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天前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是房太仆吧?

不是房太仆还能有谁?

明西洛轻微的咳嗽了一声。

项逐元瞬间增大了音量。

窸窸窣窣的声音顿时停下来。

房太仆硬着头皮一动不动,他是朝廷三品大员,老九王妃的亲弟弟,忠国夫人敢动手试试!一方面又忍不住愤恨,为什么没有人阻止!尚方宝剑下无冤魂,臣权君授,君要臣死不需要原由,他躲一步都不行!

项章突然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比如,皇上刚刚咳嗽是什么意思?

项章突然福如心至,皇上并不想处死项家,或者说、至少说,皇上现在并没有要动项家的意思。

也就是说今天的情况是意外,是他们家眼里不柔沙的忠国夫人过来寻衅滋事!皇上只是某种原因,比如看在先皇的面子上给忠国夫人颜面!

项章突然悟了,没管项逐元在说什么,急忙走过去,手放在了项心慈胳膊上,低声道:“不要闹了,快……”走……

最后一个字还没有说出来,项心慈的剑突然抽回,又快速刺出,没入房太仆胸口,血瞬间流下来。

房太仆也愣了,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胸口的位置,他堂堂朝廷三品命官。

项章也傻了,他没想到心慈……

群臣瞬间跪下来,这不是被割舌头的五六品小官,这是朝廷命官,是权势顶峰的人物,出身氏族的望门,可忠国夫人竟然堂而皇之的对这样的人动手,这是逆天大罪!不处置不足以平民愤!

项逐元的声音戛然而止,同时跪下来:“皇上,求您开恩。”

项章也瞬间回神,跪下来:“求皇上开恩。”这下完了,她怎么就动手了,那是房太仆!房太仆啊,谁想整垮他不要从长计议、反复谋算、一切利益关系考虑进去,最后还不见得能成功,她到好……天要亡他啊。

项心慈神色没有任何变化,亦不顾及跪着的人,冷静的盯着面前的人剑又向前送了几分。

“你……”房太仆大惊失色,她要杀他,而且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他,房太仆瞬间怕了,他还躲,可躲尚方宝剑等同抗旨。

房太仆快速看向高位上的人,现在只有皇上能救他。

老九王爷一袭的臣子见状,急忙跪着出列:“皇上,忠国夫人藐视皇权,擅闯紫金大殿,并在朝廷之上行凶,求皇上缉拿忠国夫人。”

“皇上,忠国夫人枉顾祖宗论法出现在紫金大殿、擅坐龙椅,求皇上剥夺其忠国夫人的封号!”

“皇上,房大人乃朝廷命官,一直以来恪尽职守、为皇上效力,皇上不能寒了臣子的心啊。”

“求皇上救救房大人。”

“求皇上救救房大人。”

项逐元同样跪着出列:“皇上明察,忠国夫

免费快喵新版官网入口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人不是鲁莽行事的人……”项逐元自己说着都心虚,再大的事情,也不能像她一样闯到朝堂上闹事,此乃大罪,但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忠国夫人向来有一说一,定然是房大人做错了什么,才如此行事。”

“小项大人此言差矣,房大人做错了什么,别说房大人没有,就是有也自有皇上处置,轮不到忠国夫人私自用……”刑。

项心慈轻飘飘的开口:“你说,我再深入一寸……你是不是就要死了?”

房太仆已经疼的跪了下来,却一脸正义的看着高位上的皇上,他什么都没有做,就算真做了什么,也远不至于受到这样的侮辱……皇,皇上……定然要秉公办理……

“皇上,求您快救救房大人啊!”

“皇上,救救方大人啊!”

项心慈的人也跟着蹲下来,视线与她平齐:“你看他做什么,他跑下来的快,还是我剑快?不如这样,谁再为你求情,我

免费快喵新版官网入口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就更深入一分,成全他们对房大人的心意怎么样?”

正在为房太仆求情的人,顿时哑巴一样,焦急的看着快撑不住的房太仆再看看高位上的人,一时间没有一个人敢求情,谁也不敢赌,忠国夫人不敢将剑深入一寸。

朝廷上顿时一片目光的交汇表演,这个时候谁也不敢用常理推测,甚至不敢有人站出来开口求情,说不定会被房家误认为跟房家有仇,因为忠国夫人明显会说到做到。

项心慈饶有兴致的环顾半权,开开心心的让房爷爷瞅瞅周围多安静,多适合他们交流:“都求什么情,有什么好求情的,本来呢,本宫不想与他计较,他要跟我大伯父争权他就争呗,挣到手了也是他本事,你们男人不是从来自负在外无往不利,可他说我项家的女孩子是非做什么?说我们家女孩子的是非让他兴奋啊?”

大胆!

胡言乱说!

胡说八道!房太仆不是那样的人。

项章小心翼翼的用余光瞥眼皇上的神色,揣测着皇上的态度,毕竟皇上现在都没有开口,未必不是偏……偏袒项家……

明西洛的确有些头疼,如果不是朝中老臣都已经死完,泥古不化的人都没活到现在,此时撞柱身亡自谏的人该像落锅的饺子一样壮观。

长安深知不妙的垂下头,毕竟现在快死的是朝中三品大臣,皇上纵然想当看不见都难!皇后娘娘真是将她自己往死路上玩。

众臣义愤填膺的看着皇上,等着皇上给众人一个交代,一定要严惩忠国夫人以正皇威!

穆济心里叹口气,闹到这一步,皇上即便想收场恐怕也不好收场了,这位小忠国夫人到底还是年龄太小,这次恐怕要栽在这里。

所有人都在等着皇上给房太仆一个公正的结果,毕竟房太仆就算做了什么也罪不至死,反而是忠国夫人无事超纲、发纪当诛!

就在众臣都得等着皇上有个判决时,皇位上的人终于开口了:“既然众位大臣对裁决之事,尚没有定论,今天的早朝就进行到这里,散朝。”

众臣一惊!散朝?!怎么能就这么散朝,房大人快死了,怎么能散超?忠国夫人还在,不惩治她吗!

如果此时不惩治忠国夫人,以后岂不是人人自危。大梁江山到底是谁的江山任由一个女人胡作非为!大梁皇室的威严何在!

喜欢黑莲花女配重生了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19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