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9-17)  代理记账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进来再说。”

朱进平一听李祖安的话,顿时脸色变了一分。

打开门,让他们进房间。

廖兴跟在李祖安后面踏进酒店房间,刚关上门,就听见朱进平问,“你知道愈景柏还有女儿活在世上?”

廖兴的眼神闪烁几下,头低低地,声音微颤,“谁是愈景柏?”

“李祖安?你这样欺骗我,要是我家老爷知道了……”

脸色陡沉的朱进平转头质问的语气喊李祖安。

李祖安立马赔着笑,有些卑躬屈膝的味道,“朱管家,您别着急上火。他不知道愈景柏是谁,我来问他。”

转头,李祖安对问廖兴,“你不是说,那个秦绾和苏妮都不是苏誉山的亲生女儿吗?”

“是的。”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李祖安的脸一沉,廖兴忙点头。

又朝旁边面色阴沉的朱进平看去一眼,懦弱地说,“我之前听苏誉山说起过,秦绾和苏妮并不是他和蓝静之的亲生女儿。是蓝静之和野男人生的。”

蓝静之是谁,朱进平当然知道。

正是当年救了愈景柏的那个女人,并且,她还是……

“你还知道些什么?”

朱进平问得急。

廖兴,“我还知道,当初蓝静之和苏誉山离过婚,后来,苏誉山得知蓝静之怀了野男人的孩子,就醉酒和秦淑梅有了一夜情。

蓝静之生孩子时,苏誉山把她的双胞胎跟秦淑梅的女儿换了……”

若不是苏誉山自己也参与其中,秦淑梅哪里那么容易得手。

那些年,苏誉山装深情人设,装好父亲。

旁人不知,他这个司机跟他苏誉山几十年,自是能知道些许。

前些日子,慕少程和苏致诚的人到处找他,他躲到了乡下。

要是不出来,是不会有人找到他的。

前两天,他看新闻,慕少程好像成了植物人,就觉得自己平安了。

没想到,一回叶城,就被李祖安抓住。

……

廖兴说完之后,被李祖安打发走。

酒店房间里,只剩下李祖安和朱进平。

他笑着说,“朱管家,我没骗你吧,你只要确定秦绾的身份就行了。”

朱进平冷笑,“你是想借我的手,把秦绾除掉?”

“李管家误会了。”

李祖安的眼底划过一抹阴狠,面上一脸的势在必得,“慕少程现在已经成了植物人,那个秦绾只是一个女人,对我毫无威胁。”

“未必吧。”

朱进平皮笑肉不笑,“据c国那边的消息,慕少程之前都脑死亡了,结果又被秦绾给喊了回来。可想而知,她存在一天,就有可能把植物人的慕少程唤醒。”

李祖安被说中了心事,眉头皱了一下。

心头的担忧拉掩饰不住的自面上闪过。

但他不肯承认自己活了大半辈子的人,害怕慕少程一个年轻人。

生硬的辩驳,“如今我手里的股份已经差不多了,只要在慕少程醒来之前,我成为慕氏集团的新总裁,他就是醒了也无济于事。朱管家,只要我李某人成为慕氏集团的新总裁,以后,定然全凭唐老爷差遣。”

-

警局。

左湛刚停好车,手机就响起。

“湛哥,我逮到廖兴了。”

听见这话,左湛神色一正,沉声问,“在哪儿逮到的?”

那边的人回了一句,左湛吩咐,“直接带到慕宅。”

“是,湛哥,对了,他刚才是和李祖安一起去见帝都唐家的人。”

eeuss 晚上睡不着推荐个网站

“还有呢?”

“还有,他不肯说,说要见到湛哥你,才肯说。”

“我知道了。”

挂掉电话,左湛见秦绾正看着自己,于是解释道,“秦小姐,我可能要回一趟慕宅,一会儿,我再来接你。”

秦绾摇头,“不用,刚才苏致诚打电话,说他也要过来,你去忙你的,我一会儿坐苏致诚的车回去。”

“那,我送秦小姐进去警局。”

左湛看了眼车窗外,没看见苏致诚的车。

他话音落,就见前面一辆黑色越野驶来。

左湛一眼认出,那是苏致诚从慕宅开走的车。

他和秦绾下车,苏致诚也从车上下来。

左湛跟苏致诚打过招呼之后,才开车离开。

“绾绾,我们进去吧。”

苏致诚对秦绾笑得小心翼翼的,秦绾淡淡地“嗯”了一声。

抬步走在前面进了警局,苏致诚跟在身后,看着她纤瘦的背影,眉头又微微皱起。

十分钟后。

秦绾见到了傅明寒。

他身上的病号服还没有换,人带着病态的憔悴。

目光相触的瞬间,傅明寒的眼神亮了亮,憔悴的面上浮起一抹欣喜中带着些许释然的笑。

一声“绾绾”自他口中喃喃喊出。

激动而克制。

相对于他复杂的情绪,秦绾眉眼清冷,语气淡薄,“你现在见到我了,是

eeuss 晚上睡不着推荐个网站

不是该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了。”

秦绾一句话,浇灭了傅明寒眼里的光和心头的激动欣喜。

他瞬间被打回原形一般,自嘲的笑了一声。

只是看着秦绾的眼神,不曾离开她的眼,“绾绾,你一句假意和敷衍的话也吝啬给我吗?”

“我一向不喜欢虚情假意,还真做不到。”

“如果,我知道当年慕少程的父母被人害死的真相呢。”

傅明寒的话音落,秦绾的小脸蓦然变色。

想到毒蜘蛛对慕少程说的那些话,她看着他的眸底迸出凌厉,“你知道?”

“嗯,我知道。”

秦绾的双手缓缓捏成拳头。

她做了个深呼吸,刚才的情绪又如潮水般退去。

再开口时,声音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漠然,“你想说就说,不想说就算了。”

“绾绾,你不想知道?”

傅明寒见她突然就没了兴趣,他不相信的眯起眼。

秦绾牵唇一笑。

笑容嘲讽,“他父母都死了那么多年了,知不知道都改变不了什么。”

说到这里,她清眸里凝起一层难过。

“更何况,他现在都昏迷不醒,我要知道他父母的事做什么,傅伯母跟我打电话,说她希望你改正。傅明寒,你若但凡有一点良心,就别让你母亲为你四处奔波,寝食难安就行了。”

说完,秦绾就要放下电话离开。

傅明寒见状,顿时急了,“绾绾,我告诉你。”

喜欢婚宠难戒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注册公司流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njjyk.com/dljz/525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