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周前 (08-20)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包间里。

众人坐在桌前,一人捧着个手机,在峡谷中开启了征战。

一开始的时候,安然其实是想要随机分配队友的来着,但遭到了我们瑶瑶姐姐的强烈反对。

“我们三个女生一队,小学弟,你和你舍友们一队!”

“你确定?”安然挑了挑眉,面色怪异的看了一眼这个女人。

她这是觉得她又行了?

顾瑶察觉到安然那质疑的眼神,不由得轻哼一声:“小学弟,你这是看不起谁呢?”

“我只是建议你正确认识自己。”

“那要不打个赌?你如果输了就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如果输了我就答应你一个条件~”

顾瑶如同小狐狸一般笑了起来。

说实话,如果放在平时,安然肯定是不可能答应这个女人的。

这个女人绝对不安好心。

但是……

安然琢磨着,两边的实力相差的完全不是一星半点。

尤其是两个狗舍友,之前基本上是天天在宿舍里开黑打游戏,王者段十几颗星的局基本上是轻轻松松,没啥压力。

总之,顾瑶她们肯定赢不了。

“那就来呗,等会你别后悔就好。”安然耸了耸肩,表示这把稳赢。

“哼哼!等会你就看我怎么大杀四方吧!”

顾瑶这把玩的依旧是程咬金,大概是见安然选了个李白的缘故,于是带了个惩戒,也跑到了野区。

李大师好不容易给野怪搓了个澡,结果一个不留神,一个大汉从天而降。

快来和金金玩耍吧!

安然毫不犹豫的开始摇人:“兄弟们,快来救我!”

李大师的搓澡技术如今在峡谷早已闻名远外,切切脆皮还可以,但如果真的碰到程咬金这种英雄,真的没法打。

一套大招刷下来,连脚皮都搓不下来。

就离谱!

于是,快乐金金很轻易的就从李大师手里收走了野怪。

安然看了一眼旁边两个好舍友,这两个二货还在中路悠哉悠哉吃着线呢。

安然的目光有些幽幽然:“你们确定不来帮我?”

两人闻言,一脸淡定的端起刚刚服务员送上来的免费白开水喝了一口。

“哎呀,老四,你就稍微苟着点嘛,咱还要守塔呢。”

“就是就是。”

安然嘴角抽搐了一下,这狗舍友还能留么?

不过,这时候他其实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毕竟人家说的也没错,他们总不能塔不守了来帮他守野区吧。

“那你们线上快点打出优势。”安然幽幽叹息一声,心里莫名产生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正面和顾瑶打是肯定不行的,他打算猥琐发育。你来了咱就走,就单纯的老老实实刷野。

但很可惜,瑶瑶姐姐拒绝了安然的情侣和平相处协定。

安然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简直就跟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掉。

安然看到快乐金金再度从天而降,终于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我说你至于么?”

野怪也不打,经济也不要,就追着他打?这到底是什么家庭啊!

“什么鸭?”顾瑶抬起头,无辜的眨了眨大眼睛。

你,你卖萌!

你可耻!

安然有些小委屈的低下了头。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坏了。

明明就故意搞他,结果还装出这么一副无辜的样子,让他舍不得说她。

前期的发育之路坎坎坷坷,安然最终还是撑了下来。

主要顾瑶也不怎么清野,单纯就是追着他打,所以经济也没比他高出特别多。

但是……

当来到期待已久的后期时,安然总算是意识到情况的不对劲了。

死胖子,你后羿的大招是往自己泉水放的?

李正阳小同志,你这波故意露视野是不是过分了?

安然看着屏幕再度黑了下来,小脸也是忍不住一黑,目光朝着两个好舍友幽幽的看来。

“嗨呀,卡了卡了,大招都扔反了。”陆天星一脸懊悔的模样。

李正阳也是摇了摇头:“真的是,怎么就被看到了呢?太可惜了!”

安然欲言又止,止言又欲,吐槽的话到嘴边,又化为了幽幽的一声长叹。

他这时候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两个二货根本就没想赢。

想想也是,对面可是学姐啊!

他们能认真打么?

安然愤愤的在内心中吐槽了一波狗舍友,又看了一眼旁边正一脸得意看着自己的顾瑶。

这个女人肯定是算计好的!

