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8-19)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做怎么样的生意?”算地道人不由瞅了简货郎一眼。

简货郎张望了一下四周,见没有人注意他们,低声地说道:“嘿,做死人的生意,这是最好做的生意。”

“死人生意?”简货郎的话,让算地道人不由眉毛一挑,目光跳动了一下。

简货郎嘿嘿一笑,低声地说道:“道兄,你想想,嘿,你不是以占卜之道寻宝吗?那我们可以找巨宝也。道兄占卜葬坟,小弟刚好精通土木之术,嘿,嘿,我们联合起来,那岂不是一往万利。”

简货郎的话,顿时让算地道人目光跳动起来,在这个时候,算地道人当然明白简货郎所说的做死人生意了,无非就是要挖人家的祖坟。

他算地道人,乃是占卜之术绝世,而且也曾以占卜之术寻找宝物,以盗之。

若是说,他与简货郎联手,不去偷盗那些大教疆国的传世之宝,而是去挖那些大教疆国的祖坟呢?或者去挖那些失传的祖坟呢,千百万年以来,有多少大教疆国灰飞烟灭,又有多少无敌之辈葬于地上,若是能挖得了这些祖坟,那岂不是发大财了。

“这个……”算地道人沉默了一下,说道:“此乃是大凶也。”

“嘿,富贵险中求,以道兄的占卜之术,必能让我们蓬凶化吉也。”简货郎不死心,与算地道人称兄道弟。

在去洞庭坊的途中,简货郎与算地道人两个人在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让人难于想象,在刚才的时候,他们还彼此看不顺眼呢。

看着简货郎与算地道人此时此刻在勾肩搭背,这就让人想到了一句话了——蛇鼠一窝。

洞庭坊,乃是在黑街的角,当李七夜他们一行人抵达的时候,在这里乃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洞庭坊,乃是黑街甚至是整个黄金城最大的卖场,也是最大的拍卖场,可以说,洞庭坊每日接待成千上万的客人,可谓车水马龙。

所以,一到洞庭坊的时候,出出入入的客人,堪称是接踵摩肩,好不热闹。

但是,当一到洞庭坊门外的时候,却很难让人相信,眼前的入口,就是黄金城最大卖场、最大的拍卖之地。

洞庭坊的门户,没有什么金碧辉煌,也没有什么气势恢宏,只是很普通的一个门户而已。

洞庭坊的入口,乃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圆拱门罢了,而且,这样的一个圆拱门没有任何的装饰,上面仅仅只写有“洞庭”两字,十分的古朴大方。

这样的一个门户入口,就是座落在黑街的一个角落,特别是在阴影笼罩之时,这样的一个入口是毫不起眼,让人看不出什么来,这与黄金城第一大卖场、第一大拍卖之地的身份似乎格格不入。

如果不是门口车水马龙,这都让人难于相信,这就是洞庭坊的入口。

“我们到了。”在这个时候,简货郎他们也不由抬头看了一眼洞庭坊,简货郎不由嘀咕地说道:“唉,不论什么时候,洞庭坊都是那么多人。”

站在洞庭坊外,李七夜抬头一看,见“洞庭”两字,好不熟悉,在“洞庭”两字的下角,没有落款,却烙有一个小小的图案,这是一只狐狸的图案,这小小的狐狸乃是赤红色,但是,岁月久远,朱红的颜色已经褪得七七八八,只是隐隐可见罢了,好像在岁月的打磨之下,这显得有几分的沧桑。

就是这样的一只小小狐狸图案,带着浅浅的朱砂,只怕没有多少人会去留意,没有多少人去关心。

偏偏宠爱 校园 长篇 古典 武侠 连载

但是,这样小小的图案,却吸引住了李

偏偏宠爱 校园 长篇 古典 武侠 连载

七夜的目光,看着这样的一个小小狐狸的图案,他不由轻轻地感慨了一声。

“洞庭。”李七夜轻轻地感慨了一声。

洞庭坊,一进入,都是需要排队,所以,当轮到李七夜他们之时,简货郎招呼了一声,跳入了门户之中。

这门户往里面一看,乃是黑漆漆的,好像是一个很幽深的巷子,但是,当一跳进去之后,眼前就为之一亮。

当跳入洞庭坊的门户之中的时候,顿时站在了另外一个天地之中,在这一刻,清风徐来,水波微兴,一股灵气扑面而来,在这灵气之中,夹杂着水气,让人感觉得十分清爽。

在这一刻,放眼望去,眼前乃是烟波浩渺,湖泊波光粼粼,让人心临神怡。

没错,眼前是一个广阔的湖泊,让人一眼望去,好像是望不到边际一样,在这样的湖泊之前,感受着清风徐来,让人心神舒畅。

这就是洞庭坊,没错,作为黑街第一大的打拍卖之地、最大的卖场,如果说,你认为洞庭坊乃是一个商店模样,那就是大错特错。

洞庭坊,它乃是一个巨大湖泊的卖场,在这里,自成天地,拥有着广袤的湖泊,整个卖场都建立在这样的湖泊之上。

当站在湖边张望的时候,一看之下,除了遥远之处隐隐可见楼阁之外,整个洞庭坊乃是烟波浩渺,偶有岛屿隐隐,可见青翠,更多的是,在这湖泊之中,陈列着一件件将要卖出的宝物。

