉中入门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是自己去中神州的那半个月?!

但。

南蛮巫神毕竟是顶尖洞天,惊愕之后,很快恢复正常。只是,其身周缓缓震荡的黑雾预示着,他的内心显然还没有那么快恢复平静,一声充满莫名惆怅的感叹传来。

“你这家伙……到底还有多少事在瞒着老夫啊!”

是感慨。

有些幽怨,但绝对不是什么责备。

正如他此时,感慨之后,目光立刻再次落在眼前的光幕上,期待李云逸元神降临遗迹后的动作。

……

是的。

元神!

李云逸这次动用的并非分灵,而是最纯粹的元神之力。

其中原因自然很简单……

邬羁,值得!

哪怕这次后者弄的他挺尴尬,并且暴露了元神存在的问题,不过,他本来就没打算对南蛮巫神隐瞒这个,倒也无所谓了。

只是。

楚京之内,任何一处李云逸都可瞬移抵达,顷刻之间的事。但借助信仰之力的指引穿行,对于李云逸来说还是第一次,抵达还是需要时间的。

此时此刻。

铜骨遗迹,一片狼藉的战场之中,于孙鹏眼底,这一幕当是无比诡异。

“颂吾主之名,恭迎吾主……”

以邬羁为首,邱影等人垂眸低呼,就连重伤的张天千在吞下天灵丹和天魂丹之后也站起来了,加入了“召唤”的行列。

诡异!

荒诞!

尤其是对刚才还能从董佑等人身上感受到凌冽杀意的孙鹏来说,这一幕更是梦幻。

一群疯子?

业果之主是什么鬼?

中神州有这名号的洞天境强者么?

他就是隐藏在这些中神州圣境背后的幕后黑手?

孙鹏感觉荒诞,但出于内心的谨慎,连脚步都微微迟缓了一分。

而他不知道的是,正是他这点本能的谨慎,恰恰救了他一命……

……

另一边。

张天千等人随邬羁称颂“业果之主”之名,声音整齐,但其实在他们的心底也充满了茫然,尤其是董佐董佑等人,默念此名之时,也同时做好了孙鹏逼近随时暴起出手的准备。

一开始的时候,他们选择照做完全是因为对邬羁的信任,并且孙鹏还未靠近。但是后来……

呼。

一股无形的力量在邬羁身旁凝聚,虽然无法真切感应到它的存在,更不知道这是信仰之力凝聚极点的征兆,但每个人突然都感到了一丝源自于灵魂深处的……

平和!

是的。

就是平和。

“生死当前,我竟然会感到平静?!”

孙鹏的逼近,现实的紧迫……口中称颂业果之主之名,心头的莫名平静……别说孙鹏,就连他们自己都感到荒诞了。

终于。

张天千忍不住睁开了双眸。

因为除了平和之外,在这一刻,他赫然感到一抹莫名的……敬畏!

就像是自己还年幼时,随家族老人祭拜先祖,面对家族强者时的那种敬畏,甚至还更加强烈,有种莫名浓烈的叩拜的冲动!

砰砰砰!

肉身莫名震荡,气血蒸腾!

怎么回事?

我的肉身……发生了什么?

张天千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他修炼的凝元决在作祟,一时冲动睁开眼来,而这时,他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轰!

一片金芒如海潮蒸腾沉浮,似乎源自邱影手上的那秘术道兵,又仿佛源自邬羁的脑后,一片迷蒙梦幻,张天千一时只觉头晕眼花,无法分辨,可他确定,让他突然心生敬畏的,就是它!

正当张天千欲要探出神念探查其中究竟诞生了什么异常,突然。

呼!

凭空之中,一只金色大手突然出现,不属于任何人,稍微一顿,径直伸向邱影手上的那枚金色道兵。

哗!

邱影也立刻睁开双眼,惊愕恐慌,双手下意识用力,要把那道兵牢牢抓在手上。

他手上的道兵或许对孙鹏无效,但可是压制其他魔圣的唯一手段,这也是他一直没有放弃的原因。

可现在……

有人竟然妄图将它夺走?

是谁?

情急之下,邱影本能调动大道之力,要阻拦这只突然出现的大手,可还不等他挣扎。

呼!

金芒沉浮,邱影只感觉手上一轻……

道兵,没了!

竟然就这样被轻易夺去了?

不!

不是夺!

在道兵离手的一瞬间,邱影赫然有种感觉,就仿佛它本就不属于自己,而是被那金色大手感召,后者主动落下去的!

“这怎么可能?”

邱影难以置信地望着这一幕,目瞪口呆,半天无法回神。

直到。

“业果之主……大人?”

张天千近乎疯狂的声音从一旁传来,邱影精神猛地一震,立刻醒来,抬头再看,只见邬羁身后,金芒澎湃中,已经光景大变。

轰!

一尊王座轰然降临,金芒咆哮蒸腾之中,一道虚幻的人影凭空出现,众人只能看到一条模糊的手臂,手上虚握的,赫然正是原本在邱影手上的那道兵!

业果之主?

他真的降临了?

穿过连洞天境至强者神念都无法穿透的遗迹屏障,降临在了这遗迹之内?

呼!

所有人睁眼,难以置信的望向中央突然出现的王座,和它上面的虚影,还在迷茫,还在感到不可思议。

错愕。

怀疑!

破界而来……完成洞天境至强者都无法做到的事,这肯定会让他们对对方的身份产生质疑。

但。

有一个人不会。

不是邬羁。因为他早就知道,李云逸不会任凭他死在这里。

“砰!”

就在众人难以置信的注视下,一人双膝一软,竟然直接跪倒在地,一脸的震惊和虔诚,赫然是……

张天千!

不错,正是张天千!

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突然做出这种举动,跪地行礼,与其说是他发自心底的敬畏,倒不如说是……

臣服!

就在李云逸元神破界降临的一瞬间,他赫然有种自己整个生命都被掌控的感觉,气血蒸腾,无法遏止,既亢奋又压抑,仿佛在直面自己的……

王!

张天千瞬间明白了自己这冲动究竟从何而来,也正因为此,他才以超过其他任何人的反应,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凝元决!

这是源自体内一百零八穴窍的臣服,更是肉身的臣服!

“我的凝元决,就是源自于他…”

他修炼的凝元决是邬羁赠予的,而邬羁又是从何处得来的?

业果之主!

只有他,才能给自己带来如此强烈的轰鸣和悸动!

邬羁没有说谎,业果之主,真的降临了!

是本体,还是分灵?

众人无法辨认,但此时此刻,当这王座和上面的虚影映入眼帘,所有人的心脏不由极速跳动起来,眼底深处精芒炸裂,如看到了生还的希望。

这是奇迹么?

不!

当称神迹!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06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