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8-16)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独孤蝉衣此时心里一片死灰般的绝望,甚至隐隐麻木了,放之任之,只剩下嘴里因为异物产生的生理反应的呕吐拒绝。

突然这时,她感觉这个无耻儒生的力道好像变轻了些……

独孤蝉衣尝试着将嘴中的手帕吐了出来。

他没发现?好机会……

独孤蝉衣都来不及高兴,下一秒就已经猛的转过头去,朝着身前男子渐渐不动了的右手臂一咬,他竟是不退不缩,被她咬了个正着。

只不到三息。

就有鲜血在从男子的皮肤肌肉与女子的尖牙之间溢出,安静的淌下,

绝美的惹人犯罪的未亡人芳心顿时又恨又喜。

唇齿间的血腥味,似乎是某种上瘾的美食,让她死死咬住,永远也不愿松口。

哀家咬死你!

她快意的高抬下巴,唇上新染的胭脂无比红艳,她杏目上翻,眸光桀骜的向他看去,下一秒,却突然睫毛一颤,有些怔住了。

年轻儒生不知何时起,已经渐渐停下了动作。

他此刻正转着头,看着旁边的某处地面。

脸庞上面无表情。

独孤蝉衣颤动的眸光下移,只见那儿的地上,正安静的躺一枚无暇的白玉牌,与一只绣功笨拙粗糙的香囊……

此刻,赵戎端坐在床榻旁,在大离受万人敬仰的绝美太后正娇躯被束缚着,诱人的躺在此刻他的腿上。

他的左手笔直的垂下,被口水浸湿的手帕掉在下方的地板上。

右手的手臂鲜血淋漓,染红了大半手臂……

但是他此时的目光,却都不在这些上面驻足分毫。

年轻儒生身子纹丝不动。

心湖魔龙乱舞。

目光平静看着那处地面。

空气安静了片刻后,抿唇不语的他突然动了。

没在意尖牙犹咬的右手,弯下腰来,左手探去,然而伸到中途又缩了回来。

左手在胸口衣物上擦了擦。

然后重新伸去,捡起了地上那两件与某两位女子情定终身的信物。

年轻儒生目光低垂,捡起之后,没有去看白玉牌和香囊一眼,直接塞回袖中,默然转首,看着依旧死死咬住他右臂的绝美女子。

他没说话。

目光静静看着她。

臂上的鲜血静静流着。

亭内,二人一坐一趟,四目以对。

“嗬……嗬……”

独孤蝉衣眼睛上翻着,神色有些怔然,某刻悄悄松开了牙,娇躯忍不住往后缩了缩。

这个儒生又变了。

独孤

2012国语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 美女脱光

蝉衣很确定。

她眼神颤了颤,主动偏移开了目光。

哪怕是刚刚,快被上一个他侵犯,无比心高气傲的她也没有丝毫害怕。

然而,面对此刻的这个他……

赵戎伸手将绑独孤蝉衣的绳子一解,旋即直接起身。

原本躺趴在他腿上的独孤蝉衣刚解脱开纤手,便直接摔在了地上。

丝毫没有怜香惜玉。

赵戎走到一旁,远离了些地上的那个绝美女子,在石凳上重新坐下。

他手肘撑着膝盖,两只大手并拢捂脸,不顾左手掌赤红的鲜血,来回用力搓揉着脸庞。

然后年轻儒生垂首,染血的十指插进了浓密乌发中。

看不见他低头的表情。

“我看见了。”

他轻声。

亭内无人应答。

独孤蝉衣在不远处,小心翼翼的看着那个坐石凳上正双手抱头的年轻儒生。

他坐在凳子上,抱头卷曲着身子,身体时而紧绷,时而松垮,这两种状态的空隙间,也会伴随着一阵阵莫名的抽搐。

年轻儒生偶尔似是在低语。

“归,我看见‘心’了,还有‘性’。”

他点头。

“我之前不该压着它。”