差不多五分钟之后,己方水晶破碎,安然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特么的,

聊斋艳谭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揉核h

不玩了!

就没有这样欺负人的!

“嘻嘻,小学弟,你输了哎?”顾瑶朝着安然歪了歪脑袋,眼睛弯弯成了月牙。

“见色忘友的两个狗东西。”

安然瞥了一眼旁边两个故作痴呆的狗舍友,小声的吐槽了一句。

狗舍友靠得住,特么的母猪都能上树!

这一波终究还是大意了啊。

顾瑶见安然不说话,笑得更开心了,眼珠子转了转道:“小学弟,刚刚我们好像还有个赌注呢吧?”

“说吧,什么要求?你别太过分嗷。”安然无奈的叹了口气,准备接受现实。

没办法啊,当着这么多人打的赌,总不能赖账吧?

“嘻嘻,我还没想好,回头想到了再告诉你。”顾瑶甜甜的笑了起来。

说实话,一开始两个狗舍友是有点幸灾乐祸的,毕竟安然输了赌约,而且还讨了学姐们的欢心。

但转念一想,就安然和顾瑶学姐这关系,就算赌约输了又能怎么样?

人家小情侣打情骂俏,他们幸灾乐祸个毛线啊!

天蓬元帅和自己的小老弟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四个字——小丑竟是我自己?

“瑶瑶,你们就别撒狗粮了好不好?”

一旁的两个学姐也有点忍不了了。

两个人其实也没说什么,但不知道为什么,就看他们两个人互动,都感觉有一种浓浓的狗粮味扑面而来。

简直就离谱!

“哪有啊。”顾瑶可爱的吐了吐小舌头。

此时,钱钰和余望终于来了。

“不好意思啊,我们来晚了,路上堵车。”

余望推开房门,走了进来,有些歉意的说道。

安然看着这个狗东西来了,连忙来了一手祸水东引,引到了狗舍友的身上:“啧啧,老大,你这是和钱钰学姐约会去了?”

“是啊,老大,你看我们都等了这么久。”

“自罚三杯,自罚三杯!”

李正阳和陆天星两个小同志难得和安然站队站到了一起。

主要是坑狗舍友嘛,不管怎么站队,只要能坑到人就好!

可以说,他们很有原则,又很没有原则。

“行了行了,我自罚三杯。”

余望感觉有点小尴尬,和钱钰学姐入了座。

安然见人齐的差不多了,就叫来了服务员,表示可以上菜了。

主菜就是一大锅的酸菜鱼,后厨那边早就准备的差不多了,很快就送了上来,顺带着还有两个小的配菜。

余望想起来自己还要自罚三杯的来着,向众人询问:“今天喝啥,还是啤酒么?”

“我今天不喝酒。”

安然毫不犹豫的表决了自己的立场。

现在三个狗舍友在场,他是说什么都不可能喝酒的!

顾瑶不知道那天发生的事情,所以只是安安分分吃着菜。

反倒是那剩下的三个学姐面露出笑容,看着面前的几个小学弟,眼神中满满的笑意。

“我们喝!”

李正阳和陆天星两个二货似乎是察觉到了几个学姐的眼神,还以为她们是在看自己呢,立马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喝!喝到死为止!

安然有些无语的看了两个二货。

不过,他也没多废话什么,最好这几个狗舍友互相品酒,然后拼个三败俱伤最好。

嘎嘎嘎!我好坏啊!安然感觉自己有成为大反派的潜力。

“学姐们喝酒么?”余望又看向了几个学姐。

“她不喝酒。”

安然毫不犹豫的看了一眼顾瑶。

“咦~怎么又开始了啊!”

“不是吧不是吧,这都能撒狗粮?”

几个学姐不约而同的露出嫌弃的表情。

顾瑶被几个姐妹弄的脸上有些挂不住,娇嗔的白了一眼她们,然后默默干饭,也不说话。

主要是她对自己的酒量也挺有AC数的,上次在度假村的时候,后来还爬到了小学弟的床上……

一想到这里,顾瑶就更是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

实在是太丢人了!

两人现在虽然也是睡到一起了,但那时候他们的关系可远远没到现在这一步啊!