“洞庭坊,就是有实力,难怪屹立千百万年之久,能拥有自成天地,这样的实力,绝对是可以笑傲天下,这样的实力,就算是大教疆国也没有多少可以相匹。”简货郎又不是第一次来洞庭坊,但是,每次一进洞庭坊,都依然会让他感慨洞庭坊的财力浑厚。

当然,简货郎也清楚,如此庞大的洞庭坊,单是依靠浑厚的财力是不行的。

毕竟,天下人都知道,洞庭坊收藏有不少的惊天之宝,而且,在洞庭坊所卖出的宝物,都没有一件是平凡之物。

甚至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如果说在黑街,没有你买不到的东西,那么,在洞庭坊,只有你想象不到的东西。

可以说,在洞庭坊,卖出的东西都是稀有无比,道君功法、无敌之兵、古之神物……等等世间稀有之物,都曾在洞庭坊之中卖出。

试想一下,洞庭坊拥有着如此稀世珍宝,仅仅是依靠浑厚的财力,根本就是支撑不起来,说不定早就被人抢劫,早就被人灭门了。

但是,千百万年以来,洞庭坊乃是屹立不倒,这足够说明洞庭坊的实力是何等的强大了。

“洞庭。”站在这湖边,李七夜轻轻地感慨了一声,站在那里,闭目养神,感受着迎面吹来清风,感受着洞庭的水泽之气。

“说来,你们四大家族,与洞庭坊还有一定的渊源。”算地道人瞅了简货郎一眼。

“渊源,怎么样的渊源呢?”一听到简货郎就不由来精神了,他双眼一亮,嘿嘿地说道:“是不是我们四大家族与洞庭坊是兄弟宗门,或者我们祖先与洞庭坊的祖先是同为兄弟,又或者,我们有千百万年的盟约。”

说到这里,简货郎顿了一下,流口水,说道:“嘿,嘿,是不是我们四大家族来洞庭坊买东西,可以八折,不,六折,六折吧。”

“胡说些什么。”明祖瞪了简货郎一眼,笑骂道:“当年我们四大家族全盛之时,与洞庭坊的确是有盟约,但不是什么八折六折的盟约,乃是联盟,在那荒乱时代,大家相互扶持罢了。只不过,后来我们四大家族实力衰退,联盟也就散了。”

“哼,哼,哼,不就是富人看不上穷亲戚嘛。”简货郎嘟囔地说道:“有什么了不起嘛,哼,哼,哼,等哪一天,我四大家族阔了之后,还不是让他们洞庭坊抱我们四大家族的大腿。”

“不可胡说八道。”明祖没好气,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说道:“在这湖庭坊,一不小心,你的话,就被章祖听到。”

“听到就听到呗,谁不知道那只大章鱼的触须是无处不在。”简货郎也无所谓,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模样。

“你们四大家族与洞庭坊的渊源,那就不仅是荒乱时期,要往更上去推。”算地道人说道:“在那遥远的岁月里,不仅是你们四大家族曾得到过庇护,洞庭坊也一样得到过庇护,而且,洞庭坊的渊源、所得到的庇护,甚至远远不是你们四大家族所能相比的。若真的是追溯起来,在那遥远的岁月里,真的要排资论辈,你们四大家族,在洞庭坊面前,那只不过是一个个小弟罢了。”

“切,别说得那么玄乎。”简货郎不吃这一套,冷笑地说道:“今天的洞庭坊,也不是当年的洞庭,听说,他们也是一群偷偷跑出来的小家伙罢了,就像余家那群强盗一样,得不到老祖宗的承认的,嘿,说不定,他们洞庭坊的先祖们,根本就不认他们这一群不肖子孙。嘿,他们先祖,乃是有格调的,哪里像现在的洞庭坊,一群市侩之徒,全身都是铜臭味呢。”

“你们四大家族也好不到哪里去。”算地道人也不给情面,瞅了一眼,说道:“你们四大家族,也不算是先祖之家。”

“嘿,不一样,我们四大家族的先祖,乃是出师有名也。”简货郎傲然地说道。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14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