某剑灵没有回话。

年轻儒生心湖之中依旧是湖水四溅,欲望翻涌,群魔乱舞。

一条条湖底的恶龙,猖獗狂躁的翻腾着。

然而,他的此时此刻的外表状态,却是古井无波。

没有一丝要疯狂的迹象。

年轻儒生轻笑,在心湖内,坦然道:

“我想上她。”

“很想上她。”

“她很漂亮,是离地第一美人,比我见过的几乎所有女子都美,仅次于青君和小小。”

“她是离朝的摄政太后,母仪大离,地位尊贵,还是个年轻的俏寡妇,呵,一个刚丧夫的未亡人……这身份很刺激……至少是让我觉得刺激,前几天在灵堂上看她的背影,更甚。”

年轻儒生话语顿了顿。

他聊家常似的笑道:

“对了,还有,她的舞姿与纤腰也是冠绝大离,啧啧,我刚刚摸了几下,手感确实没得说,绝了呵。”

“归,其实我挺喜欢会跳舞的女子的,嗯一般腰都会不错,什么姿势都可以驾驭配合。”

年轻儒生喘了几口气,然后语气无比热烈道:

“我想拥有她,狠狠的去占有,一寸一寸的霸占。”

言语之间,他的双手却陡然用力,死死的抱着脑袋。

那伤口处的鲜血更加汹涌流出,成一条血线,涓涓流下,染湿了衣袍。

“我是好色之徒,嗯,是曹贼。这就是……‘见性’。”

他说。

下一秒,年轻儒生突然身子一松,蓦的抬起脑袋。

被血指涂抹擦拭过的眼眸里,那眸光却依旧是毫无波澜。

“但是,我不能,也不会这么做。”

他一字一句,语气依旧平静。

“她是李望阙的母亲,李望阙……他喊我先生。”

“我与她没有丝毫感情,今日才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见面,毫无情愫。”

“前些天,我与青君与芊儿与清黛,可以毫无顾虑的放开欲望行欢,但是此时此刻,对独孤氏,我不能。”

年轻儒生点点头。

“没错,我说过‘全都要’,但是‘全都要’第初衷,是牵住心爱女子的手,不留遗憾。但是它不能成为我贪图陌生女子美色,随意收女子入幕的理由。这对青君,对小小,对芊儿……对陌生女子都不公平。”

语落,他静了静,笑道:

“而且,我也会很看不起这样的赵子瑜。”

年轻儒生往后一仰,背靠着石桌。

他抬起满是鲜血的手背,歪着脑袋,擦了擦眼角。

“这…就是我真正的本心,我不能真的去碰她……这不是压制自己,而是,遵从真正的本心行事。”

年轻儒生笑了,开心畅快的笑了。

“归,这就是‘见心’。”

“原来所谓的见心明性,不是死死的压制我的欲望念想,强制成为一个无欲无求的神。而是毫不躲避,主动的去拥抱所有的欲望,然后再正视我真正的本心,知道我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些什么,值不值得为了一时的欲念而放弃那些长期坚持的美好东西,然后……再去选择做或不做。”

“就像你曾经说的,就算是坠入魔道,也得明明白白,必须是我的选择,而不是被迫。”

“所以,我这一次明心见性后的选择是……不能做老色批,嗯,虽然我

2012国语高清完整版在线播放 美女脱光

知道自己其实是个老色批,但眼下不行。”

亭内,赵戎睁大了眼睛,眼神直直的看着头顶的亭梁。

“见心明性……见心明性……呵,归,本公子坦然直视这心底的万般欲念后,好像有点儿清楚…你嘴里的那个叫‘道’的东西是什么了,它……很纯净,像……纯青的琉璃……”

他脸色怔怔,眼睛一眨不眨,在此刻恶龙猖獗、群魔乱舞的心湖乱象之中,隐隐看见了一抹纯青琉璃色。

一如数万年前那一日在朱雀星宿端沿,于漫天血雾与万千魔龙之中,屹立不灭的武夫骸骨。

在某年轻儒生声落之后。

心湖内安静了片刻。

有剑灵颔首。

“善。”

喜欢我有一个剑仙娘子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10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