最终,除了安然和顾瑶,剩下的几人都选择了喝酒。

“学姐,你的牛奶。”余望递过来一杯椰奶。

“谢谢。”

“哝,这是你的,臭弟弟。”

余望又给安然递了一杯椰奶过来。

“嘁。”

安然撇了撇嘴,没理这个狗东西。

今天他非得要看这几个狗东西自相缠杀不可!

安然见余望上来就要敬酒,伸手拦住了他:“等一下,你是不是还欠三杯酒?”

“行了行了,我喝。”

余望翻了个白眼,一口气就灌了三杯酒,看上去还挺豪爽的样子。

“咳咳……”特喵的,光顾着装逼,喝急了!

安然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接下来就没说话了。

主要是他担心这个狗东西等会马尿喝多了,一个上头反咬他一口,那可就亏了!

“大哥,咱也来敬你一杯!”陆天星小同志觉得得找点存在感,于是朝着余望举起了酒杯。

本来余望打算缓了缓的来着,结果这个狗东西又不知好歹的撞了上来。

“喝!”

余望幽幽的看了一眼这个死胖子,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

陆天星莫名打了个寒颤,他这是弄坏事了?

接下来,没有丝毫出乎安然的意料,又是一波好兄弟之间的内杠反水局。

不过这次几个狗舍友也学乖了,没有把学姐们丢到一边,时不时的还和学姐们碰碰杯什么的。

安然作为一个干饭人,自然是默默的低头干饭。

有一说一,这家黄焖鸡……呸!明明是酸菜鱼。

哎?明明今天也没喝酒啊,怎么就糊涂了呢?

安然觉得是因为没吃饱的原因,于是又加快了几分进食速度。

借用冲浪潮人的说法,这家酸菜鱼实在是绝绝子,我直接暴风吸入!

一旁的顾瑶正悄悄观察着安然,见众人正喝酒喝的开心,没注意到她们这里,眼珠子忽然转了转,悄悄的把鞋子脱了……

安然正在认真干饭,忽然察觉到大腿一沉,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

!!!

这个女人在搞什么玩意!?

安然默默的拿起筷子吃菜,想要掩饰自己的这种异样,目光不经意的瞥了一眼旁边的顾瑶。

此时,这个女人正一只手拿着筷子,一只手撑在桌子上吃着菜,看上去十分正常。

但是,安然此时候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桌子下面有一只不安分的小jio,正隔着裤子在他的大腿上不断的搓来搓去。

顾瑶似乎是察觉到了安然的眼神,非但不觉得心虚,反倒是朝着安然眨了眨眼,露出如同小狐狸般的笑容。

正当安然打算给这个女人一点教训的时候,余望忽然开口道:“安然,帮我把旁边的纸巾拿过来。”

安然下意识的慌了一下,感受到众人的目光都朝自己看了过来,强制自己镇定下来,把餐巾纸盒递了过去。

如果被发现了,那可真就社会性死亡了!

安然想到这里,又有些恼火的看了一眼坐在自己不远处的女人。

顾瑶却是丝毫不慌,反而搞这种小动作搞得更加起劲起来,小jio不断的在安然大腿上摩擦着。

安然瞪了一

聊斋艳谭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揉核h

眼这个女人,用脑电波交流起来。

安然:快给我老实点,把脚放下去。

顾瑶:嘿嘿,难道你不喜欢嘛?

安然:???

好家伙!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安然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几人,说实话,背着众人在桌子底下搞这种小动作确实也有点小赤鸡。

虽然这个女人有点恶趣味,但……好像还挺喜欢的?

呸!

他才不喜欢呢!

安然:我不喜欢!

顾瑶:是嘛?

顾瑶朝着安然挑了挑眉,小jio缓缓抬起。

不过,还不等安然松一口气,这个女人的脚落在了他的膝盖上。

他今天穿的是那种只到膝盖的短裤,挺宽松的。

于是,顾瑶很轻易的就把jiojio伸了进去,触碰到了安然大腿上的腿毛……

安然:!!!

你要做什么!?

【今日份更新来啦,悄咪咪的说一句,这章的本章说也有小剧情嗷~】

【支持正版,就在起点读书APP】

喜欢我真没想撒狗粮啊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16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